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32章 湖边一曲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正当姜赤缇半犹疑半沉浸在脑中之画时,凝视远杏的谈问西蓦然开口:“为你的画取个名字罢。”

  姜赤缇睁开眼,偏过头,看向谈问西,只见他正如画中那般,一凛一笑,分毫不差。

  “暗香。”姜赤缇脱口而出。

  谈问西不问缘由,只点了点头,温声道:“好,点墨罢。”

  小菊立即朝福叔喊道:“福叔,快取小姐的画具来。”

  福叔连忙应声:“来了来了。”随即手捧一只雕花木盒,颠着步子朝姜赤缇跑来。

  小牟则帮衬着福叔,在大华搬来的小桌上铺开画纸。

  小菊扶着姜赤缇往小桌走去,时不时提醒小姐当心脚下石子。

  大华和小牟做不好秀气活计,所以研墨一事自然落到由跟在姜赤缇身边识了些字的小菊身上。

  小木桌上,笔、墨、纸、砚、铅华,一应俱全。小菊手捧壶形砚滴,往砚台里滴下几滴清水,又从一只檀木小盒里取出一根描金墨锭。

  姜赤缇则端坐于桌旁,观赏杏花之眼却时不时瞟向先生。

  此间,谈问西忽地转头,姜赤缇猝不及防与他相望,匆匆一眼,她立即低下头,一颗心“扑通”直跳,幸而有纱掩面,一旁的小菊也未察觉有异。

  “小姐,墨研好了。”小菊将余下的墨锭半倚于砚台上,又将净笔递给姜赤缇。

  在原地一直未挪动过的谈问西见姜赤缇已提笔蘸墨,也不再继续浮看杏色,缓步走了过来。

  一墨一树,一彩一花,姜赤缇心无旁骛地画着眼前之景,描着心中之意。

  负手于旁的谈问西不赞亦不叹,只字不,只静静地观看姜赤缇提笔落画。

  小牟和大华虽觉无趣,但因老爷有令,二人也不敢随意走开,此刻倒是羡慕起了在路边守马车的古璠。

  小菊和福叔则看得是津津有味,时不时以笑予赞。

  在画到玉蝉湖时,姜赤缇执笔之手一顿,脑中之画里有先生,那么是否也要将此景落彩于纸上?

  谈问西见她停笔,立即出声问询:“可是遇上难画之处了?”

  湖风拂过,面纱微起。姜赤缇抬眸看他,迟疑须臾,最终摇头以否,而后继续落笔。

  完画时,距来到此处已过去约半个时辰。

  姜赤缇应景而落的画里,只有满岸杏花和一湖春水,再无其他。

  姜赤缇款款起身,奉上墨笔,恭敬道:“可否请先生为此画提名?”

  “好。”谈问西踱于画前,捋袖取笔,在画的右侧写上“暗香”二字,一笔一划饱含心思。

  素白面纱下,娇颜正绽,姜赤缇又道:“再请先生指点一二。”

  谈问西将笔搁下,眼前刚成的画作虽算不得佳品,但对于一个甚少出府之人来说已是难得,姜赤缇是他唯一的学生,他自然教得用心,好在这位学生也没有辜负其情。

  役思之后,谈问西一字一顿地道:“形犹,神具,尚缺一个‘我’”

  这个“我”字,让姜赤缇又惊又惑,赶忙请教:“学生愚笨,不解先生话里之意,烦请先生解惑。”

  谈问西缓缓道:“此‘我’非彼‘我’,观物而画,形神兼具之境,《暗香》已达,犹缺一丝画者之气。不过,此气非天成,而需以心予毫,笔寄其风,墨成其气。”

  姜赤缇茅塞顿开,当下欠身一鞠,“多谢先生以醍醐灌顶,学生定当勤练深思。”

  而一旁,小菊和福叔听得是云里雾里,小牟肩倚着大华打起了盹儿,大华臂撑着小牟哈欠连天。

  一阵风来,掀起画纸一角,似要将才作好的《暗香》收入风中,奈何却撼不动压画镇尺。不知是画本心就不愿随风而去,还是只因镇尺所阻。

  风过,画落。

  谈问西步离画桌,看向小菊,“将画收起来罢。”

  “是。”小菊依卷起《暗香》,收入一只画筒中。

  姜赤缇碎步行至箜篌处,提裙而坐。

  谈问西转身看去。

  薄纱虽然掩去佳人半面花容,却盖不住她眉眼间的芳菲。

  姜赤缇眼角微翘,玉手拨弦,弦颤音出。杏花间,清湖畔,声声婉转,音音空灵。

  张潇潇极擅箜篌,早将毕生所学之艺全数教与女儿。

  玉蝉湖一行,姜赤缇特意携带箜篌,只为一感山水间拨弦之意。

  箜篌弦间,柔时如水流,潺潺湲湲,急时如银河,忽落九天。姜赤缇入情入境地拨弄琴弦,渐渐地,已不知春秋与冬夏。推荐阅读sm..s..

  小牟、大华闻音后,皆睡意全消,双双耽于此音。马车上的古璠也不觉卸下防备,侧耳倾听。

  谈问西更是未饮先醉,此前虽也听过姜赤缇弹箜篌,但此情此景之下再闻,却另品出一番意味来。总之,同之前不大一样。

  曲罢,众人回神,小菊搀着姜赤缇绰绰起身,款款行至谈问西面前,恭敬作礼:“多谢先生说服家父,学生今日才得以有幸感知弦上之音,一境一意。”

  “不足挂齿,此为人师授课应尽之道。”谈问西温煦一笑,如刚酵上一年的梅子酒,清冽甜柔,有一口怎甘罢休之瘾,不觉然已神醉其间,唯留空觞一盏。

  “学生定不负先生所望。”姜赤缇又是一礼,花间盈盈。

  离开玉蝉湖时,小菊本欲折下几枝开得正娇的杏花花枝,预备回府后放在姜赤缇的闺房中。

  姜赤缇却止住小菊折花之手,轻轻摇头,“我虽喜,倒无欲夺它自由。此处有风月清湖作伴,若是折了回去,不日便会凋零,留得空空落落几根残枝。悦我之目,却伤花之性,不妥。”

  一席话毕,小菊遂收回手,扶着姜赤缇,笑道:“小姐自小便是如此,从不让我们折花,房里的花瓶也从未盛过花枝,倒真真成了摆件儿。”

  谈问西俯身拾起一朵新落的杏花,拈着花梗送到姜赤缇面前,“有花方落。”

  姜赤缇怔了一瞬,旋即伸出一只手,摊在花下,若有所思。

  谈问西将落花稳稳放入姜赤缇掌心,犹香绕指间,笑了一笑,而后落手负背,迈步走开。

  一只柔柔素手轻托着一朵橘蕊杏花,相映相辉,仿佛此花有意落下,只为一诉幽衷,一表遗丝。

  望着霜色背影渐行渐远,姜赤缇突觉某处正微微颤动,犹如一把尘封千年的箜篌,猛然被人拨动琴弦,余音袅袅。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