武破乾坤江凌孙筠雪 第250章 吾踏修罗,索命而来

小说:武破乾坤江凌孙筠雪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3 16:18: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话顿时让陈家若干惊恐起来,江凌的恐怖他们都有目共睹。只是凭借着灵羽前期的实力,便能与半步灵诛境的陈力战上数个回合。现在突破到了灵羽后期,实力实现了跳跃性的进展,此时此刻,又有谁能够拦住他?

  陈力从地上爬起,刚刚那一下就连他都感受到了心悸,这股力量,不应该属于灵羽后期阶层。看到江凌停止攀升修为,身上的波动稳定下来后,他眸子一闪猜测到了什么,讶然想着:

  “原来只是突破之际沟通了天地道意才会产生那种力量吗?”

  这么想着,他心中那股骇然也被平息,周围的灵气汇聚过来。

  “刚才那种力量下你居然都没死,你还真是像极了肮脏的蝼蚁,怎么都打不死啊!”

  江凌没有回他的话,只是看着地面上那少女的身躯,身形骤然下坠,落在孙筠雪的身旁,一把将其抱起。

  看着少女惨白的脸颊,还有那股股淌出的鲜血,他伸手凭空一抓,乾坤戒中钻出一抹流光。流光在他眼前漂浮着,迅速褪去那抹光华。

  映入眼帘的,是几株造型特异的灵药。众人定睛一看,不就咂舌,这可都是上品灵药,在他们这种小城里可是香饽饽的存在。随便一株,怕是都能引起争抢。这少年,竟然一出手便是三株!

  而江凌接下来所做出的事情,更是让众人大跌眼镜。只见他伸手一挥,一团白色炽热火焰出现。那三株灵药围绕着这团火焰旋转着。炽热的高温让这已经发黄的土层都变得干枯。

  陈力不知道江凌想干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必须阻止!他心底里已经对江凌产生了忌惮,对于他明明只有灵羽前期实力却能发挥处那么恐怖实力的忌惮。他不知道江凌现在突破到了灵羽后期会不会实力大增,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他闷哼一声,周围的灵气停止汇聚。感受着体内磅礴的灵气,他再次有了底气。遥遥看着跪坐在地上抱着孙筠雪,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的江凌,伸手一握,磅礴的灵气狂暴的喷涌而出,很快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头,围绕着肉眼可见风罡风,看样子都让人不由得退避三舍。

  只见陈力挥舞起那拳头,便是纵身一跃,狠狠向江凌锤去。江凌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陈力在半空中向他冲来时,眸子猛地一抬。

  身后半空中的莲花微微一颤,便是骤然下坠,笼罩在了江凌身上。

  陈力的一拳在此刻也是终于落下,只不过没有砸在江凌身上,而是老老实实的砸在了血色莲花上。

  莲花当即一颤,迸发出璀璨的光芒,强大的反震力造成了巨大的波动,将陈力再次击飞。

  此时,围绕着江凌手中魄火旋转着的药材,已经开始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些灰烟时断时续的飘逸而出,药材表皮都褪尽,化作灵液,现出那晶莹剔透的内部。

  宋蓝看着这一幕,眸子微缩,道:“江凌少侠这是要用三株上品灵药,来为那女子疗伤吧。”

  一众宋家子弟看向江凌怀中温柔抱着,已经看不出是死是活的孙筠雪,先是为江凌能做到这一步感到钦佩,但又感到一些惋惜。因为那么严重的伤,已经伤其根本,治疗的可能性……很低。

  而且就算能在阎王爷手里抢回一条命,也必然会落下后遗症,说不定修炼根基就这么被废了也不一定!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没有修炼能力,那就是废人一个,将没有生存能力。

  陈力眼神阴狠的看着那血色莲花,若不是这朵该死的花阻挡了他,现在估计他已经打断了了江凌的行动。同时,他头疼不已,这朵花究竟什么来历,他半步灵诛境居然奈何不得它分毫!

  眼下任何迟疑都是在为对手找机会。不过数息间,江凌手中魄火温度愈来愈高,三株灵药已经尽数化为灵液,在进行最后一步的提纯。

  只是看江凌的脸色,苍白不已毫无血色,脸上满是细汗。可见这三株灵药的炼化是多么艰难,饶是以他突破了灵羽后期的实力,也感到了十分的吃力。

  所幸有这血莲的不断补充精纯的灵气,不然恐怕这药材还未褪去外皮就把他体内的灵气给抽干了。

  下一刻,江凌眼神微凝,手指一弹,那滩灵液便是向孙筠雪背上掠去。精纯的药液将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覆盖住,强烈的药性刺激着孙筠雪,竟让孙筠雪发出了一声嘤咛。

  江凌听到这声嘤咛,身体一震,然后温柔抚摸着她的脸颊,为她擦去了那一抹嫣红的血迹。

  他已经让曾经爱上的人死在他面前,那一幕幕,他到现在都不能忘,不能忘!

