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0章 第 10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长青已经做好了要参加考核的准备,却没想到这就开始了。

  真快,他真想让卡卡西看看人家的速度!

  鳞泷左近次哪怕是跑起来也完全不会发出脚步声,而且看起来动作明明跑的没多快,可实际却快的惊人,完全看不出是个老人。

  锖兔和富冈义勇看起来已经习惯了,自然而然的跟在老师身后——他们今天没带刀,但手里抱着东西也算是负重。

  富冈义勇有些担心长青,尤其是他还背着包袱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

  然而长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轻轻松松的跟在队伍里,甚至还有空去观察其他三人。

  长青发觉三个人的呼吸都和常人不一样,绯村剑路在教导他时偶尔也会使用这样的呼吸,不过没有这三人用的好,鳞泷左近次的呼吸一直都保持在一个难以想象的状态,锖兔和富冈义勇则是在开始奔跑后再次调整呼吸,却依然赶不上鳞泷左近次。

  长青确实知道调整呼吸有益于节省体力,不过这种普通人可能会把肺都撑爆的呼吸方式听都没听过,居然好像还让三个人的体力上涨了?

  千手长青思索一番,自己也学着开始调整呼吸。

  鳞泷左近次敏锐的察觉到长青呼吸的变化,眼里顿时划过一丝诧异和欣慰。

  锖兔和富冈义勇对视一眼,两人都感觉长青留下来可能没什么问题,顿时都开心的笑了笑。

  四个人没有停歇的一路跑回狭雾山山脚下的居所,长青来的时候就是下午,现在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放下包袱后一刻没有停留,鳞泷左近次单独带着长青爬上雾气蔼蔼的狭雾山山顶。

  冬日的天气还很严寒,没有查克拉的长青只能尽可能轻的深一脚浅一脚踩在雪地上,却还总是会陷进去。

  忍者的直觉让长青将四周状况收入眼底,顿时发觉了不少布置下的陷阱和暗器。

  鳞泷左近次带他来到山顶后,果然道:“你要设法独自从这里回到我那间位于山脚下的小屋,我等你到天亮。”

  话音刚落,他已几乎不输给瞬身术的速度消失了踪迹。

  长青不知道鳞泷左近次原本是想给他长些时间的,毕竟有山上大雪的阻碍,但看到长青方才的举动,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自己给自己挖了坑。

  至于长青,他并没有苦恼陷阱什么的,他就是有点路痴……

  “希望我还记得下山的路。”失去强化五感的长青叹息一声,随手从身边的树上掰下一个机关开关。

  “刷啦啦”,顿时从一边飞出十来把飞刀钉在长青不远处的大树上。

  长青:“好,拆掉一个陷阱了!”

  哎,等等,这个考验是拆陷阱还是什么来着?

  长青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开关,连忙尴尬的试图把它安回去。

  “回来了。”

  天还没亮,一直等着长青的师徒三人看到那个白发少年赶回的身影,纷纷精神一振。

  长青一口气跑到鳞泷左近次面前:“鳞泷先生,我回来了。”

  “……”鳞泷左近次看着脸不红气不喘的少年,语气里不由得带上一丝笑意,“我认同你了,千手长青。”

  这可真是怪物一样的体力啊。

  千手长青喜上眉梢:“谢谢您,鳞泷老师!”

  “太好了!”

  锖兔和富冈义勇扑过来抱住长青,锖兔笑着揉了揉长青的头发:“以后我们就是同门了。”

  富冈义勇:“你这小子回来的这么快,还看起来一点都不累,真的是人类吗?”

  长青摸了摸头发:“其实迷路花了我一些时间。”

  还有把一不小心被他拆了的机关陷阱复原。

  希望鳞泷左近次日后上山的时候看不出来吧……

  锖兔笑道:“正好马上要天亮了,我去做早饭吧,长青你想先去睡一会儿还是先吃饭。”

  长青毫不犹豫:“吃饭。”

  千手一族过人的体力带来的是同样过人的饭量,忍者也必须习惯忍耐饥饿,但现在状况又不是需要天天嗑兵粮丸的时候,光靠着昨天那一碗拉面,长青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锖兔的手艺相当不错,长青再次展现食量。

  锖兔:……看来以后得一次多买些食材了呢。

  富冈义勇诧异的看着长青:“你真的不像是人啊。”

