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5章 第 5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千手长青落地的瞬间,便下意识的将多年积攒下来的杀气放了出去。

  趁他病要他命,打飞第二个人后,长青就明白了这些山匪只是些不成气候的家伙,预想中的很多方法都用不上了,脚步一转,长青一瞬未停的几步便来到第三个山匪面前。

  “啊啊啊!!!”

  哪怕是不成气候的,可这个人已经杀红眼了,看着满身杀气跑来的长青,他做出能在这个瞬间内能想到的最大的保命方式:举起刀,向着长青猛的砍下去。

  长青都没想躲,这人实在是太慢了,而且空门全开,在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他面前,仿佛就是一个挥舞着刀具的孩童。

  手腕一转,长青收回木刀,扬起左拳,在刀砍过来之前,他一拳砸中山匪的脸颊,完美的制出了又一个天外流星。

  山匪的身上还沾着血迹,血迹顺势飞向长青,沾了几滴在他脸上。

  这一通截杀的结果原本板上钉钉,却转瞬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少年逆转局势。

  哪怕是被打劫的那两个护卫马车的人都看傻了,他们呆愣的看着千手长青收起木刀,自己还保持着持刀的姿势,似乎完全没反应过来。

  “成功了!师兄!”打破了这份寂静的是绯村心太,他猛的从藏身的灌木丛里站起来,开心的差点学着长青一起跳下去,但他随即意识到没有垫脚石的自己跳下去非得比那个正在口吐白沫的垫脚石还惨,只好边喊着让长青等等他,边去找下去的路。

  “赢、赢了?”两个护卫对视一眼,难以置信的望着长青,“就在一瞬间,真厉害,还是个孩子?”

  千手长青道:“有绳子吗?这些人得绑起来。”

  不管如何,刚送了一口气的两个护卫连连点头,他们不敢大意的去找绳子把人都绑起来。

  一个人找来绳子,另一个人则是去了马车边上:“夫人,小姐,安全了,有一位少年帮我们打败了敌人。”

  千手长青刚才在上面就发现马车里的人,因为马车的车窗被掀开了一条缝。

  “安全了吗?”马车里面传来一声不确定的女声,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马车里的人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属于婴儿的啼哭声传了出来。

  原来马车里是三个人,还有一个婴儿。

  藏在马车里的人走出来,少女小心的搀扶着她抱着孩子的母亲:“母亲,请小心些。”

  打扮雍容的夫人看起来惊魂未定:“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绯真,你还好吗?”

  名为绯真的少女摇了摇头,神色温柔的看着母亲:“我不害怕的,母亲和露琪亚没事就好。”

  露琪亚是那个婴儿,绯真的妹妹。

  母女两人看到外面的惨状,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护卫立刻道:“夫人,请您放心,后续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妥当的,属下誓死也会保护您和小姐们的安全。”

  “一定要好好处理,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和老爷。”

  “是!”

  这些都不关长青的事情,他把劫匪们绑到一起,动作熟练的打了他们死都挣脱不开的捆猪的绳扣。

  绑好后长青一扔绳子,转身走向刚跑下来的绯村心太。

  “该走了。”

  “哎?”刚跑下来的绯村心太愣了愣,“这么快吗?”

  不是该有个感谢和表扬的剧情来着?他头一次看见这么令人紧张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剧情哎!

  千手长青敲了敲他的脑门:“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更何况你觉得这件事要是被你父亲知道了,我们会有好果子吃吗?而且快要天黑了哦,赶快回家吧。”

  绯村心太摸着脑门想了想:“也是啊。”

  比起奖赏什么的,绯村剑路要是生气了才不妙吧?!

  发觉两个人居然这就要走了,护卫连忙叫住两个人:“请等等,阁下怎么称呼,我们好去感谢啊!”

  千手长青头也不回道:“不用,举手之劳罢了。”

  “可是……”

  护卫不能轻易离开主人身边,犹豫着要不要去追长青。

  听到后面忽然响起的不属于男子的脚步声,和护卫诧异的一声“小姐”,千手长青停下脚步回过头,发现是刚才那个马车里的少女追了上来。

  绯真递给长青一块手帕,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那个,这里有血,不嫌弃的话,请用这个吧。”

  长青想了想,道了声谢拿起手帕擦掉血迹。

  绯真笑道:“真的谢谢你救了我和我家人的性命。”

  尤其这居然还是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好厉害啊。

  “不客气,这是厉害的人该做的。”长青丝毫不谦虚,他相当直男的把手帕直接还给绯真,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再见。”说完转身拉着探头探脑的心太有的十二万分痛快。

  绯真:“……”

  该说这是天才的古怪性格吗?

