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32章 第 32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白发少年停下脚步,静静站在玉壶不远处。

  他一不发的微微低着头,白色碎发垂在额前挡住双眼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全身上下都**的,皮肤似乎也因为在低温的水里泡的太久显得越发有一种病态的苍白。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紧紧攥着日轮刀,少年的右手高高抬起,日轮刀被他用力一掷,一半的刀身都深深插入土地,足以想象这一下的力度有多大。

  玉壶更困惑了——鬼杀队的放弃了日轮刀?这是什么套路?

  白发少年抬起头,玉壶这才发现那双红瞳中眼神空洞,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一般。

  长青颈侧的印记已经不再模糊,而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深青色水纹印记。

  忍者想要使用遁术是需要结印的,除非是血继限界一类的特殊遁术。

  又或者是像千手长青这样另辟蹊径。

  长青缓缓抬起双手,做了一个类似于上抬的动作。

  玉壶不明所以的看着白发少年,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时候还愣什么神,趁他病要他命啊!

  玉壶又制造了一个水狱钵……等等他水狱呢?!

  为什么水不听它的命令了?

  山体猛烈晃动起来,直到第一股水流如同高压喷泉那般突破地表喷发而出,紧接着是第二股、第三股……

  白发少年低声道:“水遁·大瀑布之术。”

  围绕着鬼和白发少年的战场喷发的水流在空中诡异的汇聚成一片,像是被什么指引着一般倾倒下来,竟然真的如同奔涌的瀑布般壮烈。

  蝴蝶香奈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在水圈的外围,能诧异的看到宛如天灾般的壮观场景。

  大瀑布奔涌时带来的轰隆声让蝴蝶香奈惠不由自主的捂住双耳,她诧异的看到上弦玉壶竟被瀑布裹挟着一副无法挣脱的样子。

  水是很奇妙的存在,既有润泽万物的温柔,也有海纳百川的气魄,更有瀑布奔涌时携带的千军万马的力量。

  瀑布来的极快,几乎就是眨个眼睛的功夫,玉壶当头就被拍蒙了。

  玉壶的血鬼术也和水有关,可现在水纷纷背叛他投入了那个少年的怀抱。

  玉壶被力度大的难以想象的水漩涡裹挟着,不得不怀疑他和那个鬼杀队的到底谁才是鬼——这跟开玩笑一样,水之呼吸原来是能召唤瀑布的存在吗?!这明明是海之呼吸!

  可是这么大的瀑布,整座山头都得被淹了吧,以呼吸法作战的鬼杀队队员落到水里还能好?这不是自杀吗?

  玉壶这么想着,刚刚在水流中找到空隙喘了口气,等着看好戏的玉壶一抬眼,发现那个白发少年四平八稳站在水面上。

  玉壶:卧槽?!

  玉壶再三确认自己没出现幻觉,那个人真的用脚踩在水上,任底下的瀑布多么波涛汹涌狂放不羁,他随波逐流站的稳稳当当,像是水面下有什么东西托着他。

  水漩涡再次卷住玉壶,让他动弹不得。

  长青抬起右手,一团高速旋转的水在他手掌上方汇聚,形成了几团新的水漩涡,水漩涡之间互相碰撞融合越转越快,形状变得细长且来。

  五指微扣,水漩涡浓缩后的形态定住,形成了一杆水标枪。

  水遁·硬涡水刃!

  硬涡水刃被白发少年一甩手投掷出去,飞掠波涛汹涌的水面,正中动弹不得的玉壶,击中目标的一瞬间,细长的水标枪陡然变成了华丽的巨大水龙卷!

  “轰隆——!”

  看着玉壶被水龙卷吞噬的一幕,蝴蝶香奈乎倒吸一口冷气——她没有看到是长青发出的这一招,也不可能去猜测这种威力的招式居然是人类使出的,只感觉像是天罚一样不可思议。

  水龙卷再次掀起一波宛如海啸般的浪涛,终于彻底吞噬了整座山。

  长青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他攻击玉壶的行为是被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后想的“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打败这个鬼”的念头指挥着,身体只在执行这一个指令,别的已经完全顾不上了,哪怕玉壶已经被拍的不见踪影,汪洋即将本末倒置的淹没山下城镇和他的同伴。

  依靠着濒临死亡的刺激向世界抢回自己力量的“水中影”失控了。

  长青现在的身体素质,远远比不上没穿越之前的成年巅峰时刻,大量猛然回归的查克拉在他体内毫无规律的到处乱窜,就像失控的野马群,为他本身也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长青抑制不住的咳出一口血,血落到疯狂的汪洋里转眼间就消失的不见踪影。

  “……你这个绝世大笨蛋,赶快给我把水都收回去!”宇智波令炎已经快气炸了,灵魂不会受到物理攻击,但是无奈这个世界的灵魂没法飘来飘去,他努力了半天才抓到千手长青,“敌人已经被你打败到连影子都看不见了,你是想杀了自己吗?”

