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1章 第 11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鳞泷左近次拔刀出鞘,摆出迎战的姿势:“来。”

  千手长青眼神一凝,释放出杀气锁定对手,他微微俯身,手搭在剑柄上,深吸一口气。

  飞天御剑流——神速拔刀术!

  脚下猛的发力,几个月的特训瞬间展现,长青几乎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冲向鳞泷左近次,毫不犹豫的当头斩下第一刀:唐竹。

  鳞泷左近次眸中闪过一丝赞赏,这种攻击如果手持日轮刀面对寻常的鬼已经够用了,绯村剑路嘴上说着长青剑术天赋差了些,却还是培养出了一个小怪物。

  不过这对前任水柱来说还算不上什么危机。

  鳞泷左近次双手横刀在头顶格挡,两人长刀相击,发出“呛”的一声,长青一击不成也没有停顿,九头龙闪的关键处就是在于快到九斩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的。

  袈裟斩、逆袈裟、左稚……突刺!

  九头龙闪的最后一刀,目标是人身上最难防御之一的喉咙,长青将全部力量释放而出,空气中甚至传来了刺耳的破空声。

  鳞泷左近次看出这就是最后一手,也改变了防御方式,手中日轮刀翻转刀背做刀刃,他一侧身避开长青的刀尖,刀背朝着长青横扫过去。

  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击!

  长青:“?!”

  被斩击击中横飞出去的时候,感觉都没有他看到鳞泷左近次手中长刀上迸发出的水纹的错愕强烈。

  绝不是因为他习惯被打飞了!

  长青在落地之前便熟练的调整角度借着力度空中转体,左手一撑站起身,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鳞泷左近次:“刚刚那是水?!哎?没有?”

  长青明明记得自己是被带着水纹的一击打中的,他甚至感觉到了水拍击在身上的感觉,可鳞泷左近次的身侧现在是干的,仿佛刚才的只是他的幻觉。

  “这是鬼杀队所使用的剑术,五大呼吸之一的水之呼吸,我刚才使用的是里面的一之型。”鳞泷左近次收刀入鞘,缓缓道,“也是你将要学习的剑术。”

  长青:“可是这里没有水,不需要水也能用出来吗?”

  “水纹是修炼剑术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效果,其实本身是没有水存在的,但你刚刚也感觉到了吧,那被水拍击出去的感觉,这就是水之呼吸。”鳞泷左近次道,“五大呼吸法和剑术相结合,还有许多由它们衍生出的呼吸流派,这就是鬼杀队千百年来和鬼交锋的最大依靠。”

  “原来如此啊……”长青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可惜还是什么心情。

  他刚才还觉得自己有可能找到不需要水也能完全使用水遁造福木叶水遁忍者的法门呢,想想也是,要是修炼剑术就能练出来水,灭个火岂不是去火里舞剑就行了?

  深入了解之后,长青也更深刻的意识到了鬼杀队的决心。

  这些人没有仙人之体血继限界,却和连忍者都会感到棘手的鬼厮杀着……

  “长青,你要记得,”鳞泷左近次伸出手揉了揉少年支楞八翘的白发,“这世界上的鬼其实并不可怕,但你一定不要忘了初衷,不要忘记那时的愤怒,也不要被它驱使。”

  “成为一个合格的鬼杀队队员吧,长青。”

  “……是,鳞泷老师。”

  锖兔和义勇都已经学完了呼吸法和水之呼吸的十个型,现在两个人主要都在做自主训练。

  晚饭是鳞泷先生做的,长青根据他提供的地点去找两个人时,去发现他们正在和两块比人还高的石头作斗争。

  锖兔解释道:“这是老师给我们的最终考核,用刀把这块石头劈开,我们才能去参加入队考核。”

  长青摸了摸石头的材质,发觉真材实料到自己没有查克拉也没办法碎了它:“能做到吗?”

  “锖兔已经能让它出现裂痕了,”富冈义勇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己的刀和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颤抖的手,“我还不行。”

  “时间还早,距离今年春季的考核还有几个月呢,”锖兔安慰义勇,“别着急,我会陪着你的。”

  “可是,要是锖兔你……”

  “没什么可是,我们是兄弟啊。”锖兔用胳膊肘给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富冈义勇一下,他笑着看向长青,“对不对,我们都是鳞泷老师的弟子,水之一门,本来就是兄弟。”

  锖兔的性格真的太好了,不由自主就能感染身边的人,长青看了一眼也笑起来的富冈义勇,点了点头。

  三个人正打算回去,长青忽然敏锐的感觉到几个目光投到自己身上,他猛的回头看去,却只看到了空无一物的森林。

  “长青,怎么了?”

  “……没事,”长青收回视线,“可能是我看错了。”

  既然有鬼这种违背常理的存在,那世间还有幽灵吗?

