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27章 再探断月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晚月朗,湖边却不见红衣鬼魅之影。

  小慈阴郁地望着天上,语露怀疑:“月光挺亮啊。”

  我打趣道:“兴许今夜鬼魅睡过了头,眼下还没醒呢。”说话间,从束腰里取出白果咽下。

  小慈、小墨、见欢也纷纷取出白果吞下,我们四目相对,齐齐点头。

  我用天水纱结了个水障,将我们罩入其中,继而徐徐朝湖里行去。

  水障沉得极慢,而越往下沉便越暗,我拈指掐出个光星,瞬即辉映三丈。

  不知是因夜里湖暗所以瞧不清楚,还是湖中本就有古怪,从入水到踏上湖底这一程,竟不曾见一条鳞介游过。推荐阅读sm..s..

  我将天水纱覆在指尖的光星上,心中动念,整个湖底瞬即犹月突沉,明如白昼。

  小慈不由得咄咄道:“不愧是仙家之物,仙力竟如此之大。”

  “嘘!”我立即将指竖在唇边,作禁声状。

  正欲也赞上两句的小墨,见状马上打住。

  见欢入湖后便一直甄心动惧,双拳虚握成拳,活似偷偷潜入别人家里欲行恶事的毛贼,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注意惊醒屋主,紧接着就是一场生死搏斗。

  “噗……”想着想着,我一个没忍住,竟在气氛肃然如斯的水障里笑出声。

  三甲霍地转过头,望着我,像瞧见鬼魅那般,又惊又惕。

  “无事无事,我方才就是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一时没忍住……”我硬憋着笑,自觉此时的面皮应当很是扭曲。

  见欢紧绷的神色终于略略舒缓,心有余悸地道:“吓死甲了。”

  小慈立马朝我脑门上戳了一指头,咬牙切齿地道:“我真想一指头戳死你。”

  小墨赶紧上前,轻拍小慈的胸膛,为其顺气,“娘子息怒,你的玉指还要绣蒲草磐石,且让为夫来戳死她。”说罢,伸出一根手指,作势往我头上戳来。

  “你们瞧。”我张眉努眼,信手指了一处。

  三甲齐刷刷看向我所指之处,丝毫不敢旁骛。

  细细瞧了片刻,并不见异事,见欢遂问:“有何异常?”

  我故作神秘地看着三甲,“你们难道没有发现,湖里竟连一条鱼都没有?”

  见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方才也察觉到了。”

  小慈、小墨这才惊觉,面面相觑,小墨折声道:“好像真是。”

  我当即论断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断月湖果然非同寻常。”

  得此发现后,三甲的兴致骤然上涨几分。

  无鱼之况又给断月湖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就等着好事之人将之揭下。

  此时,在诡异莫名的断月湖中,四只势必“打破沙锅璺到底”的甲,正一步一观地走向湖心。

  紧接着,又发现一桩怪事。

  湖里不仅没有鳞介藻苹等寻常水物,连我们唯一碰见的蚌,最后也发现只是一个空壳而已。所以,断月湖更准确地来说,是一片死湖。

  见欢略加思索,猜测道:“也许湖里的活物都已被红衣鬼魅吃得干净。”

  话音一落,身旁两只来时气势汹汹、胆大如牛的甲,此时已被吓得瑟缩在一团,紧贴着我和见欢,四颗眼珠不停地朝四面八方打转。

  此时,我也顾不得奚落二甲,只警惕地看着周围,每一步都如履薄冰,生怕猛地窜出个妖物,打我个猝不及防。

  我们寸步一顿地踩着湖泥,动静虽不大,却非完全没有,可是脚下竟没有荡起应有的浮灰。

  断月湖虽深,却不阔,我们寸寸度之,从湖的一头丈量到另一头,并不曾发觉半丝阴邪之气。

  我不禁怀疑,是否昨夜贸然来此,打草惊蛇,而致红衣鬼魅猜到我们会去而复返,所以便提早离开了断月湖。

  我木立静思,脑中回想着从昨夜来到断月湖,到今日再行,期间所瞧见的种种景象,看是否有所遗漏。

  小墨蚊音道:“会不会红衣鬼魅已经不在断月湖了?”

