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49章 终得真相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警语说完,我将神思自谈问西梦中抽离出来,复又睁眼,移开右手,沉沉一叹。

  见欢问道:“如何?她不愿出来?”

  我肃然道:“无论她愿不愿,都得出来,否则谈问西就会葬身在她的执念里。我想,她决然不愿见。”

  “那我们便等她放下执念。”见欢步于窗边斜倚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谈问西。

  我也自床畔步至几案处半靠着,目光也紧紧地锁定谈问西。

  透入屋内的光以肉眼可见之势逐渐明亮起来,第三声鸡啼响起时,我和见欢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眸中忧色渐燃,姜赤缇仍未出来。

  正当我们心急火燎时,外面蓦地起了响动。

  乍然冒出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一步、两步、三步……似劈柴的樵夫一下下往树上有节奏地挥砍。

  我攥起的拳头也在脚步声的带动下越收越紧,眼睛直直地盯着谈问西,一颗心仿佛被支在烤架上,有人正擎着火把走近。

  脚步声虽轻如风絮,但听在我耳朵里却沉若装满物什的担子。终于,脚步声停在谈问西寝室的门外。

  一只手轻轻放在门上,老旧的木门发出“嘎吱”的长响,被关了一夜的光徐徐穿过打开的木门,流进暗淡的屋子。

  门响之时,我以破竹之势施法将墙上六幅画悉数翻转回去。几案上被我移乱之物齐齐归回原位,两个三步之遥的凳子亦跟着恢复距离,最后隐去我和见欢的身影,一连串事情皆于眨眼间一气呵成。

  一只穿着墨灰色布鞋的脚越过门槛,踏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焦脆的稚音:“爹。”

  来人是个约摸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而她口中的这个爹,应当是谈问西无疑。

  见欢虽已隐身,但举止仍不失谨慎,他蹑手蹑脚地走向我,附在我耳旁,小声问道:“这该不会是谈问西之女罢?”

  我当即甩他一记白眼,反问道:“你没听到她刚才叫爹么?这不明摆着是谈问西的女儿嘛。”

  见欢微微诧异,看着小姑娘的背影,欲又止。

  我指了指谈问西,凑近见欢耳边,提醒道:“眼下我们最应着紧之事不是琢磨这个姑娘是否乃谈问西之女,而是还陷在梦境里的姜赤缇。”

  见欢点点头,“这么一打岔,倒是差点忘记此事。”

  我暂时无视见欢较于素日的迟钝与些微的分不清轻重缓急,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谈问西身上,心里不住地祈祷姜赤缇赶紧出来。

  小姑娘从我们身旁走过,捻脚捻手地走近谈问西,在他耳边又轻轻唤了声:“爹。”

  尾音刚落,又是一声鸡啼炸开。

  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右手缓缓抬起,一团白光凝在掌心。

  见欢不假思索地抓住我的手,白光也于刹那间随之消失。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见欢,他摇摇头,眸中含着一道教我看不明白的惊慌。

  我推开见欢的手,再看向谈问西时,一身喜服的姜赤缇业已噙泪立于床头。

  与此同时,谈问西也睁开了双眼。

  小姑娘身上的衣裳有些小,像是再幼三岁时所制,而今已不大合身,扶谈问西时,露出纤细如柴棍的手腕,像是只有一身皮骨,整个人十分干瘦,但脸上却始终挂着甜甜的笑,“爹,缇儿已经煮好了粥,爹爹若是饿了,缇儿这就给爹爹盛一碗热乎乎的粥来。”

  谈问西呆呆地看着上方的帐子,并不起身,眼角浊泪顺着皱纹横落,苍老的声音怆然地吐出两个字:“赤缇。”

  姜赤缇蓦地转身,身子颤抖得厉害,犹如一个身穿夏衣之人毫无预兆地闯入风雪之中,她一只手紧捂着嘴,强压住自己稍不留神便会奔涌而出的哭吟,另一只手则抚在谈问西脸上,却落了空。

  “爹,缇儿在这里。”小姑娘抓住谈问西的手,应着他那声自呼自唤。

  如此看来,这个小姑娘也叫赤缇。我不禁嗟叹,谈问西对姜赤缇用情竟也如此之深。

  我徐徐走近姜赤缇,拉住她。

  她不甘地摇头,凝望着谈问西,不肯离去。我只好施法加重力道将她带走,如今她心愿已了,再没理由舍弃即将重筑的人生。

  姜赤缇被我半拖半拽地拉出屋子,走到院子里,我才缓缓开口:“姜姑娘,而今你已了却尘愿,三十六年前种下的情咒即将烟消云散,如同你与谈问西今世的情缘那般。”

  姜赤缇泪落如雨,哽咽道:“千樰姑娘,你可知,原来三十七年前,先生……他……他也……”

  我郑重点头,“我知道。”

  姜赤缇不住抽气,诧异而又疑惑地看着我。

  我把姜赤缇拉至石凳上坐下,“姜姑娘,你先别问我从何得知。若你愿意,我倒想听听,当年究竟是何事让谈先生不辞而别。”

  姜赤缇目噙清泪,轻轻颔首。首发..m..

