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章 第 1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千手长青是个木叶村的忍者,还是个穿越者,后面那个身份他自己也经常忘记,毕竟穿越都几十年了。

  没错,几十年,具体到底是多少年省略。

  没办法,森之千手一族的特异体质修行到一定程度能够驻颜,常年二十多岁的外貌再加上作为忍者光是执行任务和修炼就忙的脚不沾地,把时间过的井井有条的千手长青还没反应过来,一晃几十年过去,全忍界还能数得上姓名的千手就剩两个人。

  他还活蹦乱跳的。

  千手长青刚穿越的时候度过了一段不忍回首的岁月。

  作为婴儿重新出生之前,他的年龄才十四岁,正好处于中二期,意外穿越后想当然的以为自己肯定是上天选定的天之骄子,将来是要站在全人类的。

  于是中二期被无限延长,再加上和自己那老爹天生气场不合,重生后前九年时间里的千手长青完全就是叛逆加混账的代名词。

  这是个忍者的世界,最混乱的战争年代哪怕十岁的小孩子也要上战场,类似千手长青这样的,能活过那段岁月还真是上天垂怜,外加他亲爹遗传给他的天赋。

  千手长青是在穿越后第二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可以说是个少爷的,他爹就是木叶村的领袖二代目火影,后台硬如同铁汁子浇成的似的,也理所应当的为他九年的混账岁月做了铺垫。

  之所以说长青和他爹气场不合,除去中二的原因外,还因为千手扉间是个把村子和大局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家人也得往后靠,一个月到头话都说不上几回的父子,哪怕是平常家庭关系也肯定差极了,更别提这俩人全都是软硬不吃的货。

  于是翘掉忍者学校的课,带着小自己没几岁的侄女小纲跑出村子去玩……初代目火影的孙女和二代目火影的独子单独跑出来简直就像是两头向别人喊着快来吃我的肥羊。

  那些后来想想活想抽自己几巴掌的事全让他干尽了。

  千手长青确实是犟到不撞南墙不回头,哪怕跑出村子后眼睛差点让潜入木叶的敌国忍者戳瞎,也没见他怎么收敛点。

  要不是第一次忍界大战爆发,千手长青估计当时的自己还得再混账个几年。

  幸而人总是要被世界改变的,万万不幸的是千手长青的生活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变得天翻地覆。

  千手长青从忍者学校毕业时正好赶上第一次忍界大战,经过血的洗礼刚将将能对得起自己点,他爹却没了。

  都到了战争末期的和谈阶段却遭遇暗杀什么的……这谁能想到啊。

  按正常剧本来说,这个时候千手长青应该发挥自己穿越者的作用了,例如接过大任成为第三代火影拯救村子什么的,可惜那个时候他才十二三岁,被自己以前的混帐经历拖累,不成为个被村子里暗流汹涌的各方利用的对象还是猿飞日斩他们力保的结果。

  总算觉醒的千手长青咬了咬牙开始刻苦修炼,好歹是没辜负天才的体质。

  忍者世界五大忍村鼎力的情景是被他大伯千手柱间一手推动达成的,千手柱间过世后,他所构想的和平世界根本没被延续多长时间。

  第一次忍界大战结束后还不到十年便战火重燃。

  千手长青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正式踏入战场,硬生生给自己打出了个“木叶水中影”的名号。

  后来想想那个时候他也是挺不容易的,居然能在风之国的沙漠战场上打出这么个名号。

  对于认同一个忍者的最高待遇,便是敌国下达“遭遇这个忍者可以不用管任务立即逃跑”,这在任务重要性超过生命的忍者们眼里分量可想而知,千手长青达到了。

  为了提高自己对敌国的影响力,千手长青逼迫自己习惯被对面的敌方忍者一顿辨认形象特征,然后大惊失色的说出赶快逃跑的话,这才瞬身过去开始解决敌人。

  多亏了他白发红眼和左眉上的伤疤足够显眼,要不然他都心疼那些和他打照面都来不及反应的忍者。

  千手长青顶着这些名头一路活过来,二、三次忍界大战把其他忍村揍了个遍,其余“闲暇”时间任务从来不断,得罪的人数不过来,尊敬他的人也数不过来,他将木叶忍者村的位置在五大忍村中奠定的坚固非常,也培养了足够优秀的小辈做接班人。

  ……这么一看仿佛什么事都完成了,就差一个最后的机会让他打败最终大boss,之后要么为此死过去,要么退休养老。

  千手长青等着这个机会又等了十来年,他的人生居然过的越来越风平浪静了,甚至一度因为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对手考虑过要不要去找其他忍村的影打架。

  他该不会是就这么领到了咸鱼剧本吧?

  后来事实证明他拿的果然是穿越者剧本。

  中忍考试在即,那天他才吃完早饭,感知到不远处的火之国和田之国边境有异动。

  田之国音忍村的领袖神秘非常无人知晓其身份,千手长青去赶人的时候想着顺手抓一个审问审问,一举两得。

  谁料他刚要把最后一个打趴下,那小子居然高喊一声“大蛇丸大人万岁”,然后趁着千手长青怔愣的一瞬间引爆了早就埋在终结之谷四面八方的几千张起爆符!

