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5章 第 15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一次杀鬼,感觉如何?”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三个少年齐齐一愣。

  锖兔转头一看,诧异道:“老师,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提着日轮刀的鳞泷左近次,他道:“我闻到这边有鬼的气息,没想到已经被你们解决了啊,还是会使用血鬼术的鬼……干得好!有没有受伤?”

  三个人整齐的摇头,让鳞泷左近次不由得笑了笑。

  他对长青道:“你还未曾熟练的十之型也使出来了。”

  长青道:“嗯,果然人还是需要刺激才能前进啊。”

  “这样我就放心了,”鳞泷左近次自豪的看着三个还未出师便已经能斩杀恶鬼的弟子,“回去再砍一次巨石吧,这回你们应该都能成功了。”

  “成功之后,就去参加下个月的藤袭山考核吧。”

  三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喜和诧异。

  “是,老师!”

  千手长青其实已经劈废了几块大石头了,他能做到在石头上用刀留下砍痕,能做到用几刀连斩然后用震动的裂痕弄碎整块石头,异常的简单粗暴,从一开始他就能做到。

  却无论如何都没做到过鳞泷左近次要求的一刀劈开巨石。

  领悟真的就是一瞬间,现在他能做到了。

  几乎没有感觉到什么阻力,刀刃如同流水般的银光一闪而过,巨石缓缓的裂为两半,表面如同机器切割般光滑。

  长青低头看着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握刀的薄茧,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长青并不惧怕困难,只是害怕被自己浪费的时间无法弥补,在他停止挥刀之前,他要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而现在他才刚刚正式踏上重新开始的行程的大门。

  三人都劈开了巨石。

  鬼杀队全队也才几百人,培育师也就那些,每年两次的藤袭山考核能走出的合格者平均几乎都不到两位数。

  鳞泷左近次也是第一次一下子送三名弟子去参加考核,三个人的实力他心中都有数,曾数年未曾迎接弟子归来过的培育师心里忽然萌生出了极大的希望。

  长青想起自己研究出的幻术暗示,特地去找了鳞泷左近次,把这个方法告诉了他。

  鳞泷左近次若有所思:“暗示……也就是催眠吗?”

  长青:“是,我是这想的,尽管许多鬼的精神都太活跃了,满脑子就想着杀人,但若是像影鬼那样,或者是其他的思维平静的鬼,如果能使用催眠的话,会对杀鬼有很大的加成吧?”

  “这是我家里的方法,可是我没什么时间仔细研究,就拜托给老师了。”

  长青没想到自己的举动,会在数年之后影响了一个背着变成鬼的妹妹前来寻找鳞泷左近次的少年,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保住了他妹妹的性命。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狭雾山到藤袭山不算太远,走过去需要半天时间,前一天晚上鳞泷左近次下厨让三个少年吃了一顿大餐。

  一直都沉浸在训练里的长青这才有机会注意一下个人形象,三个人的头发都长长了,锖兔用剪刀帮长青修了一下发型。

  锖兔看着长青那在前面就完全看出不的一缕辫子,奇怪道:“为什么要留成这样只能在后面看出来的发型呢?”

  长青耸了耸肩:“我倒是想留短头发,不过总被说和某人太像了,长头发也不舒服,所以就这样了。”

  佩刀只戴鳞泷左近次给他们的日轮刀就好,而且按照鳞泷先生说的,考核结束后就会让他们选锻造属于自己的刀的材料,但长青想了想,还是同时把绯村剑路给自己的逆刃刀一起拿上。

  第二天一早,戴着狐狸面具的三个人挥别鳞泷左近次,踏上前往藤袭山的路。

  长青又感觉到了那些莫名其妙的目光在背后注视着他。

  在三个人看不见的地方,站在鳞泷左近次身后的少年们也挥动双手望着三人的背影,祈祷他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脸长的好还会说话就是有好处,锖兔在路边搭话一位赶着马车的马夫,不久后三人就成功蹭到铺着厚稻草的马车。

  半蹭车半步行,三个人在当正午的时候刚好抵达藤袭山山脚下。

  鬼除了害怕太阳,也对一种名为紫藤花的植物厌恶到了极点,藤袭山为了把抓到的鬼围困在里面做成入队选拔考试的场地,豪横的将整整一座山的山腰到山脚下都种满了一眼望不到头的紫藤花,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方,让它们一年四季都保持着开放的状态。

  这么一看鬼杀队也挺有钱的。

  长青三人穿行进入紫藤花花海深处,来到参与考试的人聚集的地方。

  粗略的数了一下,大概有二三十人,不到两位数的几率,这场考试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死亡率。

  能面对鬼的剑士必然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高难度的考核也有它的道理。

  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没什么笑意,眼神中要么是毅然决然的沉重,要么就是还带了些想要同归于尽的疯狂,也是,要不是被鬼伤害到的彻底,又能有几个只为了信念就决心成为猎鬼者的人呢?

