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1章 第 21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奴良鲤伴摘下右手的手套,朝长青伸出手去。

  人和妖怪合作的事情,古往今来也没有先例,然而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值得的。

  鬼杀队的利益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人类带来没有鬼威胁的未来。

  长青现在也只是个鬼杀队最低级的新队员,他斟酌着道:“我会想办法把话递上去,是否要合作是那位主公大人的意愿。”

  他握了一下奴良鲤伴的手,便立即放开。

  长青是真不擅长这种场面,以往在木叶有猿飞日斩他们顶着,而且也没人敢在水中影面前玩花招。

  奴良鲤伴拿过一个空杯子倒了又杯酒,语气略有感慨道:“有人传话就好了,你们那位主公还挺厉害的,我这个滑头鬼找了那么长时间都找不到他的住处,怪不得能和鬼打这么长时间呢。”

  “喏,”奴良鲤伴把酒杯推到长青面前,举杯道,“喝一杯吧,毕竟以后的合作可能还会见好几次呢,神色僵硬的小鬼。”

  “我叫千手长青。”长青纠正了一下奴良鲤伴的称呼,自己顺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那就……”

  “喂,老板!”奴良鲤伴忽然举手,喊道,“有未成年人在你店里偷喝酒啊!”

  居酒屋老板激动的操着菜刀探出头喊道:“什么?!”

  长青:“……”

  淦,被这家伙忽悠的忘了自己现在的年龄了!

  结完账的奴良鲤伴留了个联系方式施施然跑了,留长青一个人在店里被老板教育了至少两个小时。

  长青回头咬着牙去翻了翻什么叫滑头鬼,看着那段“擅长闯进别人家里偷吃东西”的介绍沉默了至少三分钟。

  居然是恶作剧的妖怪啊!

  那他的话还能信吗?

  长青看着奴良鲤伴留给自己的联系方式思索了一阵,还是拜托乌鸦君把话往上传去,至于结果如何就不是他这个最底层队员暂时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离开的奴良鲤伴回到首无他们身边,被总是到处乱跑的二代目居然主动回来了这件事震惊到的奴良组众人吓了一跳。

  二代目居然主动回来,世界末日了吗?!

  奴良鲤伴看着首无思索一阵:“首无,你说看到一个能动的无头尸体,可以吓哭一个小鬼吗?”

  首无困惑不已:“二代目您说什么呢?”

  乌鸦君将消息亲自带到了能见到鬼杀队当家的乌鸦那里。

  鬼杀队现任当家产屋敷耀哉十六岁,听信鸦送来这个消息,沉默了许久。

  这个世界远比人类所知晓的还要面目还要深不可及。

  “是长青那孩子带来的消息啊,”产屋敷耀哉能记住每一个鬼杀队队士的名字并将他们视为自己的孩子一般,不管有没有见过他们,“做得好,不愧是我的剑士。”

  还没有被诅咒侵蚀的双眼带着熠熠光辉。

  长青站在拉面店前方,犹豫再三还是没能迈出脚步,转身进了一家烤肉店。

  以前做忍者的时候几乎没有私人时间,他光顾着满世界跑了,而现在要是没有任务,长青除了试验回去的方法,剩下的时间就全拿来研究吃的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还挺挑食的。

  不是说这个时代就没有好吃的东西了,只是突然回过神,他好想念现代的炸鸡汉堡火锅铁板烤鱼啊,再不济来个铁锅炖也行啊。

  长青吃着烤肉——还是那种纯天然几乎没被什么厚重的调料腌制过的。

  不过刚才的想法给了长青一些启发——他为什么非得要找卖这些东西的店呢?

  他攒一攒钱就可以自己开了啊!这边的还是个没被美食占领的圣地啊。

  千手长青仿佛看到了被美食包围的未来,并且异常悔恨自己在忍界的几十年都干嘛去了。

  做好打算,吃完烤肉的长青顺手买了份报纸打算当做消磨时间的东西,他随便瞟了一眼标题,却意外看到了一个相当熟悉的名字。

  夏目漱石新作连载大受好评——

  长青坐在团子店外面的长椅上,他面对这个名字仔细思考了一阵,终于从他第一世那十四年的记忆里翻出了这个名字。

  夏目漱石,没记错的话,在后世被称为文坛巨匠啊,好像和另外两个人一起被称为日本20世纪前半叶的文学三大家来着?

