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39章 第 39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20 18:04: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鳞泷老师敬启:

  我是长青。

  在上个星期的任务中,我先后遭遇了下弦之三和上弦之五,但请您放心,我本人并未遭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势,现在人已经活蹦乱跳了。

  我和队友合力一同斩杀下弦之三,也算没有辜负您的教导,可惜没能对上弦之五造成什么伤害。

  主公大人命信鸦带来了晋升我为九柱之一的消息,并且为了上弦之五的情报打算召开柱合会议,希望这份情报能为更进一步接近鬼舞辻无惨做出贡献。

  锖兔和义勇那边我也都已经去了信件,锖兔还说想要为了我庆祝,三个人一起回狭雾山一趟。

  因为新年接到任务耽误了,回忆起已经和您接近一年未见,柱合会议后我们三人便会一同返回狭雾山,请您千万不要嫌弃我们的叨扰啊。

  千手长青敬上。

  鳞泷左近次看完这封信后,欣慰的叹了口气:“干得漂亮,长青。”

  作为他教导出来的最小的一个加入鬼杀队的弟子,长青的确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鳞泷左近次还记得长青刚来到狭雾山的时候,白发少年看起来虽然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实际却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只是不善辞。

  现在的长青,已经改变了许多了。

  这封信要是被玉壶看到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感觉。

  玉壶估计会怒吼才不是没造成什么伤害,他的心里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打击!

  被水遁冲走的玉壶一直漂出去几座山那么远,差点被海浪直接拍死。

  清醒过来后,玉壶没敢回去那座山,转身就去找了鬼舞辻无惨汇报。

  玉壶:老板不好了,鬼杀队那边出现了个怪物啊!

  鬼舞辻无惨诞生在平安时代,距今已有千年之久。

  他授予了人类自己的血液将他们变成鬼,是一切鬼的始祖,也是鬼杀队追寻了千年的目标。

  鬼舞辻无惨能随意更改自己的相貌,甚至从男人变为小孩子或是女人也毫无困难,这也是为什么鬼杀队一直都无法确认他的长相的原因。

  鬼舞辻无惨向往着长生,非常忌讳有人说他不好了或者是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在顶头上司雷点上跳舞的玉壶的下场可想而知。

  最近新潜伏在一户人家里,作为人家养子化为少年体型的鬼舞辻无惨冷漠的抬手摘了玉壶的脑袋。

  “不是说了没有关于‘青色彼岸花’或者是能直接覆灭鬼杀队的情报就不要来轻易烦我吗?”梅红色双眼的少年看着手上慌张的玉壶的头颅,微微眯眼,沉声道,“玉壶,你是觉得上弦这个位置坐的太久了吗?”

  玉壶慌张的喊道:“不是啊,大人,请您看看我的记忆!”

  作为所有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想要和谁记忆相通都是能做到的。

  鬼舞辻无惨坚信只要克服了阳光自己就是完美的生物,哪怕那些妖怪也对付不了他。

  尽管对于玉壶的话很不相信,他还是顺手看了一眼。

  鬼舞辻无惨:“……”

  忽然感觉脸有点疼。

  “没用的废物,要是早干掉他不拖那么长时间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鬼舞辻无惨看出长青读cd的时间,他一把将玉壶的头扔了出去,转身呼唤来拥有操控空间能力的鬼鸣女,“告诉童磨,先放下手里其它的事情,给我全力干掉那个白头发的小子。”

  上弦之二童磨的血鬼术能力是冰,上弦鬼里他的血鬼术和长青的水对抗最合适。

  令鬼舞辻无惨担心的是,鬼杀队当中为何忽然会出现这么一号人物。

  鬼舞辻无惨从平安时代活了一千年直到现在,就连当年号称支配着平安京阴暗面的那个“鵺”也比不过他。

  但是那些阴阳师相当棘手,尤其是安倍晴明的后人守护京都的御门院一族,以及芦屋道满的后人守护江户的花开院一族,这么多年鬼们一直都尽量绕开这两个地方行动。

  那些阴阳师坚持的目标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变了意味,也不剩几个真的在守护人类的,目前鬼舞辻无惨的主要敌人还是鬼杀队。

  鬼舞辻无惨怀疑千手长青有可能是从这些阴阳师家族中出来的人,如果是真的,那可就比较麻烦了。

  鬼舞辻无惨的心情直线下降,只能靠着压迫下属来排解不快。

  鬼们崩溃的发现原本就魔鬼的不行的大老板更加魔鬼了。

  鬼杀队的队员们发现他们更忙了。

  长青发现他的查克拉……居然又封印回去了?!

  也不是全都再次消失的一干二净,长青要是集中精神全力实施,例如使用全集中呼吸的时候,就能打破那封印,会有一小部分查克拉能短暂回到他体内,可以用来增强力量速度,或者是用一两个c、d级的忍术。

  和以前长青那几乎无边无际的查克拉比起来相当的可怜,但是好歹有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要什么自行车呢?

