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63章 第 63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离五里青廊越来越近,我全然没心思与商宧和向停芳过多攀谈,好在二人话也不多,我尚且能附和自如。

  迟来之人,正纷至沓来。一早便来此之人,此时已从寺里鱼贯而出。

  在经历多番思想挣扎后,终临五里青廊前。

  左右两旁,一株株苍翠□□的柏树分列两行,相对而立,仿佛每一片翠绿的树叶都记录着当年那个感人肺腑的故事,每一次风过的摇曳都在向天地娓娓倾诉。

  商宧和向停芳当先迈进五里青廊,而我却站在青廊外不挪不动。

  察觉我没跟上,商宧当下转过身来,看向我,问道:“怎么了?”

  我浅浅一笑,“我在想五里青廊的故事。”

  话音落时,我徐徐抬脚,随即落下,终于进入五里青廊。

  虽暂未生出任何异常,我却没急着高兴,继续迈出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直至五里青廊已行过一半,仍不见半丝变化。

  经此,我开始怀疑小慈他们确实诓了我。而在我安然无恙地踏入庙门后,更加证实我先前推断。

  踏进庙门的那一刻,先前所有的不安和顾虑均于刹那间烟消云散,我不禁心生感叹:世上诸多烦恼,皆为庸人自扰。

  扔掉缚身枷锁后,此刻的我犹如一条久涸逢甘霖的小鱼,欢腾地在人群中穿梭。

  周围众人对我莫名的欢喜甚是不解,他们却是不知,那一段于他们而再寻常不过的路,对我来说,却像是经历了一段生死考验。思绪在每迈出的一步里,都经过千回百转,上一步才强行压下的惶惶,下一步又以更猛的势头卷土重来,直到平顺地进入庙门。

  所幸,最终没有现出原形,没有在打骂下狼狈逃窜。自出生后便安守在天穹山的我,也是此时才真真切切地迸发出对人的恐惧。

  如许年来,安闲自在的生活,令我早已忘记,先祖当年便是在无端的捕杀中侥幸逃过一劫。即便未在众目睽睽下显出原形,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我方才所冒之险,委实惊世骇俗了些。

  待我冷静下来后,已不知身在何处。我无比张皇地在骈肩迭迹的人潮里引颈四眺,寻找商宧和向停芳的身影。但,目及之处,尽是一张张生疏面孔。

  我突然醒觉,原来在天穹山之外的世上,我也只认得商宧和向停芳而已。

  万头攒动,水泄不通。我只好暂弃找寻二人的念头,左右檀光寺就这么大,总能在某处遇上。

  思罢,我开始学着周遭人的举动,在大殿前足有半人来高的香炉旁,跟随众人绕炉而走。

  每个人都半合双眼,两手并作一揖,口中念念有词,俱是一副虔诚神色。

  我竖耳细听,其人语速极快,又十分小声,纯然听不清明。

  头回入寺庙,我不懂此间规矩,便只能有样学样,嘴一张一闭,却不知所云。

  先是围着白烟缭绕的香炉,正三圈绕完,接着又反绕三圈,进而再鱼贯雁比地贴门跨槛进入大殿,最后在佛像前跪拜祈愿。

  我不知当祈何愿,思忖片刻,便许下两愿。

  一愿商宧之病平复如故,二愿向停芳此生能由得自主。

  许罢,我又学着旁人的模样叩首三拜,整整截截地行完诸仪后,方起身离开大殿。

  出殿后,寺里香客已有减少之势,我倒不急着去找商宧,兀自在庙里闲逛起来。

  檀光寺殿舍众多,大大小小,井然布设。

  越往里行,香客越少,我晃着晃着便绕入此间,不知方位。

  只瞧见一座与殿舍形容截然不同的房舍上方写着“寮房”二字,门窗皆闭,不见人行。

  我顿觉无趣,正欲转身离开,却听到一个很轻的声音冒了出来:“仙家请留步。”

  我连忙回身望去,目光远近一扫,却并不见人影。

  可方才明明听到有人说话,莫非是我听错?只觉莫名其妙,又四下张望一番,属实无半个人影,便又趋步欲离。

  “仙家请留步。”声音又倏地冒出。

  我登时一怒,吼道:“是谁在捉弄我?”

  “仙家,”声音稍显生涩,“我在你左侧的水缸里。”

  闻,我半信半疑地来到左侧的青灰石缸,伸头一探,只见缸中水草间,一条通体雪白、唯头顶一团朱红的游鱼正探出头望着我。

  我第一回见丹顶鱼,甚觉可爱,微微俯身,辞气柔和下来,问道:“是你在说话吗?”

  丹顶鱼摆了摆尾,“是的,仙家。”

  我摇头纠正她的唤法:“我并非仙家。”

  丹顶鱼没入水中转了一圈,两片轻柔如薄透蝉翼的烟罗长长地拖在尾后,复又探出头,“你不是凡人,若非仙家怎能进得寺庙呢?”

  我笑了笑,反问道:“谁说精怪就入不得寺庙了?”

  丹顶鱼却坚持己见,“但凡精怪皆入不得寺庙。”

  我略作夷犹,狐疑道:“那你也是精怪,你此番不就在寺庙吗?可见精怪并非入不得的。”

  丹顶鱼两颗黑亮的眼珠转了转,语调变得有些焦急:“仙家,此地不宜长谈,我有一事相求。”

  我双掌撑着缸沿,身子俯地更深了些,“你且说。”

  丹顶鱼亦往我耳旁游近,“若仙家能将我带出檀光寺,待我成事后,定上仙府报此大恩。”

  “报恩自是不用,不过,”我留了个心,“你是被封印在此处吗?”

  丹顶鱼立即摆摆身子,方寸水面霎时迭出如鳞水纹,“仙家莫要多虑,我在此处实乃自愿,无人将我封印。”

  我疑窦顿生,询道:“既是自愿在此,何故又要出去?”

  丹顶鱼在水里沉沉浮浮的身子猛然一定,脱口道:“救人。”

  我略加思索,道:“倘若真如你所,带你出去不过举手之劳。”说着便探手入水。

  “仙家稍待。”丹顶鱼往后一退,在树影斑驳的水中呈以俯首之姿,“若未扰仙家,可否请仙家今夜子时后再来相助?仙家此番恩德,我感激不尽,日后定全力相报。”手机端sm..

  我旋即将手收回,更加费解,“这又是为何?你不是急着离开这里吗?”

  丹顶鱼垂首沉思,良久,道:“我还想,再看看他。”辞气中尽显落寞。

  微觉此意,纵然心中仍有颇多不解,我也不再多问,果决应下:“好,我今夜子时后再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