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44章 顺从其美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由于我一贯求知若渴,且稍具轻如鸿毛的好奇心,兼之可提可不提却又占据我大半品行之惩恶扬善的英雄气概,再有天水纱神力相助,竟无意间打破了牛头马面的牵心锁,倒成了个无心插柳柳成荫之事。

  所以,当蚌壳打开时,姜赤缇不惊不惧,也未有还击之举,仅是一不发地坐在那里,忽而又泣不可仰。种种怪异之举,皆因牵心锁破时带来的记忆归还。

  我暗自为姜赤缇不值,或许谈问西对她从未有过半分情意。正如他所,救她不过是人之常情,他待她,便如天下诸多老师待学生那般,并无任何分外之心。

  再者说,冯家公子不一定差于谈问西。若换作我,何苦守着那个不辞而别甚至消失地无影无踪的呆先生,我便遂父母之命,嫁与铁骨男儿,指不定多快活,多恩爱,郎情妾意,他舞剑来我弹琴,共谱一曲花开花落,便如小慈与小墨那般。

  这番肺腑之感,我自不好对姜赤缇说。

  姜赤缇罢,四周又归于一片死寂。

  我正挖空心思想要再说点什么,姜赤缇忽然如梦初醒般从蚌壳里起身,翩若惊鸿,盈盈欠身,“姑娘定是下凡仙子,昨夜仙子前来,我有眼无珠未将仙子识出,请仙子莫要见怪。”

  一瞬错愕后,我连忙摆摆手,笑道:“姜姑娘多虑了,我并非天上仙子,只是山间一只偶然得了些道法的穿山甲而已。”

  旁边三甲齐齐颔首,以证我所之实。

  一头素发的姜赤缇疏朗婉绝,出嫁前由母亲亲手挽的发髻也随着牵心锁的破碎丝丝散开,倒平添几分温软。

  姜赤缇莞尔一笑,又朝三甲施上一礼,“赤缇怠慢,未请教四位恩人尊姓大名,要是恩人方便,还请相告。倘若他日我有幸得以解脱,也好有个名字让我寻上恩人,报此大恩。”

  “报恩就不必了,我们也并非专为救你而来。名字倒是可以留下,你唤我千樰便是。”而后我又自作主张为姜赤缇介绍三甲,“见欢,小墨的娘子小慈,小慈的夫君小墨。”

  一人三甲皆颔首以礼。

  我瞧见小慈动了动嘴,似有话要说,却又不知有何顾虑,竟又将话咽回。

  此般欲语还休之态一点都不符合她的性子,我秉着一颗解疑之心,半戏谑半认真地道:“小慈,你是否有话要说?羞涩可不是你的一贯作风。”

  果然,小慈登时白我一眼,倒出乎意料地没有与我拌嘴。

  我估摸着小慈是碍于有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的女子在旁,所以没好意思暴露自己牙尖嘴利的本性。

  少时,小慈在与小墨互换眼色后,赓即将我拉至别处。

  而不甘被忽视的见欢也不由分说地跟了上来,留下小墨与一脸茫然的姜赤缇继续扳谈。

  小慈神神秘秘地附在我耳旁,声若蚊呐:“千樰,你就没想过帮她了却这桩心愿?”

  我略敛不恭,沉色道:“我自然想过。”旋即又露出为难之色,“可我未曾见过谈问西,哪知他模样如何。况且距今已有三十七载,谈问西是否健在都很难说。另则,姑且算他尚在人世,算一算庚齿,如今应当已近花甲。想其而今模样,姜赤缇都未必能识出,遑论我了。”

  小慈兴许也没想出主意,眼下听我一分析,立即苦下脸来,“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姜姑娘永远被封印在湖里罢?”

  见欢随口接茬:“弗若带姜赤缇离开断月湖?”

  我愁道:“能带姜赤缇离开,固然最好。但是,情咒怎解?”

  见欢眉毛一挑,指向我的袖子,“不妨试试沧水仙子赠你的凝水镜。”

  一想到身上还有如此仙器,愁思登时一解,仿似一汪浊水忽而透清,我激动地道:“没错,怎么忘了还有凝水镜。沧水仙子当初将凝水镜赠我,是为作护身之用,因凝水镜可困诸多水性妖魔。姜赤缇是一缕魂魄,同妖魔一般,皆非凡体。且她又因水而折,或许凝水镜真可一试。”说话间,对见欢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

  小慈闻也愁云顿开:“凝水镜乃仙家之物,定然比阴间的咒法强,看来姜姑娘这回有救了。”

  我撇撇嘴,摊开手,“也别高兴得太早,这不还没试吗。”

  小慈毫不客气地在我脑门上戳了一指头,轻斥道:“你不泼冷水就过不得了。”

  我揉了揉脑袋,下意识仰起头,却见笼罩大地的黑幕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撤去,透入湖里的微微天光冲淡了我掐出的光星。

  折腾一夜,不觉间已近天明,我立即朝见欢和小慈说道:“走,我们这就带姜赤缇离开断月湖。”

  我们的忽然折返,将小墨和姜赤缇的闲聊打断。

  我看向姜赤缇,直切正题:“姜姑娘,倘若我们有法子带你离开玉蝉湖,你可愿随我们走?”

  姜赤缇猛然一震,一双美丽的眸子惊如七月圆杏,不可思议地望着我,良久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喜极而泣,“三十七年来,我虽渐忘前事,但唯一未曾间断的就是数秋记年。我原以为会继续数下去,在这个阴冷的湖里。”

  姜赤缇神情悲楚,虽不见妆泪,却仍教人忍不住想递她一方巾帕。

  “姜姑娘,天色将旦,若你准备好,我们便立即一试。”说话间,我已自袖里祭出凝水镜,犹疑片刻,又极其扫兴地道:“但是,你也需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

  姜赤缇裣衽施礼,“有劳千樰姑娘,成败与否,皆是命数,不甚要紧,左不过喜悲之别。”

  我的目光扫向三甲,肃然道:“到我后面去。”手机端sm..

  三甲应声而行。

  调息片刻,我施法催动凝水镜,摒除一切杂念,凝百念于一处,悉数汇于镜上。

  我手握镜柄,镜面正照姜赤缇,灵力自身体各处如百川归海般流向凝水镜。

  霎时,有水自镜中如光顿泄,重重裹向姜赤缇,以暴风之势将其围在漩涡之心。

  待姜赤缇被镜中之水笼罩地不剩一丝空隙时,我当即清声一喝:“回!”

  话落之时,姜赤缇倏地被层层水纱卷入镜中,带得湖水轻震数下,而后归于平静。

  与此同时,身后三甲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皆朝我手中的凝水镜倾身一凑,小慈率先开口:“好了吗?”

  镜中混沌一片,我覆手一抹,内中景象一片宛然。且因凝水镜里无昼夜之分,时时明灿如白日,是以,一泓清透无垠的汪洋中,红色倩影历历可辨。

  三甲聚精会神地瞧着镜面,眼神关切。

  我开口问道:“姜姑娘,可还好?”

  飞速卷动的水涡将姜赤缇搅了个天旋地转,只见她在水里沉浮片刻才渐渐浮上水面,堪堪立稳。

  听到我的声音,姜赤缇连忙欠身施礼,“多谢恩人,我无碍。”语中之喜,荦荦可察。

  众甲闻声而笑。

  我端着凝水镜,不禁遥想,若是沧水仙子知道她赠予我的两件仙器救了一个人,想必在太极斧里也会倍感欣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