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36章 第 36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0: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长青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在无声无息的尸体前呆坐很长时间了。

  嗡鸣声充斥着双耳,甚至仿佛连体温都在远离自己。

  长青已经不知道他到底是从未经历过几十年的战场厮杀,一切只是他做的梦,还是他经历过一切依旧只能再一次无能为力的看着身边的人离开自己。

  宇智波令炎两次临死前说的话都一模一样——让长青活下去,帮他保护宇智波一族,最后一句话也全都没有说完。

  令炎心底里其实也是希望看到宇智波一族能和村子如同千手一族那般平和的相处的,不会堕了宇智波的荣耀也不会对从小长大的村子有什么弊端。

  千手长青和宇智波令炎从在忍校第一次见面,哪怕后来组队了也一直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十年,但是这托付是自然而然的,不需要有任何疑问和顾虑——相信只要我说了你一定会拼死帮我办到。

  但是宇智波令炎最后一句话到底想说什么呢?

  是对他失望了吗?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拜托他。

  就像是令炎的死……原本说不定可以避免的。

  哪怕清楚的知道这个想法被宇智波令炎知道了,长青一定会被他喷毒液,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这么想。

  宇智波令炎第一次死的时候是十六岁,没能活到十八岁,距离忍者的平均寿命更是远远未达。

  这一次更加年轻。

  远比任何人都强的力量到底对忍者来说有多重要,没人比长青更加清楚了——他的身后就是万丈悬崖断壁,一路看着那么多的人在他眼前来来去去,他不能再倒下,否则面对万劫不复的就是木叶。

  可是好累啊。

  真的好累啊……

  曾与他并肩作战或是走在他面前的人都离开了,就连后辈有的都死在他前面,在外出任务的长青环顾四周,一时间竟连一个看了许久的脸都找不到。

  “年少”的长青抱着头跪在那里,他忽然卸了力,不管不顾的放任自己摔在地上。

  他旁边是和他躺的方向相反的宇智波令炎。

  长青盯着天空眨了眨眼,轻声道:“你说当初要是死的是我会怎么样?”

  木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吗?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只是少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忍者呢?

  “我做到了啊,令炎,我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了宇智波……”白发少年喃喃道,“可是为什么你不能知道……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没办法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变的有多强了呢……”

  为什么你们都不在了啊……

  还是他也跟着一起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长青,别忘了往道场寄信。

  我们回去狭雾山,去见鳞泷先生吧!

  最重要的也有你们,你们这些剑士才是鬼杀队的未来。

  “……”

  对了,他想起自己好像又遇见了很多很多还在的人。

  “是同伴……”

  “嗯?您是在担心蝴蝶小姐吗?千手先生?”

  意识不清时的自自语居然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应,逐渐恢复意识的长青感觉脑袋疼的简直要炸掉,眼皮也有千斤那么沉。

  可是他的毅力不可小觑,硬生生还是把眼睛睁开了。

  一个猛男壮汉的脸占据了长青的整个视野,正一脸认真严肃的观察着长青,看到他睁开眼睛了,道:“果然是醒了啊,太好了。”

  长青:“……”

  要不是他有被动型的面瘫加成,现在估计就得一嗓子撕心裂肺的喊出来了。

  长青道:“这是哪?恐怖片拍摄现场吗?”

  握菱铁斋道:“这里是浦原商店,您昏迷不醒的时候蝴蝶小姐在浦原先生的帮助下带您来这里修养,不过您的体质还真是不错啊,居然这么快就清醒了。”

  这可是鬼杀队的呼吸法都做不到的事情。

  长青试探性的伸出手,把那张对着他一脸研究神色的脸推开,发现自己大概还在人间这才松了口气。

  手顿了顿,长青仔细看着自己的手。

  那只手修长苍白,骨节分明,尽管遍布着薄茧和伤疤,却是干干净净的,什么血都没有。

  原来刚刚的是梦啊……

  长青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复古的日式小屋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四周的架子上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样,看起来就是一间普通的民宅。

  长青坐起身,看向握菱铁斋:“不好意思,感谢您照顾我,请问我的队友呢?”

