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7章 第 27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路上长青和蝴蝶香奈惠闲谈,得知了蝴蝶香奈惠使用的是花之呼吸,是在她水之呼吸的培育师门下被推荐转变的。

  长青有些好奇:“我还没见过花之呼吸的使用者呢,一会儿去杀鬼请务必让我见识一下。”

  蝴蝶香奈惠点了点头,看向前方的建筑:“长青君,我们是不是快到……嗯?”

  两个人停在那片很明显属于一条龙服务的相同装修风格的街道前停了下来。

  “……该不会是写错了吧?”

  犹豫一阵,长青抓了抓头发,两个人拿出各自的纸条对了一下地址。

  地址上写的就是这里。

  长青收起纸条,木着脸道:“嗯,我们俩个都进不去呢。”

  那帮妖怪到底是在干什么啊,他们业务这么广的吗?为什么会是红灯区啊,为什么?!

  长青不知道对于妖怪来说十三岁就算成年了,奴良鲤伴他们发来的情报是出于他们的基础上考虑的,鬼杀队里最年轻的长青今年也十三了,妖怪们原本真的没有难为人的意思。

  现在再去找一个鬼杀队的大人来也来不及了啊!

  没办法,长青发挥忍者特性避开人群跳到屋顶上翻墙走避,把那间属于奴良组旗下妖怪的产业的房顶掀开一块钻了进去。

  他一落地就和一个看起来是服务生的妖怪打了个照面,在这目瞪口呆的妖怪喊出声之前,千手长青一把将奴良鲤伴随情报附送的特制信物扔了过去。

  什么话都别说,给我麻溜的!

  蝴蝶香奈惠找了家团子店等长青,长青来去飞快,不一会儿就带着情报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蝴蝶香奈惠看他这样吓了一跳:“没事吧?”

  “我没事,”长青咬着牙道,“那帮妖怪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居然把一家居酒屋开在这种地方!”

  居然告诉他妖怪十三岁就算成年?他差点以为又是奴良鲤伴耍他,那个架势去哪怕有信物也差点被人误认为是砸场子的打起来,要不是居酒屋老板还算明事理,恐怕他一时半会就出不来了。

  长青和蝴蝶香奈惠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算了,我们来想那个鬼的事情吧,”蝴蝶香奈惠展开情报看了看,“据说已经有许多人命丧其手,但是最近并没有什么人丧命或是失踪的消息传来,不知道鬼还在不在这里。我刚从打听了一下,这里的人对那座山的态度也都很微妙,那座山里的鬼很有可能是十二鬼月!”

  长青神色一凛。

  十二鬼月是鬼舞辻无惨手下最强大的十二个鬼,每一个的血鬼术都异常强大,十二鬼月分为上弦鬼和下弦鬼,彼此之间也有着质的不同。

  鬼杀队成为柱有两种方法,一个是杀死五十个鬼,另一个就是解决掉一个十二鬼月。

  被柱所杀死的十二鬼月无一例外都是下弦鬼,上弦鬼太过神秘,至今鬼杀队都没能揭开上弦的面纱得知其情报。

  上弦鬼里面,有一个是长青一定要杀的。

  “那不是正好,”长青沉声道,“杀普通的鬼是为了保护人们的现在,鬼杀队的根本目的是人们的未来,我们会一点点的从十二鬼月接近终点,然后一举拿下鬼舞辻无惨的人头!”

  白发少年的红眸中闪烁着光,就像是寒冬黑夜里不屈的火焰。

  蝴蝶香奈惠凝重的点了点头:“没错。”

  两人吃完东西补充好体力后,踏着夕阳进入那座有着鬼之传闻的深山。

  上山的小路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都没有被人光顾过了,上面杂草丛生,只能勉强从比周围更加僵硬一些的土地来判断哪条是上山的正确路线。

  羊肠小道蜿蜒狭长,两个人靠着信鸦飞在天上分辨方向,被逼无奈把日轮刀当成柴刀来用着开路。

  长青把一把枯树枝扔到一边,吐槽道:“我感觉我们不像来杀鬼的,倒像是来砍柴的。”

  “哈哈,确实。”蝴蝶香奈惠眯起紫色的双眼,笑道,“可惜了呢,我们不是砍柴为生的,这些要是能拿下山,还能卖些钱。”

  长青闻,顺口问道:“蝴蝶小姐家里以前是做什么的呢?”

  蝴蝶香奈惠的气质看起来像是书香人家的孩子,长青猜测她可能上过学。

  “我父亲是开医馆的大夫,”蝴蝶香奈惠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我和妹妹忍也和父亲学了一些医术,要是有一天能成为柱,我也想在鬼杀队里开个类似医馆的治疗屋。”

  现在鬼杀队的人要是受伤了,要么自己去医馆,要么紫藤花纹之家的人帮忙去找医生,并没有根本的医疗体系,还是有些麻烦的。蝴蝶香奈惠听闻此事后,立刻有了这个想法。

  长青想起锖兔受伤的事情,立刻举双手赞同,并表示到时候一定要让他出一份力。

  蝴蝶香奈惠笑道:“好啊,到时候长青君一定……”

  “嘎啊——!”

