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第42章 第 42 章

小说:满级后我又穿越了 作者:乐执与 更新时间:2020-09-20 18:04: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柱合会议一般一年召开两到三次,柱们都是很繁忙的,没办法经常从全日本境地各地往回赶,”望山秋人道,“每一次开会基本都会持续一个下午一直到晚上,对于鬼的事情,真是怎么谈论都觉得不够充足。”

  甚至没有人会觉得啰嗦,要是能想出一个直接干掉鬼舞辻无惨的办法,让他们原地坐上三天三夜也行。

  现任在职的柱,加上长青一共有八人,并不足以称为九柱,这在人手不足的鬼杀队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水柱、音柱和岩柱长青都见过了,剩下的四位分别是风柱、鸣柱、炎柱和云柱,除了呼吸法衍生自风之呼吸的云之呼吸,都是基础呼吸流派中的。

  除了长青以外这里最年轻的是鸣柱,今年才十六岁,已经成为柱一年了。

  长青刚和悲鸣屿行冥打完招呼,鸣柱一见到长青,就非常激动的询问道:“听说你遭遇了上弦鬼?得到了多少情报?有关于鬼舞辻无惨的消息吗?!”

  云柱拉住鸣柱,无奈道:“你先让人喘口气,别一上来就那么激动,一会儿主公大人来了都会说的啊。”

  鸣柱:“我可是很久都没碰到过十二鬼月了,他这么年轻就接连遭遇了两个十二鬼月,我很都羡慕啊。”

  长青:“……”

  不愧是柱,思想觉悟就是高。

  风柱是位看起来挺德高望重的老爷子,他咳了两声:“好了,你成为柱也才一年,现在自己才多大就说什么好久啊羡慕的,让我们这些老人怎么办啊?”

  大家对视一眼,不由得耸耸肩笑了笑。

  炎柱拍拍长青的肩膀:“千手长青对吧?这么年轻就成为柱真是个了不起的少年啊,今后一起努力吧。”

  长青点点头,对众人道:“也请各位多多指教。”

  使用者对于呼吸法的契合度都和各自的性格有关,清楚了各自的呼吸法后面对什么样的柱都不难相处。

  如同望山秋人说的那样,柱们尽管有的寡少语但都很好说话,更何况还有早已和长青认识的三位柱在其中周旋,长青很快就融合进了九柱的队伍里。

  宇髓天元笑着看向望山秋人:“长青可是让望山吃了不少亏,对不对啊,望山,那对你来说可是不怎么华丽的一战啊。”

  炎柱哈哈一笑,拍着长青的肩膀道:“我问了望山那时是什么场景,可是他怎么都不肯说啊,你偷偷给我讲一讲。”

  长青:“其实考核确实是我输了……”

  望山秋人转头,静静的盯着宇髓天元,口中对所有人道:“那你们知道长青和宇髓以前都是忍者吗?”

  宇髓天元:“?”

  他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明明宇髓和长青都是忍者,可是长青就能做到那个一下子就在地上滑出去的步法,还能随手一拳就用出那么大的力气,”望山秋人搬过自家同门后辈推到宇髄天元面前,对宇髓天元发出了灵魂质问,“为什么你不行?你是假忍者吧宇髓?”

  宇髓天元当场炸毛,他指着长青道:“该被质问的是这小子为什么能办到那种事,我还好奇那个叫木叶的地方到底都教了他什么呢!”

  忍者本来就不会那些东西啊!

  这种时候必须得挺自家前辈,附带还得鞭挞一下前任加现任同事,长青道:“真的就只是普通的忍术啊,宇髓前辈你没学过吗?”

  宇髓天元磨了磨牙:“你是故意在这种时候才叫我前辈的吧?”

  表面上面无表情给人感觉很听话的样子其实内心里是什么魔鬼啊。

  拍手声传来的时候,宇髓天元正面色狰狞的把长青的满头白毛揉乱,一边的鸣柱觉得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后辈他得照顾一下,正撸起袖子打算解救长青,炎柱无奈的夹在中间不知该让哪边先住手,风柱云柱都已经放弃,转头去和悲鸣屿行冥聊天,望山秋人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眸中带着些许笑意。

  这混乱的场景戛然而止。

  所有人齐刷刷一顿,眨眼睛的时间也没用上,除了长青以外的所有人便已经纷纷在门前整齐的单膝跪地排成一排,神情肃穆。

  长青慢了一拍,但他也很快意识到是产屋敷耀哉来了,立刻紧跟在望山秋人身边。

  这不是什么面上功夫的架子,能让这么多拥有了不起的才能的人如此折服,除了打从心底的敬佩外再无其他。

  产屋敷耀哉一如既往的用任何人听见都会感觉舒心的声音和神色和众人打了招呼,柱们也问候了他之后,产屋敷耀哉看向长青:“大家都认识我们的新任叶柱了吗?刚才在外面听声音你们应该相处的不错,这我就放心了。”