  蝴蝶香奈惠似乎有什么想法想要和“平凡商店店主”浦原喜助交流,收到产屋敷耀哉通信的长青便先一步寻着地址离开了。

  似乎是因为长青带来的战果,产屋敷耀哉整个人的精神显得非常不错。

  “我看了你和蝴蝶香奈惠一同交上来的报告,鬼杀队还从未出现过如此年轻就斩杀了下弦鬼的队员,”产屋敷耀哉微笑着看着长青,“还带来了珍贵的情报,并且没有任何队员的损伤报告,做的非常好,长青。”

  千手长青“今年”十三岁,是记载里最年轻的柱。

  产屋敷耀哉记得每一个鬼杀队剑士的名字,早在听说长青他们水呼三人为藤袭山最终考核带来了一次全员无伤通过的记录时,他就有种将来必定会在九柱的位置里看见这三个少年至少其中之一的感觉。

  听悲鸣屿行冥提起第一次见到长青的经历后,知道他出身神谷道场,只身一人就击败了一个鬼,还是他遇见了奴良组二代目,产屋敷耀哉更是有种冥冥之中的天意为鬼杀队送来了这个少年的预感。

  产屋敷历代家主的这种特殊直觉曾数次挽救鬼杀队于倾颓的边缘。

  产屋敷耀哉注意到长青脖颈侧面的深青色“疤痕”:“长青,那是在战斗中受伤了吗?”

  “感谢您的赞赏和关心,主公,也希望您一直身体康健。”长青有些生疏的用着敬语,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个应该是在战斗中因为中毒留下的后遗症吧,并没有什么大碍。”

  除了濒临死亡的时候这个“疤痕”曾变得十分灼热,它一直都沉寂的待在那里,医生检查后也没发现什么,长青就没多管。

  “是吗。”产屋敷耀哉觉得这个“疤痕”的感觉有些奇妙,好像是在哪里看见过,他决定一会儿回去查找一下之前的资料。

  “关于之前战斗之外的事情,我还有事需要和您汇报,”长青决定将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的事告诉产屋敷耀哉,“听起来非常匪夷所思,但是我可能知道了关于人们死后的去向。”

  产屋敷耀哉极为少见的怔了怔。

  “长青,讲一下发生了什么。”

  尽管这都已经超脱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但是鬼和妖怪都在,死后的世界被活人所知什么的相比较也就不那么天马行空了。

  产屋敷耀哉相信自己的剑士不会讲出毫无根据的传闻。

  听完长青的叙述,产屋敷耀哉沉默许久。

  “……先人们都在等着我们的消息啊,”产屋敷耀哉叹了口气,“总是在那边等着我们将胜利的消息带给他们,我们这些后人定要将恶鬼灭杀的消息奉上。”

  如此才能瞑目。

  长青回忆起自己为何会产生加入鬼杀队的念头的理由,也默默点了点头。

  “长青,还有我也会叮嘱蝴蝶香奈惠,你们要记住,”产屋敷耀哉盯着长青的红眸,严肃道,“除此之外不要再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人,这世界上抱有‘不如一死了之’念头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鬼杀队里。”

  死后的灵魂聚集的世界是存在的——这种消息要是传出去,自杀率会上升到难以想象的恐怖程度吧。

  鬼杀队的队员大都意志坚韧,但那是因为他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定要为他们报仇”这一个念头连接着他们和活人的世界。

  如果被外界知晓拔刀抹脖子后就能见到那些日思夜想的人……

  听起来竟然有种诡异的、令退无可退的人难以抵抗的魔力。

  “我定会牢记,请您放心。”长青也意识到了这点。

  当初在忍界,得知波风水门还有旋涡玖辛奈一起研究出“尸鬼封尽”的时候,长青就有种复杂的感觉。

  死后的世界是如此的令人恐惧却又吸引注意,但是一死了之绝不是什么好的解决方式。

  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就是生命。

  产屋敷耀哉点点头,道:“从日本各地召集九柱回来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倒是可以利用这期间的时间办一些其它的事。”

  目前鬼杀队的九柱人还没有九个,哪怕加上长青也不够,最远的一个现在好像在北海道。

  不是早早定好时间的柱合会议,突然让他们往回赶,的确需要一段周旋的时间。

  “关于我们鬼杀队可能会诞生的最年轻的一位柱的考核,还有你的名号,”产屋敷耀哉道,“去训练场吧,天元和秋人已经在那里等你了。”

  成为柱之前的最后一次考核。

  宇髓天元长青已经认识了,秋人全名为望山秋人,也是现任九柱之一。

  可以看出这是产屋敷耀哉专门挑选的考核官,因为望山秋人他是现任水柱。

  九柱之中不管封号如何变迁,水柱和炎柱总是存在。

  望山秋人今年大概二十三,是个沉稳的青年,一看就像是水之呼吸门下的人。

  长青有种会见同门师兄的感觉,他还挺开心的。

  问题在于宇髓天元。

  考核场地内,宇髓天元看着长青,眼角抽搐:“你速度倒是很快啊?”

  说好的继子呢?他那么大个继子呢?

  居然直接跳级变成他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