  头顶的信鸦忽然发出了刺耳的沙哑叫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长青抬头一看,乌鸦君连忙扇动翅膀,险而又险的避开了一道不明物体的飞射攻击。

  “是血鬼术!”

  两人对视一眼,神经迅速紧绷起来,长青两指触地,接收着地面震动为他带来的一切信息。

  “这个感觉……东边!”

  长青的话音未落,从东边猛的飞射来几道破空的不明物体。

  两人同时灵敏的跃起避开,长青抽出日轮刀劈落其中一个,日轮刀和那物体相击发出“铛”的一生,震的长青虎口有些发麻。

  掉落在地的居然是一截骨头,还沾着血迹和肉渣。

  虽然这是血鬼术,可是长青还是被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弄的眉梢抽了抽。

  明月高挂夜空,一个背对月光的人影忽然出现在长青的视线范围内,在山坡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两个人。

  长青看不清他的脸,那身影正平伸双手,十指末端刚有几个正在冒血,眨眼间立刻愈合,明显正是骨头的来源。

  “呵呵,无聊回来看一眼,居然真的有收获啊。”一个傲气十足的声音从那人口中传来,他抬起头,看着长青和蝴蝶香奈惠,“你们好啊,欢迎来到……我的血骨巢穴。”

  他拨起自己的刘海,那张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双眼中居然刻着字。

  下弦之四。

  居然真的是下弦鬼,而且还不是一直待在这座山上,是刚好赶回来被他们碰上了,这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我是‘枯’,你们好啊,鬼杀队的。”枯歪头观察着两人,他的神色有些僵硬,看起来就像个刚从地里刨出来的僵尸,“嗯,真可惜,不是柱啊,这样的人杀起来就没什么感觉呢……好了,决定了!”他双手击掌拍了拍:“交给你们吃掉好了,别放过我们的死对头啊。”

  枯似乎不想多说什么,在他击掌时,长青的耳朵动了动,发现从地下传来了些细微的声音。

  皱了皱眉,长青靠近正戒备的看着枯的蝴蝶香奈惠:“蝴蝶,地下!”

  长青高抬日轮刀,靠着助跑的力量将斩击抽在两人不远处的地上——

  飞天御剑流·土龙闪!

  土龙闪原本只是飞天御剑流中的牵制技,用溅起的石块来扰乱敌人的视线,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要是灵活运用起来就不一样了。

  斩击将在土地中前进的鬼砍了个正着。

  长青这一击的力度用了十成十,被斩击劈出的夸张沟壑里爬出了几个瘦如枯骨的鬼,他们要么失去了胳膊要么失去了腿,尽管不像枯那样还保持着绝对的理智,却也意识到了长青带来的巨大威胁而纷纷停下脚步。

  地下的声音是从前后同时发出的,长青解决前面,蝴蝶香奈惠毫不犹豫的挥刀刺向身后地面。

  花之呼吸·五之型·无果芍!

  粉紫色的剑影一闪而过,如同芍药花瓣般绽放的四方九连击刺向地面。

  地面坚硬的土块再次崩裂,背后的鬼只有两个,蝴蝶香奈惠手腕翻转,四之型红花衣上下两道弧形斩击快的像是同时发出的一般,眨眼间便将两个鬼斩首。

  这段战斗在两三个呼吸间便结束了,长青和蝴蝶香奈惠背靠背相对而立,长青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的赞叹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花之呼吸,真是绚烂啊。”

  花之呼吸挥舞间仿佛真的有花瓣从空中如雪般落下。

  长青还记得一开始鳞泷左近次尝试为他用科学原理来解释水之呼吸,可是花之呼吸长青刚才真的看到花瓣了,这要怎么解释?

  算了,从他能来到这个世界开始科学这种东西就被碎成渣了。

  不要在意那么多了,好看又实用,光拿出去展示一下就能唬住一大片人这才是硬道理啊。

  蝴蝶香奈惠被长青话语里不由自主带上的老前辈感慨的语气逗笑了:“谢谢,长青君你的型倒是和泷壶有些像,改造过了吗?”

  作为最年轻的鬼杀队队员,长青总不可能连水纹都用不出来。

  两个人现在是彻底分不清谁前辈谁后辈,索性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长青盯着脸色一点点变的愠怒起来的枯,道:“不,那是我在呼吸之外另学的剑术,比起这个……那家伙生气了啊。”顿了顿,长青“啧”了一声,看着枯扬声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多波澜不惊的大佬呢,这就生气了?”

  好歹活了挺久的鬼,你对得起你的年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