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29章 第 29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对于鬼杀队来说,对队友最好的报答就是奉上鬼的头颅,其他都是空话。

  蝴蝶香奈惠深知这一点。

  她甚至没空去看长青的状况,即将落地前在半空中侧翻一周,反身挥出六之型涡桃。

  枯猝不及防,脖颈竟被一刀砍断了一半,可惜的是没能完全砍下来。

  “唔……混蛋!”枯终于被彻底激怒了,那股带着蔑视的漫不经心一扫而空,身上的皮肤下如同沸水烧开般鼓动起来。

  枯为了自保放弃了之前的三条骨刺,唯一的死穴受伤让他捂着脖子向后退出好几步。

  蝴蝶香奈惠没打算放过他,脚下终于踩到实地后,花之呼吸的所有型接连在香奈惠手下用出,完全不打算给枯半分喘息的时机。

  也就是这点时间里,枯的皮肤发生剧烈变化,从面部开始,他的皮肤上有许多小骨头刺出,露面瞬间化为一片片小小的铠甲紧贴皮肤,拉满了自身的防御力。

  长青眼看着这玩意居然把自己从刺客变成了坦克,而且看样子还没完成最终变身,他赶忙使出全集中呼吸飞快的追赶蝴蝶香奈惠:“蝴蝶,后退!”

  那个家伙要放大啊!

  枯虽然防御加强,但是速度也不由自主的变慢了。

  蝴蝶香奈惠终于赶上枯,花之呼吸全力使出,听起来漫长实则不过几个眨眼间的一段追击后,因为大意和被两个人的配合逼到了这份上的枯眼睁睁看着日轮刀砍向他的脖颈!

  几乎每个呼吸流派的一之型都是为了直接砍断鬼的脖子诞生的横斩型一击必杀攻击,花之呼吸也不例外。

  蝴蝶香奈惠心道:“拜托了,这是唯一的机会,一定要砍中啊!”

  花之呼吸·一之型·飞樱!

  花瓣随日轮刀刀刃飞舞,蝴蝶香奈惠终于砍中了枯的脖颈。

  “咔擦!”

  蝴蝶香奈惠一愣:“什么?!”

  枯的脖颈先一步盖满了骨甲,方才曾和骨鞭对战过数轮的日轮刀居然直接不堪重负的断裂了。

  枯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居然有如此意外惊喜等着他,生死交锋时星星点点的误差都会左右整个战局,他顿时狂喜,抬手毫不犹豫的抓向蝴蝶香奈惠的头:“去死吧!”

  就在这时,长青终于赶上了。

  他抬手一个飞龙闪将逆刃刀射向枯抓向蝴蝶香奈惠的手,自己高高跃起,迎上蝴蝶香奈惠因为反作用力而倒飞出去的那截断刀,一脚踢中刀刃把它送进了枯的头颅!

  枯被长青踢的身躯倾斜,手也被逆刃刀弹开,身前空门大开。

  蝴蝶香奈惠的反应相当迅速,断裂的日轮刀再次用出一之型,日轮刀靠近刀柄的部分更为坚固,如同砍到金属般的“当啷”一声后,这次日轮刀追着枯的脖颈没有断裂,反而陷进了脖子一段距离。

  然而也只是一小点而已,枯的身体本来就被冲力冲的侧仰,无论蝴蝶香奈惠怎么用力都无法再寸进。

  “别松手!”长青落地后水面斩击紧接着飞樱送来,水纹击在飞舞的樱花上,日轮刀的力量两相叠加,连钢筋铁骨都承受不住的力量下终于传来了断裂的声音。

  枯的头倒飞出去。

  成功了!

  心中刚刚欢呼一声,可还没来得及惊喜和放松,长青一眼看到枯身体上的变化还没有停止。

  枯皮肤下那些涌动的东西越来越剧烈,最终刺破身体而出——那个疯子把全身的骨头都弄碎化为了爆炸开比子弹威力还大的□□!

  长青扑的太猛了,一刀砍出去连下一步的落脚点都没想,他现在是相当于把脸送到爆炸旁边,哪怕立刻能用无法借力的方式使出型来防御估计也得落个毁容的下场。

  这种时候队友的好处就显现了,蝴蝶香奈惠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长青,两个人扑向旁边的灌木丛。

  “轰!!!”

  噼里啪啦的一阵爆响后,枯的身体早已消失不见,以他身体为半径,周围半径十米远的地方简直像是刚刚被啄木鸟大军洗劫过,从树干的前方能直接看到后方景色,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一眼估计能当场晕倒。

  就凭刚才长青和蝴蝶香奈惠离枯的那点距离估计得被穿成筛子,幸运的是两个人倒下去的地方不是真正的灌木。

  那是一个盖着灌木的废弃伪装陷阱,两个人一起掉进了这个两三米深的坑里。

  长青不由得开始思考他今天的运气究竟如何——说他运气不好可他杀了下弦鬼还死里逃生,运气好可他差点被炸死还脸朝下落地。

  “疼死了……这里居然有个废弃的陷阱吗?”蝴蝶香奈惠听着外面传来的爆响声,不少被震碎的碎屑落尽两人藏身的陷阱里,她不由得感慨一番两个人的幸运程度。

  长青眼冒金星的躺了一会儿,被蝴蝶香奈惠拉起:“长青君,你还好吗?”

