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6章 第 16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还有我,”富冈义勇在村田的搀扶下摇晃着站了起来,他还一手捂着伤口,“怎么能光让你们去啊。”

  锖兔担忧的看着他:“伤势怎么办?”

  “交给我吧!”村田拍着胸膛道,“我会紧跟着富冈的,刚才我被他救了,总非让我把这救命之恩还回来啊。”

  富冈义勇并非完全失去战斗力,再加上这个人的话应该没问题。

  长青这么想着:“那就拜托你了,那个……”

  “我叫村田。”

  “好,田村,”长青点点头,“我师兄拜托你了。”

  村田一愣:“我是村田不是田村啊。”

  长青摆了摆手,诚实的道:“我记忆力不太好,你见谅。”

  村田:“……”

  长青并没有敷衍村田,其实他有时候记忆力真的不怎么好,毕竟活的太久了,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就很容易把记忆搞混什么的。

  可那是在他以前的情况下,木叶的人都能理解,现在村田怎么看才十二岁的长青怎么觉得这家伙是在敷衍自己啊!

  长青可真是贼冤枉。

  四个人一起行动,靠着抱团组队的力量很快就解决了不少鬼,救了好几个人。

  大家也都意识到了在夜晚的藤袭山要活下来有多不容易,想要找鬼报仇也得有命在,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在和长青他们周围一起抱团开怪。

  打着打着村田就发现,原来长青他们真的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大发善心,他们是真的有能救下所有人的力量啊!

  水龙不时闪现在幽暗的夜晚,水之呼吸在藤袭山内大放异彩,甚至有时并不需要用到型,光靠着长青一马当先的神速拔刀术就能在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解决掉一个。

  力量什么的和速度比起来都是扯淡。

  藤袭山里的鬼没有会血鬼术的,最厉害的吃的也不会超过两三个人,这种实力对于长青他们劈过石头的并不算艰难。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长青觉得甚至单靠锖兔就足够把整座山的鬼都杀光了。

  鬼昼伏夜出,藤袭山里的考核者也都趁着白天休息吃东西,晚上和鬼作战。

  昼夜颠倒的日子里,前六天一直都没出什么意外,藤袭山里的鬼给长青他们贡献了相当多的经验值。

  长青心里的疑虑却越来越强烈,他想起曾经那些没能通过考核的鳞泷先生的其他弟子,鳞泷先生可能是为了让长青三人增大存活几率给他们加大了训练难度,可是前水柱训练出的其他弟子又能有多弱,怎么可能那么多年一个都没能回来呢?

  鬼杀队人手不足的话……他们会在一次考试后彻底清查整座山,确保不会有活过好几次考试的鬼活下来吗?

  长青心里微微一沉,他看了一眼经历几天奔波精神有些后继不足的锖兔。

  “那个……千手他没有问题吗?”夜色再度降临后,因为第二天就可以走出藤袭山通过考试,村田的信心也大了许多,他看着跑去一边“刨土”的千手长青,不由得有些困惑。

  富冈义勇道:“没问题,长青(厉害的)不像人类。”

  村田:“???”

  不是在骂人吗?真的不是在骂人吗?

  锖兔走过来,拍了拍长青的肩膀:“怎么了?”

  长青的两根手指依旧点在地面上,他盯着地面道:“我想寻找一下这座山里剩下的鬼的位置。”

  如果查克拉还在,长青在踏入藤袭山之前就能完全掌握整座山的情况了,现在他的感知力大打折扣,只能勉强通过地面的震动稍微感知一下四周不远距离里的动静,偏偏鬼还都是一些身量轻盈的家伙……

  嗯?等等,这么大的震动是什么?

  长青猛的站起身,拔刀转身朝着东方喊道:“那边有什么很大的东西,是鬼吗?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村田:“动静?千手,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啊。”

  “不,如果是长青说的那就肯定有什么。”锖兔也拔刀出鞘,“没想到最后一天还能有这样的存在,我们去那边看看。”

  转过两个山坳后,映入眼帘的那个巨大身影令四人的瞳孔都同时一缩。

  足有两人叠加那么高大、浑身缠满了奇形怪状的巨手的异型鬼正追逐着一个落单的考核者,空气中充满了那只可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人的鬼的体臭。

  村田差点惊呼出声,他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惊恐道:“那是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鬼在藤袭山里?!”

  “先救人!”

  锖兔毫不犹豫的朝着鬼的方向冲了出去。

  长青则是为了以防万一,绕道准备拦截那个长满了手的鬼和他追逐的人之间的路。

  富冈义勇清楚两人的实力,不会血鬼术的鬼是不可能打得过他们合力的,他现在实力受阻,便没有贸然过去帮忙。

  长青脚下发力,更快一步跳到手鬼和逃走的人中间的路上。

  手鬼看到白发少年的那刻先是一愣,随即在看清他身上的某样东西后,黄色的双眼中居然流露出了一阵令人恶心的喜色。

  锖兔趁着手鬼的注意力被吸引的瞬间一跃而出:“水之呼吸·二之型·水车!”