  这种说法异常的微妙,总感觉像是在骂人,但经过之前的相处,长青能感觉到富冈义勇是没有恶意的,他真的在感慨长青的食量和他的身高体力,就是表达的方式比较那什么。

  富冈义勇自己毫无感觉,甚至觉得他在夸奖长青。

  吃完饭,锖兔和义勇出门练剑,长青去房间里补觉,锖兔早就帮他把被褥准备好了。

  原本只是这种劳累程度,长青根本什么都感觉不到,但似乎是变回小孩子的原因,精神力也跟着下降了。

  长青再次睁开双眼,夕阳的余晖从窗户的缝隙中洒进屋里。

  满血复活的长青跳起来活动活动关节,打算去屋外的水井里打口水喝。

  锖兔和富冈义勇都还没有回来。

  “鳞泷老师?”长青看着门厅里坐在火堆边的老人。

  鳞泷左近次将晾在旁边的水壶拿起倒了一碗水递给长青:“你差不多是该醒了。”

  长青道了声谢,接过水先灌了三大碗。

  鳞泷左近次笑道:“年轻人多吃喝些还是好啊。”

  “您也不老啊。”长青笑道。

  真的不老,说起来你不信我可能和你差不多大。

  但长青坚信,只要他自己还没觉得自己老了,那他就是个风采依旧的年轻人!

  “长青,”鳞泷左近次道,“关于鬼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发觉话题切入正题的长青整顿脸色,放下水碗:“其实我也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他们原本是人类,现在是很难杀死的吃人怪物,悲鸣屿先生怕我一时头脑发热才想加入鬼杀队,没有和我多说。”

  “他的选择是正确的,”鳞泷左近次肯定了悲鸣屿行冥的做法,“绯村和我说你是个沉稳的孩子,幸好果然如此。”

  “在你之前……我所培养的弟子里,光是在入队考核时就已经有八个人丧命了。”

  “鬼杀队绝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就能进入的组织,我们每一个人都为了‘恶鬼灭杀’决定赌上自己的一辈子。”

  千手长青哪怕没有那般灵敏的嗅觉,却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鳞泷左近次身上传来的悲伤和决绝。

  恶鬼灭杀……吗?

  忍者和杀鬼剑士,不管身份如何,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了那不可磨灭的目标而努力着。

  纵使我身俱灭,也定要将恶鬼斩杀。

  鳞泷左近次仔细的向长青介绍了鬼和鬼杀队,长青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杀不死鬼,原来只有阳光和鬼杀队所使用的特制日轮刀砍下鬼的头颅才能杀死他们。

  长青深刻的感觉到人类和鬼的差距,毕竟人只要被划上一刀立刻就动不了了,鬼却能立刻再生被扯掉的四肢,不用日轮刀哪怕脖子掉了也还能活着,这可真是说不公平都小了。

  “鬼的数量很多,那我们就只能追在他们后面跑吗?”听完后,长青问道,“就没有什么能从源头解决他们的办法吗?”

  “有,”鳞泷左近次道,“鬼之始祖,鬼舞辻无惨。”

  鬼舞辻无惨是最初诞生的鬼王,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成为鬼的,他能将自己的血液分给人类将他们变成鬼,只要他还活着,世界上的鬼就不可能永远消失。

  但相对应的,如果鬼舞辻无惨死了,所有的鬼也都会立刻在世界上消失。

  所有鬼杀队队员的最终目标都是杀死鬼舞辻无惨,有目标就简单多了。

  所谓的简单,也只是比地狱级简单一些而已。

  鬼舞辻无惨手下还有名为“十二鬼月”的最强的十二个鬼,长青那天遇见的,只是个连血鬼术都不会的最低级的鬼。

  长青的目标之一,也在十二鬼月里面,那个只吃女性的鬼!

  “原本人类的素质想要和鬼相比是很难的,鬼杀队所使用的呼吸法和相对应的刀术很大程度的弥补了这些不足,让我们能与鬼一战。”

  “快要天黑了,时间不多,明天再正式开始上课。”鳞泷左近次站起身,“绯村和我说你的天赋很好,先让我看看吧,你带了刀对不对?”

  “是,不过是逆刃刀。”长青回房间取出绯村剑路送给自己的逆刃刀,跟着鳞泷左近次走到外面的空地上。

  天底下的刀术剑术归根结底都万变不离其宗,千手长青身负底子,比起从未握过刀的新人就已经在起跑线上跑出去了一大截,但相对应的,之前学会的刀术可能会令他比较难以接受新的刀术。

  而且绯村剑路在书信上特意说明:这孩子很努力,其他的天赋也都不错,就是剑术这方面一般般,还请鳞泷先生多费心了。

  话里话外透满想让人把这厮揍一顿的语气。

  天底下哪有遍地的像绯村剑路和他爹那样的天才啊?!

  鳞泷左近次也拿起自己的日轮刀,严肃的对长青道:“我希望能看见你真正的实力,用你现在会的最强的剑术。”

  最强的吗?

  长青沉吟一番:“那我就不客气了。”

  飞天御剑流里,长青现在会的,果然还是九头龙闪。

  以飞天御剑流的神速发出剑术基本的九个斩击方向,尽管是基本动作,却凭借着神速让对手无法防御也无法回避的全方位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