  千手长青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会受到感谢什么的,在忍界里,引起纷争的除了匪徒很大一部分都是心术不正的忍者,他过去帮了忙,说不定被帮忙的百姓还会责怪他们这些带来纷争的忍者呢。

  所以长青真的不是故意那么冷淡的。

  然而他这举动,反而被绯真的母亲认为是一个习惯了做好事不留名的好少年,并且回去后讲述一番事态,受到了绯真父亲的高度赞扬,绯真父亲大手一挥,当即命令下人哪怕没有线索也一定要找到他予以感谢。

  不能磨灭了做好事的少年的热情!

  当时毫不知情的千手长青和绯村心太生死时速赶回家里,擦着天黑扑到院门上。

  绯村夫人仔细检查了头一次没有大人陪伴便出门办事的少年身上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

  “剑路还说你们说不定会主动去惹什么事,这不是很听话吗?”

  在绯村剑路略带探究的目光下,两个少年闭着嘴疯狂点头。

  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要赶快去吃饭洗澡睡觉!

  三天后的上午,就在长青自己都放心的认为插曲揭了过去,日子照样回到正轨上时,道场里的师兄却忽然从大门外跑进来,边跑边以此生最大的音量呼喊道:“师父!外面有人来感谢我们道场弟子的救命之恩!”

  “……”长青的木刀差点抡飞出去。

  长青很少走神,绯村剑路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长青心虚的别过头,绯村剑路挑了挑眉。

  绯村心太在私塾,因此只有长青被绯村剑路提着一起去见那位带着谢礼的老管家。

  千手长青连自己和心太的名字都没让他们知道,问题在于两个人的外貌都很容易让人记住,根据这个外貌和剑术高强的特征联系起来,打听几下就打听到了神谷道场,再打听几下就打听到了千手长青。

  “那种情况下,我们的护卫已经被逼到了穷途末路,多亏绯村先生您的弟子拔刀相助,要不然夫人和小姐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千手长青跪坐在绯村剑路身后,神游着听着他和管家两人的对话。

  不用小孩出面去打客套话其实也挺好的,长青对于这种场面真的应付不来。

  刚成为忍者那会儿,长青所在的小队接到过一个护卫任务,对象是火之国大名的儿子。

  长青小队的指导老师是个头脑灵活的忍者,长青自己在木叶村的地位和保护对象相当,看起来这个小队是最合适的。

  问题在于那个大名的儿子真的太烦人了,不光屁事贼多,还总是高高在上的呼来喝去,那时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账的长青忍了又忍,要不是奈良拦着,他第一天就得把那厮揍个满地开花。

  后来还是没忍住,在任务结束的那天晚上月黑风高之时,他把那臭小子套了麻袋……和自己同小队的死对头一起做了人生中第一件意见相同的事。

  后来被老师看了出来被骂的狗血淋头,不过大名的儿子却因为这件事收敛了很多,从一个二世祖变成了一个还算可靠的家伙,他成为大名后比起其他国家的大名也对木叶村颇为信任。

  结果还算是可喜可贺,可是事实上不管长青现在多能忍耐,他也还是不擅长应付场面话。

  神游时看到那天的护卫之一跟在管家后面,冲着他比了个“耶”的手势,脸上带着仿佛贴心小棉袄般的微笑。

  长青:……我真是谢谢你了。

  这棉袄能自燃吗?

  “……就是这样,”管家奉上感谢的礼物,“老爷还想邀请两位少年明日去家中做客。”

  绯村剑路婉拒了礼物,却同意了做客的事情。

  “路遇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习武之人的分内之事,不过我的弟子还是位心智没有完全成熟的少年,实在不该为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受到赞扬,但我也很庆幸他选择了去救人而不是转身逃走。”

  管家听完绯村剑路的话,理解的点了点头,目露赞许的看着师徒二人:“果然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绯村先生和神谷道场啊,我知道了。”

  绯村剑路点了点头:“您过奖了。”

  将管家送走后,两个人又回到待客的屋子里。

  绯村剑路收敛笑容,严肃的和千手长青相对而坐。

  千手长青垂着头不说话。

  “我也不问你知不知道哪里错了,从你和心太回来后一个字都没提我能看出来你知道。”绯村剑路没有真正的苛责的意思,语气中全都是浓浓的担忧,“长青,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明明知道危险,却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鲁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