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5章 第 25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就在长青和悲鸣屿行冥一起跃跃欲试的时候,悲鸣屿行冥忽然道:“宇髓,千手,主公大人快来了。”

  宇髓天元道:“我会很快的,我现在对这小子很感兴趣,虽然他是水之呼吸的,但他的资质不错,我有点想收他当继子。”

  宇髓天元觉得千手长青如果真的是个忍者,那他就更适合当自己的继子了,先到先得,哪怕后面会被现任水柱杀上门来说他抢人。

  “继子?”长青有些困惑,“那是什么?”

  “每个柱都能收自己的继子,”宇髓天元道,“和弟子是差不多的存在,继子能接触到的资源和指导比普通的队员更多,相应的也要承担更多的职责。”

  继子似乎是类似于成为柱的一块敲门砖,这个位置既有资源也有危险,但危不危险什么的对长青来说都无所谓,他更加在意能不能加大杀鬼的效率,尽早找出干掉那个鬼舞辻无惨。

  可是相比于继子,长青对于成为九柱之一就能自由选择武器这点更为心动。

  对于现在的长青来说,成为九柱之一的两个条件:斩杀五十个鬼或者是斩杀一个十二鬼月,一个看时间一个看能不能碰到的运气,都不算是太难。

  长青刚想着琢磨一个委婉的语气婉拒前后工作都曾和他是同事的宇髓天元时,悲鸣屿行冥道:“主公大人来了。”

  长青和宇髓天元回头看见和妻子缓缓走来的产屋敷耀哉,宇髓天元给了长青一个一会儿再说的眼神。

  三人同时见过产屋敷耀哉:“主公大人。”

  “早上好,行冥、天元、还有长青。”产屋敷耀哉微笑道,“今天的天气不错,我们的客人快来了吧。”

  产屋敷耀哉露面后不多时,从院落的大门外走来了几个人,不,是妖怪。

  换了和服且披着蓝色外褂的奴良鲤伴一马当先,他手持烟杆走在茫茫雪地中,就像一缕飘然而至的烟,睁着的金色右眼中流露出几分慵懒的笑意。

  长青看了看奴良鲤伴那神奇的又翘起来的发型。

  今天又是没能弄清楚滑头鬼头发秘密的一天。

  奴良鲤伴身后只跟着不多的几个妖怪,这也是两边邀约时说好的,人数太多反而容易暴露。

  长青恶补了书店里的妖怪图谱,然而书上那些堪称群魔乱舞的图片和真实的差距有点大,他愣是一个都没认出来跟着奴良鲤伴的是什么妖怪,甚至不由得开始怀疑这些妖怪是不是曾经得罪了画师。

  奴良鲤伴和他带来的几个妖怪之间和人类的长相差别都不算太大,想要扮成人类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当他们释放出身上那种和人类截然不同的气质时,长青感觉到宇髓天元和悲鸣屿行冥的气势也纷纷一变。

  妖怪奴良组的气势给人一种颇为放荡不羁的感觉,和鬼杀队刚好形成对比。

  “你好啊,鬼杀队的当主。”烟杆流畅的在指尖转动一圈,奴良鲤伴站定在产屋敷耀哉面前,笑道,“想找到你还真不容易,多亏了那个小鬼,我们终于见面了。”

  “奴良二代目,”两个人互相握手,产屋敷耀哉点头,矜持道,“恭候多时。”

  奴良鲤伴的眼神扫过长青等人:“你还真的没带几个人啊,这么信任我们……妖怪的吗?”

  奴良鲤伴的话语里意味深长。

  “我信任我的剑士,”产屋敷耀哉道,“也信任我们共同的目的,二代目也是一样的吧?”

  奴良鲤伴睁开那只闭合的右眼,缓缓道:“啊,说的也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长青发现奴良鲤伴的眼神扫过产屋敷天音后,那双总是玩世不恭的眼睛里,似乎划过了一丝浓重的哀伤。

  产屋敷耀哉和奴良鲤伴分别带了两个人进屋去商谈接下来的事情,长青和奴良鲤伴带来的另外几个妖怪留在院子里。

  长青在想一会儿和宇髓天元的比试,那个长着金色头发的妖怪看了他一眼,然后很不情愿的走了过来:“你就是千手长青吗?”