  长青觉得自己非常不好——这种当着别人面脸着地的降落方式已经足以让他用手指在地上留遗书了。

  幸好没发生什么毁容之类的惨剧,长青摸着鼻子被扶起来:“我还可以,你也没事吧?”

  两个人互相确认对方都全须全尾的,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下弦三居然还留着这样的杀手锏,”蝴蝶香奈惠道,“要不是运气好我们无论如何都逃不开的吧。”

  长青点了点头:“果然十二鬼月不只是个封号啊,和其它会血鬼术的鬼比起来完全就是天差地别,能斩杀这样的鬼的柱们竟然比他们还厉害啊。”

  长青已经逐渐习惯了没有查克拉的生活,前一阵子他还感觉敌人质量下降的太快,现在骤然又找回了许久没经历过的那种在生死间游走的阔别已久的感觉。

  上次他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来着?是为了日向家的事情和雷影交战的那次吧,新仇旧恨加一块作为催化剂,那个时候他完全打红眼了。

  有着飞雷神能随时跑路,雷影比他的战斗经验还是有些不足,这么一看也说不上就是生死相搏,就是有种将一切都抛之脑后的感觉。

  今天也是,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忘了身为鬼杀队队员的立场,也忘了之前想的“比起同归于尽还是逃出去把情报带走才是上策”的想法,要不然早在蝴蝶香奈惠的日轮刀断裂时他就该扯着人跑路了。

  蝴蝶香奈惠想必也是一样的。

  曾目睹重要的人惨死,仇恨在心中生根发芽,不管多么善良的人都不可能完全不在意。

  人类与鬼是厮杀上千年不死不休的仇敌,纵使身死也要将恶鬼灭杀这个观点早已经如同基因般根植在剑士的心中。

  长青和蝴蝶香奈惠带着沉重的心情和神色讨论了一阵刚才的战局,两个人的神经一直绷着,居然已经开始分析各自的不足了。

  说着说着,蝴蝶香奈惠忽然发觉长青没声音了:“怎么了?”

  “……我觉得我们可能搞错了事情的重要性,”长青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天上,话语中颇有种呕心沥血的悲痛感,“蝴蝶,我们可是还坐在两三米深的大坑里啊,我们刚刚不光死里逃生还砍了一个鬼的头对吧?那个鬼还是最强的十二鬼月之一对吧?”

  长青一拍地面:“我们不是应该去确认一下鬼到底死没死,然后开心的庆祝我们杀死了十二鬼月吗?为什么我们会这么严肃的在这里就开始批评自我啊?!”

  蝴蝶香奈惠一愣:“……”

  说的好像没错啊,这话题是怎么开始的?

  长青的心情颇为沉重,他心想自己居然还是被忙碌的工作逼成了那种连庆功会都不想参加的敬业型社畜,怎一个惨字了得。

  打破两人尴尬的是他们各自信鸦的叫喊声——幸好信鸦都知道自己是什么实力,一开战就跑远了才没被穿成肉串。

  蝴蝶香奈惠的信鸦在颇为慌张的呼喊着主人的名字,长青的乌鸦君就比较清新脱俗。

  乌鸦君:“啊——长青,长青!死了没?没死喊两声!啊——你有本事就喊两声!”

  蝴蝶香奈惠看着长青。

  长青默默捂脸:“这不是我教它的。”

  丢死人了!

  “我们还是先上去再说。”看着长青一副很想撞墙的模样,蝴蝶香奈惠忍着笑意道。

  陷阱的高度不算特别高,凭着鬼杀队队员的素质轻而易举就能跳回地面。

  长青刚刚站起身,蝴蝶香奈惠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忽然好奇的盯着他的脖子:“长青君,你脖子上那个是什么?刚才还没有,也不像是撞青了的印记。”

  “嗯?在哪里?”

  长青根据蝴蝶香奈惠的指引摸向左侧脖子,只感觉那里还是一切正常。

  蝴蝶香奈惠描述道:“看起来没什么能被摸出来的凹凸感,像是天生长在皮肤上的胎记一样,不过是深蓝色的,形状有些模糊,要形容的话……和你日轮刀上的水纹感觉很像!”

  没有镜子的长青更懵了:“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胎记这种东西。”

  三辈子都没有。

  这形容听起来有些像仙术的印记,可是他仙术的印记和蝴蝶香奈惠描述的完全不同,刚才战斗中也不可能让他提炼仙术能量。

  想着想着,长青脸色一变。

  该不会是中毒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他得相信纲手的医术啊!不过他都到这边了纲手也没办法包售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