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26章 红衣鬼魅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慈和小墨这对结亲日一延再延的“苦命鸳鸯”,终于在银杏爷爷的见证和祝福下,喜结良缘。

  然则,三尺三寸的红盖头也压不住小慈的好奇心,时不时挑起盖头瞧热闹,生怕错过了什么妙趣横生之事。

  小墨则一步不离地跟着她,以防小慈按捺不住,直接掀下本应由他来挑起的红盖头。

  族内难得出一桩喜事,大伙儿自然敞开了喝,尽兴了玩,以致最后留了个鸦默雀静的洞房花烛夜给二位新甲。

  而在接新娘子时嚷着要大闹洞房的一众甲,早已酩酊大醉。

  被严禁沾酒的我,与千杯不倒的见欢,则自然而然地担起了送各位烂醉如泥之甲回洞的重任。

  在将诸甲安送完毕后,我和见欢已经累得腰酸腿软,背靠背瘫坐在一块大石上,望着满天星斗。

  夜风潇瑟,浸在满山凉意里,周身疲乏渐渐散去,我用后脑勺磕了见欢一记,“见欢,明晚你便带我去断月湖罢。”

  见欢又回磕我一记,揶揄道:“看把你急得,那鬼魅还能一夜之间跑了不成?”

  我忽然起身,见欢背后着力一空,猝不及防往后摔去,“咚”得一下磕在冷硬的石头上。

  “哈哈哈哈……”我拍落衣上的土,笑得十分猖狂。

  “好啊你,看我不将你绑了挂在树上。”见欢立马跳起,张开爪子追我。

  我嬉笑着跑开,边跑边威胁:“你若敢绑我,我定让银杏爷爷将你变成一块又丑又沉的怪石头,丢进茅坑。”

  见欢在后面紧追不放,我跑在前面同他斗嘴,夜阑人静的天穹山上,呼起了阵阵清灵的笑语欢声。

  一觉睡至晌午方醒,我清醒后的首行之事便是瞧一眼今日天气。

  秋高气爽,日丽风清,正合我意。

  残月渐露时,我同见欢在事先约定之处汇合。

  沧水仙子的天水纱正好派上用场,我随手招来一片薄云,与见欢乘云而行,直奔断月湖。

  万里铅华,涤尽尘空。寒蝉凄切,声声惹愁。

  离断月湖越近,越觉风气萧索。天上一盏孤灯映于水面,浮光跃金,一点朱砂隐隐于水波之缘。

  我与见欢相视一眼,当即沉云而下。

  湖边坐了位红衣人,背影清冷,双腿荡在湖里,似在戏水。

  我将手一抬,示意见欢不要跟来,而后独自走近令众人谈虎色变的红衣鬼魅。

  待我轻手轻脚地行至红衣鬼魅身后,这才瞧清,她身上红衣竟是喜服,脚上是一双红缎牡丹花绣喜鞋,头上戴着一顶金灿灿的凤冠,俨然一副新娘妆扮。

  只是不知,凤冠下的娇面,是否一如出嫁新娘那般喜色盈盈,含羞带臊,抑或是,白骨森森。

  摸不透红衣鬼魅的底细,我自也不敢大意。

  “秋夜寒凉,湖水更是冷骨,姑娘孤身在此,莫要受了寒才好。”我一语关怀先上,静立良久,她始终未答话,也未转过头,我不禁开始怀疑红衣鬼魅是否聋聩。

  湖面静得出奇,唯有鬼魅脚下荡出的圈圈涟漪。而倒映在水里的面容破碎在涟漪间,叫我看不分明。

  我钦身拾起一颗石子,往湖里一投,石子在即将触及水面之际,骤然悬滞,不上不下。

  当我的目光兀自定在凝空不落的石子上时,红衣鬼魅却猛地跳入水中。

  我下意识探手去抓,却只指尖触到喜服,一手抓空,只能眼睁睁看着水里一抹暗红愈沉愈淡,最终淹没于无尽黑暗之中。

  湖面归于平静,悬空石子溘然落水,击得湖水“咕咚”一响,泠泠淙淙,却惊不起一丝涟漪。

  见欢两步跑近,“千樰,没事吧?”

  我又拾起一颗小如珍珠的石子,一指弹出,然后指向水平如镜的湖面,“见欢你瞧,断月湖奇得很,好似除了红衣鬼魅,旁人再激不起一丝水纹。”

  见欢泰然道:“湖里有鬼魅便已是怪事一桩,不起水纹倒也不足为奇,指不定其中还暗藏更匪夷所思之事。”推荐阅读sm..s..

