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8章 第 18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他们心中都压着一块名为“手鬼”的石头,哪怕那只鬼已经被他们斩于刀下。

  三人在路上讨论了很久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鳞泷左近次。

  富冈义勇和锖兔都更加倾向于“不说”。

  至于长青,如果他真的只有十二岁的话,肯定也会那么选择的,但是……

  “死去的那些人不光是我们的同门,他们都是鳞泷老师最重要的弟子,消灾面具也不是什么标志,那个家伙只是利用了老师的善心,”长青抚摸着脸侧的狐狸面具,缓缓道,“老师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弟子都是那么优秀的人,并且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如果不说的话,鳞泷先生的嗅觉肯定会察觉到他们隐瞒了什么的气息吧,尽管他不会追问他们,但是从今往后的弟子们就都不会一去不回,鳞泷先生那么聪明的人真的什么都察觉不到吗?

  果然还是在有准备的时候主动交待了比较好吧?

  长青叹了口气:“我就是打个比方,但你们要是觉得不说更好的话就听你们的,毕竟你们和鳞泷老师相处的时间更久啊。”

  锖兔和富冈义勇对视一眼。

  “好好,知道了,人小鬼大少年老成的。”锖兔和富冈义勇忽然一左一右同时伸出手臂,勒住长青脖子,锖兔叹息道,“天天想的那么多,老是拉着个脸,还总是忘记叫我们师兄,你这家伙要是没了我们可怎么在外面生活啊!”

  长青愣了愣,反驳道:“我只是不怎么做表情而已!谁人小鬼大啊,锖兔。”

  “你看,又直呼我的名字,一点也不像一个可爱的十二岁小鬼。”

  长青木着一张脸。

  不知道鳞泷左近次是做了什么样的心理建设才送走去参加最终选拔的弟子,总之再看到长青他们三人一起完完整整的回来,鳞泷左近次直接扔下一切跑过来迎接他们。

  被老师抱在怀里的锖兔和义勇都没忍住哭了出来,长青已经有点忘记要怎么哭了,不过心里也挺难受的。

  本来是挺好的事,果然还是让手鬼死的太便宜了。

  “……原来是这样啊,”生活的小木屋里,听完三人的描述,鳞泷左近次掩藏在天狗面具后的脸微微低下,声音有些沙哑,“手鬼……我倒是记得他,没想到居然一直活到了现在……”

  锖兔沉声道:“老师,请您节哀。”

  “我们鬼杀队和鬼厮杀了上千年,死亡并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鳞泷左近次摇了摇头,缓缓道,“只是那些孩子,原本也有为人类未来挥刀的机会的……”

  人类的未来啊……

  长青叹了口气。

  忍者和鬼杀队有着根本上的不同,要是忍者也能等到为了人类未来而战的那一天,忍界是不是就能真正的迎来和平了?

  等候打造好的日轮刀送来需要十五天。

  第二天一早,长青一个人溜达着走到他和锖兔义勇砍了好久石头的地方——这里不久之后应该会迎来新的持刀少年。

  长青今天来不是为了缅怀过去,他感觉自己可能猜到那些目光是谁了。

  长青不怕鬼,因为秽土转生术和尸鬼封尽的存在他一开始就知道人类有灵魂这种东西存在,相反他还挺佩服那些能成为鬼流连在人间的,估计需要相当强烈的思念才能达到这一点。

  在外面死去的人都会回到自己最思念的地方,对于锖兔和义勇来说狭雾山也是他们唯一的家,可是对长青来说,他要是死了,到底该回哪去呢?

  神谷道场?狭雾山?还是木叶?

  他真的还能回去木叶吗?

  长青挑了颗大树的树根作为倚靠,给那些亡故在手鬼手下的同门造了个小小的墓碑。

  墓碑简洁到了可以称之为寒酸的地步,就是用三块石头垒在一起,再拿几节木棍和绳子装点一下就好了。

  怎么看怎么是个风一吹就倒的豆腐渣工程。

  围观的狐狸面具少年们:“……”

  冷淡的黑发少年现在白发少年身后,他无语的看着千手长青,嘴角抽了抽。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过于灼热的目光让长青感觉到有点过意不去,他环顾四周找了一圈,奈何初春的季节山上的东西太少了,长青最终也只薅到一把野花。

  那把野花半蔫不蔫要死不活,长青把它们丢到墓碑上,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揣兜转身走了。

  没有祭拜也没有任何别的,就这么走了,留下一个背影。

  黑发少年忍无可忍的捂住脸:“这个笨蛋,几十年了怎么就没人教他怎么扫墓呢?”