  吃完晚饭,三个人回房间准备铺床睡觉。

  “长青,白天你太累了,就没问你的意见,”锖兔道,“我和义勇住一间,鳞泷老师住一间,其实还有一个房间没人住,你要是不习惯就用那个。”

  长青摆了摆手:“不用换了,我睡哪都是一秒入睡,树杈上都没问题。”

  三个差不多同龄的少年住在一起,自然要聊聊天,他们把铺盖拼在一起,弄成一个大垫子坐在下面。

  锖兔是鳞泷左近次从小收养的孤儿,对老师和鬼杀队都非常了解。

  千手长青猜到鳞泷左近次的嗅觉挺灵敏的,却没料到居然灵敏到连心情什么的都能分辨出来,这不就和测谎仪似的了吗,要是这也能学,长青肯定第一个报名,毕竟这样一比,他的查克拉强化嗅觉就不值一提了啊!

  “鳞泷先生为什么总是戴着面具呢?”

  这点富冈义勇倒是知道:“似乎是因为年轻时有鬼说鳞泷先生的脸长的太温柔了,毫无威慑力,鳞泷先生就戴上了天狗面具。”

  太温柔?

  鳞泷先生的声音和自来也那家伙很像啊,看不见鳞泷左近次的脸,长青就不由自主的带入自来也。

  现在再加上温柔这个词。

  不行,完全想象不出自来也那家伙温柔的样子啊!

  他只能想起自来也偷窥女浴室然后被纲手爆打的样子!

  锖兔和义勇奇怪的看着脸色忽然变了的长青。

  “长青以前是剑道场的弟子吗?”锖兔道,“为什么……会想要加入鬼杀队呢?啊,要是不想说的话也不用了。”

  “和很多人的理由都一样,”顿了顿。长青缓缓道,“被伤害了就想复仇,温暖被夺走就一定要让夺走温暖的那个人也体验到痛苦,除非离开的人活过来告诉我他们一点都不恨伤害他们的那个家伙,也拜托我别去恨,否则在消灭所有的鬼之前,我是不会停手的。”

  这是人类的天性,长青现在能控制自己不轻易被愤怒驱使,却不代表他会忘记这些。

  一开始他就是被憎恨驱使着才会觉醒的,要不是杀死了二代目的金角银角也在那时同归于尽了,长青可能会在两国再次开战的时候,第一个主张灭了云忍村。

  所以他也理解宇智波佐助,指导那个少年,不光是为了宇智波鼬的托付。

  ……他好像总是会成为被留在原地的那个人,然后被塞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托付啊。

  “我也……”富冈义勇默默握紧自己的红色外褂,喃喃道,“我是不会原谅害死了姐姐和她一生幸福的鬼的。”

  三个人里面,似乎只有锖兔没有一定要和鬼不死不休的理由。

  但也并不尽然,曾被鳞泷先生收养的和锖兔一起长大的哥哥姐姐们不止一个,锖兔看着他们走出狭雾山便再也没有回来,又跟着鳞泷先生看了无数次因为鬼而支离破碎的幸福,对于温柔的锖兔来说,这些理由便足够了。

  “要是没有鬼了,我会回到狭雾山陪在鳞泷先生身边。”三个人躺下后,锖兔忽然叹息道,“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就好了,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什么都不会再失去……”

  “如果我死了,哪怕是灵魂也一定会回到狭雾山的吧?”

  “我也会吧,”富冈义勇的关注点比较清奇,“我可以学着像姐姐那样买些东西赚钱养活大家。”

  千手长青左右看了看两个人:“我还是去学做拉面吧。”

  多开几家店躺着赚钱,售卖咸鱼。

  想想就开心。

  然而他是在做梦。

  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木叶呢还==。

  第二天,千手长青正式开始了水之呼吸的修炼。

  他很有信心,毕竟“水中影”的称号在那放着呢,这可是雾忍村抢了几十年都没抢过去的称号。

  鳞泷左近次先给长青演示了一遍完整的水之呼吸的十个型。

  长青不用从最基础的刀术学起,大大的缩短了时间,然而他刚开心没两下,对于呼吸法的修炼就差点让他怀疑人生。

  “不对,你的呼吸太轻了!”

  “要让空气通过血液流遍全身,你这样是缺氧!”

  那天长青是捂着被击打无数遍的肺吃饭和睡觉的。

  锖兔只好安慰他:“我们刚开始都是这样过来的。”

  长青的问题在于,他哪怕能摸索到入门方法,可忍者习惯了在暗中隐蔽,忍者潜入要求尽可能的减轻和减少呼吸次数,长青能做到完全看不出来呼吸的痕迹,甚至能憋气创造纪录,可是这加大呼吸……

  不说了,肺疼。

  幸好他有千手的体质打底,经过锖兔和义勇开的小灶后,很快就摸清了该怎么使用呼吸的方法。

  总而之,一定要放开。

  大量的几乎能撑爆普通人的肺的空气通过血液流遍全身,身体变的轻盈,力量也随之变大,五感迅速被强化,那一瞬间长青差点以为他的查克拉回来了。

  尽管这些停下呼吸就会消失,但鳞泷先生说柱们都能做到三百六十五天保持着呼吸法里最高级的全集中·常中呼吸,完全不需要担忧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