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3章 第 23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鬼杀队主公的住址是需要绝对保密的机密,长青在一路上连换了七八个隐的引路人,后半段甚至还把眼睛蒙住被背着走了一段路。

  主公的院落坐落在一处幽静的山林间,紫藤花海点缀在院落四周,布置的相当巧妙,既能保证每一个方向都有鬼厌恶的紫藤花,又不至于数量太多引来鬼的怀疑,道路也和周围四通八达的连接着,想要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包围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

  长青挥别最后一位隐,正要走入院落大门,乌鸦君飞到他肩膀上停着:“嘎嘎,问赚钱方式的机会!”

  长青面无表情:“信不信我把你毛薅秃?正好你可以改叫秃鸡君。”

  “?!”乌鸦君一个激灵,看着长青的神色不像在说假的,忙不迭振翅飞走。

  长青呼出一口气,默默心想不知道鬼杀队的主公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鳞泷先生倒是提过一嘴,不过他也说鬼杀队的主公因为某些原因更换的非常快,他也不知道现在的主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长青经历过很多领袖人物,每一个都与众不同,初代千手柱间的爽朗大气,二代目千手扉间的冷静厚虑,三代目猿飞日斩是和长青相处的最久的一个火影,几乎像是他兄长一样,至于四代目的波风水门……要不是因为九尾入侵……

  不管性格和处世为人如何,所有火影都信奉着从初代目开始传下来的火之意志,并且为了村子和这份意志献出一切。

  希望能是个可以让人心甘情愿信服的人吧,那位主公。

  长青看着门外垂下来的紫藤花思考时,似乎是因为他来的有些迟了,以为他遇见了什么麻烦,那位主公的妻子产屋敷天音出来迎接了他。

  天音夫人有着白橡色的长发,她穿着深色的和服,容貌是极为罕见的精致,给人一种清冷安宁的感觉:“是千手君吗?”

  长青这才发觉自己居然走神了,他赶忙道歉,天音夫人摇了摇头表示没事,并带他进入了这座院落。

  长青一路走来,发现这座院落居然没有一个守卫!

  没有最强的九柱,没有任何的鬼杀队队员,就连一个隐都没有!

  这是什么状况?难道这里还只是个起到迷惑性的住所吗?

  转过拐角,一个略显熟悉的高大背影突然出现,长青看着那个跪坐在廊下的高大背影,道:“悲鸣屿先生?”

  那个高大的身影回过头,果然是悲鸣屿行冥。

  “千手,”悲鸣屿行冥对于能在这里遇见长青似乎毫不意外,“许久不见,你长大了些吧。”

  “嗯,我还是来鬼杀队了,”千手长青回忆起那时悲鸣屿行冥拒绝他加入鬼杀队的理由,道,“悲鸣屿先生说的事情我有认真考虑过,为此我才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来鬼杀队的想法。”

  “绯村先生都和我说了,他说你是一个有着清晰目标的人,他很相信你。”悲鸣屿行冥点了点头,“那就一起走下去吧,为了人类的未来。”

  “是,”千手长青忽然反应过来另一件事,“悲鸣屿先生是主公的护卫吗?”

  绯村剑路和长青提起过悲鸣屿行冥九柱之一的身份,怪不得这里一个鬼杀队的人都没有,有九柱的存在就足够保护主公的安危了吧。

  悲鸣屿行冥却摇了摇头,他重新转回身,对身前的人恭敬的俯身道:“主公大人,在下先行告辞了。”

  “嗯,那就辛苦你了,行冥。”一个让人一听便有种如沐春风的声音传来,长青这才注意到被悲鸣屿行冥高大的身体遮挡住的第三个人。

  那一瞬间,长青顿时愣住了。

  在和产屋敷天音也行过礼后,悲鸣屿行冥告辞离开,他路过长青身边,发觉长青的情绪有些不对,便伸出手拍了拍长青的肩膀,唤醒了愣住的长青。

  产屋敷耀哉是鬼杀队第九十七代当主,今年十六岁,他的相貌非常俊朗柔和,是个一看就能让人知道脾气一定很不错的人,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产屋敷耀哉的身上兼具领袖气质和宽阔的心胸,就连说话的声音和节奏都能令人感到心情愉快,这样的一个人仿佛天生就有着带领部下的能力。

  长青想过很多主公的形象,却完完全全没想到主公居然会是个看着只比现在的他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

  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却能令悲鸣屿行冥那样的强者都由衷的敬佩信服。

  然而这些对长青来说都不重要,和这个人的声音比起来。

  “一路赶来辛苦了,”跪坐在廊下的产屋敷耀哉微笑着看向千手长青,“长青,我能这样称呼你吗?”