  猎鬼者的人手一直都不足,这点从宣读考试要求的是鬼杀队负责事后处理事件的隐部队成员就能看出来了。

  长青原本以为他能见到九柱的人,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过这个致死率果然还是有些高,要是能有可以一旦破坏就瞬间让其他人得知身处位置前来救援的卷轴就好了,类似中忍考试应用的那种。

  但在他恢复查克拉之前还是别想了,他自己那些从忍界带来的装备特效药什么的都还关在卷轴里不见天日呢。

  “……七天之后,我们在这里迎接活过最终选拔,成功从山里走出的人,事不宜迟,各位请吧。”

  没什么客套话,简单的说完考核要求后,隐朝着藤袭山入口的通道伸出手。

  锖兔深吸一口气,对两个人道:“走吧。”

  入口的通道也为了防止鬼跑出来设计成了复杂的样式,七拐八拐转过通道之后,三人正式进入了藤袭山。

  富冈义勇看着迅速跑入山中,打算抢在黑夜降临鬼跑出来之前找好地点的其他人:“我们千万不能分开,这种地方一分开几乎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锖兔点了点头。

  两个人下意识的把年纪最小的长青夹在中间。

  长青对于两个“师兄”的关照感情也很复杂,他是觉得这两个人的性格都很值得信赖,自己现在的状况原本就是后入门的,叫师兄也理所当然。

  但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去保护别人啊,可惜现在看起来需要被照顾的是他。

  不管如何,都千万不能再失去什么人了……

  长青是这么想的,万万没想到夜幕刚降临不久,面对第一个扑来的鬼,富冈义勇就为了救另一个参加选拔的陌生人头部受伤。

  幸好长青以前和纲手学过一些不需要查克拉也能派上用场的医疗方式,还带了止血的绷带。

  被富冈义勇救下的人名为村田,他愧疚的看着左眼被层层绷带包起来的富冈义勇,连连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要不是为了我的话你就不会受伤了!”

  富冈义勇忍着伤口的痛叹了口气:“是啊。”

  村田一愣:“哎?”

  锖兔看着义勇的伤势大概没什么问题,又听到不远处传来呼救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对临时医生长青道:“长青,你照顾义勇他们,我去救其他人。”

  “等等,说好不能分散你忘了吗?”长青在最后关头一把抓住锖兔的手。

  “我知道,”锖兔皱眉道,“可是我不能看着其他人受伤甚至是在鬼的手下送命,你们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锖兔是个比富冈义勇还有长青在杀鬼的天赋上都要更加出色的天才,这点毫无疑问,然而是个人就会有弱点,鳞泷左近次说锖兔的弱点就是太善良了。

  善良到看到有人落难就想要伸出援手,不管自己还有没有余力,更不管自己会不会受伤。

  “这场最终选拔的目的,是为了选出足以拥有和鬼、甚至是鬼之始祖对抗的有实力的人,你知道的吧?”长青沉声道,“锖兔,哪怕救下没有能力的人,也只是让他们换一个地方去送死,甚至还有可能会连累他的队友,犯下更大的错误。”

  虽然这么说很残酷,可这是血淋淋的事实。

  杀鬼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容不下半点失误。

  扶着有些发晕的富冈义勇的村田弱弱举手:“那个,你指的该不会是我吧……”

  长青看了他一眼,村田被吓的一个激灵,连忙缩了回去。

  呜哇,总感觉刚才那个眼神有些可怕啊,可是那个少年才十二三岁的样子,自己都多大了居然还会怕成这样。

  只是习惯性面无表情的长青:“……”

  “我,都知道。”锖兔笑了笑,夜风拂动少年肉色的半头发,他缓缓道,“可是与其在这里还什么功绩都没能为人类做出来便丧命,果然还是想救他们啊。”

  “人都是会成长的,未来如何谁也说不准,哪怕要丧命,也该去和恶鬼拼杀的战场上吧?”

  看着锖兔肃然的神色,千手长青忽然愣了愣。

  这个神色,莫名有些令人怀念……

  “与其为了完成任务就放弃同伴,我宁愿成为打破规定的废物。”

  明明都信誓旦旦的这么说了,可是那个人还是死了,不是死在战场上,不是死在他国的忍者手下,而是己方同伴们的流蜚语的中伤……

  “我可能不能再当忍者了,能拜托你帮我照顾卡卡西吗?”

  真是够了,他不想再看到任何温柔的人失去性命了。

  “是啊,那就去吧,不过是我们一起。”长青看着锖兔的眼睛,坚定道,“一起去救其他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