  刚才千手长青被困在水牢里宇智波令炎都没上火到这种程度,他完全不相信千手长青会死在他最擅长的水里,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跟那什么信任没关系,宇智波令炎好歹也和千手长青做队友且互殴了那么多年,要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他三勾玉的写轮眼挖出来送人好了!

  他看着千手长青果然找到了办法破开水牢,可还没等笑容在脸上维持一瞬间,宇智波令炎发现不对劲了。

  千手长青讨厌磨磨唧唧的战斗,掌握飞雷神后一对一的战斗他向来是使用飞雷神速战速决,上次使用这么大面积的水遁还是在海边对付海里的海怪。

  对于才那么大点的玉壶来讲,使用水遁大瀑布也太夸张了吧?他不管还没跑远的队友和山下居民了吗?

  宇智波令炎心里“咯噔”一下子,他默默祈祷着:“你这家伙可千万别再给我添麻烦!”

  都老大不小的了,消停的回忍界不好吗?

  好不容易抓住千手长青,宇智波令炎仔细一看,发现这家伙不是被愤怒冲昏头脑了。

  那双红眸里连焦点都没有,完全就是失去意识了。

  宇智波令炎:“……”

  他错了。

  这就是个超级无敌的绝世大笨蛋啊!

  都不是被敌人打的,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吗?!怎么能笨到这种地步的?!

  长青的身体已经在刚才的濒死状态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本来千手一族的体质转眼间就能帮他恢复,奈何他还在无意识状态下疯狂透支着体力和查克拉,咳血都是轻的,不赶紧停下来可以直接等死。

  千手长青可以感觉到亡魂的目光,但他还不能看的那么清楚,灵魂的声音终究无法传达到失去意识的人耳中。

  宇智波令炎想起这边的灵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现世沟通,他深吸一口气,闭上墨色的双眼。

  再次睁开时,两只眼睛已经化为瑰丽的血红色,三勾玉分别在红眸中围绕瞳仁旋转着,勾勒成了忍界最强的瞳术之一:

  写轮眼。

  写轮眼的幻术往往是把对方拉入自己的幻术空间里,但宇智波令炎反其道而行,两双赤瞳对视的一瞬间,宇智波令炎便进入了千手长青现在混乱不堪的大脑的精神空间内。

  千手长青内心深处的自己还是那个成年人的样子,眉宇间不见丝毫稚气,他为人并不怎么冷漠,就是脸衬托的那样没办法。

  宇智波令炎也算是和千手长青一起长大的,他死的时候两个人才十六七岁。

  宇智波令炎一直都感觉非常憋气。

  木叶对于宇智波的态度姑且不谈,千手长青可是二代目火影的儿子,木叶高层数下来全和他有关系,他自己本身也还是个天才,哪怕性格糟糕(宇智波令炎:千手的全这样!),可是关系户加自身有实力有功绩,宇智波令炎死的时候真情实感的以为有朝一日千手长青总能成为第四代火影吧?

  万万没想到这家伙不干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把木叶改变了不少,还差临门一脚的时候,居然给他搞了个穿越?!

  宇智波令炎从小到大在宇智波一族内受到的良好礼仪教育也让他绷不住自己那被千手长青称为“空调制冷机”的脸。

  “千手长青!”

  精神空间内,宇智波令炎找到千手长青,在对方回过头后,那双红眸中的诧异和悲伤令他犹豫了一瞬间。

  ……犹豫到底使用忍术还是用拳头。

  果然还是拳头吧。

  宇智波令炎一拳揍上那张脸:“赶紧给我醒过来,要不然我就得和你灵魂排排坐了!”

  开什么玩笑啊,流落异世也就罢了,努力了那么长时间最后还是只能两个灵魂一块大眼瞪小眼尴不尴尬?

  现世中的长青猛的睁开双眼,当头便被失控的巨浪打了个跟头。

  大脑去思考刚才发生了什么都来不及,他努力的在海浪中探出头,趁着被抢回来的查克拉再次退去之前全力运转自己对水的控制权。

  蝴蝶香奈乎看到山里的地下水居然汇聚成了瀑布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一瞬间。

  幸好地下水形成的汪洋一开始像是被什么限制了一般,只维持在那块区域,蝴蝶香奈乎还以为这是敌人的血鬼术,可她趁着水涌过来之前最后看了一眼,发现就连玉壶的金鱼都被这浪淹没了。

  蝴蝶香奈惠:……这是我杀我自己?

  蝴蝶香奈惠的速度够快,总算趁着汪洋吞没全部山头之前跃到最高的那颗大树上。

  汪洋卷起的海啸呼啸着拍来,就在她以为山下的城镇也要遭殃了的时候,疯狂的水再次被什么东西摁下了开关一样,反向卷起旋涡,最后被全数抽回了地下。

  就像是有人对大自然下令。

  确认最后一抹地下水也回去原本的地方后,山林中全身湿透的白发少年像是脱力般放下手臂,身体直挺挺的砸到地上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