  日轮刀和身体一同竖直旋转一圈,迸发出的圆形水刃割裂了手鬼的三只手,也正好将他的头部范围空了出来。

  锖兔一脚踏在手鬼延伸出去的一只手上,回身毫不犹豫一发水面斩击。

  手鬼的脖子上为了自保也缠绕着几圈手臂,可是谁都没有怀疑凭着锖兔的实力会割不下手鬼的头,眼看电光火石间,这座山里最强大的异型就要被锖兔斩落马下。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

  “呛啷!”

  清脆的断裂声响彻山林,富冈义勇难以置信的看着锖兔被手鬼手臂硌断的日轮刀:“锖兔!!!”他的声音都走调了。

  手鬼的脸上流露出仿佛诡计告成般的诡异笑意,一只大手毫不犹豫的朝着在空中无法躲避的锖兔捏了下去!

  富冈义勇撒腿就朝锖兔跑去,他跑的几乎随时都可能狠狠摔倒在地,他什么也顾不上了,然而这个距离根本就来不及了!

  富冈义勇的雾蓝色双眼中,锖兔用手中的断裂的日轮刀接着砍向手鬼的手,却被连着右臂一把抓住。

  电光火石间,一道银光猛的从锖兔身后的方向飞来,那是一把飞射的逆刃刀,刀柄携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正中手鬼抓住锖兔的手,手鬼下意识的放开了锖兔。

  千钧一发之际,来不及跑去救锖兔的长青使出飞天御剑流的飞刀术“飞龙闪”争取了一线时间,抢到时间的长青在手鬼诧异的眼神里飞身抱住空中的锖兔,另一只手拿回自己的逆刃刀,随即使用九之型·水流飞沫,将动作中的落地时间和落地面积降至最小限度,踏着水花转身就跑出了手鬼的攻击范围。

  长青冲的太猛了,又抱着个人转移重心,差点把富冈义勇给撞倒。

  “你们没事吧?!”差点以为要出事的富冈义勇一把接住两个人,还没完全愈合的头部伤口因为他的面部表情又撕开了,“锖兔你的手臂……为什么锖兔的日轮刀会断啊?!”

  富冈义勇感觉刚才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可能会失去朋友的感觉从没有那么强烈过。

  幸好长青赶上了,幸好……

  可是为什么,他会这么想哭呢?

  “抱歉,嘶……”锖兔捂住鲜血淋漓正在颤抖的右臂,懊恼的看着自己手中只剩半截的日轮刀,“可能是我这些天挥动的次数太多了。”

  刀其实是一种很脆弱的东西,它们的刀身太薄了,稍有不慎就会很容易折断,再加上这些天他们几乎就没停过杀鬼的步伐……谁能料到会在这种时候发生意外呢?

  长青立即拿出一截绷带给锖兔止血:“说什么抱歉,没事就好。”

  锖兔右臂的骨头被手鬼捏断了,但幸好人没事。

  刚才的一瞬间,长青使出全集中·常中呼吸才来得及跑到,真是吓死了。

  默念三遍飞雷神,长青好久没有那么想念过它了!

  “那个全身是手的鬼来了!”村田着急的跑到三人身边,“我们怎么办?锖兔你还能动吗?你用我的日轮刀吧?”

  锖兔摇了摇头:“说什么傻话,没有日轮刀你怎么自保?”

  “可是比起我的实力,很明显是更强的锖兔活下去才能杀更多的鬼啊……”

  村田的身上也带着家人被鬼杀死的仇恨,他当然想亲手报仇,可要是比起能杀更多鬼的存在,当然要选择那个能为人类未来做出更正确的选择了!

  某种方面来说,村田已经够资格成为鬼杀队的一员了。

  “锖兔先用我的逆刃刀吧,尽管它没办法杀掉鬼。”千手长青将逆刃刀塞进锖兔的左手,他转身看着逐渐走来的手鬼,准备着拔刀术的姿势,“没有趁机偷袭,看来你是有自己的意识的?”

  “嘿嘿嘿,又来了啊,我亲爱的小狐狸,这次居然有三个人吗?”手鬼看着长青、锖兔和义勇,眼睛扫过他们头上的消灾面具,脸上是嘲讽的笑意,“从我进来也有三十多年了,鳞泷那家伙定期送你们过来,真是辛苦了啊哈哈哈!”

  村田愣了愣:“你说三十多年?!怎么可能,藤袭山里面根本不该有活了那么长时间的鬼!”

  “我并不那么奇怪,看起来是一直逃命苟到了现在的家伙啊。”长青的关注点不同,他紧盯着手鬼,代替几人共同问出了那个问题,“你这家伙难道是被鳞泷老师抓进藤袭山的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