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8章 第 8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天晚上的情景还有遗漏的吗?”

  “能想起来的都说了。”

  “孩子,我知道你肯定很害怕,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会将凶手捉拿归案的,要是还有什么能想起来的关于犯罪嫌疑人的线索,一定要告诉我们。”

  “……嗯,”千手长青淡淡的看着对面的两个警察,整个人如同死水般平静,“请问我能走了吗?”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将长青如此冷静的原因归结为“吓傻了”:“可以了,你家大人在外面。”

  距离那场诡异的灭门惨案已经过去三天了,长青作为唯一一个见过“凶手”的目击者,几乎天天都要被往警察局传唤一遍。

  要不是因为他目前是个未成年人,估计现在会作为嫌疑人之一被关押起来吧。

  绯村剑路在外面等他,送长青出来的两个警察对他点了点头:“绯村先生。”

  “辛苦两位,”绯村剑路拉过千手长青,“我带这孩子回去了。”

  “您说的哪里话,毕竟您也帮过我们不少,从明天开始就不用天天来了,我们一定会加紧将凶手抓捕归案的。”

  绯村剑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给警察局帮过不少忙,再加上他父亲以前留下的一些人脉,这些警察都对它很恭敬。

  可是抓捕归案?别逗了。

  没看见的真凶不知所踪,看见的已经化成飞灰,要怎么被抓捕归案啊。

  原本这种乡下小镇的警局氛围都宽松的要命,可前一阵子刚出了劫匪的事情,现在更是弄出了一件灭门案,整个就全炸锅了,有人怀疑这是有预谋的连环作案,上面连夜纠集了好几个重案组派过来,现在这个小镇子的警察局人声鼎沸,挤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长青跟着绯村剑路离开警局,瞥了一眼忙碌的警员们。

  “悲鸣屿先生那边会有人出手的,”注意到长青的目光,绯村剑路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会去追查在那个袭击你的鬼之前袭击了绯真小姐一家的鬼是谁,也会联络上面的人把这件事压下去,毕竟这不是寻常人能接触的范畴。”

  长青头也没抬的“嗯”了一声。

  两个人走出警局,绯村剑路抬手揉了揉长青的头发:“别想了,你去的时候万事已成定局,再想下去就只能钻进牛角尖里了。”

  “……”

  绯村剑路叹了口气:“你想去葬礼吗?”

  绯真的父亲是个善人,在附近的口碑非常好,这场葬礼是镇长牵头弄的,想必会去不少人。

  长青终于多说了几个字:“不去,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不如多去看看活着的人。”

  更何况那天晚上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找人的时候,他看的够多了。

  那种连尸体残破到都不能露面的葬礼……

  长青低下头看着自己还缠着绷带的双手,握了握拳,却再没有出现那天晚上一瞬间查克拉回复的感觉。

  那名为鬼的东西的确很强大,就连皮肤都硬的如同钢铁般,长青一开始趁着他大意猛的爆发,让那鬼结结实实的吃了两下后,等鬼反应过来,自己完全陷入了苦战。

  木刀派不上用场,就连斧子劈下的痕迹也迅速消失,那东西是不死的怪物。

  有什么用什么,长青边打边转移战场,一路挪到了厨房。

  绯村剑路和悲鸣屿行冥赶到的时候,那只鬼被长青用一大堆柴火棍和铁器结结实实的把每一处关节都钉在地面上锁死。

  变成了血人的少年提着斧子站在一边随时准备补刀……看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修罗恶鬼。

  长青杀不死的怪物,被悲鸣屿行冥用流星锤破坏脖颈,没过几个呼吸就化为了飞灰。

  绯村剑路找的警察来之前,悲鸣屿行冥去为死去的人念经超生,长青抱着在他怀里放声痛哭的心太,看遍了每一个不甘的面孔。

  第二天,悲鸣屿行冥向长青解释了鬼是什么样的存在,也告诉了长青鬼杀队的事情,并且推测那个最开始袭击了这家的鬼很可能是鬼中最厉害的十二鬼月之一,要不是长青去晚一步,他的命也得交代在那里。

  长青听完,第一句话就是:“我想加入鬼杀队。”

  悲鸣屿行冥并不吃惊,他了解少年的心情,留着眼泪摇了摇头:“不行。”

  长青:“为什么?我并不是一时冲动才说出这番话的。”

  他早就过了冲动的年纪。

  “已经有很多曾和你一样被鬼伤害过的人加入鬼杀队了,你也有资质,但是……”悲鸣屿行冥缓缓道,“别那么果断的决定自己的人生。”

  说完这番话,给了长青一个紫藤花做的香囊,悲鸣屿行冥就走了。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不像个孩子,这几天心太可是天天在家里哭。”绯村剑路道,“你不用这么‘懂事’的。”

