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30章 第 30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长青甩了甩头,决定不再去自己吓自己。

  “下山后我再看看吧,蝴蝶小姐,你先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跳出陷阱,一抬眼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长青连乌鸦君胆大包天的跳到他头上撒野都顾不上了,只感觉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这地……都酥了吧,全身上下的骨头炸开真的有那么多吗?”

  谁来拯救我的密恐!

  医师家的孩子蝴蝶香奈惠给了长青肯定的答案后,她叹了口气:“哪怕变成鬼了,依然可以用人类的数据来衡量这些鬼呢。”

  “我们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枯的……残骸吧。”顿了顿,长青神色复杂的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觉得枯可能没敬业到这种份上,就为了解决我们两个连柱都不是的普通队员就牺牲自己什么的,他这个招数我感觉应该还是能让自身恢复的,可惜他没想到我们在他准备放大的最后关头把他头砍了。”

  这么一想还真得感谢枯的自大和他的招式延迟,幸好日轮刀砍鬼没有延迟。

  两人正想去找枯到底死没死的证据,长青头上的乌鸦君又发话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斩杀下弦之三——!长青和香奈惠,联手斩杀下弦之三!”

  乌鸦君的喊声在头顶盘旋,长青不由得感慨一声:“你还是有点用的。”

  他转头和蝴蝶香奈惠对视了一会儿,最终,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他们成功了。

  总算是没有辜负自己的性命,也没有辜负那些只有他们记得的人的性命。

  放松之后,脱力感顿时传来,长青提议道:“我们赶快下山吧,随便找个地方,我现在连头牛都能吞下去。”

  蝴蝶香奈惠:“嗯?不应该说能睡上三天三夜吗?”

  “大概是我补充体力的方法与众不同。”长青笑了笑,走去拔起方才为了救蝴蝶香奈惠扔出去的逆刃刀。

  “咕噜噜”的奇怪声音忽然传来,长青脚步一停,奇怪的注视着那个滚到蝴蝶香奈惠身后不远处的壶:“蝴蝶,你身后那个……”

  “嗯?”蝴蝶香奈惠回头一看,“哪里来的壶?”

  壶的做工华丽精美,上面绘着云与鹤,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却出现在这样的荒山里,还一尘不染,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那种爆炸,这样的东西还能留下来吗?

  长青微微蹙眉,他将逆刃刀收回鞘中,手缩回宽大的羽织下面,朝着那边走去:“我去看看那里面有什么。”

  不对劲。

  长青抬头看了一眼乌鸦君,乌鸦君仿佛收到了什么信号一般,一拍翅膀振翅飞走了。

  “蝴蝶……”长青低下头深吸一口气,突然呵道,“离开那里!”

  喊话的同时,长青毫不犹豫的抬手一挥,在宽大衣袖的掩盖下,三个灰黑色的影子弹射而出。

  那是长青为了以防万一带着的几枚手里剑,手里剑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竟在半空中分成三道不同的轨迹分别从刁钻的角度射向那个壶。

  长青纵身一跃,一把拉起蝴蝶香奈惠,带着她毫不犹豫的拔腿便跑。

  长青猜测那壶和其它的鬼有关,而且看到他们斩杀了下弦三还没有跑,说不定实力比下弦三还强!他和蝴蝶香奈惠现在都精疲力尽,转身就跑是最合适的选择。

  “长青君?等等,那是什……”蝴蝶香奈惠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弄的愣了愣,在奔跑中抽空回头一看,瞳孔猛的一缩。

  那个华美的壶中钻出了一个鬼,紧接着他身边又凭空出现了一个壶,那个新的壶中钻出了许多诡异的金鱼一样的生物,这些金鱼的口中吐出了许多针,将长青射出的三枚手里剑击落。

  壶中鬼看起来十分气愤的冲着两人的背影喊道:“竟然敢一上来就攻击我的壶,我一定要把你们两个一起做成我的艺术品!”

  鬼的额头上有着第三只眼睛,眼珠上写着“上弦”,随着他喊声露出的舌头上则是数字“五”。

  蝴蝶香奈惠倒吸一口冷气:“上弦五!”

  长青咬了咬牙:“麻烦了。”

  竟然是上弦鬼。

  想想刚才枯说的他有些事要做才回到这里,原来是为了见上弦五。

  枯一直都没拿出最正经的实力和他们打,那么漫不经心,原来是因为上弦五也在这里,枯觉得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才把自己玩没了。

  鬼都不是什么有对同伴义气的家伙,这也不奇怪。

  鬼杀队对队内到现在几乎都没有现任上弦的任何情报,上次斩杀上弦是几百年前的事情,那次鬼杀队损失惨重。

  尽管柱与柱之间的实力天差地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鬼杀队实力也可能与百多年前完全不同,但是怎么想连个上弦的目击情报都没有就离谱。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所有在百年间见过上弦鬼的人全都死了,包括他们的信鸦。

  长青和蝴蝶香奈惠斩杀下弦之二也有运气使然,上弦鬼的实力很可能和下弦天差地别,这种时候就别想能不能打过了,该跑就跑,把情报传递出去交给更有把握的柱来对付他们才是正确选择!

