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章 第 2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个屋顶,”千手长青发觉这间屋子有些眼熟,他不确定的道,“是被我砸穿的吗?”

  绯村剑路点点头:“吃饭的时候突然掉下来个人,你可是把我们吓的够呛。”

  好吧,是他的锅。

  千手长青自然而然的一跳,结果他在离屋顶还有一个手掌那么大的距离抵达,又掉回地面上。

  没有查克拉只剩千手的体质果然不行。

  默默和绯村剑路对视一眼,千手长青认命的去爬一边的梯子。

  天知道他都几十年没用过梯子了,这要是被纲手他们知道会笑死的吧?

  绯村剑路在他上来之后,赞叹道:“你的跳跃能力很不错,习武吗?”

  千手长青:“我是个忍者。”

  他说完,有些希望这个人别连忍者是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这个世界也太绝望了。

  绯村剑路递给他一把锤子和钉子:“原来如此啊,是位小小的忍者大人呢。”

  千手长青:“……不要拿应付小孩子的语气和我说话啊。”

  这感觉对于他来说颇有些新鲜,虽然顶着一张二十多岁的脸被人大人来大人去的叫才更不对劲,但那也改变不了长青的心理年龄。

  不,他心里也坚定的认为自己还年轻。

  要不然穿越者到他这个岁数就只能去归隐田园了!

  等等,穿越者?!

  他是不是忘了自己一开始最关键的那个身份?

  掉下来以后一切的困惑和不对劲仿佛都在刹那间迎刃而解,俗话说排除掉一切不可能的结果,剩下的那个不管多不可思议都是真的!

  他他他……他该不会是又穿越了吧?

  “是真实的吗?!”千手长青紧盯着绯村剑路,“你们都是真的吗?!”

  绯村剑路笑着反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都是假的?”

  傻了,居然这么问问题。

  千手长青一拍脑门,整了整思路后,再次问道:“先生……”

  “我叫绯村剑路。”

  “绯村先生,”不经意间适应了小孩子身体的千手长青道,“这里是哪个国家的城市?现在是什么年代?”

  类似这种“穿越者需知一百问”的场景,千手长青第一次穿越是个婴儿没机会问,光顾着惊慌失措的大哭了,现如今他终于也迎来了这么个机会。

  正常人面对这种问题应该会用“你小子该不会是傻了吧”的神色看着千手长青,但绯村剑路可是拔刀斋的儿子,见多识广的好处这就体现出来了。

  “这里是日本xx镇,我家里母亲传给我的道场,明治年间。”

  千手长青:“……”

  比他最开始生活的时代早了一百多年,自己却还是穿越后的样貌,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穿回去了吧,是个和他所知晓的类似却也不尽相同的地方。

  为什么他这么肯定?

  最关键的证据就是那个问他饿不饿的小孩的发色!亚洲是绝对不可能有红发的啊!全世界都没有那么红的天生的头发!更别提他刚才上街还看见了别的五颜六色呢!

  千手长青生出“要不回去看看”的这个想法只有一瞬间,比起这个,他更想回到那个已经是他真正的归属地的忍界。

  想回到木叶。

  查克拉不能使用,千手长青猜是因为不同世界的力量排斥。

  这么多年长青也没光修炼和做任务,自己的身体早就研究透彻了,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力量核心,所以查克拉才会暂时被“封印”了。

  想办法拿回查克拉的使用权,哪怕只有一瞬间,然后再使用飞雷神,他说不定就能回去了!

  可是为什么偏偏飞雷神会出这么大的问题啊?

  千手长青迅速的定下心神和日后打算。

  在绯村剑路眼中,这个十来岁的少年神情肃然的思索着什么,他眼神扫过少年左眉上的伤痕和手上的薄茧,心中默念道:“忍者吗?”

  真稀奇啊,在这个连武器都快绝迹的年代还能听见这个词。

  这个少年没必要撒谎,他自己不也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掉下来的情况,绯村剑路的实力也让他不担心长青会有什么别样的企图。

  等候时机和研究解封的千手长青没有去处,忍界的钱这边想也知道用不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不论干什么都不方便。

  既然如此……

  千手长青转向绯村剑路:“拜托你,绯村先生,我现在没有去处,我能暂时寄宿在您家的道场吗?我会帮忙干活来抵押费用的!”

  “嗯,没问题啊。”绯村剑路似乎已经料到他要说什么了,连犹豫都没有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不是干活,你来当我的弟子吧?”

  长青一愣:“弟子?”