  长青想起自己刚开始上战场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没比绯村心太好到哪里去,要不是天天和他对着干的那个家伙还有所谓的自尊心在那绷着他一线。

  这可太气人了,他不是一时的气性而是深思熟虑的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忍者的世界里面,有着“鬼”作为称号的一抓能抓出来一大把,可那都是人性的恶,说到底人类怎么样是人类自己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

  鬼是不一样的,他们抛弃了人类的身份和心。

  他已经救下那个人了。

  绯真本该好好活着,去看看百年后那平静自由的世界,代替早就回去忍界的他看着。

  开什么玩笑,那些家伙有什么资格去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啊。

  长青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并不是作为享受一时闲暇,才来到这里的。

  他是为了干掉那些明明还长着人类的脸却一副“老子比你们高贵你们活该”的姿态的混蛋才来的啊!

  长青停下脚步,再次道:“绯村先生,我想加入鬼杀队。”

  不光是想要干掉那些家伙,长青想到如果他那个世界的主流是忍者,那么这个世界很可能就是这些鬼和杀鬼的人,也就是碰到了鬼,他的查克拉解封了那么一瞬间,这就是最大的希望。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再说一次呢,”绯村剑路的神色也毫不意外,他看着长青透彻的红眸,道,“长青,我相信你这番话肯定是深思熟虑过的,那么你也该知道,鬼杀队的人除了寥寥几个,几乎没有能够活着退休的存在吧?”

  长青点了点头:“所以才要尽快干掉那些家伙。”

  绯村剑路笑了笑:“你这么有自信不错,好吧,我会帮你联络的,首先你得先找一个培育师学习如何杀鬼,那天晚上你也看到了,悲鸣屿先生的战斗方式和我们使用的有很大的不同。”

  “是,非常感谢您!”长青对绯村剑路鞠了一躬,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么快就要离开,也没能将您的剑术学的如何,非常抱歉。”

  “真的没有必要抱歉的,比起你自己决定出的人生,那都不重要。”绯村剑路欣慰的摇了摇头,他的红发在太阳下熠熠生辉,“比起那个……长青,你想学习飞天御剑流吗?”

  绯村剑路想起自己之前还想过要不要告诉长青鬼杀队和飞天御剑流的事情,现在却全都说了,这就是命运啊。

  长青愣了愣:“您不是不打算将飞天御剑流传承下去吗?”

  “嗯,心太那臭小子果然全和你说了呢。”绯村剑路挑了挑眉,眉眼间带着了然的神色,“当初我父亲原本也没想教我,是我自己跑去和师祖学的,飞天御剑流是为了乱世而生的剑术,曾跟随我父亲在攘夷战争中大放异彩,和平的时代下确实不该在世界上肆意横行。”

  “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去接着挥舞刀刃的,原本我也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将飞天御剑流传承下去,但要是为了斩鬼的话……你要试试吗?”

  绯村剑路相信千手长青,并且打算将自己年轻时的遗憾重新压在他身上。

  千手长青深吸一口气,肃然道:“拜托你了,师父。”

  “从第一天之后,好像是第一次听你这么叫我呢,”绯村剑路点了点头,随即他脸上神色一变,“但你要是赶着去培育师那里的话,学习飞天御剑流的时间就太短了。”

  “不论多辛苦我都能扛下来的!”

  “这样啊,”绯村剑路幽幽道,“可能会辛苦到吐血啊。”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千手长青意识到绯村剑路真的没开玩笑。

  不光是累的都快吐血了,而且被打飞变成了“打飞后能砸塌一面墙”的程度,要不是长青有好身体扛着真的要死了。

  飞天御剑流和神谷活心流完全不同,能贯通这两种剑术的绯村剑路真的是个天才。

  至于其实也是个天才,但在剑术这方面也就那么回事的长青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和地下,勉强依靠着努力和底子保持在一个不扯后腿的地步。

  太惨了,千手长青从重生后这一辈子都还没经历过这么惨的事情。

  终于不知不觉的某一天,大雪悄然覆盖了城镇。

  人们穿上新年的衣裳,绯村剑路放下刀,对千手长青道:“我能教你的只有这些了。”

  “在师父和弟子间死一个才能领悟到的最终招式,就得靠你自己的悟性了,你的身体应该不至于会落下什么残疾,我父亲当年也没杀了他师父,不过我还是不想帮你冒这个险。”绯村剑路揣着袖子感慨道,“毕竟我也有家人啊,我还年轻。”

  绯村剑路表示你自己领悟去吧,他这个天才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完全没问题,他相信你。

  长青:……哦。

  真是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