  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千手长青反应过来,那小子已经和他的同伴们一起葬身他们自己准备的火海里了。

  长青不是因为被炸死穿越的,说实话几千张起爆符就想干掉他有点太小瞧他了。

  离开爆炸的终结之谷前,千手长青把大伯初代目火影的雕像上的起爆符揭干净,犹豫了一下把他宿敌的也揭了,还布了个结界保护这座瀑布,站在那位宿敌的雕像头顶上确定万无一失后,他才乘着爆炸的火浪飞雷神离开。

  飞雷神这种时空间忍术,不论是天赋还是毅力,终究都没有那适合使用它的体质和计算头脑重要,千手长青属于有天赋和毅力却没有体质的,所以哪怕他学的比谁时间都长,却依旧没有二代目火影和波风水门使用的好,但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用的得心应手了,除去刚开始学习的那段时间把自己传进水里过,也没出过什么差错。

  千手长青一如既往平静的结印,准备迎接下一刻出现在眼前的木叶村大门和土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脚下一空,“轰隆”一声砸了下去。

  砸穿了一个屋顶。

  千手长青:“……???”

  收回前,这还不如让他被炸的穿越!

  辛辛苦苦在忍界几十年,给自己打出了顶级忍者账号的千手长青万万没想到,在赛末点迎接自己的不是最终大boss,而是又一个循环。

  神谷道场在这个镇子里非常有名,声名甚至远传四方,这名声来源于绯村心太的天才父亲绯村剑路和比他父亲更厉害的祖父绯村剑心——绯村心太的名字就是他那祖父为他取的,据说是祖父以前曾用过的名字。

  祖父过世时来了许多看起来很厉害的大人物,比他父亲年轻时闯荡四方认识的人看起来还厉害。

  可惜祖父过世时绯村心太年纪还小,很多情景都不记得了,但他知道自己第一次握木刀就是被祖父带着学的。

  和他有着一样红色头发的和蔼祖父还感慨道:“心太和你父亲小时候不一样,能喜欢我真是太好了。”

  小小的绯村心太看着祖父带着几乎已经看不出来的伤疤的脸,不太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现如今绯村心太也已经长到了能随着父亲一起练习剑术的年龄,他发誓自己一定会发愤图强,不辜负神谷道场和祖父的名号。

  这天绯村心太正在和父母还有弟弟妹妹一起在家里吃早饭,准备一会儿去练习剑道。

  然而他那天才父亲忽然抬头看了看,随即反应迅速一把推开身边的绯村心太:“小心!”

  “轰隆——!!”

  一个不明物体砸穿神谷道场的屋顶,正好掉在一家人吃饭的房间里。

  烟尘四起的房间中,绯村心太胆战心惊的看着散落的屋顶残骸,难以置信道:“什么东西掉下来了?!父亲、母亲、萤、义,你们没事吧?!”

  绯村心太呼喊着自己父母和弟弟妹妹,身后忽然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没事是没事啦……”绯村剑路一手抱着小儿子一手抱着小女儿,身后站着妻子,一家人平安无事,他将孩子放在心太身边,揣手打量着逐渐散去的烟尘,无奈的微笑道,“就是需要装个修,我们还有了一位客人。”

  绯村心太:“是陨石掉下来了吗?”

  他在学堂里听老师讲过这点,没想到这么小的几率让他家赶上了。

  “不是陨石,”绯村剑路道,“是个孩子。”

  “什么?”

  父亲在开玩笑吗?

  莫名其妙做了回自由落体运动的千手长青摇摇晃晃从废墟里爬起来——得益于他的体质这点距离他毫发无伤。

  问题在于他安在木叶忍者村大门外的飞雷神标记为什么出了问题,总不可能是鸣人那小子的恶作剧,难道是敌袭?

  千手长青立刻警觉起来,刚看清眼前站着几个完全陌生的脸,他的手就已经摸到忍具包上。

  ……等等,为什么他的忍具包这么大?

  千手长青看了看自己稚嫩的,大概相当于十来岁少年的手,脑海中空白了一瞬间。

  头忽然好疼……

  绯村心太目瞪口呆看着那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白发少年从废墟里毫发无伤的爬起来,少年看过来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敌意,空气中莫名传来一阵让人呼吸都紧张起来的气息,他下意识看了一眼绯村剑路,发觉绯村剑路居然满脸严肃且诧异的看着那个少年。

  父亲多少年没露出这种神情了,难道说那个少年很厉害吗?

