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6章 第 6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千手长青的回答简洁明了:“我不想后悔。”

  “后悔?”

  “我不想连累心太,也知道他估计不会听我的跑去报警,杀了人的劫匪很危险,但是,”长青眨了眨红色的双眸,缓缓道,“我不想以后的人生里总是会反反复复回想起‘是不是我去救他们他们就不会死’、‘万一我能救下他们可我为什么没动’这样的想法。”

  “我的举动和想法非常的莽撞且不自量力,但我曾经后悔到差点发疯过,所以……”

  千手长青对于自己和劫匪的实力当然有明确的认识,可是这种情况下,面对绯村剑路善意的担忧,他选择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做错事”的歉意少年。

  长青俯下头颅抵到地板上。

  绯村剑路忽然沉默了。

  “……你也是这样的人啊,”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绯村剑路叹息道,“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却偏偏把别人的性命看的异常重要,不知道这会过的多辛苦吗……”

  千手长青其实知道,他身上那些暂时消失了的伤疤记载着一切。

  就是不知道绯村剑路指的是谁了。

  绯村剑路拉起千手长青,道:“明明我是来‘问罪’的,你的回答里也充满了‘我不服’呢,可是我怎么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呢?”

  “没办法了,好好修炼吧,把自己变强到不论是谁都能轻而易举救下来的程度。”

  千手长青点了点头:“是。”

  “在那之前,”绯村剑路忽然抬手,戳了戳长青的脑门,“你先给我学会礼貌,马上要去人家家里了!”

  千手长青这才知道,他救下的母女不光是镇子上最有钱的人家,附近十里八镇大概都找不到像他们那样有钱的了。

  他们似乎是因为男主人不喜欢城市喧嚣才搬家到这里,甚至还是第一个买了车的人家,要不是因为山路车子不好走,是不会让家里人坐马车的。

  千手长青和有些亢奋的绯村心太不大一样,他面上保持着冷静,却也在看到那辆汽车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好几眼。

  尽管百年前的汽车速度也就那样,可是千手长青还没穿越的时候就想长大后考驾照开车了,这久别重逢,他还真有点怀念。

  对了对了,这汽车的制造也买本书带回木叶好了!

  为木叶操碎了心的长青又日常一个小技巧get!

  这个时代的男女之别还有些严重,不过绯真的父亲是个喜爱西洋文化相当开明的人,从他给自己的小女儿起“露琪亚”这样的名字就能看出来了,让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在一块玩不算什么。

  而且在这个还有山匪拦路的年代,有钱人是不会觉得认识的习武之人少的,先不说绯村剑路的名号,哪怕是长青和心太两个未来的剑士,打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

  绯村剑路估计也是抱着让孩子们多见识见识的态度,毕竟他十三四岁就独自离家去外面闯荡了。

  小孩子的友谊来的是很快的,心太性格活泼,绯真温柔明理,刨除掉长青这个木着脸扯后腿的,他们飞快的成了朋友。

  “露琪亚?”

  心太一起看着被绯真抱在怀里,正在“咿咿呀呀”的吐泡泡的小婴儿,心太好奇道:“为什么取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呢?有什么含义吗?”

  “父亲取的,据说是西洋寓意光明的意思。”绯真笑道,“希望露琪亚能开心快乐的长大呢。”

  绯村心太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的名字也是继承了爷爷以前的名字呢,保持着本心什么的。”

  哪怕喜欢西洋风格,绯真家里的房子也还是日式的庭院,不过绯真父亲似乎正在考虑把房子修改成别墅。

  三个人聚集在房间外的连廊下,千手长青坐在一边,一条腿支着,另一条腿搭在外面百无聊赖的微微摇晃。

  太阳照射在他身上,将白发染上了淡淡的光晕。

  “师兄,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吗?”心太看向长青,却发觉他坐的很远,已经怼到了角落里,“师兄,你干嘛呢?”

  “……”千手长青撇过头,“我不太能应对小孩子。”

  曾经千手纲手出生的时候,长青满怀期待的趴在婴儿床边看着自己的小侄女。

  日后纲手那一代更比一代强的怪力此时便展现了。

  长青伸出手想去戳一下小婴儿的脸,被小婴儿一把抓住尾指,温暖的感觉从尾指末端传来,小长青露出一个笑容。

  真的……好疼啊!!!

  他最后还是被漩涡水户救下来的,小长青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呈现不自然弯曲的尾指,死死的忍着眼睛里的泪花。

  千手柱间一边给他治疗一边安慰着他,千手扉间则表示怎么可能那么严重,小纲还小呢。

  一分钟后,两个白毛一起拖着手站在哭笑不得的千手柱间面前。

  长青叹了口气。

  他名字的含义?

  千手长青道:“就是长青树啊。”

  千手一族那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以及对孩子生命的祈愿。

  绯真将露琪亚交给下人带下去睡觉,她坐到长青身边,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看着看着忽然笑了。

  长青回过头:“?”