  长青脑海飞速转动,蝴蝶香奈惠也迅速反应过来现在的状况,两人二话不说全力使出呼吸加在速度上往外跑。

  这种时候分头逃跑的机会似乎更大,然而这可是上弦鬼,如果实力真如同长青猜测的那样的话,分开跑被逐个击破那才是真的死定了。

  玉壶看着两人逐渐消失的背影,嘲讽的笑着,自自语道:“直到最后一刻都还保持着希望的材料,才能做出至高无上的艺术品啊。”

  上弦之五玉壶是个擅长烧制器皿的鬼,他的作品在人类世界里对那些不知情的人来说都价值连城,鬼之始祖鬼舞辻无惨也因此对他还蛮看重的,毕竟是个重要的经济来源。

  玉壶对于用人作为材料,将他们残忍的制作成“艺术品”有着别样的执念。

  在长青和蝴蝶香奈惠飞奔逃离的路上,突然又毫无预兆的出现了一个壶!

  “别停!”白发少年矫健的身形一跃而起,他在半空中翻转腾挪,甩手又是几发快如电光的手里剑。

  玉壶能在他制作的壶之间来回穿梭,他这次已经有了防备,抬手召唤出一只奇怪的金鱼,金鱼口中又吐出千本将那些手里剑打掉。

  长青最后一发手里剑似乎是射歪了,直接从玉壶头顶划了过去,玉壶便没有管它,熟料下一刻一股冲力猛的钉进玉壶后脑,带着他和他的壶一起冲了出去。

  玉壶:“?!”

  玉壶现在寄宿的这个壶非常圆润,圆润到什么程度呢?圆润的带着他一起滚落山下。

  长青和蝴蝶香奈惠默契的对视一眼,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开。

  “真厉害,那是怎么做到的?”刚才为了防止打乱呼吸节奏,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蝴蝶香奈惠看到长青刚才那一手神出鬼没的暗器,终于忍不住问道。

  长青的最后一枚手里剑看似是射歪了,实际上却正好打中一开始被玉壶弹开的一枚手里剑,一开始的那枚又和第二枚对撞,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在玉壶后方绕路一圈,从死角插进他的后脑。

  “宇智波一族的手里剑术,”长青一时间没法具体解释,干脆长话短说的直接道,“我徒弟和队友在我面前演示过,我就……小心!”

  一只长着四条腿的诡异金鱼从天而降,狠狠砸在两个人中间。

  长青和蝴蝶香奈惠好不容易躲开,发现金鱼头上顶着的壶中冒出的上弦之五正恼怒的看着他们,跳脚道:“可恶……可恶!你们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吗?!我的壶都摔出裂痕了!怎么能让艺术品出现瑕疵呢?!决定了,我就用你们的血肉去填补那道裂痕好了!”

  被挡住前路,四周围上来许多大大小小的诡异金鱼,被血鬼术包围的长青和蝴蝶香奈惠对视一眼,同时拔出了日轮刀。

  此战无法避免了,幸好刚才乌鸦君已经飞出去求援。

  长青冷漠的看着玉壶:“你家艺术品同意你弄这么恶心的事吗?脱水泥鳅!”

  长青的外号起的刚刚好,玉壶真的长的太丑了。

  玉壶看起来快要气炸了:“我看你还怎么嘴硬!”

  金鱼口一张,吐出铺天盖地密集如雨的类似千本的东西袭向两人。

  蝴蝶香奈惠:“长青,你左我右!”

  长青:“好!”

  花之呼吸·三之型·御影梅!

  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动!

  花影和水纹高速的旋转,弹开了绝大部分的千本,一些被漏掉的也一时半会无法攻击到灵活闪动的两个人。

  然而长青和蝴蝶香奈惠刚刚经历过大战,体力本就不足,这血鬼术的千本向是不要钱一样射出,两个人的呼吸剑法力道渐弱。

  但是一定要坚持,不然就全完了!想想你是为了什么活到现在的啊千手长青!

  你身后还有女孩子都没放弃呢!

  长青一咬牙,水纹的龙影反而更加清晰。

  他没有注意到,随着自己不要命似的透支体力,体温越升越高,他脖颈左侧的那个奇怪的斑纹印记也在逐渐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