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2章 第 12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认真的吗?”

  原本只是来瀑布这边洗掉身上的汗水的锖兔和富冈义勇诧异的看着长青,锖兔重复问了一遍:“从上面的悬崖跳进水潭里,只是为了让身体感受到水流的感觉,从而能更好的掌握发出水之型的方法……可从没说要去瀑布底下待着!”

  水之呼吸门下弟子例行——跳瀑布。

  鳞泷左近次带长青来到瀑布上的小悬崖的时候,长青二话没说就纵身一跃,熟练的跟回自己家似的。

  并表示他四岁就习惯了这种修炼。

  鳞泷先生沉默了一阵,表示行吧那你就多和瀑布亲近亲近。

  正向瀑布下方游的长青对锖兔喊道:“这样还可以强化体魄,疏松筋骨呢,我最近肩膀特别僵硬,建议你们也来试试,真的很有效。”

  “……还是算了。”

  富冈义勇试了试水温,冬季的潭水冻的他的手当时就红了,他看着在瀑布下的大石头上稳如泰山的长青,认真的对锖兔道:“他真的不是人。”

  厉害的不像是人。

  不用怀疑,富冈义勇是在赞赏长青。

  长青自己心里其实是有点急的,他的身体是返老还童而不是缩小,现在没法实验,不知道查克拉什么的是不是也回到了十几岁的程度。

  如果真是那样,那可不妙了。

  他的知识经验和对忍术的熟练度都还在,希望不会发生太大的影响。

  长青是水遁忍者。

  他是天生为了学习水之呼吸而生的——这是鳞泷左近次看着不过三次就用出水的特效的长青的感慨。

  尽管他对剑术的天赋比不上锖兔和义勇,对于水的理解却远远超过两个人,将来也一定能开发出水之呼吸的新型。

  长青在那种和使出水遁时差不多的感觉来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也松了口气。

  尽管不是真正的水,但他已经在脑海中闪过了一百零八种一定要将适合的水遁演变后应用到水之呼吸里的想法。

  没有真正的水也没关系,要的是威力和水那既能平静的包容一切也能一怒海啸席卷万物的感觉。

  两个多月后,冰雪开始消融。

  长青被鳞泷左近次扔进了锖兔和富冈义勇的劈石头队伍。

  “其他的我没什么能教你的了,去给我磨练剑术,多看看锖兔和义勇是怎么做的。”

  长青麻溜的答应了,握着鳞泷左近次借给他的日轮刀加入队伍。

  不说别的,让长青用着现在的剑术去杀鬼,水之呼吸的先祖和飞天御剑流的先祖都会从地底下爬出来掐死他。

  这不能怪长青啊,他是用苦无和手里剑的!雷神之剑对他来说基本就是摆设!

  ……哎,还是好好练剑术吧。

  似乎是考虑到长青那非比寻常的力量,鳞泷左近次给他找来的石头,至少比另外两个人的大了一半。

  三个少年排成一排看着长青的石头,富冈义勇比了比自己和石头的高度差距:“长青你什么时候得罪鳞泷先生了吗?”

  长青:“……”

  他要是知道那就好了。

  难道是因为对决时总震得鳞泷老师手臂发麻?

  话说回来他怎么还能感觉到那种莫名其妙的视线呢?

  “我觉得我们呢不应该光练剑,应该去做一些能让自己从身体到心灵受到全方面锻炼的运动。”

  某一天,正劈着石头的长青忽然停下来,抱着手臂道。

  富冈义勇好奇的看着他:“那是什么?”

  “我们去揭鳞泷先生的面具吧!”长青双目炯炯道,“看看我们呢合力能不能击败前水柱的鳞泷先生!”

  “什……那做不到的!”感慨于长青的胆子的吃惊过后,富冈义勇觉得这个想法不行,“我们怎么可能敌得过经验丰富的鳞泷先生?”

  锖兔道:“确实,我也是很小的时候见过那么两回鳞泷先生摘面具的样子,早就记不清了。”

  对于曾被人说过太温柔没什么威严的脸,鳞泷先生肯定会对面具严防死守的吧?

  “你们就不想看看鳞泷先生的真面目吗?”长青挑了挑眉,幽幽道,“我们尊敬的鳞泷先生到底长的什么样子,那可是……数十年都无人能揭晓的秘密啊!”

  长青是从漩涡鸣人那小子那里得到的经验。

  关于他们第七班曾和旗木卡卡西那张脸斗智斗勇的数回,不论是从鸣人还是卡卡西那里他都听说过好几遍。

  或许就是得不到的一直在骚动吧,反正长青就没那么好奇——长青和卡卡西的父亲旗木朔茂是好友,卡卡西小的时候长青就看习惯那张脸了。

  但现在不一样啊,长青也从来都没见过鳞泷先生的脸!

  富冈义勇也有些心动,但他还是觉得这不行。

  锖兔想了想:“说的我也很想看了。”

  义勇一愣:“锖兔?!”