  见欢也优游自如地靠在丹桂树下,仰面阖目,不嗔不喜,不忧不怒。

  在姜赤缇的一一语中,我又被她带回到三十六年前那个即将结束的夏日,那个谈问西不明不白便消失在她生命里的时节。

  原来,那日谈问西被姜猖请去,的确如小菊来传时所说,姜猖那日刚巧得空,所以特特请之一叙。

  二人相见,先是互相寒暄了一番,而后姜猖在感谢谈问西一年来的倾囊相授之余,又委婉告知姜赤缇而今学得六七分火候,已属了不得。纵观雁落城,除了谈问西,能及之人,寥寥可数。

  作为姜赤缇之父,他对此颇为满意。若说要习得与先生不分高下,却委实无此意愿,自然不会在此事上为难谈问西。

  是以,授课之期到此结束,驻扰先生甚久,他心里过意不去,于是将当初许给先生的银子额外加了一百两,以此为谢,午后便着人送至府上。

  接着,又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

  话一叙完,谈问西恍恍惚惚地道过谢后,便欲折返回姜赤缇的书房,一心记挂着走时答应过她,会返身为之解答疑问。

  走在曲曲折折的回廊里时,谈问西也做了个同姜赤缇一样的决定。

  但令人惘然的是,谈问西与姜赤缇一样,心意尚未表露,便被迫折断。

  在返回书房的路上,谈问西遇到姜赤缇之母,张潇潇。

  与其说是偶然遇到,不如说张潇潇是在等他。从谈问西走出书房的那刻起,张潇潇便等在其回路上。

  姜府的大夫人身旁未跟随从,而是独身伫立于廊下。

  谈问西心中了然,只是不知这位甚少接触的夫人找他会有何事,假意不明,上前拱手施礼,“见过姜夫人。”

  张潇潇笑脸相迎,问道:“谈先生这是要回缇儿的书房?”

  谈问西不卑不亢地道:“正是。”

  “常听缇儿讲,谈先生不仅画技卓著,年纪轻轻便有高于同龄的见识,且从不吝授艺。缇儿能有而今画技,全凭先生悉心做教。先生如此品行,极为难得。”张潇潇仪态优雅,举止从容,借着姜赤缇的名头对谈问西赞誉有加,却斟词酌句,拿捏有度,未失半点分寸。

  谈问西又躬身作礼,“姜夫人过誉了,诠才末学罢了,实乃姜姑娘冰雪聪明,目击道存,不才倒也没有费上多少心思。”

  张潇潇笑意更盛,“谈先生谦虚了。”

  “若夫人没有别的事,不才便先行告辞。”谈问西略施一礼后便要走。

  “请谈先生暂且留步。”张潇潇出声将之唤住,“确有一事,想耽搁先生片刻。”

  谈问西回转身,“夫人请说。”

  “我瞧着先生是明理之人,事到如今,我便也不拐弯抹角。”张潇潇笑意瞬收,“看得出,先生对缇儿已有了超出师生之间的情愫。但想必先生也知,一年前缇儿便与冯家公子订下亲。身为缇儿的母亲,我自是了解我的女儿。姜冯两家相交甚久,缇儿自小便与冯家公子冯元峥玩在一处,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冯公子少年雄将,驻守边关一年有余。这一年内,虽未曾回来过,但与缇儿的书信却从未间断,可见二人情深如斯。边关战事现已松缓,冯公子不日将回,结亲的日子,冯家也已选定,缇儿不久便会成为冯夫人。谈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他日定能有所成就,择良妻而伴。缇儿尊先生为师,便永远都会将先生奉在师座之上,还望先生莫要让你的学生失望才是。”

  “失望”二字,说的极重。

  张潇潇的这番辞彻底地将谈问西好不容易敞开的心门又重重关上,他的决心自那条长长的走廊升起,也在那条仿佛走不到尽头的走廊里破灭。

  在那一刻,谈问西觉得自己的心思是多么的荒谬与肮脏。

  他脸色煞白,整个人仿佛刹那间患了不足之症,全身力气从头到脚被抽离得干净,一丝也不给他留下。

  谈问西不知道张潇潇后来是否又说了什么,他的脑袋里仿佛一瞬之间涌入千只狂蜂,嗡个不停,却又驱之不离。

  他踉踉跄跄地朝来时的方向折返,路上跌了多少个跟头已经数不清,唯知那间萦系着万缕情丝的书房离自己越来越远,再也回不去。

  路过的仆人见状皆上前来扶,谈问西却用上所有力气推开每一个朝他伸手之人,跌跌撞撞行出姜府,逃也似地离开此地。

  余下的半日,或者说余生,谈问西都过得浑浑噩噩。

  那日,自姜府回来后,谈问西便将自己闷在房内。他是男儿,心思里自不能如女儿般大哭一场,只是呆呆地坐在几案旁,手执画笔,却迟迟不落。

  纸上淬黑一大片,他却浑然不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