  绯村剑路指着挥剑的弟子们:“我是开剑道道场的,可惜至今为止还没找到心仪的亲传弟子,大家都只是来神谷道场练习罢了,我家孩子除了最大的心太外剩下的也都太小了。”

  长青有些犹豫:“我没正经学过剑道……”

  苦无手里剑使用起来和太刀很不一样的啊,雷神之剑都被他压箱底多长时间了。

  绯村剑路笑道:“那不正好,你要是有底子学起来反而费尽。”

  长青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可能不会在这里待太长时间。”

  “你能学多少是你的造化,也是对我的考验,”绯村剑路道,“我要是为了将神谷活心流传承下去有很多办法,但要是能让它流传到四面八方造福其他人,那才是见到师父该做的事情啊。”

  现在的绯村剑路太温柔了,简直和当年的他父亲一模一样,曾经天才少年身上的那股桀骜不驯已经在岁月间被悄然洗刷殆尽,留下了一柄妥当的收在鞘中的绝世宝刀。

  如果千手长青以原本的样貌见到绯村剑路,也会想和他喝一杯的。

  不需要犹豫了。

  能学到东西不论拜多小的师父都行,千手长青一板一眼道:“那就拜托您了,师父。我是千手长青。”

  “长青,欢迎你。”绯村剑路笑了笑,下一刻,他指着破了一个大洞的屋顶道,“在学习此之前我们还是先把屋顶修好吧,你知道吗?其实我之前考虑过要不要把道场重新装修成现在流行起来的西洋钢筋混凝土的,现在看来幸好没装。”

  以后也别装了,省得收不到天降的徒弟。

  神谷道场不算太大,修好屋顶后,绯村剑路让绯村心太带着千手长青参观了一下道场。

  “我家里的道场目前就是我和弟弟妹妹,还有爸爸妈妈一起住,奶奶因为喜欢清净,就搬去乡下了。”

  “这边是弟子们练习和换衣服的地方,那边就是我家里人住的地方了,这是厨房……啊,妈妈你在啊!”

  绯村夫人是一位看起来非常温柔漂亮的女士,听闻长青成为了绯村剑路的弟子,她笑着摸了摸长青的头,道:“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长青:“……啊,夫人您好。”

  他该怎么说他的年龄其实……

  长青和心太分别得到了点心投喂 1。

  千手长青把自己的那块掰给绯村心太一半,收获了一个“你真好啊”的阳光灿烂的笑容。

  剩下的一半点心被长青丢进嘴里仔细嚼了嚼,可能是感情加成,感觉点心的味道也没有木叶的甘栗甘好吃,白糖过于甜到齁嗓子的程度。

  千手长青很多年没吃过甜食了,主要是想不起来。

  绯村心太咽下点心:“刚醒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很不好相处呢,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千手长青:“我没有不开心,只是没有一直笑而已。”

  他在忍界的日常就是需要保持严肃来震慑敌人和面对后辈的威严,面无表情就是最好的方式。

  自来也那家伙总吐槽他就是因为这样才娶不到老婆,为此被他揍了无数次也不长记性。

  开玩笑,长青对自己的脸很有自信好吗?

  绯村心太一直没什么同龄的玩伴,道场里的弟子都比他大,长青来了而且还要和他们一起住,他真的很开心。

  吃午饭时,绯村剑路向家里和道场的弟子们正式介绍了千手长青。

  道场的弟子们都很热情的来和长青问好,长青有些不适应的回应着。

  更有甚者直接上来摸长青的头。

  “感觉也不是很硬啊,你怎么砸穿屋顶的师弟?”

  长青淡淡道:“三百六十度旋转加速度,到了一定程度能直接上天。”

  众弟子们:“???”

  没办法飞雷神跑路,这平静又热闹的相处方式还真是久违了,自从长青九岁以后就再也没体验过了。

  家人和许多朋友都死在战场上,死也要保护好木叶是他能在慰灵碑前交出的最好答卷,跟这些长眠的人比起来,他不敢奢求什么。

  吃完午饭,把弟弟妹妹哄睡着,绯村剑路去教习弟子,让绯村心太带着千手长青去买些生活用品。

  千手长青脸看起来和绯村心太差不多大,身高却比他高了大半个头,只能穿绯村剑路小时候的衣服。

  储物卷轴没有查克拉也打不开,绯村夫人给长青找了个带锁头的箱子,让他把那些衣服和忍具包都装了进去。

  沉甸甸的忍具包里的苦无和手里剑发出碰撞的声响,和刀剑日夜相伴的绯村剑路估计猜到里面是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千手长青想了想,还是把护额揣在里怀贴身带着。

  如果,他是说如果,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自己再也回不去木叶,护额和雷神之剑就是他身上带着的最有意义的两样东西。

  长青的护额是他小的时候千手柱间给他的。

  在千手柱间临终时,他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成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忍者,千手纲手还太小了,千手柱间叫过长青,亲手把这个护额给刚上忍校的长青系上。

  不论待谁都和善非常的初代目火影,长青的大伯,被称为忍者之神的存在,他似乎有一种非凡的预知力,尽管那时的长青还是一个软硬不吃的小混蛋,千手柱间也相信他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强大忍者。

  时光流转,长青成为了哪怕不戴护额也能被别人一眼认出属于哪个忍村的忍者。

  从回忆里回过神,长青已经被绯村心太拉到一家店里了。

  “失踪了?不会吧。”

  “那还能有假?你看她爹娘哭成什么样子了。”

  “这也太吓人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哪怕没有查克拉,长青的听力也是他人的数倍,在店里听到街上路人的谈话声,长青放下手里的东西,问道:“心太,你知道外面谈论的失踪是怎么回事吗?”

