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40章 第 40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20 18:04: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长青远望风景:“呀,今天天气不太好啊,不赶快开始的话下雨就不好了。”

  宇髓天元也不知道自己是憋着笑还是憋着火,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他的肩膀忽然被一边抱着手臂默默看着的望山秋人拍了拍。

  “宇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望山秋人用凉飕飕的眼神盯着音柱,幽幽道,“关于你翘我们水之呼吸墙角的事情,你还想说什么?”

  宇髓天元抖了抖:“啊我知道了,望山你不要用这种渗人的语气说话!一点都不华丽!”

  宇髓天元才刚忙完和奴良组那边联络的事情,和产屋敷耀哉提起想要增加一名继子的事情,结果就得知长青刚刚斩杀了一个下弦鬼。

  这下可好,继子也没了,这件事还被望山秋人知道了。

  “你就是长青吗?”望山秋人转头看向长青,语间和神色虽然依旧淡淡的,眸中目光却蕴含着鼓励,“我是现任水柱,你的老师鳞泷左近次先生我也去拜访过几次,是个很有威望的老前辈,咱们水之呼吸门下互相照应就好,你不用太紧张。”

  长青点了点头,宇髓天元挑眉道:“考核还没通过,望山你就这么肯定吗?”

  望山秋人一手拔出自己泛着淡淡青蓝色的日轮刀,回头看着宇髓天元:“虽然考官要有两个人,但是实战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宇髓你不想来吧?”

  最后那个问句弄的宇髓天元一愣,就是他这一愣神的功夫,望山秋人淡淡道:“我了解了,那就我来。”

  宇髓天元:“……”

  你了解了个什么?

  他只是差点翘了个墙角而已啊,你们水之呼吸门下人数是最多的之一吧?!看看他们人烟稀少的音之呼吸啊,你也太抠了!

  行行行,他当个围观的还不行吗?

  同事妥协的下场去一边围观了,望山秋人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长青身上,认真道:“你是斩杀了下弦鬼才得到测试资格的,实力不需要担心,但我也不会因此放水,正好也让我看看,紧靠三人就达成藤袭山无伤亡记录的少年之一是什么样子吧!”

  年轻的剑士是鬼杀队充满希望的未来。

  长青犹豫了一下,他没有用双刀流,反手拔出自己的日轮刀,刀上的水纹在太阳光芒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前辈,请多指教。”

  长青的查克拉流动尽管还很微弱,但是对于擅长使用查克拉的忍者来说,少量查克拉就足够做到很多事情了。

  更何况长青现在还身负水之呼吸和飞天御剑流相辅相成。

  这是鬼杀队内部的考核,长青没有使用逆刃刀,但是日轮刀也可以使用飞天御剑流。

  “考核开始”四字从宇髓天元口中吐出,白发少年俯身做出拔刀术的起手式。

  水之呼吸·一之型改·神速水面斩击!

  从日轮刀出鞘的那一刻起,水纹便从刀刃处纷涌而出,刀刃带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破开空气,仅是一个眨眼不到的时间,望山秋人前方长青的身形已经近在咫尺!

  眼中的赞赏一闪而过,现任水柱神色不动,手腕翻转间,相同的蓝色水纹也从他的日轮刀刀刃处浮现。

  望山秋人:“三之型·流流舞动。”

  这是水之呼吸的内战,彼此都能通过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判断出对方接下来会用出什么型,那根本就没有出其不意的必要,只看对于应用方面的熟练度和威力。

  长青对于水之呼吸的相性非常不错,能成为水柱的望山秋人也不差。

  望山秋人的水之呼吸比起如同大海般的长青,更像是山林间淙淙流淌的溪水,平静缓和,却也带着经略高台时砸落数仗的奔流气势。

  长青第一击的试探选择了最为四平八稳的水面斩击。

  望山秋人没有直接迎上去,反而是用攻守兼备且速度极快的流流舞动绕开了长青的刀刃。

  擦肩而过的瞬间,长青再次听见望山秋人低声道:“听说你晕流流舞动?”

  万万没想到的长青:“……”

  好家伙原来水柱也只是看起来沉稳可靠吗?他的名声居然都传进水柱耳朵里了?

  长青几乎能想到,那位把他当孙子看待的紫藤花纹之家的婆婆是怎么含笑和前来休养生息的鬼杀队队员们谈起这件事的。

  他一瞬间差点转头去撞个墙,幸好及时想起了现在还是在考核。

  长青以为望山秋人是故意想分散他的注意力,但其实望山秋人就只是单纯的忽然想起了之前在一个紫藤花纹之家听那里的婆婆在茶余饭后谈起的话,觉得遇见了故事里的主角很有意思而已。

  水之呼吸门下某种方面来说也真的是一脉相承。

  望山秋人不明所以的发现长青有一瞬间的犹豫,他立刻趁势追击,一个空翻腾身而起,二之型水车带起的圆形水刃朝着长青的背影砍下。

  长青的身影一顿。

  望山秋人砍了个空:“?”