  “不好意思,”绯真收回视线,掩唇笑道,“我还以为长青君在看什么,原来你是在发呆啊。”

  千手长青:“我在思考事情。”

  “师兄总是发呆啦,”绯村心太也凑过来,毫不犹豫的掀了长青老底,“他没事的时候就会发呆,我都想下次试试在他脸上画胡子他能不能反应过来。”

  长青抬手给了这小混蛋后脑勺一巴掌。

  他是在顺便分心尝试凝练查克拉啊,争分夺秒不浪费时间好吗?

  绯真忽然注意到了什么:“长青君眉毛上的伤痕,是不小心弄伤的吗?”

  “这个?”长青点了点自己的左眉,“这个是我小时候……嗯,被树枝划伤了。”

  其实是偷跑出村子,结果被敌国忍者发现,差点把左眼都送出去。

  千手纲手那个暴脾气,自来也不知道被他揍过多少回,可就是凭着这道伤疤,长青不管怎么受伤惹她生气,也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绯真道:“长青君真勇敢啊,还很温柔,我要是也能和你一样就好了,当时也不会害怕到连马车都走不出去。”

  “勇敢?为什么这么说?”长青不解,“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事情啊,搭配起来干活才不会累。”

  绯村心太默默心想:“可是衣服破了自己给自己补,连我妈妈都觉得比不上的手艺的也是师兄你啊。”

  绯真摇了摇头:“这我也知道,父亲也一直都很尊重我的想法,一直都有请老师来家里教我,还想让我将来去上大学……可是那只是父亲的想法,和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

  这个世界的想法还固化停留在从前的封建层面上,长青几乎都快忘了这件事。

  作为曾在两个平等的世界下成长起来的人,他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然而绯真说的没错,个人的想法和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世界不改变的话就什么用都没有。

  千手长青也不能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将来会有一天男女平等你要是长寿还能活着看到那一天呢”。

  “那就努力去相信吧,相信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实现和平和自由,会有能够厉害到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撼而去改变的人物出现,谁又能说那个人不会是未来的自己呢?等到那一天到来,就什么都能做到了。”

  长青忽然觉得自己的口才也还行,要不要去出一本对这个年代来讲思想超前的书去迷惑一下以后的历史研究者?

  话说回来,现在是不是有很多日后的大文豪刚刚崭露头角来着?

  绯真愣了愣,她看着神色坚定的长青缓缓睁大双眼,似乎真的看到了那么一天。

  “……嗯。”

  “话说回来,你们听没听说过最近除了‘鬼’以外的传闻?”绯村心太道,“我听班上的同学说了哦,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在和那些连真假都不知道的鬼战斗的组织啊!”

  “真的吗?”

  三个人约好下次再见,绯真还说会让家里的司机带他们出去遛弯。

  长青真的开始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不过不是出书那个,他对自己那严格来说只上到初二的义务教育的文凭有深刻认识。

  他想的是那些曾经光耀文学史的近现代大佬们。

  能搞个签名也好啊,以后回去木叶也能当留念。

  可惜现在的交流还不像日后那么方便,长青生活的镇子也比较偏僻,根本打听不到什么消息,只能偶尔在报纸上瞥见那么一两个有些眼熟的名字所发表的文章。

  长青将这些默默记下来,决定走之前抽空去看看。

  他必然是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的,哪怕现在他都开始习惯练剑带孩子的生活了……可是只有木叶才是他真正的家。

  长青是这么想的,没过几个月,他真的离开了这个镇子。

  不是因为找到了回木叶的路。

  是因为怒火和憎恨。

  长青来的时候已经是秋天的尾巴,小镇子里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开庆典,尤其是现在这个欢送秋天的季节。

  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庆典不算太大,但也吸引了附近村镇的人们,热闹非常。

  绯村剑路决定那天给道场放假,让大家都在这天好好的出去玩,他自己似乎是有朋友要来。

  千手长青身上的衣服原来是绯村剑路的旧衣服,现在都是绯村夫人给他做的,但他没有浴衣,绯村家三个孩子也都在长身体的时候,之前的浴衣穿不下了,绯村夫人给了长青和心太一些钱,让他们去买一些做浴衣的布。

  绯村心太还想着请长青吃饭这件事,回来的路上他终于得逞了,扛着布匹腾不出手的长青被他扯进路边的团子店。

  “店长,我们两个人!”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正好和一个身量高大的人影擦肩而过,绯村心太没留意,千手长青的眼睛却一下子便停在这个人身上,哪怕他的背影逐渐走远,也一直都没有挪开。

  店里面刚才有些安静,那个高大的男人一离开声音又逐渐回来了。

  “师兄,怎么了?”看见长青往外看着什么,绯村心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惊呼一声,“那个人好高啊!有两米了吧?还带着佛珠,是俗家僧侣吗?”

  千手长青微微蹙眉:“……可能。”

  那个人很强,强到就是那么一瞬间,千手长青也能感觉到他不输给绯村剑路的地步,而且他被羽织掩盖的衣服下面是藏着比刀还大的利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