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35章 不慎落水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菊不在旁侧,姜赤缇举止便稍显率性,与谈问西并肩而行,一路走到浸瓜之处。

  不料想,姜赤缇竟忽然俯身擒绳,欲将沉在湖中的两颗大西瓜拉上岸来,已浑然抛下大家闺秀之仪。

  此举令一旁的谈问西瞬间心惊胆战,语相阻不成,却又授受不得,只得站在她后面牵绳,动作不敢太快,更不敢松手。

  福叔最先看到岸旁一幕,吓得他手一抖,一个没握紧,葵扇倏地飞了出去,去顾不得捡扇,连忙朝树下睡得正欢的二人喊道:“小牟,大华,醒了醒了。”边喊边朝姜赤缇奔去。

  姜赤缇从未做过粗重活计,眼下要拉起两颗笨重的西瓜,于她而实非易事,又之天热风燥,略微一动,身上便香汗涔涔,沾湿薄衣。

  卒然间,姜赤缇腕力一疲,两颗大西瓜猛地一沉。而姜赤缇手里仍攥着吊瓜绳没放,绳子一带,身子登时往前倾去,不及防脚底一滑,“咚”地一下坠入水中。

  “赤缇。”谈问西顿时寒毛卓竖,情急之下竟呼其闺名,声音虽轻,但落水之人却听得真切,这是先生第一次唤她名字。

  “小姐。”

  也是此时,大华、小牟、福叔以及托着一大捧黄杏的小菊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

  小菊双手一开,寻了好些树才摘下的一捧熟杏顿时落地,骨碌碌滚向四方。

  路边的古璠立即跳下马车,风速奔向玉蝉湖。

  姜赤缇不谙水性,在湖里起起沉沉,面上薄纱已不知所踪,两只手在水里恇恇乱抓,越急越慌,绳子近在咫尺,她却总是错手。

  距离姜赤缇最近的谈问西未给自己留出反应的余地,本能之下扎入湖里,抛却男女大防之仪,从背后揽住姜赤缇纤纤柳腰,将已没入水下的人奋力往上一提。

  姜赤缇呛了一肚水,已濒临溺窒,头一出水便猛地吸气,只觉有人紧紧抱住了她。惊恐万分之下,姜赤缇下意识便想抱住救命稻草,却因受钳制而无法转身,两只手在水里胡乱刨抓。

  谈问西腾出一只手,不停地往后划水。

  好在离岸不远,谈问西很快便把姜赤缇推到岸上,惶惶赶来的古璠几人忙不迭接过人,齐力将之拉拽上岸。

  待姜赤缇安全上岸后,谈问西才爬出水里。

  小菊扶住坐在地上的姜赤缇,轻拍其后背,一副哭腔:“都是奴婢不好,奴婢不该贪馋,差点害小姐丢了性命。”

  姜赤缇浑身湿透,除了小菊,众人皆背过身,避目而对。

  “咳咳咳咳……”姜赤缇口中不停地咳出水,虽是夏季,她却体凉如冰。

  福叔惴惴不安地问道:“小姐,可有大碍?”

  缓了片刻,姜赤缇惊悸稍定,“无碍。”辞气乏乏,定眼望着先生的背影,心头似有一只相思雏鸟,在青杏晨色间欢飞喜啼。

  “是老奴大意,老奴该死,老奴听任小姐责罚。眼下着紧的是先回府,请大夫替小姐看诊,以免落下病根儿。”福叔作势便要拾掇物什。

  “福叔莫慌,咳咳咳……”姜赤缇急阻止,“不过是呛了些水,并无大碍,此事万万莫要让爹娘知晓。”姜赤缇有自己的顾虑,一是担心随行之人受罚,二是不愿二位姨娘拿此事添枝加叶作造语,三是害怕自己以后再也出不得府。

  福叔急不可待:“小姐,不行啊,此事怎能瞒住老爷夫人。若是小姐出了差错,可叫老奴如何向老爷夫人交待啊?”

