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7章 第 17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是啊,是啊,我已经吃了四十多个人了!”手鬼狞笑着数过长青三人,“八、九、十……啊啊,一下子达到两位数了呢,至今为止被我吃掉的鳞泷的弟子里,你们也应该算是实力最为出众的一批吧?”

  “每一个鳞泷的弟子头上都戴着那个狐狸样式的面具,和他自己亲手雕刻的天狗面具的方式如出一辙,我很清楚的记着,在我立誓一定要杀死每一个鳞泷的弟子后,还有这么个东西给我做标记,还真是辛苦鳞泷了啊!”

  “消灾面具?那个家伙还不知道,就是他自己亲手将所有的弟子送上黄泉路的吧?!”

  听着手鬼嚣张的话语,村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长青三人的实力他有目共睹,可想而知能培养出这样弟子的会是多么优秀的培育师,居然因为这样的理由让那么多弟子被杀害了?!

  饱含着美好寓意的消灾面具却变成了吸引灾祸的记号。

  长青三人一动不动的看着手鬼,村田探过头,有些手足无措的安慰道:“你们别太伤心了,我们一定能……”

  长青面无表情的看着村田:“谁伤心了?”

  长青比村田小好几岁,但是身高却比他还高,从村田的角度能看见长青红眸中翻涌的阴云,还有语气里几乎能把人冻死的冰碴!

  再看看一直都很温柔的锖兔和比较沉默的义勇,居然也都是一样的表情!

  村田点点头,心道:“嗯,不是伤心。”

  这是气疯了啊!

  三道汹涌的煞气四溢在村田前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村田居然一瞬间觉得手鬼不是那么可怕了。

  “砍掉这个家伙的头吧,”富冈义勇随手擦掉脸上伤口撕裂留下的血,灰蓝双眸冷冷的盯着手鬼,“他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本来也早就该死了。”

  长青:“嗯,但在那之前先把他的手全砍下来吧,光秃秃的看起来比较‘顺眼’。”

  “逆刃刀其实也不错,”锖兔掂了掂手中的刀,活动着对他来说有些陌生的左手刀,“起码不会立刻杀死这个混蛋,不如我们多砍几次他的头好了。”

  长青赞同道:“好主意啊。”

  村田捂住自己的嘴,顿时连退好几步。

  那个全身是手的鬼到底唤醒了三个什么怪物啊!

  手鬼还没意识到他面临着“反派死于话多”的境地,但长青三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决不能让这个家伙活下去!

  也决不能再让消灾面具的事情发生了!

  水之呼吸门下的三个弟子默契的同时拔刀。

  第七天后的又一个正午时分,最终选拔结束了。

  穿过从半山腰到山脚的紫藤花林,参与最终考核后活下来的人们回到一开始进入山中前聚集的场地。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鬼杀队的一员了。

  在宣读结果之前,隐部队的人准备了很多伤药什么的给他们,然而隐部队的人一看到和上山前相比根本没变化的队伍,所有人都懵了。

  这什么情况?他们在做梦吗?

  连伤药都没准备那么多的隐部队难以置信的数了一遍人数,发觉还真的一个都没少!

  隐部队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考核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该欣喜这届新人的实力都那么强悍?

  长青看着隐部队给锖兔的右臂检查重新包扎,同时默默打了个哈欠。

  困死了,还真是小时候的身体坚持不住昼夜颠倒,他感觉自己现在趴地上就能睡着。

  这里的所有人几乎都被三个人救过,很多人都跑来和长青他们道谢,长青没吱声,他知道在锖兔没空的情况下,义勇一个人就能横扫其他人了。

  富冈义勇对众人道:“不用道谢,弱的话以后记得好好修炼,太弱了会很难活下来,白白给鬼送口粮。”

  没能学会义勇语的众人:“……”

  村田艰难的笑了两声,对其他人解释道:“富冈大概不是那个意思。”

  反正他都已经习惯了。

  “这个伤势怎么会这么严重?什么?被长着巨大的手的鬼捏断的吗?”

  正在给锖兔治疗手臂的隐们紧锁眉宇看着锖兔骨折的手臂——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没办法更好的治疗这么严重的伤势,手臂是用刀的人的生命,不好好处理会出大问题的。

  长青的应急处理起了很大作用,要不然锖兔可能都坚持不到现在就痛晕过去了。

  “结束后你跟我们去一趟紫藤花纹之家吧。”隐部队对锖兔道。

  “那么,为期七天的考核到此结束,欢迎大家平安归来,成为鬼杀队的一员。”

  介绍完鬼杀队队员阶级和准备队服的一应事宜后,隐部队的领头者拍了拍手,一大群乌鸦飞了过来,分别在每个人的肩上或是手臂上落了一只:“这是鬼杀队用来传递信息的信鸦,以后就是你们的搭档了。”

  隐不由得暗自庆幸乌鸦的数量倒是准备充足,要不然还挺尴尬的。

  乌鸦要怎么传递消息?飞来飞去当做信鸽用?