  “我们是为了检验自己的身手究竟到了什么地步啊,”长青拉过富冈义勇,开始给他洗脑,“你看,只是我们三个彼此之间比试,根本没办法一直发现不足和进步的地方,还是和真正的高手进行全方位的斗智斗勇才行!”

  “话是这么说……”

  “那就决定了!”锖兔一锤定音,“我们来锻(揭)炼(开)自(面)己(具)吧。”

  三个少年暗戳戳的做了决定,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距离不远的树木后方,他们看不到的几个少年正一直观望着他们。

  这些少年少女尽管服饰不同,头上却都带着做工相同形态各异的狐狸面具。

  长青一直感觉到的目光就来自于这些身体半透明的少年们。

  “真是的,果然还是孩子啊,会有好奇心。”

  “我们死之前不也和他们差不多大吗?不过我本来以为长青会是最稳重的一个,现在看起来不是啊。”

  “当年我也好奇过鳞泷先生的脸呢。”

  “真的吗?大家都没看过?”

  彼此对视一眼。

  “不过我们可不能帮他们,既然他们自己也说是‘锻炼’,那就应该提升难度。”

  “不知情的鳞泷先生可能会中招,让我们来加入保护鳞泷先生的面具的那边好了!”

  “可是其实我也想看鳞泷先生的真面目……”

  “我也……”

  有人默默举手。

  “锖兔他们三个要是拼尽全力也不是没有机会,不要想别的啦,我们也来思考一下该怎么做吧!”

  就这样,长青他们三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了几个敌军。

  晚上,长青、锖兔和义勇一起下厨,烤了许多长青从河里抓上来的鱼。

  其他两人闭麦,三人中最擅长说话的锖兔找来鳞泷先生,表示三个人想请他吃饭。

  “老师平日教导我们也很辛苦了,我们想报答老师。”

  “你们有这份心就足够了,”鳞泷左近次拍了拍锖兔的肩膀,“最近的剑术训练如何?”

  义勇不会撒谎,长青先用炖萝卜塞了他的嘴,自己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硬撑:“这个……”

  他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四个人愣了愣,跑出去一看,发现竟然是一颗大树倒了下来。

  被蛀空的大树差一点就要压到房子了。

  鳞泷左近次沉声道:“太危险了,锖兔,你明天再检查一下附近有没有这样的树了。”

  “是,老师。”

  确认没什么别的问题后,四人回到房子里。

  “老师,那我们……哎?!”

  四人齐齐一愣,发现那些做好的饭菜居然全都不翼而飞了!

  长青的眉毛抽了抽:“我的鱼呢?!”

  第一次计划失败。

  三人睡觉的卧室里,锖兔看着在墙角自闭的长青,安慰道:“我们还有机会的。”

  “不是,我的鱼……算了,”超级鱼控千手长青抹了把辛酸泪,“再接再厉吧。”

  那是他抓了好久的,为什么就这么没了?!

  第二天一早,还打算再接再厉在早饭上下手的三人精神满满的起了个大早。

  锖兔特意早早的就检查了一遍房子四周,确定不会有外来因素干扰他们。

  “鳞泷老师,开饭了!”

  然而这回还没等鳞泷左近次出来,外面忽然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

  长青如临大敌的站起来:“什么东西?!不可能是滚过来的树吧?!”

  树长腿了吗?

  “不对!”常年住在山边的锖兔道,“这是动物奔跑的脚步声,是野猪!”

  锖兔的喊声未落,“咔擦”一声,木门一下子便被撞破,满身泥壳子的野猪嚎叫着撞进屋子里!

  “为什么会是野猪啊!!!”

  义勇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撞到,手边没有武器的三个人下意识光想着要躲开,却遗忘了那些饭菜。

  疯狂冲撞的野猪把饭菜撞翻一地。

  现在这种情况,长青感觉可能是那个天狗面具上面带着什么诅咒。

  但那也阻拦不住他火大啊!

  为什么要浪费粮食啊?!

  锖兔阻拦不及,长青一个箭步朝着野猪冲过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在我最开始的认识里是保护动物,现在可不是!”长青呼吸全开,一把抓住野猪的头和獠牙,冲击力让他在地上蹬出了一段距离,却还是停住了,长青深吸一口气,找了一个点,用巧劲猛的发力,“我今晚要吃野猪肉!”

  “轰隆!!!”

  “发生了什么?哪里跑进来的野猪?”刚刚才走出来的鳞泷左近次看着眼前的“惨烈场景”愣了愣,“这么早野猪从冬眠里醒了吗?”

  “我们也不清楚,老师!”义勇和锖兔一边一个,艰难的抱住操起日轮刀要去当场宰了那头被摔晕野猪的长青,“但长青他肯定是醒了!”

  鳞泷左近次:“?”

  长青黑着脸:“不、要、拦、着、我。”

  “不不不,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啊,为什么面无表情还能给人感觉那么可怕?”

  总觉得师弟觉醒了什么属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