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68章 第 68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夜,清空无云,月色如银,万星竞辉,茫茫溟海在墨雾的弥漫下更显神秘诡晦,仿佛正酝酿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覆变,攒着倾天下桑田成沧海的狂力,而水上漂荡的悠悠珠华不过是以美丽外表作为掩盖的一种把戏。

  壮阔绝美与玄穹相连相浑的水上,有一块耸破海镜的浮礁。

  这处浮礁犹如沧海一粟,并不足道,浮礁上坐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除了眉间一点朱砂分外夺目之外,于广袤无垠的天海而,白衣女子同她身下的浮礁一样,毫不起眼。

  有她,桑田不会因此而速变沧海。无她,深不见底的大海也不会因此而枯竭不复。

  小鱼独坐礁心,一条白如葱根的手臂横置膝上,而她则闭眼枕臂,以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不管明日如何,此刻她只想静听海风的轻吟。

  海浪轻拍着礁壁,小鱼随意散下的如缎墨丝在夜风的柔抚下往后飘去,散漫清逸的烟姿一如柳枝的娇娆,单薄的白纱亦随风扬起,露出霜白的玉腿。

  月华如笼,笼尽世间万物,笼着一袭素白,孤礁上的小鱼恍若要随着这澹澹冷光脱尘而去。

  海上,海下,夜高,月明。

  一切都是那么静谧宁和,伴着一味独有的咸涩,渐渐缥缈。

  “啁~”,突然,一声划破沉寂、裂开海穹的清啸却不合时宜地响彻云霄,恣抵天际。宛若晴天忽起的一道惊雷,连四周的风都不由得因这一声而轻轻颤抖。

  早已见惯并亲历各种危险的小鱼如响而应,睁眼瞬间已化作一尾红顶白鱼跃入水里,直游而下。

  夜、月、星,以及那块早已熟悉的暗礁在身后渐远,无力探入再深处的淡白微光正一点点消失。

  在小鱼就快脱离光笼的范围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俯冲入水,如离弦之箭般直朝小鱼奔来。

  感觉到异物的逼近,小鱼猛地加快游速,再大的风浪她业已见识过,所以在此刻面对不知底细的对手时仍能保持着镇定与沉着。

  她直觉,身后追她的便是那道啸声之主。或许方才是在提醒她,是自信勇猛之人在挑战对手时所下的一封战书。

  小鱼拼尽全力往深处游去,她知道,那里有可以掩蔽的礁石和珊瑚,她已抱了最坏的打算,但也存有一丝侥幸。即便身后愈来愈近的异物是一头鹰,终究也敌不过大海之深广。

  鹰在天空犹如鱼在水中,可随心所欲,逍遥不羁。不过任凭它曾击长空、翻曙光,只要将其置于海中,再厉害的技能也不得妄自施展。

  但小鱼却未料到,追她的并非寻常鹰隼。

  在她被一张坚利的钩喙紧紧啄住,瀑泄般带出水面时,她才惊觉,追她的异物竟是一头鹯,那一身黑褐色的羽毛在月光下锃亮如洗,看得她心里发寒。

  据说,鹯喙之下,从未有过活着逃走的幸者。

  她自出生以来,仅见过一次鹯。

  而彼时,她所见的那头鹯也只是俯身饮水而已。虽看了她一眼,却并未有所动作,饮完水后便潇洒飞走,十分傲气。

  而眼下的这头鹯,明显将她当成了活食,只待寻个落爪之地,一口将她吞吃入腹。

  不甘如此死掉的小鱼疯摆着身子,妄想自鹯喙下挣脱。

  谁知,这头鹯似乎铁了心要将她吞入腹中,任她施展浑身解数,却始终脱离不开。

  眼见脱身无望,小鱼缓缓沉下心来,不摆也不动,正欲幻形之时,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冷呵:“你以为幻形就能逃脱?劝你省点力气,不然惹毛了我,马上活吞了你。”

  此话一出,小鱼身子一颤,瞬即止了动作。这是她未曾料到的第二件事,这头鹯竟也开了灵智,指不定修为还在她之上。

  “你是谁?为何捉我?我与你有何冤仇?”小鱼问这话时特意凶狠了语气,旨在将他震慑一番。

  鹯却丝毫不买账,只淡淡一回:“无怨,亦无仇。”

  小鱼立即逼问:“那你此番捉我是行的哪条理?”

  鹯冷冷一哼,嗤道:“谁告诉你无冤无仇就捉不得了?你与那水藻也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吃它?你可曾事先问过它愿不愿意被你吃?”

  小鱼登时怒不可仰,憋着气冲他吼道:“你……你纯属强词夺理,你放开我,我警告你,你若敢乱来,我便将你活烤了吃。”

  鹯明显不是个怕硬的主,他厉声反威胁:“你若再敢乱动,我马上拿你炖鱼汤,绝不犹豫,说到做到。所以,最好给我安分点。”

  不得不说这句恐吓很有力道,小鱼果然不敢再乱动,一副万念俱灰的模样真与死鱼无异。

  方才还带着电火的吵闹霎时安静下来,只听得耳畔的风啸声利利卷过。

  片刻,鹯又开口:“喂,死了没?”

  小鱼不答,两只眼睛直盯着仿若近在咫尺的月亮。

  见她不回话,鹯旋即气盛,“好啊,叫你装死,再不吱声我立刻吞了你。”

  小鱼脾气登时炸开,暴回两字:“没死。”

  “呵!”鹯自鼻息里发出一声俳笑,“脾气还不小。”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鱼强压住心中万马奔腾的怒意,平复了一下狂躁的情绪,冷静相商:“你如何才能放我?我并非是你唯一可选的食物。”

  “没办法,海里这么多鱼,我偏偏就捉住了你,谁让你游得最慢呢?你且自认倒霉罢,最好祈求来世投做一块石头,便谁也啃你不动了。”鹯说的理所当然,之凿凿,甚至还有几分情有可原的意味。

  “我游得慢?”小鱼冷笑一声,她虽比不得他那般快如闪电,但也绝非如他所游得最慢,“我看你是故意而为。”

  “就算如此,你奈我何?”辞气无赖之至,尽显泼皮厚颜之本性,当即气得小鱼不想再与他多半句。

  接下来,任他百般威胁,也再挑不出小鱼一个字。

  小鱼由他叼着,看着离海越来越远,离天越来越近,就算此刻他要在这高空之上放了她,她也不敢同意。

  照这般坠落下去,非死即伤,她自认为尚未修炼到身轻如燕随意纷飞的地步。

  当真摔死倒也罢,只怕摔成重伤,她定不甘任由宰割,但无避所亦寻不到灵药,除了束手待毙又能做什么?无非是等死与挣扎一下再死而已,两者有甚区别?

  只要他未将她吞下,那她便还有一线生机,总归能搏上一搏,也好过摔下去等死强。

  是以,小鱼不再与他语相争,也不问他要带她去往何处,更无欲让他如此松口,她还要留着气力与他较上一较。

  眼下,养精蓄锐才是紧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