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4章 第 24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长青,你认为村子里的大家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去战斗,二代目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牺牲自己也要让其他人活下来?

  面对长青的问题,产屋敷耀哉几乎没有思考多长时间,便毫不犹豫道:“是孩子们的性命,我们一直在努力保护着的,都是为了营造一个没有鬼存在的,所有孩子们都能平安活着的光明的未来。”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会照耀着村子,并且让新的枝叶生根发芽……当想要保护自己珍惜的人,忍者真正的力量才会表现出来。

  “而那些玉,也包括你们,长青,是你们这些在开辟未来的,我最重要的剑士们。”

  为了村子,长青,成为火之意志的继承者吧。

  红色的瞳孔微微一缩,产屋敷耀哉的影子忽然和长青记忆里的某些人重合了。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猿飞日斩的来着?

  我不要,凭什么你们这些人光靠着两句虚无缥缈的口号就能毫不犹豫的去死啊!明明努力的活下来才能对得起其他人的希望吧?口口声声要保护村子,可你们根本就看不见身边的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了,因为他那个时候还沉浸在自我怨恨里,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以后拒绝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哪怕还要重来一次,现在的千手长青也有头脑有经验,他早就不再是那个终日总是梦回和金角银角面对面的那一天的恐惧的少年。

  产屋敷耀哉,是鬼杀队的主公。

  “非常感谢您,”长青深吸一口,俯身额头触地,对产屋敷耀哉道,“祝您贵体康健,主公大人。”

  “谢谢,长青。”产屋敷耀哉微笑道,“对了,下次记得帮我和绯村先生问好。”

  长青一愣。

  又来了,所以说为什么绯村剑路谁都认识啊?!

  离开产屋敷宅邸的路,长青依旧是被隐背着走了一段。

  现在他心情大好,甚至和隐上了聊天。

  “真没想到主公大人那么年轻,就是身体好像不太好,没有什么医生和特效药能用上吗?”

  隐叹了口气:“没有,主公大人那个好像不是什么医生能治好的病,代代当主似乎都是这样,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好感度被产屋敷耀哉拉满了的长青顿时在心里默默记住要多留意一下医生的事情。

  “主公大人成家还挺早的。”

  “还行吧,不都是这个年纪吗?”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一般都是十四五岁成家,主公大人十三岁确实有点早,不过也不少见。”

  “……多少?”长青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转念一想,这是还处在古代和现代夹缝里的时代,民政局不知道建没建,结婚早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忍者似乎就没有早结婚这个习惯,木叶村里一大帮大龄未婚人士。

  猿飞日斩的妻子认定了这个坏习惯是千手长青带头开启的,只要长青一回村子就千方百计的想拉他去相亲。

  长青宁死不从,让她一次都没成功过,不过也搞的长青每次见到她都要被骂一顿。

  现在好了,哪怕当场回到木叶,长青也能腆着脸再过上二十年才会重新面对“大龄未婚”这个问题。

  离新年的时间没两个月,长青要确保能及时的在奴良组和鬼杀队的会面上露面,行动轨迹就一直保持在这周围。

  新年他给神谷道场和狭雾山都去了信,寄了些礼物,表示过年哪边都没办法回去了。

  富冈义勇抽出时间在新年的时候回到了狭雾山,锖兔倒是也有个北海道那边的任务要忙,离得太远没能赶回去,不过给长青他们都寄了伴手礼。

  至于绯村剑路那边,长青在给他写信的时候再次发出了灵魂质问。

  为什么你什么人都认识?主公让我替他向你问好。

  绯村剑路回信,表示可能是他当年人缘实在太好,不知不觉就交了一大堆友人,要是长青能和他学习一二,他会很欣慰的。

  千手长青:“……”

  扯淡,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绯村剑路年轻时那个高傲又自我的破性格得罪过多少人的!

  新年后的第五天,下了一夜的白雪为街道披上银装素裹,人们还没有从烟花爆竹的新年气氛里苏醒。

  长青从乌鸦君那里接到了传信,去的地方却不是上次的宅邸,而是一个新的住址。

  这回有隐的带路却没有蒙眼睛什么的,应该是专门为了这次会面找的地方。

  长青在那里又见到了悲鸣屿行冥。

  长青猜测悲鸣屿行冥应该就是负责和奴良组联络的九柱之一,上次和产屋敷耀哉的谈话应该也是都为了这个。

  隐的人好像对柱又敬佩又怕,向悲鸣屿行冥问候过以后转身就跑了,速度简直让长青怀疑他也会呼吸法。

  长青抬手打招呼:“悲鸣屿先生,又见面了。”