  长青顶着还没来得及理回来的鸡窝头,一本正经道:“是,大家都非常照顾我,主公无须担心。”

  其余柱:“……”

  这个面瘫真是恰到好处,干的漂亮啊。

  产屋敷耀哉给长青分配了他要主管的地区后,其余的柱们开始照例一个个汇报自己发现的一些疑点和情报。

  产屋敷耀哉的直觉相当敏锐,尽管他并非剑士,只是通过柱们口述的场景分析一番,也能找出几个柱都没有发现的蛛丝马迹,该说不愧是头脑派。

  如果历代鬼杀队当家都是这么优秀的人的话,那个鬼舞辻无惨还真是会藏啊。

  长青作为无经验的新晋者听着产屋敷耀哉的声音,心里思维忽然有点发散。

  使用螺旋丸和随便一个水遁配合,就能用出几乎不输给硬涡水刃的后招的水龙卷,这是个新的组合招式啊,长青先生,不如给它取名叫“无敌旋风超龙卷之术”好了!

  长青:“……”

  不对为什么会想到这一截啊!明明波风水门也有不是黑料的历史的!

  可是好奇怪,波风水门和产屋敷耀哉很像,但他真的无法想象产屋敷耀哉天然呆的样子。

  “主公大人,我失礼了,但是,”鸣柱汇报完自己地区的情报后,迫不及待的看向长青,“我很想听听叶柱所带来的上弦鬼的情报,这可是百年难逢的机会。”

  其余人也都默默赞同,产屋敷耀哉点点头,呼唤长青上前,又从产屋敷天音那里接过一张纸:“这是长青交上来的任务报告。”

  从最年长的风柱开始,众人一个个传阅,伴随着长青的解释。

  ……综上所述,主公大人,诸位,”本来应是初次面对这种场面的少年不卑不亢,形容举止进退有度,没有丝毫怯意,描述也很是四平八稳,把书面上没提到的地方都补全了,“这就是我和我的队友蝴蝶香奈惠遭遇上弦之五后的一切所见所闻。”

  “我觉得他对于那种病态的艺术的执着以及狂妄自大的态度是可以利用的弱点,血鬼术中最棘手的则是那个水牢,封死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呼吸法和剑术,这点一定要当心,其余的血鬼术,如果是柱们一开始就全力应战的话,战况应该很难会发生一边倒的情况。”

  柱们立刻开始在脑海中预演着如果是自己遭遇了上弦之五应该如何应战。

  “得小心再发生水漫深山的状况,”望山秋人道,“上弦之五如果打算同归于尽的话,我们不能在有人烟的地方和他发生战斗,最起码大家都得学会游泳。”

  炎柱:“……”

  尽管望山秋人说的很有道理,但他觉得自己有被为难到。

  火焰就是天生不喜欢水啊!

  “壶中之鬼吗……”产屋敷耀哉道,“如果他平时隐藏在人类中就是以此来遮人眼球的话,那么商路上的情况会更容易探听到情报,这就交给产屋敷家的产业吧。”

  俗话说分工搭配干活不累,柱也没有那么全知全能的。

  “长青,”鸣柱问道,“呼吸法和剑术都不起作用的情况下你是怎么从水牢中逃出来的呢?”

  这是大家都想问的问题,从结果来看是上弦之五自己把自己给玩没了,但长青能从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活下来,这不能单单只是运气吧。

  这个问题并不突兀,长青已经想到会被问及这点,他也准备好了回答。

  把锅推到上弦之五身上让大家以为他有厉害到那种程度是很过意不去,但是自己一个人居然能召唤出海啸什么的才更没办法解释啊。

  只能让大家对上弦的战力多保持一些警惕性了。

  “当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意识模糊的时候,忽然想到了鳞泷老师以前对我的教导,”长青看向似乎想到了什么的望山秋人,道,“水之呼吸在学习剑术时为了感知水的流动的感觉,基本都会去……跳瀑布。”

  其余柱:“!”

  望山秋人在同僚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淡然的点点头:“没错,这对修炼很有帮助。”

  柱们忽然有些庆幸自己的呼吸法没有这么个训练方式。

  仔细想想要是为了加强感知就得去跳火坑跳龙卷风什么的,那根本不可能啊!

  话说回来水之呼吸的好像都有点面瘫,该不会是就这么砸的吧……

  望山秋人和长青以及远处的富冈义勇忽然同时觉得鼻子有些发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