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4章 半崖山崩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滂澍三日,云销雨霁,浮岚暖翠。

  我在洞内穷极无聊了三日,每日都盼着雨停,商宧说与我听的所有故事都被我逐个回忆了一遍,绵长之雨才终于止歇。

  雨虽已停,但泥路湿滑,商宧犹然上不得山,我便只有找小慈和小墨来消遣光景。

  尚在路上,却瞧见二甲已结伴朝我寝洞方向行来。想来二甲这三日也同我一般,无乐可戏。

  不知二甲在谈论何事,兴头颇高,我明明就在其前方不远处,二甲愣是未注意到。

  我颇觉不耐,遂双爪叉腰,朝二甲喊道:“你二甲可是说的欢,我在这杵了许久,你们眼睛愣是瞟也不瞟。”

  二甲这才停止谈话,移目而视。

  小墨嬉笑着道:“莫不是你学了卜算之能,掐爪一算,便知我们要来,特意早早迎在路口?”

  我一甩甲尾,“天机怎可泄露?连落了几日雨,甚觉憋闷。不过,我瞧着你们倒是面朗,莫不是寻了好玩的物什未让我知晓?可不要小气,拿出来瞧瞧。”

  小慈展了展一身坚鳞,“若是我们得了好玩的物什,还能逃得过你那双灼眼?”

  小墨也立即附:“小慈可没有说错。”

  听得二甲实,我心满意足,“那倒也是。不过,你们在说什么高兴的事,嘴都笑裂了。”

  小墨看了小慈一眼,神神秘秘地道:“自然是喜事。”

  此话一出,小慈登时面露羞色。

  我赶忙追问:“是何喜事?快些说出来让我也乐乐。”

  小墨嘿嘿一笑,“就这下雨几日,我阿爹阿娘去小慈家提了亲,你说是不喜事?”

  我道二甲怎的雨封三日竟还能面灿桃花,原是好事将成,难怪小慈今日有些不一样,我还当这场绵绵之雨使她转了性子。

  瞧她一脸娇羞,我咧咧嘴,道:“喜事,自然算得上一件大喜事,瞧瞧我们小慈姑娘,甲逢喜事精神爽,身上鳞片都光润不少。难怪这雨刚停,你二甲就急急往我这处来,如此说来,我可得好好准备二位新人的贺礼了。”

  小慈握着我的爪,笑道:“我们有千樰你这个自小为伴的朋友,已是极好的礼物。”

  我同小慈、小墨年岁相仿,自幼为伴,他二甲更是早生情愫,缱绻羡爱。

  在我们一族,情爱无束,只要落花流水皆相意,便得举族同贺。

  遥忆族里上一回喜事,还是阿哥与谦雍伯父家的二女儿结亲,算来也是两年前的事。

  如今族中又出喜事,自然是全族之喜,可要好好欢上一欢。

  见二甲满面春风,我忍不住想调侃调侃,“小墨,今日你非要老实交待。我和小慈初见你时,你便拿了满满一筒子白蚁给我们,想来你那时就在打小慈的主意吧?就是可怜了我们善良的小慈姑娘,这么多年竟不知身边玩伴是只大狼所幻,就等着你这只没有蜷成个太极球的小美甲上钩呢。”

  小慈也是玩心大起,故作惊讶状,又曲爪在小墨头上敲下一记,“竟是如此?哪里来的大狼,斗胆化作我们族类的模样,你且说,居心何在?”

  小墨一把掠起小慈的爪子,表情猥琐至极,轻佻道:“本狼的居心自然是劫了你这娇娘子回去做妻。”

  这二甲一唱一和,越发甜腻腻,我委实看不下去,连忙挥挥爪,“允了允了,你快些将这小娘子劫回去罢,可要好生养着,小娘子的爪子厉的很。”

