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9章 第 9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千手长青要走了,道场的众人都很舍不得,萤和义抱着他耍赖似的哭了一天,好像长青真的会一去不回似的。

  最后以长青把这段时间攒下来的钱全给他们买了糖为终结。

  小孩子嘴里的舍不得都是鬼话。

  绯村夫人帮长青收拾了包袱,长青把自己之前穿的衣服还有不用查克拉激活就剩个剑柄的雷神之剑都留了下来,这些东西要是能用得着以后可以回来取,除去绯村剑路送他作为鉴别礼的一把逆刃刀,就只带走换洗的一套衣服和护额,还有几把苦无和手里剑。

  走的远了可能更方便找到回木叶的路,但他已经决定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干掉那帮鬼。

  绯村心太也舍不得长青,他自己心中也想去鬼杀队给朋友报仇,然而他是长子,未来得继承道场还得保护弟弟妹妹。

  最后一个晚上,萤和义睡着以后,长青向心太保证会连着他的那份一起努力。

  “都是为了保护人类才挥刀的,不过就是对象不同而已。”长青把自己塞进被子里,叹息道,“我刚到来没几天的咸鱼时光破裂了,你长大以后就知道这有多么令人崩溃。”

  来自于几十年没有过休息日的千手长青。

  绯村心太没听懂咸鱼是什么意思:“那你得答应我平安回来啊,你东西还留在家里呢。”

  “……我不喜欢轻易承诺,”千手长青伸出手,把绯村心太的红头发揉乱,“但是我会的。”

  之前答应过好多事情都没有成功,去调查音忍村之前还答应鸣人一定会去看他的中忍考试呢,不知道那小子现在会怎么闹腾。

  第一次出有忍者对战的任务的时候,还和队友做出过“谁先狗带谁是狗”的比试,后来他最讨厌的那家伙成狗了,他一点都不开心。

  宇智波令炎那家伙,也不知道转世了没有。

  想着想着以前的事情,千手长青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背着绯村夫人准备的满满的干粮,千手长青告别绯村一家,提着逆刃刀踏上了前往狭雾山的路。

  当然逆刃刀用布包起来背在后背了,他可不想因为违反废刀令被抓进局子里。

  绯村剑路给长青找的鬼杀队培育师名为鳞泷左近次,据说退休之前是鬼杀队里的“柱”,也就是同时期最强的九个人之一,绯村剑路已经向他传信说明了这件事,长青只需要人过去就好。

  千手长青还是很好奇绯村剑路年轻时到底都认识了些什么人,好像就没他做不到的。

  习惯用飞雷神和瞬身赶路的长青久违的长时间用上双脚,一路上看到了不少难得的风景,但他没有多作停留,加快脚步尽早赶到狭雾山。

  狭雾山距离神谷道场不算太远,连一不小心迷了一下路的距离一起算上,长青用了五天。

  终于看到狭雾山轮廓后,长青才松了口气,打算在最近的镇子里吃碗面,然后一鼓作气上山。

  一是天气太冷了,二是他啃了好几天干粮嘴里淡的没味,三是想想鬼的强度不知道会在培育师手下迎来怎样的魔鬼特训才能让人类的肉身赶上鬼那么厉害,有可能接着遭遇第二个绯村剑路的长青选择给自己一个温暖。

  说起拉面,长青现在非常想念木叶村的一乐拉面,他每次回村子都至少要去吃一次的,哪里的味道都没有那里好吃啊。

  长青苦兮兮的吃着根本没有叉烧的叉烧拉面时,外面忽然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拉面手推车设置了刚好能挡住一半身体的帘子,长青好奇的掀开帘子,就见围观的人群里面,两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和一个大人对峙着,大人的脚边还有一个正在哇哇大哭的女孩子。

  两个少年手里都提着不少东西,似乎是在采买的路上,他们一个有着罕见的肉色头发穿着龟甲纹的褂子,另一个则是红色褂子的黑发少年。

  “臭小鬼,有本事你再说一遍?!”两边不知为何吵起来,大人猛的伸出手去揪黑发少年的衣领,却被少年灵活的一下子躲了过去,见状他更气了,“我的女儿用得着你教我怎么管吗?”

  “我只是拜托你不要因为这点小事打她而已,”黑发少年道,“小孩子想吃糖并没有什么错啊,她还那么小。”

  他身边的肉色头发的少年拉了拉他:“算了,义勇,有些时候讲道理是没用的。”

  “锖兔?可是……”

  黑发的少年看着哇哇大哭的小女孩肿起的一边脸颊,看起来很不甘心。

  锖兔摇了摇头,蹲下去温柔的询问着女孩:“没事吧?”

  长青看了看两个少年,发觉他们都有武力底子在身,便决定不去管闲事。

  “学过两天武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大人冷冷的哼了一声,“我的女儿怎么教导都是我的事情,反正将来都是要嫁出去的赔钱货。”

  千手长青:“……”

  这说的是人话?