  小慈深以为然,点头应之。

  见欢也提出见解:“我估摸着,红衣鬼魅应是已经离开了断月湖,或许我与千樰昨晚那一探,让她起了戒心,所以弃湖而去。”

  我摇头否决:“她肯定还在湖里。”

  此话一出,三甲立马重塑警惕之状,皆望向我,如惊弓之鸟。

  我决嫌道:“我们入湖时,水面依旧平如镜,我用石子探过,一纹不起。”顿了顿,又继续分析:“还有,”我看向脚下,故意用脚翻了翻湖泥,“翻不起泥。”

  “由此可见,红衣鬼魅应该还在断月湖里,只是……”我凝眉而视,委实想不出她此时究竟藏身何处。

  小慈大惑不解地道:“可是,断月湖几乎被我们寻了个遍,此湖并不算大,她能藏到哪里去?”

  我回遑苦思:“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见欢恍然一惊:“难道说,这小小的断月湖里竟藏有乾坤?”

  我啃着指甲,脑中一遍遍过着我们从入湖后瞧见的所有景象。

  突然,某个东西在我脑中一闪,我当下以拳拍掌,喜呼:“就是她。”

  三甲一脸茫然。

  我暂不解释,只甩下一个“相信我”的眼风,斩钉截铁地道:“跟我走,我知道她藏在何处了。”

  于是,我们又行回湖心处。

  我在只露出了一小块蚌壳的地方停下,指着半沉于湖泥的蚌壳,道:“让我们好一番寻的红衣鬼魅,就藏于此处。”

  小墨将信将疑地去拨蚌壳四周的湖泥,见欢也随即蹲下协助。

  待湖泥全部拨开后,三甲瞬即惊得舌桥不下,谁也没有料到,小小的断月湖里竟有这般大的蚌壳。单观其长短,堪以容一成年男子躺卧其中。

  小慈惊问:“千樰,你是如何知道她藏在壳里?”

  “这也不难。”我故作深沉,一字一顿地道:“首先,我与见欢昨日来到此处时,也算是运气好,碰巧见着了红衣鬼魅,却因此打草惊蛇……”

  我还未全方位展现出我的机智敏锐与极强的洞察力,小慈便马上打断我即将冗长的陈述:“捡重点的说。”

  无奈之下,我只能化繁为简:“从此处路过时,我恰好看见这一小块显露。加之整个断月湖只有一些石头和大大小小的蚌壳,我便猜到她定是躲在蚌壳里。”

  小墨追问:“那为何偏偏是这个蚌壳?”

  我俯身指向壳上竖纹,“你瞧这蚌壳上的纹路,足有指宽,蚌壳决计小不了。而纹路这般宽的蚌壳却是少之又少,不出意外,红衣鬼魅定然藏身于此。”

  见欢应当已经想到,二甲在我进一步的解释后才憬然有悟。

  老巢已被我们挖出,红衣鬼魅却依然纹丝不动,稳如泰山,倒让我们拿之没辙。

  是以,在荒无鱼烟的断月湖底,有四只化作人形的穿山甲,围着一只大蚌壳,逆行一周,又顺行一周,反反复复,无不抓耳挠腮,皱眉苦思。

  半晌,头已绕晕的小墨猛地停下,忿然道:“索性将蚌壳搬到岸上,暴晒三天,看它还壳硬。”

  小慈回手甩他一记粉拳,斥道:“蚌壳这么大,我们只有四甲,怎么搬?要是红衣鬼魅在壳里施个什么千斤沉,蚌壳没搬上去,我们却被它活活压死了。”

  被小慈一训,小墨旋即唯唯连声:“是是是,娘子此甚是,是为夫考虑不周。为夫愚拙,不及娘子半分聪慧。”

  见欢笑看二甲一眼,而后扭头问我:“千樰,你有何想法?”

  我脑子里已经飞出一百种方法,蒸、炸、煮、闷、烧……最后却又被我一一暗自否决。

  思忖须臾,我云淡风轻地道:“砸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