  所以,他不想又一次看到,孙筠雪在他面前以同样的方式离开,就算拼尽所有,他也一定要保住她!

  看着她背部的伤口逐渐愈合,他心里那块石头落了地,长舒一口气,然后,便是缓缓看向远处的陈力,眼眸当中,满满的凌冽杀意。

  抱着孙筠雪,他满满站起,右手一挥,身后数丈的土层突然破开,一抹黑色流光疾掠而来。江凌猛地一握,便是牢牢擒住黑色玄脉。登时,玄脉仿佛被重新注入生命,红色的脉络闪烁着光芒。

  笼罩着他的那朵莲花,也是迅速缩小,而后与他的身体重合,但并未消失,而是覆盖在他身上,一片片花瓣洒落,紧贴着他的肌肤。

  霎那间,江凌身上爆发出耀眼夺目的红光。一阵阵澎湃的波动扩散而出,即使是远离了十丈开外的人们都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力量,猝不及防的齐齐后退。

  陈平看着此刻的江凌,身上红光内敛,但眼中的杀意满溢而出,宛如自修罗之道缓缓走来。

  他不禁心中涌现一抹悔意,他们这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多了,让人自心底里感受到不寒而栗。手机端sm..

  没有太多的废话,江凌只是一举玄脉,嘴唇轻启,吐出一字:

  “死!”

  玄脉隔空斩下,却刹那间天地风云变色,一道红色弧光划开大地,向着陈力席卷而去。

  陈力感受到这股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顿时汗毛倒竖,全身灵气不要命的涌现,一道地夯拳还未完全凝聚便被他慌忙推了出去。

  轰——

  天地间巨响响彻,一道爆炸在这时绽开,强横的波动再次将周围的人送远了一段距离。众人惊骇不已的看向战场,只见江凌怀抱着孙筠雪,手握玄脉宛若修罗,一身凌冽杀气。

  而陈力已经被那恐怖的爆炸吞噬其中,暂时生死不知。

  江凌没有看那爆炸,而是眼睛微眯,微微一侧身,手中的玄脉登时脱手而出,肉眼完全追踪不到其踪迹。

  只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道噗嗤声音,然后便看见一道人影突然在虚无的空气下暴露,然后化作一道残影,狠狠撞在一出凸起的石壁上。

  陈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江凌,双手抓着刺透他胸膛将他钉在了石壁上的玄脉,想将它拔出来,双脚乱蹬。

  但是,他只感受到了生命的不断流失,挣扎的越来越无力,而那把玄脉,就如同死神定刑的镰刀,判处了他的死刑,不能逆转。

  看着陈力的挣扎,江凌心中却感受不到任何报仇的快意。孙筠雪现在这样,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不是他错误估算了陈力半步灵诛境的力量,也不会被打成重伤。

  只能说幸好此战正好让他突破了停滞多时的屏障,并且接住血莲的力量一跃到灵羽后期,才能将陈力这么快解决。

  等到陈力狰狞着面孔咽下最后一口气,神魂俱灭,那缕残魂都被江凌一道魄火焚烧飞灰,陈家一众,才终于如坠冰窖。一个个惊慌不已,想要逃离。但是周围的人又岂是只来看戏的,看到了江凌的实力,他们知道江凌先前所并非戏,都出手留下了陈家人。

  他们绝望的看着江凌,江凌双手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孙筠雪,那双冷冽的眸子所散发的杀意,简直让他们窒息。

  江凌只是看向了宋蓝,道:“他们交给你们处置,一个不留!”

  宋蓝愣愣点头,仿佛还未从江凌霸气回归碾杀陈力中缓过神来。

  他看向自家小辈,只见一个个都是炽热的看着江凌,眼中满满的都是敬佩。而那几个女娃,都是眼睛里冒出小星星的看着江凌离去的背影。

  看到他们这一幅幅让他老宋家丢面儿样子,他气不打一处来,肃声叱道:“都傻站着干嘛!赶紧给我收拾战场!”

  他们被家主的醒神大法收回目光,连连应是,但当他们环顾四周,方圆百里都是一片荒芜,残垣断壁错落有致,恐怕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这是远古战场吧!

  数日后,宋家坐实了海州城城主的位置。但是这已经被毁了三分之一的海州城,也着实是个烂摊子。

  宋蓝被那些刺眼的账目晃的头疼,看向身旁,问道:“江凌小友还在冰冢吗?”

  身旁的老者点点头。宋蓝眉头爬上了一抹忧愁,自从战后,孙筠雪虽然身体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但不知为何一直昏迷。

  这几日,江凌一直待在海州城的万年寒冰冢,尝试这复苏孙筠雪,但直至今日,貌似还是没有任何进展。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