  长青看着停在自己手臂上的乌鸦,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有话说乌鸦是相当聪明的鸟,那就多多指教吧。”

  这只乌鸦长的还挺好看,翅膀和尾部末端的羽毛微微发白,并非是那种年老的白色,就像是特殊的白化症一样。

  熟料乌鸦“嘎嘎”叫了两声后,居然扇着翅膀口吐人:“多多指教,嘎!”

  “!”长青双眼一亮,目光炯炯的看着信鸦,“通灵兽?!”

  他居然又见到会说话的动物了!

  被会说话的乌鸦吓了一跳的义勇回头看着异常兴奋的长青,奇怪道:“什么通灵兽?”

  “不就是这个吗?”长青指着乌鸦,语气兴奋,“签订契约后只要结印随时随地都能召唤出来的,原来如此,我说要怎么传信呢,这里居然也有通灵兽!不愧是鬼杀队!”

  “乌鸦君,你的契约书呢?”

  乌鸦歪了歪头:“嘎?”

  长青对乌鸦通灵兽可熟悉了,宇智波鼬用的不就是吗,他满怀希望的看向给锖兔暂时包扎了一下的隐部队的人:“这个是通灵兽吧?”

  “什么?”隐莫名其妙的愣了愣,“不,它们就只是乌鸦啊,就是训练了一下而已。”

  这个少年为什么这么兴奋,喜欢小动物吗?啊,又不兴奋了,失落的蹲到角落去了。

  长青怅然道:“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觉得自己被新主人小看了的乌鸦气愤的啄了长青两下。

  “对不起,我倒是没有不喜欢你的意思。”长青顺了顺白尾乌鸦的毛,“还得起名字,叫什么呢?”

  着实是不擅长起名字的长青忽然异常想念写小说的自来也。

  “白色的羽毛……那就叫你……”

  乌鸦满怀期待的看着千手长青。

  长青灵机一动:“就叫你‘乌鸦君’好了!”

  乌鸦身子一歪,脚一滑从他手臂上掉了下去。

  对于斩鬼者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和他们日夜相伴的日轮刀,每个人的日轮刀都是特别定做第一无二的,这点鳞泷左近次也和长青他们说过。

  日轮刀使用的锻造材料是蕴含着太阳之力的特殊矿石,隐们将矿石在桌面上排好,让他们自己去挑选合适的矿石。

  长青下意识的想感知一下,却又想起他现在没有感知能力。

  手指触碰过几块大同小异的矿石,长青的手最终被直觉指引停留在一块矿石上,他将这块矿石交给隐,问道:“请问这种矿石的产量大吗?”

  “因为只能在距离太阳最近的山上采集到,产量一直都是差不多够用的数。”隐虽然有些莫名,还是认真的答道,“少年,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事。”

  长青其实是想问能不能用这种材料做一些苦无手里剑什么的,他习惯用那些辅助,可惜苦无手里剑的损耗太大了,现在看来他得努力升职,起码升级到鬼杀队队员的前四阶才好去询问这个问题。

  锖兔的伤势经过仔细检查,确认手臂的骨头完全断了,他这种情况不修养几个月根本没办法再去杀鬼,而且哪怕是愈合好了,对于习惯使用右手的锖兔来讲也会留下不小的影响,可能再也没办法用出向以前那样的力量和招式了。

  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长青和义勇同时沉默下来,富冈义勇脸上失落的神色更是溢于表。

  “我们都平平安安的活下来了,完成了对老师的承诺,”包扎完的锖兔看着不远处面壁的两个人,笑道,“你们都干嘛呢,不开心吗?我们进入鬼杀队了啊。”

  富冈义勇抬起头失落的看着他:“可是锖兔你的手臂……”

  “右手并不是彻底不能用了,再说我还有左手呢,”锖兔抬起完好的左手,握成拳伸向两人,“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

  “日轮刀打造好之前,我们回去老师身边,回去狭雾山吧。”

  “……嗯。”

  三人同时伸出手,拳头碰到一起。

  长青身上也有一些擦伤,不过几乎是在下山后不久就都愈合好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保留着一部分绷带。

  回去的路就不那么着急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和队服,原本可以悠哉一些的三个人却都归心似箭,反而用比去时更快的速度跑回了狭雾山。

  就像三只终于找到了回家道路的迷途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