  雄赳赳气昂昂给人感觉很厉害的少年看了看自己的手,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绯村心太:“……”

  晕过去的千手长青在自己的梦里见到了仿佛走马灯般的场景。

  走马灯多浪漫啊,可惜这厮几十年来把自己锻炼的格外铁石心肠,尤其是面对那些有可能造成伤害的事物,他只对村子里的人有好脸色,哪怕是做梦都能立即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然后逼着自己立刻醒过来。

  这算是一个特殊技能,能舍弃掉那些没用的东西,虽说会把人生弄得很无聊。

  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千手长青立即醒过来,感觉自己脸上一阵痒痒,睁开眼睛向左一看,两个看起来才五六岁大的小孩子正好奇的戳他的脸。

  见到千手长青醒了,绯村萤和绯村义对外喊道:“哥哥,这个白头的哥哥醒了呢!”

  千手长青庆幸自己没醒过来立刻就释放杀气吓哭小孩,可是他外表也二十好几了哎,叫哥哥不太合适吧?

  等等,刚才他晕过去之前是怎么回事来着?

  千手长青“腾”的一下子坐起身,摸了摸身上,发觉自己现在竟然真的是个十一二岁大的少年身形,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又穿越了,第一个念头便是:这肯定是敌人的幻术。

  千手长青自己就是个幻术好手,宇智波家写轮眼的幻术他也试过,都没有眼前这个幻术给他的精确度感觉高。

  他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家居浴衣,忍具包和换下来的衣服还有护额都码放整齐放在被子旁边,把这些东西抓到手里,千手长青还没搞清楚敌人的目的。

  “醒了吗?”绯村心太端着餐盘走进来,他看着长青感慨道,“好快啊,而且从那么高的地方砸穿屋顶居然还能毫发无伤,你真厉害,话说回来,你饿了吗?”

  早饭吃到一半泡汤了,重做一份的时间这个人居然就醒了!

  千手长青盯着那个红发少年看了一会儿,确定他大概不是使用幻术的人,两个小孩子喊着哥哥跑去扒住红发少年,红发少年无奈的放下餐盘抱住他们。

  人小了衣服却还是大的不能穿,千手长青无奈的只拿了忍具包和护额。

  查克拉不出意料的无法使用,解除幻术没有查克拉帮助那就只能是击败施术者,可惜深陷幻术的人没办法做到这点。

  长青只能走到绯村心太身前,全身扩散着低气压:“说出你的目的。”

  要是想杀他早就动手了,为了情报?开玩笑有能杀了他的希望就谢天谢地谁还敢尝试在杀他之前撬情报?

  绯村心太满脸懵的看着千手长青:“啊?我就是想问问你饿不饿,还有身上有没有哪里痛的。”

  这个少年的眼睛颜色比他的红发还要鲜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绯村心太被盯的有点发毛。

  千手长青“啧”了一声,自自语道:“连目的都不肯说,这么恶趣味的想把人玩死吗?”

  说不定是大蛇丸那家伙。

  如果是大蛇丸,那就不需要交流了,大蛇丸当初还没叛逃村子就好几次管他要细胞做实验,现在还成了疑似音忍村的首领。

  不过大蛇丸的幻术有这么好吗?总感觉宇智波鼬都赶不上这施术者。

  绯村心太看长青想要离开,急忙问道:“你要去哪?”

  “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千手长青没有回头,边走边道,“大蛇丸那家伙,想要玩扮家家酒还找变出几个陌生人。”

  要是变出他爹起码两个人还能打一架转移注意呢,这有什么用?

  千手长青把护额拿在手里,从离得最近的门走出这座院子。

  千手长青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接受着来往者奇怪的注目礼,习惯性的想要感知一下方位,却忘了感知力也是需要查克拉做支撑的,只好认命的放弃随便挑个方位走了过去。

  万事不怕难,只怕有心人。

  一个小时后,“有心人”千手长青认命的走回那座醒来的院子。

  很奇怪这个地方让他想起还没穿越前居住的世界,虽然时间线很明显不对,但是大街上看不到一个忍者,甚至连拿刀的武士也没有,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这回长青是从写着“神谷道场”的大门回去的。

  走不出去还是只能回到寻找线索。

  他路过正堂,里面正在三三两两聚集起来用木刀对练的弟子们好奇的回头看着他,等他走过去,便小声议论起来。

  “就是他吗,砸穿了屋顶的?”

  “真是厉害啊,铁头吗?!”

  铁你个大头鬼!他是体质特殊罢了!火影岩那个高度他四岁就敢什么都不做往下跳还毫发无伤落地,你这点距离算什么?

  不对,这个地方真是太不对了。

  幻术的话,没有用还会平白消耗施术者查克拉和精神力的地方也太多了吧?

  年龄变小同时也会带着心态变小这点,千手长青穿越成婴儿时就意识到了,可这不是他能控制的,想不通的情况下他困扰的蹲下来,甚至憋屈到捡起一根树枝想去戳脚边的蚂蚁洞。

  “苦恼的话不如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千手长青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屋顶,一个清秀的黑发青年拎着一把锤子坐在屋顶上,正微笑的看着他:“例如说帮我个忙,修修屋顶如何,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