  我往湖边迈近两步,见欢立即拦手相阻,“你别是想入湖去瞧瞧罢?”

  我撇开见欢的手,“我还没那么不自量力,且不说不清楚那鬼魅深浅,单论断月湖,都不知里面还有多少古怪。”

  见欢问道:“那你接下来作何打算?”

  我笑道:“以小慈的性子,若是碰着稀奇的事没让她知道,她能把我的洞给填了,你信不?”

  见欢略一思索,严肃道:“这倒是极有可能。”

  我后退一步,“今日便就此作罢,明晚再来。”随即招来一片云,乘云而去。

  翌日午时,我和见欢一同去了小墨的寝洞。

  寝洞内,小慈正捏着一枚银闪闪的细针,歪歪扭扭做着刺绣,小墨则在一旁为她挑着绣线。

  好一对琴瑟调和、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妻,险些让我生出不忍打断这种惊破天际的心思。

  我优哉游哉地迈到小慈身后,从她背后倾身一探,“哟,见欢你快来瞧瞧,这成了亲的甲就是不一样,竟也做起了精致的绣活。”略略品了品,又啧上一声,“狗尾巴草绣的不错。”

  听,见欢果然凑近一瞧,脸上表情却霎时波云诡谲,难以揣摩。

  小慈连瞪我都嫌懒得转眼珠,依旧捏着与她平日形象极为不相称的绣花针刺来刺去,只嘴里回酸我:“你可赶紧死一边儿去,平日里让你多看些书,长长学问,你偏不听,这不又闹了笑话。小墨,大声告诉她,我绣的是何物。”

  小墨得令,立即接话:“你再睁大眼睛仔细瞧瞧,上下左右都好好瞧瞧,我娘子绣的乃是蒲草,取自‘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之意。”神色颇为得意。

  未免犯下一桩冤案,我当真捏着下巴,仔细端详起来,也强行将小慈针下的狗尾巴草与所谓的蒲草联系了一下。

  蒲草倒还勉强说得过去,可这磐石,我却是压根儿没瞧出。恐再次看差,我赶忙虚心请教:“这一根根的,勉强算作蒲草,不过,无转移的磐石在哪里?”

  小慈终于忍不住,当即剜我一眼,停了针,指着蒲草旁一团黑色的鬼形怪状,叱道:“这就是磐石,说你是井底之蛙,你还不肯认。”

  小墨连忙妇唱夫随,腾出一只手,朝我扇了扇,“去去去,别搅扰我娘子做绣活。”

  我忍俊不禁,垂头窃笑,片刻,甫一抬眼便对上两道欲将我千刀万剐的目光,这才勉强收起笑意,清咳两声,故作遗憾:“本是有趣事想与我顶好的朋友之一,”我特特朝自称在绣蒲草磐石的二甲扇出两片手风,“也就是你们二位,讲来听。只奈一字还未提,二位便要赶我们走,看来这桩趣事只有我和见欢去瞧了。”侧头看向见欢,“见欢,我们还是识趣走罢,可别扰了人家绣狗尾巴……不……是蒲草。”又特特拖长尾音。

  见欢深明我意,附和道;“虽然遗憾,但懂得识趣才是紧要。”

  我与见欢眼神一交,抬足便往外走。

  刚走出两步,便听小慈唤道:“回来。”

  我和见欢相视一笑,大有奸计得逞之感。

  小慈不愠不火地道:“是何趣事,你且说来听听。”

  我立即搬了张矮凳,坐在小慈旁边,不苟笑地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见欢知,小墨知,你们可能答应?”

  小墨不以为意地道:“何事让你这般严肃?”

  我郑重其辞地道:“你们先说,能否答应我不将此事告知他人。”

  小慈手口并用,道:“行行行,我们答应了。”

  接着,我将断月湖红衣鬼魅之事告知二甲,纤悉无遗。

  絮完后,小慈连忙将绣针往缎子上一扎,又连针带绷放回竹条篮里,一个劲儿地要去瞧稀奇。

  小墨便不必问,只要小慈去,他定然随行。

  四甲当场决定,待夕阳一沉,便即刻赶往断月湖。

  暮色四薄,动身前,我去山顶取了四颗白果。银杏爷爷问我作何使,我随意敷衍了两句,便一溜烟儿地跑开去。

  白果乃灵物,若红衣鬼魅当真是邪祟,白果的灵气便能暂时助我们避其邪气,我们也就能下湖一探究竟。

  小慈早已急不可待,我将白果分予三甲后,便立即御云往断月湖飘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