  千手长青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那些曾经只能在书本上看到的人如今也变成和他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只是相隔了一片距离的个体。

  “所以啊……”长青盯着那份报纸轻轻叹息一声,缓缓道,“得好好守护这个世界。”

  乌鸦君给长青带了一个新任务,调查一个镇子里频繁发生的孩童失踪事件。

  这种不确定性的事情有可能是鬼做的,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类里面和鬼没什么差别的家伙,如果是人做的,调查结束后就把线索交给警察,如果是鬼,就照例砍头。

  作案者相当谨慎,长青在镇子里埋伏了好几天也没有发现什么踪迹,说不定是个会血鬼术的鬼。

  镇子隔壁有紫藤花纹之家,等到长青差不多和这家的老婆婆混的老婆婆快想认他当孙子的地步,长青迎来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他是初春离开的狭雾山,几个月时间里,只在任务的路上和义勇重逢过一次,那之后一直都没见过之前认识的熟人,而且他的踪迹总是飘忽不定,基本都是他寄信出去,很少能按时得到回信。

  养好伤后,差不多能以左手主要发力用出水之呼吸的锖兔终于也开始执行任务。

  锖兔被自己的乌鸦带来帮助长青。

  长青又一次在夜晚扑了个空,还被那家孩子差点被鬼抓走的人家当成罪魁祸首,要不是他跑的快今天他估计得去警局一日游。

  他踏着朝阳回到紫藤花纹之家时,一抬眼却看到一个穿着龟甲纹外褂,脸侧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年站在门边看着他。

  锖兔抬起手:“长青!”

  “锖兔?”长青愣了愣,有些惊喜的跑到师兄身边,“你伤好了吗?”

  “嗯,差不多了,只要不用力过度基本没什么问题。”锖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比起那个,我可是赶来救你的。”

  长青闻脸色顿时有些发苦:“你听说我的难处了啊。”

  师兄弟汇聚在一块,探讨了一番那个鬼究竟是怎么逃走的问题。

  紫藤花纹之家,长青住的那间卧室的廊下,两人相对而坐。

  长青道:“其实我有个想法,要是能有个诱饵说不定就能抓住这只鬼了。”

  “确实,”锖兔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你一个人当诱饵就不方便抓这只鬼,但是有我帮忙看着就不用担心这点。”

  “现在麻烦的时上哪找诱饵的问题……嗯?”话说到一半长青愣了愣,他看着锖兔,“什么我一个人当诱饵?”

  锖兔道:“你不是说这是个专门喜欢抓小孩子的鬼吗?范围差不多是零到十二岁。”

  “我来当诱饵吗?虽然说不可能让平常的小孩子来,我倒是正好卡在线上,但是,”现年十二岁的长青捏了捏自己的脸,还想最后挣扎一下,“我这个身高还有长相,怎么也不像好对付的样子吧?”

  能不能把鬼招来都难说,再给吓跑了。

  “身高的话,可以穿不那么显身高的衣服,”锖兔看起来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行性,“至于脸,长青你就笑一笑,应该没问题的。”

  长青:“……”

  笑一笑?

  虽然这么说很不可思议,但他真的不会十二岁少年的天真烂漫笑容啊!

  “两位是在说要乔装打扮一下去追查鬼吗?”正说着,那个和长青混的很熟的婆婆佝偻着背走来。

  长青和锖兔一起去扶她,长青道:“嗯,不过还没决定呢,婆婆你有什么建议吗?”

  “老婆子我怎么可能有比鬼杀队剑士更好的建议啊,”老婆婆道,“不过我倒是可以提供化妆服务,需要衣服的话,我孙子的如何?”

  好吧,彻底没救了。

  长青捂着脸想了一会儿,咬牙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锖兔你得答应我不能和别人说!”

  锖兔挑眉道:“义勇和老师也不行吗?”

  “那才是最需要保密的!”传出去他就不用活了,老脸都丢干净了!

  长青脱掉鬼杀队的制服和自己的外褂,换上婆婆提供的她孙子少年时的衣服——上面还打着微笑太阳的补丁,太阳上的两个红脸蛋可谓是童心十足,就是腿那块的下摆短了一截。

  婆婆量了一下长青的身高,感慨道:“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能长这么高还真是少见,你家里人都这么高吗?”

  长青点点头:“差不多。”

  千手扉间和千手柱间两兄弟自然是不用说,他堂哥也不矮,纲手更是。

  婆婆帮忙把裤腿加了一圈,让长青看起来更像一个生活在平常不算太有钱家里的孩子,然后又忙前忙后的找能把长青的脸弄得显得年龄小一点的化妆品,看起来兴致高涨。

  锖兔则开始训练长青的面部神色。

  锖兔无奈道:“长青,我从没想过这种事还需要训练。”

  长青望天:“这又不能怪我。”

  “幸好我们只需要学会像个正常孩子那样笑就行,你先笑一笑试试,”锖兔叹息一声,“我还没见你阳光灿烂的笑过呢,明明才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