  二甲闻笑颤。

  小慈和小墨的成亲之日定在六日后,我们的礼节虽少,但当用之物还是要置办周全,而我则决定趁此机会,替自己谋个下山之利。

  我同阿爹好说歹说,百般央求,阿爹终于勉强同意我明日随小慈、小墨一行下山,并对小墨千叮万嘱,令其将我看牢,万莫生出乱子。

  小墨深知下山一事乃我多年夙愿,只是一直为禁规所束,始终未得一偿。如今阿爹破天荒松口,虽仍有诸多禁条,但小墨均一一应下,并为此作出保证。

  孰料,翌日巳时,商宧上山。

  我既想见商宧,又不舍放弃下山之事,一时不知该如何抉择。

  小慈和小墨见我陷入两难之境,竟毫不犹豫地决定将采办之事后延一日。

  为此,我差点感激涕零,有如此好友,是我千樰的福气。

  我原以为,商宧今日上山也会与往常一样,同我讲些趣闻轶事,却哪曾想,他今日所讲之事,恐怕会让小慈和小墨原定的结亲日往后延了。

  原来,前几日溟濛小雨刚停,紧接着又连下三日暴雨,而半崖山因常年有白蚁之患,山上树木所剩无几,此番暴雨如注,引发山洪,山下村庄里,房屋尽毁,村上百来口人,仅活了三五个塌山时离村未归的。

  白蚁精实在可恶,毁不得天穹山,便去毁别的山,以至酿成此灾。

  而半崖山,我们都不陌生。

  这座山原本是先祖栖身之处,后来由于山下人大肆捕杀,得上天怜悯而存活下来的均逃至天穹山,七子山神护了先祖一行,穿山甲一族便在此扎根。

  千年之前的怨早已入土为泥,我们虽仍然惧怕被猎捕,但胸中已无一丝恨意。更新最快s..sm..

  阿爹常说,世间所有生灵,都有其存世之理。就拿白蚁精来说,他们生来便是以木为食,此乃其天性使然。

  白蚁原先也只食一些腐木,但后来修炼成精后,便不再满足于只食腐木,一些长势甚好之树也难逃被其啃噬的厄运。又之白蚁数量增长甚猛,若任由其胡来,后果不堪设想。

  而天下万物皆有其相克者,穿山甲生来以蚁为食,我们便是能抑制白蚁的那根长鞭。

  待商宧走后,我便刻不容缓地将此事告知阿爹。

  半崖山一事,实在耽搁不得。山犹在,树仍可生,妄作胡为的白蚁更需收拾。

  听闻后,阿爹急急招来族中几位资历最深的老者和管事叔伯,我则负责将阿哥喊来。我是此事的第一知晓甲,自然要在场,小慈和小墨则是我与阿爹说来允之旁听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慈和小墨的结亲日往后延,而具体延至哪日,暂且不定。

  此灾由白蚁引起,我族要抽六只甲去半崖山将白蚁精制服,以免其再酿大祸。

  除此之外,六只甲还需带上树种。因半崖山树木疏落,山下村庄又毁于此灾之中,恐一时半会儿无人再理,所以我们要将树种洒上,不然半崖山迟早要成一片荒土,受不得暴雨,山下便也住不得人。

  阿哥身为族长长子,半崖山一行,他自当仁不让。

  小慈、小墨皆是族中的有为青年,曾在对抗白蚁精的屡次袭击中立下不少骄人之绩,当场自荐,几位长辈一一应允。

  我心正激昂,也踊跃自荐,几位长辈却不由分说地悉数否决。

  “此次白蚁并非在天穹山作恶,而是距离天穹山约半日路程的半崖山。天穹山甲多,还有山神仙障所阻,降白蚁精并非难事。但此行仅去六只甲,那里眼下何种境况还不得而知,我是族里唯一一个同银杏爷爷学了些术法又有灵力傍身之甲,若是白蚁精找来其他帮手,有我同行,胜算定会大上许多。”我同在场长辈入情入理地分析了其中厉害,又大胆地猜测种种突发状况,且极力展现出自己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同时不忘给旁边二甲和阿哥狂使眼色。

  在三只甲的据理力劝之下,几位长辈经过一番讨论,终于允我之请。

  阿爹昨日对小墨千叮万嘱,今日又对阿哥千叮万嘱,其语中心皆不离将我盯牢、莫要生乱云云。

  而诸位长辈亦是如此,并且挨个提醒我莫要弄丢红绳。

  如此谨而慎之,似乎我一旦出山,必将惹出苍生大乱。

  阿哥连番承诺一定将我看牢,我也挨个向长辈保证,会一切听从阿哥安排,坚决守护好爪上红绳。

  如此这般,几位长辈方才罢休。

  我,千樰,天穹山唯一没有出过山的甲,终于要下山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