  话语里带着习以为常的心酸,引得狐狸面具少年们纷纷侧目。

  长青给神谷道场写了封信,告知绯村剑路他们自己已经通过最终考核成为鬼杀队一员的事情,并且为了报复之前绯村剑路给鳞泷左近次写的信,他不由得忘了自己其实已经老大不小,得意洋洋的表示觉得自己两个多月就通过考试是个天才少年。

  绯村剑路回复:还行,继续努力。

  千手长青:“……”

  幸而绯村家三个孩子帮他们老爹一通夸奖挽回了长青濒临破碎的心。

  十五天后,木屋外的羊肠小道上走来三个带着面具和斗笠的男人,他们每一个身上都背着一个木盒。

  他们便是帮鬼杀队队员打造日轮刀的锻刀人,这回被分配了长青三人。

  帮长青打造日轮刀的那位姓钢铁冢,他还没进门便迫不及待的准备打开自己装着日轮刀的木盒,还是被无奈的同僚一起给拎进去的。

  钢铁冢一进门就紧盯着长青的脸上下打量,感慨道:“嗯……象征着水和冷静的白发却有着象征着火焰和热情的红眼睛啊,我很好奇你的日轮刀会变成什么颜色。”

  长青配合的猜测道:“半白半红?”

  “听起来很有意思,可惜一千多年来从没出现过那样的颜色,”钢铁冢戳了戳长青的脸,“也就你这样可爱的小鬼才会梦想那种梦幻的颜色吧。”

  长青心想谁来他告诉钢铁冢是怎么从他这张面无表情的脸里得出“可爱”这个词的?

  钢铁冢可不管这些,他从木盒里拿出那把根据长青提出的要求定做的日轮刀,动作看起来有点吃力,却自豪的摸着那把崭新的日轮刀:“我从来没打造过这么重的日轮刀,一路背过来真是累死了,不过这绝对是上上品的佳作,只要你保证重量不会影响你的挥刀……还有你那个重量要求不是乱填的!”

  为了达到重量要求还不改变日轮刀的基本形态,钢铁冢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长青轻松的接过超重的日轮刀,满意的掂了掂重量:“挺好的,刚好顺手。”

  他有千手一族的祖传力量,哪怕没查克拉也能使用部分,重一些的日轮刀还可以增强杀伤力。

  比如说万一没砍中目标,就抡着刀朝鬼的脸上砸过去。

  日轮刀也被称为变色刀,它会根据主人来改变颜色,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

  义勇的日轮刀变成了和他眼睛类似的渐变冰蓝色,是和水之呼吸很相配的颜色。

  长青的日轮刀刀柄是白色和红色菱形图案的,护手则是两个摞在一起变成八角的四角星,他的刀身颜色没什么变化,只是从靠近护手的位置延伸出了水纹的样式,一直延伸到刀身的三分之二。

  钢铁冢感慨道:“这可真是为了水之呼吸而生的样式啊。”

  钢铁冢一直都会是长青的锻造师,长青盯着日轮刀思考了一阵,对钢铁冢道:“谢谢,但是……”

  “不要说但是!”钢铁冢忽然伸出食指猛点长青的额头,他激动道,“这么好的日轮刀你还说什么但是啊!你有什么不满吗?!不管你要说什么都给我咽下去!这可是把完美的日轮刀!”

  长青把那句“你还能打造可以杀鬼的苦无手里剑我可以付钱给你”咽了下去。

  钢铁冢其他的两个同僚都无奈的看着他:“你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

  长青在激动的钢铁冢的灼灼目光下小心收好日轮刀,看向还在和锻造师交谈的锖兔:“还没好吗?”

  “嗯,因为日轮刀需要左手也使用方便的样式……”锖兔抬起头,“不过我的手臂至少还得修养几个月,不是那么着急。”

  看着锖兔右臂上的夹板,他的锻造师叹道:“听说今年的最终考核居然是史无前例的全部通过,不过右臂受伤确实可惜,放心吧,锖兔君,我会打造一把适合你使用的日轮刀的。”

  “嗯,麻烦您了。”

  面对右手受重视的状况,若非是锖兔这样的性格,其他人可能已经歇斯底里了吧。

  锖兔是不会被这点打击就打倒的,他想要保护其他人的希望早就盖过了一切绝望,这就是锖兔的温柔。

  长青和义勇对视一眼,义勇道:“锖兔,果然我们还是等你……”

  “嘎,嘎——”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乌鸦叫声,消失十几天不知道去哪浪了的信鸦们忽然飞了进来。

  长青的乌鸦君停在他肩膀上,叫道:“千手长青,富冈义勇,立刻分别前往位于东方和西南方的小镇,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去解决这两个地方可能出现的鬼,立即出发!锖兔留在这里养伤,嘎!”

  富冈义勇:“……”

  富冈义勇的乌鸦对抢了它台词的乌鸦君怒目而视,乌鸦君得意洋洋的藏在千手长青身后又叫了两声。

  几个锻造师和鳞泷左近次见怪不怪的感叹道:“任务来的还是一样的快啊。”

  “毕竟天底下的鬼怎么杀也杀不完啊。”

  “看吧,鬼杀队很忙的。”锖兔笑着对两个人道,“你们去吧,别忘了帮我多杀两个鬼,等我养好伤我一定会追上你们的。”

  “尽管以后我们就不能一起杀鬼了,但我们还是并肩作战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