  长青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二代目那家伙……”金发的妖怪嘟囔了一句,他犹豫了一下,对长青道,“伸手。”

  虽然不知道这个妖怪要干什么,长青还是把手伸了出去:“要送我东西吗?不用那么客气。”

  然后他的手上就多了一颗头。

  人头。

  长青:“……”

  刚才还在和他说话的那个金发妖怪的头,被他自己摘了下来,放在长青手上,无头的身体还活灵活现的站在长青面前。

  “哈哈哈,首无!”一边的另一个妖怪大笑着看向这边,“你不要欺负小孩子啊,会被你吓到哭着逃走的,这可是要合作的队伍的人!”

  首无心中叹气:“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二代目那家伙!”

  妖怪喜欢捉弄人类真的不是谣传,这帮放荡不羁的家伙骨子里就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甚至他们的首领自己就最喜欢恶作剧。

  身为堂堂常州弦杀师,首无自己也很无奈。

  白发少年低头直愣愣的看着首无的那颗头,首无的眼睛和白发少年对视,还以为他吓傻了。

  首无正想把自己的头拿回来安回脖子上,熟料眼前一晃,白发少年居然带着他的头躲过了自己的手。

  “原来如此,你是首无啊,那个头和身体分离的妖怪!”白发少年对着首无的头露出一个“天真”的孩童般的笑容,语气相当的天真烂漫,“好厉害,我还没见过呢!谢谢你的礼物,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首无:“!!!”

  “什么礼物?!这是我的头!”

  “哎?不是送给我的吗?”长青困惑的看着首无,歪着头眨了眨眼,“我还以为大哥哥你这么大方,首无不是没了头还能再长出来的吗?那就送给我呗?我带你玩大风车!”

  首无无头的身体追着灵活的长青满院子乱跑,头在长青手上崩溃的喊道:“谁告诉你还能再长出来的?!”

  哪个混蛋弄出来的谣!

  “书上,”长青露出一个天真的“恶魔的微笑”,“你别那么生气啊,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呢。”

  首无:“……”

  这种一口血堵在心口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长青看出那个叫做首无的妖怪手底下有真本事,可是一直憋着没用,他也就意思意思几圈大风车后就把头还给人家了,要不然现在的自己和他打起来不一定谁输谁赢。

  长青颇为神奇的看着首无铁青着脸色把头安回脖子上,又用围巾把脖子裹好。

  有种想问问他是怎么保持在战斗中不用满地捡头的冲动。

  字面意义上的真·满地捡头。

  产屋敷耀哉和奴良鲤伴的会谈持续了很长时间,结束时已经是下午,看着过程应该不错,两人脸上的笑意颇深。

  宇髓天元和长青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不过柱似乎比普通队员还要忙上几倍,刚一结束宇髓天元就急匆匆的把长青带到附近的一个训练场内。

  “半夜还有任务,我得在那之前赶回家吃晚饭呢。”宇髓天元把自己的日轮刀解下来放在一边,活动着肩膀走向长青,“这边场地尽管不太方便,咱们速战速决好了。”

  长青分析了一下宇髓天元话里的情报:“……宇髓先生你结婚了吗?”

  “你看看我多大了好不好?”宇髓天元奇怪的看了长青一眼,随口道,“我有三位妻子。”

  的确有绝大多数鬼杀队队员都觉得做他们这种随时都可能失去性命工作的,何必成亲连累别人,还要忙着磨练实力,照顾家庭也比较难以兼顾,导致鬼杀队里单身汉一辈子的比比皆是,例如鳞泷左近次,宇髓天元也算是里面独树一帜的。

  千手长青愣了半天:“三个?!”

  震惊.jpg。

  长青想了好一会儿要不要报警什么的,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所处的年代还和现代有很长一段时间。

  这就过分了,长青本来以为宇髓天元也是那种大龄未婚立志和任务过一辈子的忍者,结果居然是老老实实成家立业还有三个老婆的那种“人生赢家”吗?!

  开除他的忍者籍!

  忍界那边的日向族长和宇智波族长以及各大族长感觉有被冒犯到。

  宇髓天元哪知道长青在想什么,他还以为这小鬼是在羡慕他,得意道:“赶快长大吧,小子!”

  “……”长青木着脸,默默掏出自己随身带的几支苦无,“音柱先生,不如我们赶快进入正题吧,我提议直接来比互射手里剑来看最后谁受的伤少。”

  “那种比试一点都不华丽,比起那个,我更想看看你的三身术,”宇髓天元感兴趣的道,“忍者的三身术根据师门传承不同有着不小的差距呢,当然分身术基本就是对于速度过快的忍者留下的残影的谣传,变身术也就是化妆术,对于忍者来讲,最实用的还是替身术啊。”

  替身术也就是在敌人发出的攻击即将击中的瞬间,飞速使用物品和自己本身交换,已达成使自己免受攻击的术,说白了考验的是手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