  话音未落,屋外忽然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声响,就像是有什么人在匆忙间撞翻了桌子一样。

  长青奇怪的去打开纸拉门,刚打开一半,纸拉门仿佛受到什么巨大的外力般被猛的拉开。

  慌不择路的宇智波令炎看到开了一半的门,立刻跑过去一把将门拉开——万幸他能影响现世的功能似乎还保留了一些——然后就看到了门后刚醒过来的长青。

  长青只能隐隐约约的感觉门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想看个明白,发现被他堵住道路的宇智波令炎顿时怒不可遏,现在又不能停下来,他干脆一脚朝着长青踢了过去:“给我认清现在的情况啊笨蛋!”

  仿佛是老天爷都在和令炎作对,这一瞬间他能影响现世的效果又消失了,宇智波令炎形象全无的从长青身上穿了过去,几乎是滚的摔进屋子里。

  宇智波令炎:“……”

  宇智波令炎狠狠的砸了地板一拳——事实证明不是他和长青故意找谁的茬,是他们两个天生就气场不合。

  长青感觉身上一阵阴森刺骨,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长青和正做着打算把自己的羽织给什么人的动作的蝴蝶香奈惠对视一眼,困惑道:“蝴蝶小姐,外面是……”

  没等长青说完,电光火石间,浦原喜助被一把扔进屋子里,正中长青鼻梁。

  还没等长青看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又被“咣”的一下砸回了刚刚躺着的铺盖上,随即纸门被毫不留情的一把关闭。

  长青:“???”

  握菱铁斋欣慰的帮长青拉好被子,拍着他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年轻人受伤了还是应该多休息啊。”

  这都什么鬼!

  长青揉着鼻子爬起来,懵逼的看着浦原喜助:“你又是谁?外面在干什么?!”

  “啊哈哈,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浦原喜助挠了挠头发,无可奈何的笑了两声。

  因为习惯了自己幼驯染作风,可能甚至已经不把对方当异性看,所以浦原喜助完全没觉得四枫院夜一的登场有什么不对,宇智波令炎逃跑后,还光明正大的坐在那里的浦原喜助似乎是被蝴蝶香奈惠误会了。

  “总而之,千手先生就先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商店店主好了。”浦原喜助的总结里毫无诚意。

  宇智波令炎对他的“普通”嗤之以鼻,长青脸上更是写满了“不信”。

  “不要那个表情啊,说起奇怪的事情,我更好奇千手先生呢!”浦原喜助扫了一眼宇智波令炎,他抬手压了压帽子,隐藏在阴影下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低声道,“能有一个性命相托的朋友可是很不容易的啊。”

  长青一愣。

  难道说——

  从狭雾山的时候开始,早就已经有某种预感的长青连忙四下看了看,他甚至像是一个愣头青一样,朝着空无一人的空气喊道:“宇智波令炎?!”

  “你在吗?你要是在的话起码回应我一声!一声就好了!”

  ……

  活人的空气中安静如初,灵魂的载体默默盯着长青,道:“我早八百年前就在了。”

  回应有什么用啊,别把希望寄托在死人身上啊,你这超级无敌大笨蛋!

  浦原喜助忽然道:“千手先生是在喊什么人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长青回头看着他:“不是你说我有可以生死相托的朋友在旁边吗?”

  “是蝴蝶小姐啊,”浦原喜助的纸扇一指外面,挑眉道,“你说的是谁呢?”

  “……”长青愣了半天。

  “是一个既盛气凌人又刻薄的傲娇鬼啊,”长青叹了口气,摸着下巴回忆道,“长着一张皮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明明还没有我帅,看谁都是一副‘天底下老子最大的样子’,明明也打不过我,迟早有一天出去会被人打死吧,就他那张嘴。”

  浦原喜助看了一眼正在想办法搬起衣柜打算扔到长青脑袋上的宇智波令炎,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居然全是坏话啊,还是在正主面前说出来的。

  浦原喜助的小纸扇简直要扇成螺旋桨,他正思索着要不要说些什么来挽回一下的时候,长青又道:“不过……”

  “那个家伙面对正事时从来都是一副克己有礼的样子,他是最重视家族和村子荣誉的人,绝对不会给它们抹黑。”

  “尽管盛气凌人,街边遇到哭泣的孩童还是会上前施以援手。”

  “他的高傲来自于自己实力刻苦的基础,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

  “他是我认同的、愿意性命相托的同伴。”

  宇智波令炎的身形一顿。

  他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忽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