  “福叔说的是啊,小姐可别耽搁了,还是回府请大夫来瞧瞧。”小牟也出劝说。

  小菊两眼红肿泪沾襟,语气哽咽:“小姐,你就听……听福叔的罢,回去让大夫来瞧。”

  谈问西发间青荧垂垂,湿衣紧贴,两手松松成拳,时收时放,不不语。

  “不可,幸得先生相救,我已安然无事,若让爹娘知晓,也只是徒添惊忧罢了,我尚未羸弱至此。”姜赤缇语气坚决,丝毫不容再议。

  “小姐……”福叔还欲再,却被姜赤缇不容置声地打断:“小菊,扶我去树林。”

  “是。”小菊立即扶起姜赤缇,徐徐往林里走去。

  姜赤缇非常了解父亲的脾性,若叫他知晓今日落水之事,那她日后就别想再出府半步,甚至可能因此事迁怒先生,不再允她继续跟先生学画。姜赤缇心境早已大变,满心满眼都是谈问西,已然忘记她早有婚约在身。

  待姜赤缇的身影没入树林后,一直以背相对的五人才堪堪转身,无不神色忧虑。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阳光穿过叠叠缝隙千方百计吻上大地,每一片树叶都似负隅顽抗着这场蓄谋已久的相遇。

  青阴幢幢,踩在青草上的姜赤缇忽然驻足回眸,远远望见先生眼中愁伤。此事也怨她自己,若非她一时兴起又不量自力,执意去拉西瓜,断不会失力落水,还累及先生衣鞋尽湿。

  “哎!”姜赤缇幽幽一叹,无比懊恼。

  “小姐为何叹息?”小菊警惕非常,生怕小姐身体出现不适。

  此时的姜赤缇何尝不想对小菊倾述自己七捞八攘的思绪,她迫切地希望有人能帮自己理理这一壁藤蔓,甚至出谋划策,却又惧惮有人知道自己深藏心里的秘密。犹疑片刻,终究未能道出愁情,哪怕只片语,最后只默然摇头,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

  夏日炎炎可怖,却有一个不得不赞的好处,湿衣湿发很快便能烤干。

  不过须臾,已看不出落水痕迹,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而她一直在专注地作画,半步未离。

  小菊重新为姜赤缇梳理三千青丝,别好玛瑙发簪,只是那方遮面轻纱是寻不回了。

  从树林出来后,湖边只见福叔一人在候。姜赤缇一眼扫过,小桌及一应画具并今日新画都已不见,她急忙问道:“福叔,我的画?”

  福叔道:“小姐莫急,老奴已经替小姐收好,就放在小姐乘坐的马车上。”

  闻,姜赤缇忙不迭朝马车跑去。

  小菊手里毫无征兆一空,瞬间反应过来,急急追上姜赤缇。

  一前一后两辆马车,谈问西里在后面的马车旁翘首以望,待看到姜赤缇的身影后,才缓缓舒平紧皱的双眉。

  姜赤缇在望见谈问西后,也不由得缓下步子,转而走向谈问西,欠身施礼,“今日多谢先生及时相救,学生一时鲁莽,连累先生入湖受凉,学生惶恐难安,今下唯以礼致歉。”说完,又行上一礼。

  “莫要多虑,此事若换作旁人,亦会同我那般。你是我的学生,我若袖手旁观,岂不枉为人师。”谈问西话里皆是道义和师德,姜赤缇喉中瞬即如梗面团,黯然神伤。

  原来先生救自己,乃因她是他的学生,他是她的老师,仅此而已。

  热气灼人,姜赤缇却因谈问西的话顿觉浑身发寒,如坠冰窟,不由心绪怅怅,发懵片刻,匆匆道谢后,便逃也似地回了马车。

  座上放有一支画筒,姜赤缇却无心打开再看。自上车后,她便半靠厢壁,神色颓然不已,目光茫茫,脑中一直回荡着谈问西那句“你是我的学生”。

  小菊对她的状况甚是担忧,唤了几次都未得回应,心急如焚,却一筹莫展。

  良久,姜赤缇才无力道出一句:“我没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