  长青是完全不可能害怕九柱什么的,先不说鳞泷左近次就是前任水柱,他自己哪怕能自然的使用敬语,可内心年龄在那摆着呢,怎么可能害怕小了自己那么多的人。

  正当长青和悲鸣屿行冥谈话的时候,忽然又有一个身形高大的银发男子走了过来。

  “悲鸣屿,主公大人说的那小子就是他啊。”

  “宇髓,”悲鸣屿行冥和宇髓天元打过招呼,对长青介绍道,“这是音柱,宇髓天元。”

  宇髓天元是刚在新年的柱合会议上晋升为柱的。

  每个柱都有自己的封号,基本都是和他们的呼吸法相关,悲鸣屿行冥修炼的是岩之呼吸,他是岩柱,音柱宇髓天元自然就是音之呼吸。

  长青使用的水之呼吸,还有悲鸣屿行冥的岩之呼吸都是五大基础呼吸之一,剩下的三个是风、炎、雷的呼吸,其他的呼吸都是从这五大基础呼吸上演变出来的,例如音就是从雷之呼吸演变而来。

  宇髓天元的脸上画着令长青挺亲切的油彩,整个人浑身上下挂了不少饰品,颇有种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饰品架子的感觉,他使用的日轮刀是一对用锁链连接的巨大双刀。

  等等,所以九柱都不用常规的日轮刀的吗?!

  长青还以为只有力量太过异于常人的悲鸣屿行冥才用流星锤的啊!

  他也想要可以杀鬼的苦无和手里剑,成为九柱就能有机会吗?

  实在不行他可以节俭一点每次战斗后都手动回收。

  “不错啊,我听说你和你同门救下整座山的考核者的事情了!”宇髓天元凑近长青看了看,摸着下巴笑道,“很华丽的做法,我认同你了!”

  长青刚想说些什么,宇髓天元的脸色却骤然一变:“不过还是很欠考虑,一时的心善可没办法救那些家伙一辈子啊,还会让鬼杀队的整体实力下降,这就一点都不华丽了。”

  宇髓天元听悲鸣屿行冥说长青是个挺有傲气的小子,现在看着长青一眨不眨眼的和他对视,一点都没有对最高级的柱的敬畏,心里顿时更好奇了。

  正当他等着长青会怎样反驳他的时候,长青却坦荡的点了点头:“是吧,如果我和你的华丽理解的是一个意思的话。”

  宇髓天元:“……”

  “不过未来谁也说不准,说不定会有人突然觉醒了呢,那些古往今来的英雄也不是一生下来就能上阵杀敌。”长青道,“如果说他们真的不行,那就由我来变强保护他们好了。”

  长青说完,对着宇髓天元低头道:“没有顶撞您的意思,我失礼了。”

  这句话里分明半点觉得自己失礼了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明晃晃的在脸上写满了“我没错”三个大字。

  “噗,哈哈哈!”宇髓天元忽然捂住眼睛,整个人笑的不行,“你这小家伙真有意思啊,保护所有人?这么大的野心吗?”

  “不华丽吗?”长青用宇髄天元的说话方式反问道。

  他看着宇髓天元,越看越觉得这家伙的感觉给他有些熟悉,就是有些时候的某些细微习惯性动作。

  该不会……

  “宇髓先生,”长青试探着问道,“你以前该不会是个忍者吧?”

  听到长青的话,宇髓天元愣了愣:“嗯,你眼力不错,怎么看出来的?”

  宇髓天元在加入鬼杀队之前的确是个忍者,但现在忍者这个职业和武士一样,都处在被时代洪流淘汰的边缘。

  “巧了!”虽然知道这边的忍者和他理解的有些不同,但是长青还是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感,“我以前也是个忍者。”

  “……以前?”宇髓天元挑眉看着面前的白发小鬼,“你现在才多大?”

  “……咳咳,这种问题不是那么重要的吧……我现在的以前也有十年呢!”被噎住的长青叹了口气。

  说出实际年龄会被当成怪物,不说出来就完全没有信服度,他也太难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回去啊,这一次次的,他都重新生长两次了,人家拔苗助长,他这是被迫把苗往回摁!

  “哈,好啊,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你要真是个忍者——”宇髓天元似乎想拿什么东西出来,“就让我华丽的试验一下好了!”

  长青看着他:“好啊,苦无手里剑还是三身术?”

  说起来因为查克拉被封印了,他也好久都没用忍术,但是基础的一些东西例如说替身术都还能用。

  长青在忍界时的打架流程,是遇到敌人后被他们惊恐的认出身份,然后抬手召唤“大海”掀翻敌人,或者是用飞雷神取胜。

  这些基础的他也好久都没用过了,有些跃跃欲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