  “我好像听妈妈讲过,一到晚上总是有人不明原因的失踪,或者是在家里啊路上啊被像是野兽一样的东西撕咬致死,却从来没人能见到凶手,因为案件太诡异至今一件都破不了,传越来越奇怪,”顿了顿,绯村心太道,“甚至有人说,他们是被‘鬼’杀死的!”

  千手长青:“鬼?”

  绯村心太点了点头:“不过都是危耸听啦,只要听爸爸的晚上不出门乱跑就好,我爸爸很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啊……嗯。”

  绯村剑路似乎不光只是个道场场主,一路上很多人都和绯村心太打招呼,话里话外都在和他感谢绯村剑路保护了这保护了那,要不就是说心太长的越来越像他爷爷了。

  千手长青心想这里果然还是个平凡的世界,一个剑道师父就能承担全镇人民的安危,比忍者的世界安全多了。

  至于鬼什么的,千手长青表示那不就是灵魂吗?那还能杀人?

  千手扉间发明的禁术秽土转生连召唤死人回到彼世都能做到,还害怕鬼?

  尸鬼封尽召唤死神他也能做到,虽然那需要极限一换一。

  怕鬼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肯定非常)。

  两个人买完东西回到神谷道场,绯村剑路的剑道教学还没有结束。

  为了陪长青得到一天休假的绯村心太道:“正好,我们去看看我爸爸的剑道吧?长青你还没有见识过对不对?真的超厉害的!”

  绯村心太提起他父亲,眼神简直在闪闪发光,让长青完全无法拒绝。

  千手长青曾和铁之国的领袖三船交过手,那是忍界最厉害的武士,甚至也能使用查克拉,和这边普通世界里的剑道完全没法比......才不是啊!

  千手长青和绯村心太扒着窗台看去,长青这才发现绯村剑路的剑道教学非常的简单粗暴。

  绯村剑路先是帮弟子们纠正了动作和角度什么的,随后立刻就开打。

  剑道教学里实战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绯村剑路他是一个人同时打所有弟子们啊!

  游刃有余到能在交手一个弟子的瞬间立刻就把那个弟子需要改进的不足全部精准的说出来,然后下一击把人打飞。

  绯村剑路边拿着木刀“揍人”,脸上依然带着和善的微笑,周身气度却和之前的和善全然不同了,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剑。

  等到所有弟子全被他揍趴下了,他自己连一滴汗都没有留。

  片刻后,“尸横遍野”的道场里还能站着的就剩一个绯村剑路。

  千手长青从来没见过这种剑术,有几下失去查克拉加持的长青的眼里都没能看清。

  这是□□凡胎能做到的动作吗?

  绯村心太道:“很厉害对吧?我爸爸从小就是个天才,天赋甚至不输给我爷爷呢!”

  不过也有一个问题,天才往往注意不到他们和普通人的差距,尽管绯村剑路已经很克制自己了,但对于从小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他来说,对战就是拔刀、把人打飞、收刀结束战斗,他在这个过程中成长飞快,所以自然也觉得别人也能这么成长起来。

  绯村心太也是被他爹这么教育长大的,目前还远远达不到绯村剑路当年的程度,但也甩了相同学习剑道年数的人不知道多少。

  千手长青认同的点了点头,话语里不由得带上了些所谓“天才”的惺惺相惜,他由衷道:“真的很厉害。”

  这个师父拜的挺值,说不定他遇见了这个世界里最厉害的人。

  木叶还没有太系统的武器教学方式呢,要是绯村剑路同意,等回到木叶以后,这个正好可以交给其他人。

  绯村心太有些惋惜道:“可惜看不见父亲最厉害的‘飞天御剑流’,‘神谷活心流’虽然也很厉害,却不是为了和人争斗发明的啊。”

  千手长青:“……”

  你说什么?这还不是最厉害的?

  千手长青一把扣住绯村心太的肩膀,认真道:“请千万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哎?我也是小时候听奶奶说的。”绯村心太吓了一跳,“飞天御剑流是我爷爷当年使用的剑术,是真正适应战争的剑术,不过我爷爷觉得到了和平年代这种剑术就没必要传承下去了,我父亲年少的时候跑去找了我爷爷的师父学了飞天御剑流,这才让飞天御剑流没能失传。”

  “父亲他年少时游走四方,打败了很多人,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他才回到神谷道场,其实你也看不出来吧,我父亲十多年前脾气超级傲气的,回来道场后才慢慢改变,和我奶奶学了神谷活心流然后成为道场师父,和我母亲结婚了。”

  绯村心太天真的笑道:“我真想象不出来傲气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有记忆的时候他就和爷爷一模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