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19章 第 19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带着锖兔和鳞泷左近次的祝福,换好鬼杀队队服的长青和富冈义勇离开了木屋。

  长青只把里面的衣服换成队服,队服外面穿的还是白色的外褂,日轮刀和逆刃刀一起戴在腰间,义勇也是外面还穿着他那件纪念姐姐的红色外褂。

  两个人都属于不擅长多说话的性格,在岔路口分开前,长青挥手道:“记得多写信,还有不要对陌生人也说太直白的话。”

  毕竟不是谁都懂义勇语。

  义勇回道:“你也是,不要对谁都冷着一张脸。”

  两个半斤八两的人就这么分开了。

  长青早就习惯了孤身一人走南闯北,因此并不觉得自己会遇见什么困难,他赶到乌鸦君提到的任务所在的东方小镇,想要打听一下鬼的情报,却没想到一上来就遭遇了挫折。

  “哈?”路人上下打量着千手长青,不耐烦的对他摆了摆手,“小子,最近这镇子里很乱,我们没空陪你玩家家酒,快回家去。”

  遗忘了自己现在才十二岁的长青:等等,义勇你要不要回来我们考虑组个队?!

  另一边的富冈义勇奇怪的看着他表明自己是来杀鬼的以后就拔腿跑走喊着“这里有人带刀警察在哪里”的路人:“?”

  长青创造了目前为止最年轻的鬼杀队队员的记录,然后不过半个月,他就知道了这个记录屁用没有。

  不管怎么气质成熟,那张脸就是个十二岁少年的脸这点是没办法改变的。

  偏偏乌鸦君带来的任务还催的死紧。

  长青知道鬼杀队的都很忙,却没料到居然忙到了这个地步——只要没受伤下一个任务便接踵而来,充分诠释了何为“只要忙不死就往死里忙”。

  简直就像是时刻都处在战争时期的木叶一样!

  如果那个鬼之始祖不死的话,这世界上的鬼就永远都源源不断啊。

  长青和乌鸦君搭档完成任务,乌鸦君也了解到了长青年龄的困难,到了一个地点就飞在天上主动帮长青找鬼的踪迹,找到以后长青杀鬼,乌鸦君躲起来围观。

  乌鸦君:虽然我会说话,但我还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乌鸦。

  不管如何,一人一乌鸦搭档,磕磕绊绊总算是把杀鬼的路走上了正轨。

  长青很快摸索出一套不用被人怀疑年龄的询问情报的方法,尽管他很不想承认……但是装成什么都不懂还很害怕的小孩子去寻求大人和警察叔叔的帮助这点真有用啊!

  偶尔长青还能靠着脸被塞些金平糖什么的。

  他在心中默念“这都是为了杀鬼”,于是也就勉强忍过去了。

  除了偶尔想起来想去死一死以外。

  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时,长青整个人都震惊了一下。

  竟然有二十万日元啊!

  长青在忍界也是个有钱人,毕竟他出任务都是为了木叶,能让木叶请动他出任务的两只手都数的过来,还得看他有没有空,一个任务扣掉给木叶的分成还够他吃大半年。

  不过时代和购买力都不同,鬼杀队的队员平日吃住都能在紫藤花纹之家解决,这个年代也没有那么多娱乐活动和吃食,这么一算一年能攒不少钱啊!

  当然在鬼杀队的也没几个单纯是为了工资的,许多都是孤家寡人了,要工资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多杀几个鬼。

  这就导致绝大多数视金钱如粪土的队员留下基本开销后就把钱都捐了或者是拿去救济灾民什么的,自己依然两袖清风。

  照这么算下来,九柱的工资可能都高达上百万,长青有点好奇那位神秘的主公大人是怎么赚了这么多钱的。

  他问了乌鸦君,乌鸦君回答:“嘎嘎,笨蛋小鬼,不如努力成为九柱后,亲自去问主公!嘎嘎嘎!”

  长青微微一笑:“有道理。”

  然后他就克扣了乌鸦君一天的零食。

  乌鸦君气的炸毛:“嘎嘎!小气鬼!”

  长青把工资寄回神谷道场一半,剩下的他先去吃了顿好的,又买些当地特产给神谷道场和狭雾山寄回去,然后找了家店给自己订做了一件和自己在忍界穿的那件差不多的羽织。

  原来的羽织没和他身体一起变小,就放在神谷道场了。

  这件羽织也是和原来的一样白色打底,上面有蓝紫色渐变的水波纹,他特意要下摆稍微长些,好挡住他的两把刀。

  订做的手工费是真贵啊,幸好鬼不管怎么飙血最终都会消失,衣服折损率倒是没那么高。

  长青半肉痛半怀念的接过那件熟悉图案的衣服时,乌鸦君叫道:“臭美!嘎嘎嘎!”