  他的脸上带着不健康的苍白,身上还有挥之不去的药的气息,估计是身体不好。

  “……可以,”长青低下头不去直视产屋敷耀哉,“您随意,我……”

  他似乎应该像刚才悲鸣屿行冥那样行礼吧?可是长青根本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啊,而且他现在脑子乱哄哄的。

  这熟悉的声音一瞬间就把他拉回了曾经的记忆里。

  长青先生,关于飞雷神的事情,我还有些地方想询问您……

  我一定会成为保护好木叶的第四代火影,必定不辜负长青先生您的信任!

  “坐到我面前来吧,不用那么拘礼,”似乎是看出了长青的不对劲,产屋敷耀哉适时道,“我只是个把有才能能阻止鬼的人才聚集起来的普通人罢了,你们这些剑士才是才是人类的未来。”顿了顿,产屋敷耀哉又道:“我让你想起了什么人吗?”

  产屋敷耀哉身上几乎没有任何架子,他很会察观色,不会令任何人感到难以相处。

  长青和产屋敷耀哉相对而坐,闻他的手颤了颤,低声道:“只是很久以前的人,您的声音和他很像。”

  性格也有些相似,只不过波风水门归根结底的属性还是天然呆,只有正经起来才和产屋敷耀哉像。

  产屋敷耀哉说话的节奏如果再快一点,就和波风水门没区别了。

  “能被你铭记的必然也是个不错的人,我很幸运。”产屋敷耀哉道,“长青,在狭雾山,你和锖兔还有义勇救了很多人,他们现在都成了鬼杀队赖以相信的剑士,做的非常好。”

  “那件事其实也是我和师兄他们擅作主张,打破了最终考核的规则非常抱歉,”长青低下头微微蹙眉,“实在是没资格接受您的感谢。”

  最终考核那么严格自然是鬼杀队上千年来摸索出的规则,一定有它的道理,长青和锖兔他们是救了很多人,可却说不上是锦上添花。

  产屋敷耀哉摇了摇头:“不,我代替会被这些剑士们救下的性命感谢你,感谢鬼杀队年龄最小的队员。”

  和产屋敷耀哉这样的人说话,最大的好处估计就是完全不需要去想他话里话外有没有别的意思,长青也基本能确定这是个值得跟随的人。

  就是不知道鳞泷左近次说的当主换的比较快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这边连个护卫都没有。

  “快到冬天了,今天的阳光难得很不错,还能让我在外面多待一会儿。”产屋敷耀哉看了看外面的天气,感慨了一声,说完他进入正题,道,“长青,你还记得奴良鲤伴先生的事情吗?”

  “是。”

  “在你的口信传来后,我让柱和奴良组接触过了,”产屋敷耀哉缓缓道,“他们的确有和鬼杀队合作的意向,我又查了查先人留下的资料,似乎还在数百年前,他们就和鬼杀队的某位剑士接触过。”

  奴良鲤伴之前之所以要让长青传这个口信,一是因为他实在找不到产屋敷耀哉这个人,二也是为了测试这个主公的人品,看他会不会把一个普通队员的话当真,借此来测试他对属下的重视程度。

  产屋敷家和世界的阴暗面的鬼战斗那么长时间,自然也知道妖怪的存在,只不过彼此间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产屋敷耀哉认真的看待了这件事,事情就好办了,两边的领袖都是聪明人,很快彼此的部下便互相接触,进一步确定了对方的意图。

  等到正式会面时希望千手长青也在场——这是奴良鲤伴提出的,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作为两方一开始合作的,产屋敷耀哉也有此意。

  妖怪如果真的能变成盟友,那必定是一大助力,想到说不定能在他有生之年便将鬼舞辻无惨击败,产屋敷耀哉就激动的手都在颤抖。

  上千的时光,还有产屋敷家和鬼舞辻无惨彼此的渊源,真的太漫长了……

  不过比较令人在意的是,奴良鲤伴那边提起了一个名字,据说是四百年前曾和奴良组初代总大将身为友人的一位鬼杀队剑士,名为继国缘一。产屋敷耀哉特地去查过这个人,可惜因为鬼杀队曾数次被鬼逼到灭绝的边缘,产屋敷家的记载也有许多都消失殆尽了,留下的线索不多。

  听闻只是让他露个面,长青顿时松了口气。

  现在两边还在接触,正式的会面似乎是定在新年后,现在已经步入冬天了,时间说快也快,长青最近的行程也都不离的太远。

  又询问了一些和奴良鲤伴见面时的细节,产屋敷耀哉点了点头。

  屋外起了风,这些风对长青来说没什么,刚才接连见了悲鸣屿行冥和长青的产屋敷耀哉的身体却有些撑不住了,两人的谈话一结束,产屋敷天音便扶着产屋敷耀哉带他回屋。

  “请您等一下!”长青忽然头脑一热,他叫住产屋敷耀哉,“……我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很失礼。”

  产屋敷耀哉停下脚步,看向长青,笑道:“没什么失礼的,是什么问题?”

  “您认为什么才是未来?”长青沉声道,“什么才是值得去压上一切的‘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