  富冈义勇难以置信的望向那个大人,脸色“唰”一下子就变了:“你在说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有人连渴望的婚礼都能在前一天再也没办法参加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锖兔看了看自己的同伴,皱眉道:“这位先生,我们是为了保护人类才一直艰辛努力的,那是你的女儿,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保护人类这样的说法有些奇怪,长青想了想,发觉这两个人可能和自己是一路的。

  长青观察了一下他们的手,发现握刀的薄茧。

  现在这种场面很难收场了,眼看着两边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在周围围观人群的谈论声中,忽然有一个声音高喊一声:“谁掉钱了?好十几万呢!”

  人群顿时一下子就炸开了。

  “钱?在哪里?!”

  “喂喂喂,不要挤我啊!”

  “我的,是我掉的!在那里吗?那是我的钱!”

  忘记围观的人群们流动着将马上就要打起来的几个人冲开,富冈义勇和锖兔艰难的抱着手里买的东西,锖兔寻找着刚才的女孩,害怕她被人流挤到受伤。

  人群中忽然伸出两只手,一边一个抓住富冈义勇和锖兔,把他们一起带出人群。

  “谢谢你。”到了宽松的地方,锖兔看着陌生的白发少年松了口气。

  富冈义勇有些焦急的回望着人群。

  “找刚才的小女孩吗?你不用担心。”千手长青道,“我把她塞进她父亲怀里了。”

  富冈义勇闻刚想松口气,下一刻却又紧张起来:“她父亲?那又挨打怎么办?”

  “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吧,跟着我们走那是拐卖人口,那样的父亲讲道理也行不通,”千手长青摊摊手,“所以我给那个男的塞了些钱,希望能让他开心到忘记这件事。”

  好的,原本只是一碗拉面,现在他的钱包又空了。

  富冈义勇看起来有些懊恼:“……抱歉,是我太冲动,完全没料到接下来该怎么收场。”

  锖兔对长青道:“我把钱给你。”

  “嗯?那倒用不着,”长青道,“你们也是狭雾山的吧?”

  “也?莫非……”锖兔忽然想起早上鳞泷老师和他们说的话,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今天要来的那个人吗?”

  面前的少年身量几乎和锖兔两个人一样高,留着干净利落的白色短发,左眉上有一道并不太影响面相的伤疤,双瞳是很罕见的赤红色,皮肤偏向不太常见阳光的白,他身上穿着深色的衣服,外罩一件白色褂子,背后背着两个包袱。

  长青静静的看着两个人,点头道:“以后请多指教了。”

  富冈义勇困惑道:“可是鳞泷老师说来的人才十二岁?”

  千手长青摸了摸头发:“我家的人都长的比较高。”

  “那我们就走吧,我们是和鳞泷老师一起下山的,迎接你顺便买一些食材。”嘴角旁有一道伤疤的锖兔笑了笑,“你好,我是锖兔,他是富冈义勇。”

  锖兔看起来属于考虑事情比较周到沉稳的类型,富冈义勇稍微有些沉默寡,不过能肯定的是两个人都是极富正义感的少年。

  “我叫千手长青,请多指教,我帮你们一起拿吧。”

  “不用了,你赶了很久的路,还背着包袱呢,更何况……”锖兔笑的有些复杂,“鳞泷老师的考试,还是保存些体力比较好。”

  富冈义勇脸色也变了变,甚至还提出要帮长青拿行李。

  长青心道果然会有这么一出,这不就是又一个绯村剑路吗?

  三个少年一起向狭雾山走去。

  鳞泷左近次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老人,穿着蓝色的浪花纹褂子,脸上戴着红色的天狗面具,曾身为鬼杀队前任水柱,退休后又成为培育师负责培养新人的他实力不可小窥。

  绯村剑路是直接和鳞泷左近次联络的,算算时间长青应该到狭雾山范围了,鳞泷左近次便带着现在门下的两个弟子,锖兔和富冈义勇一起下山迎接他。

  “您就是鳞泷先生吗?”看到那位山路旁的老者后,锖兔和富冈义勇喊了“鳞泷老师”,千手长青上前打招呼,“您好,我是千手长青,请多多指教。”

  长青看着鳞泷左近次沉稳的点了点头,忽然有些感动。

  这是他在这边正是遇到的第一个年龄和外观没有丝毫违和感的前辈啊,虽然可能实际年龄和他之前差不多……咳咳咳。

  鳞泷左近次也在打量着千手长青:“你之前已经和鬼对战过了吧?”

  长青:“是,不过我怎么都没能杀了他,是悲鸣屿先生赶来才杀了他。”

  锖兔和富冈义勇有些错愕的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曾遭遇过鬼,却还没有和鬼真正的对战过,长青居然已经对战过了吗?

  “这样啊,你的决心已经够了。”鳞泷左近次的嗅觉非常灵敏,甚至能察觉到他人的心情,感受到少年身上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和决意,道,“现在我要看看你的资质,跟上来,锖兔和义勇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