  长青眼疾手快的在它飞走之前一把薅掉它三根羽毛:“你又不知道这衣服对我的含义!”

  护额也有地方放了,长青把它打了个节拴在右侧的腰带上。

  几个月的任务做下来,长青砍了有将近两位数的鬼,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他自己觉得任务来的太快,却没意识到其他人杀鬼后往往都需要休养生息和疗伤的时间,就他一个特例每回都生龙活虎的。

  偶尔有个擦伤什么的,不到医馆就自己愈合了。

  长青一路走一路杀鬼,他在关东的主要城市晃悠,偶尔也能遇见几个鬼杀队的同僚交谈一二。

  并且无一例外都被感慨了年龄。

  鬼杀队的大家可不会觉得年龄小有什么不对劲,他们只是用“我懂你”的目光拍拍长青肩膀:“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下个任务的地点离这边有一段距离,长青买了张短途火车票打算坐火车过去,开车之前他就在车站附近晃悠想吃点什么。

  古往今来车站附近的东西贵都是一如既往,长青随便买了些豆沙包,把剩下的金平糖往天上一丢,天空迅速划过乌鸦君黑色的影子叼走金平糖。

  两个人玩的正好,长青路过一处巷子口,本来都已经走过去了,却又走了回来。

  “喂喂,这就不行了?不是说狗的生命力很顽强的吗?”

  “失去家的就不是看门狗了,流浪狗还顽强个什么啊。”

  “哈哈,森川你说的对啊,那我这样能戳死它吗?”

  “……”长青看着围在一堆嘻嘻哈哈的捉弄一只躺在地上的流浪狗的两个大人,不由得皱眉叹了口气,“真是的。”

  渣滓哪里都有。

  长青大踏步走过去,其中一个人大概是注意到他神色不善,很大概率是来找茬的,当即脸一板。

  可还没等“小屁孩不要多管闲事”的话说出去一个字,长青停下脚步,轻描淡写的从墙上用三根手指扣下一块砖头。

  就那么,把墙扣了个窟窿。

  大人:“!!!”

  长青一把将转头握碎,发觉两个大人愣愣的看着他,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只好又抬手一拍,这次更直接,在墙上留了个巴掌印。

  他木着脸:“滚蛋。”

  大人们果然就滚蛋了。

  有时候嘴炮还得打两三场才有胜负,这天底下没什么比武力压制更有效果的东西了。

  长青走到那只躺在地上呜咽的小狗身前蹲下,检查了一下它有没有受伤,发觉除去脏了点以外没什么,他摸了摸小家伙的耳尖:“去别的地方待着吧,在这里那些家伙还会回来的。”

  小狗本来很亲人的蹭了蹭长青的手,却在长青想把它抱起来的时候缩到一边去,全身都写满拒绝离开这件事。

  长青思索一阵,抬头对停在房檐上的乌鸦君道:“喂,你告诉它让它离开这里先避一避,有什么事情可以之后再回来啊!”

  乌鸦君看着千手长青,眼神里仿佛在说“你真的以为老子什么外语都会”?

  长青无奈的挠了挠头发,把自己刚才买的食物都放在流浪狗身边:“真是的,再被欺负我可不管你了,我还有事呢。”

  他转身离开了。

  没过三分钟,刚才被长青吓走的两个人又观望着四周跑了回来,发现长青走了,狗却还留在原地,顿时底气又回来了。

  “真他妈倒霉,哪来的那么吓人的小鬼!”

  “他既然爱管闲事,老子今天还就非得干点什么了。”

  “不让那小鬼好好看看,还真就不知道什么叫大人的——”

  “大人什么?”

  背后忽然多出的第三个声音让两个人齐齐一愣,他们回头一看,竟然是本已经走掉的千手长青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长青抱着手臂站在那里,露出一个阴森森的冷笑:“大人世界的险恶吗?”

  不好意思他最了解了!

  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险恶啊!

  巷子里顿时传来一阵惨叫。

  乌鸦君嘻嘻哈哈的站在房檐上一边看戏一边吃着金平糖。

  “喂,他是你主人吧?尽管战况一边倒了,但这么悠哉真的好吗?”

  乌鸦君吓了一跳。

  它左边的房檐上不知何时坐了个人,这个人像是飞燕般轻盈且出现的悄无声息,他正一手抵着下颌,饶有兴致的盯着下方的“惨状”,自自语道:“好久没见过这么凶残的小鬼了。”

  男子穿着一身军装,身上自带一股贵族风流公子的气息,黑色长发垂在背后在尾端松松的系了一下,他习惯性的闭着左眼,打量下方的金色右眼中满是兴致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