  这真的不是时间被凭空砍掉了一段,望山秋人甚至没有眨眼,可是刀刃下的背影就是刹那间不见了!

  千锤百炼出的战斗反应令望山秋人猛的回头,不知何时长青竟然移动到了望山秋人身后。

  少年脚下踏着水纹,使用的招数却并非水流飞沫,他手中日轮刀斜刺而来,雫击波纹刺已经近在咫尺。

  目睹了全程且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除了长青自己只有宇髓天元。

  长青在望山秋人袭来前的一瞬间脚下忽然泛出水纹,宇髓天元原本也以为他想使用水流飞沫,可是长青居然宛如踩在云雾上一般,整个人踏着水纹灵活的一个转身,滑到了望山秋人背后。

  宇髓天元心道:“看来这是那个小子自己研发出的新的水之呼吸啊。”

  望山秋人并没有因为这个变故慌张,他原地使出流流舞动,快的甚至留下了手臂挥舞的残影。

  长青的刀尖和流流舞动的水纹相击,毫不意外的被荡开,这次取胜的机会消失,长青没有恋战,毫不犹豫的向后连连退去,想要拉开和望山秋人的距离。

  “还不够!”望山秋人忽然低喝一声。

  原本最为擅长寻找时机冷静攻击的水柱居然主动转身提着日轮刀攻来。

  看来望山秋人真的很期待看到长青最深层的实力。

  长青意识到这一点,心中忽然有了个想法,他右脚后退一步,扎了个马步。

  望山秋人下砍,长青上挑,两把日轮刀终于刀刃相接,“铛”的一声后居然冒出了火花。

  望山秋人不擅长力量,如果不是日积月累下来的卸力技巧,估计他的日轮刀会被直接挑飞,饶是如此望山秋人也感觉手臂一阵发麻,心中不由的感慨长青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望山前辈,”长青表示他也会语攻击,“鬼杀队的战斗方式不应该只有剑。”

  少年的红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手中力道突然松开,望山秋人瞳孔一缩,诧异的发觉长青居然松开了手中的日轮刀。

  对于和鬼战斗的鬼杀队剑士来讲,日轮刀就是生命,主动放弃日轮刀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望山秋人没想到,长青他不单单只是一个剑士,他还是个忍者。

  或者说是千手一族的忍者。

  长青提起右拳,灌注查克拉,猛的一拳打中了望山秋人的脸!

  后来望山秋人只对别人回忆过一次那天的战斗,就是和产屋敷耀哉回忆的。

  不管其余人怎么问他,甚至同事们连威逼利诱都用上了,也没能动摇望山秋人决定不和任何人说这次战斗的决心。

  “主公,关于这场战斗我非常抱歉,千手长青他的实力足够成为九柱之一,是我自己……”

  “我被剑士的固定思维束缚了,忘记现在战斗的不是鬼而是人,被砸进墙里后失去意识了一段时间,本来该是算我直接输的,但是长青说这是鬼杀队的考核,应该把呼吸法的战斗比完,毕竟拳头是没办法杀鬼的。”

  “……”产屋敷耀哉有些担忧的看着一侧脸颊高高肿起,不得不用手捂着脸的望山秋人,“秋人,你去看过医生了吗?”

  “还没,不过那不重要,主公,”望山秋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是眼神振奋的看着产屋敷耀哉,“呼吸法的比试是我赢了,长青还年轻没能完全掌握全集中·常中呼吸,但是再过一两年我肯定会输的吧,真是英雄出少年,而且还让我找到了能进步的地方。”

  能成为九柱的必然都是天才,天才骨子里几乎都带着对于战斗这种事物的狂热,不管他外表多么冷静。

  产屋敷耀哉无奈又欣慰的叹了口气,微笑道:“我很开心得知这个结果,秋人。”

  被那一拳打崩了后,深陷于战斗余热中的望山秋人说话有些颠三倒四。

  产屋敷耀哉不得不叫来宇髓天元。

  宇髓天元的神色……怎么说呢,近乎是木然的。

  “主公,”语间总是华丽来华丽去的宇髓天元的语气有些梦幻,“遇见您之前我的确是在当忍者吧?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

  “天元,何出此?”

  宇髓天元的嘴角抽了抽:“关于那天的战斗……”

  长青仔细观察过训练场,周围围着的是土墙,哪怕平常人砸进去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还能起到缓冲作用,更别说有呼吸法强化身体的柱。

  奈何千手一族的怪力效果有些惊人。

  您发出技能:千手怪力——效果拔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