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71章 第 71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知几时,忽闻一丝响动,睡意一贯浅薄的小鱼猛地往前一冲,却“咚”地撞上一块坚硬之物,猝不及防的一撞直叫她天旋地转,慢悠悠沉入水底,一动不动。

  那一刻,小鱼恍惚以为自己命将终结。

  待再恢复意识时,她轻轻地摆了摆身子,小心翼翼地看向周围,昨夜发生之事一点点挤入晕晕沉沉的脑中。

  天已大亮,海天之际,曙光初绽,这里已不再是那个任其畅游的大海,而是一方小洼,天地间唯一让她感觉熟悉的也只剩下亘古不消的日月星辰。

  “一大早就寻死?”一道奚落声透水而来。

  小鱼缓缓往上游,甫一浮出水面便瞧见坐于石桌前的玄衣男子,他手握的竹筷间夹着一片烤熟的鱼肉,一脸享受的表情中还不忘分她一抹浓重的嘲讽。

  发现她在看他后,鹯似乎有意放缓动作,慢吞吞地将鱼肉放入嘴里,细嚼慢咽。

  这一幕看得小鱼心里很不是滋味,或许不消几日,那双筷子上夹的便会是从她身上割取来的肉。

  鹯放下竹筷,忽而变得和颜悦色,温声相询:“饿吗?”

  小鱼禁不住一阵恶寒,他突然转变的神情令她几欲作呕。小鱼视而弗见,听而弗闻,一个转身,沉入水中。

  与其食同类之肉,她宁可饿死。

  片刻,感觉水有微动,小鱼轻轻翻转身子,仰目一看,竟有几片海藻浮在水面。

  她正不明所以时,一个黑色身影倏地探出,钦身俯视着她,道:“我辛辛苦苦抓的鱼,你以为想吃就能随便吃?要吃自己抓去,我可没那闲功夫伺候你。这几片绿色的脏草是从那大鱼肚子里挖来的,我瞧着水里只有你,甚觉不美,寻思着养些草倒也不错。不过,”转瞬又变得凶狠起来,“我警告你,你休得偷吃,一片也不行。”

  小鱼漠然置之,翻回身子,继续一动不动地沉在水底。

  一株海藻不偏不倚地飘在她头顶上方,显得极为碍眼,小鱼登时不悦,身子往上一弹,障目海藻瞬间消失不见。

  小鱼正松缓着身子引睡之时,尚生出的一点睡意突然被一只伸入水里将她捞起的唐突之手斩断。

  鹯抓着她来到崖边,手猝不及防一松,落地之时,她已幻成一位白衣女子,当即颦眉质问:“你又想干什么?”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鹯很认真地看着她。

  小鱼因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顷刻腾起熊熊心火,攥紧了拳,强迫自己平心易气与之对话:“你无缘无故将我抓起来,就是为了问这个?真是岂有此理。”

  鹯竟似有些受伤地道:“你不知道便罢了。”

  小鱼趁机一问:“如果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不是就能送我回海里?”

  鹯斩钉截铁地道:“不能。”

  “那就别再来问我此类无聊透顶的问题。”语罢,小鱼转身即走。

  方走出两步,忽觉手腕被一只强劲的大手拉住,小鱼艴然不悦,用力一甩,奈何自己骨细腕纤,而鹯五指修长,更且甚为有力,擒在弱腕上,如一枚紧扣的闭合之环,严丝合缝,牢牢锢桎。

  小鱼自知比力不如,遂未再强挣,直视前方,并不回头,冷声问道:“还有何贵干?”

  鹯不由分说地将她拉回崖边,她正欲发作,可话尚未出口,鹯霍地伸手一推,掌力加身之时,小鱼当下跌出高崖。

  直直下坠的小鱼赫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崖边越来越远的黑影,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惊叫一声,便毫无防备地跌坠。

  身下浩渺汪洋犹如一张可吞噬万物的深渊之口,教小鱼一霎间心沉如铁。

  轻如薄云的身子急骤地穿过层层俊风,明如红锦的霞光铺在湛蓝的苍穹,渐渐地由柔转烈。

  终至归回之时吗?回到何处?东海,还是回乌河?能否见到爹娘?爹娘是否会责怪自己?小鱼缓缓合眼,不禁一瞬心叹:此崖之高,犹若支云之柱,只将生死凭天定。

  阖目之时,落崖的白衣女子顷刻化成一尾红顶白鱼。

  坠速之迅猛,令小鱼肤麻肌木,冷冽的崖底之风如薄刃刮身而过,她却了无所觉。白云蓝天亦如消隐一般,仿佛倏忽间堕入一片白茫茫之中,四周空空,如若无物。

  当小鱼以为今世命数便要终结在此刻、魂失于此处时,遽然间,“啁~”,一声清啸穿过浓云,刺透凝雾,好似由漫天白雪筑起的天地、山川,一俱轰然崩塌,片片瓦解,缕缕成烟。

  小鱼猛地落入一个算不得柔软、却不至令其粉身碎骨之地,意外地就如她毫无征兆落下那般。并无意想的疼痛,也没有被海水极速围压,反而有一种往上腾飞的轻便之感,仿若身死魂飞之飘然。

  是在何处?

  满心疑惑的小鱼当即睁睛,一片片整齐排布的黑褐色羽毛顿时跃入眼帘,雄健伸展的两翼有如一把气慑龙麒的神刀,大有上能斩玄极,下可劈昆仑之势。

  “怎么是你?”小鱼气愤难当,她可没有忘记,方才一把将她推下万丈高崖的始作俑者便是他。首发..m..

  那他现在又是在做什么?装好人?博感恩?良心发现?天底下怎会有如此道貌岸然的鹯?

  鹯没好气地反问:“你以为是谁?”随即振翅一扑,将背上的小鱼毫不怜惜地甩出。

  小鱼如昨夜那般摔在地上,滚了两圈后才堪堪停下。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小鱼霍地爬起,走到玄衣男子面前,指着他鼻子便是一顿狂吼:“你抓我来,就是为了折磨我、戏耍我?为什么?我在海里活得好好的,平白无故被你抓来,又遭到如此毒虐,你究竟用意何在?怎么不干脆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而不是处处捉弄于我。或许这对你来说是玩,而对我来说却是生死。你方才为何救我,怎么不让我坠下去一了百了?反正我孑然一身,无亲眷,无朋知,无牵无挂,孤身惯了。我不过是大海里一条平平凡凡、一心求活的鱼而已,你为何这般对我?到底是为什么?”

  吼到后面,气势已经弱去不少,几近哽咽,盈满的泪终是忍不住颗颗滚落,如瀑如河。

  往时,再大的危险都未曾激出她半点泪花。而这回,她实觉委屈至极,忍受不住。那种在生死边缘徘徊却又无力扭转乾坤的感觉,十分糟糕,令她无比胆寒,身体各处都似被无形的恐惧所占据,而她只能等死,坐以待毙。

  鹯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很恨我?”

  小鱼霍地抬头,与之平视,满眼玉水蒸蒸,如蒙蒙雾幛,却丝毫挡不住溢眶而出的愤怒与锐利,她一字一咬地道:“我恨你,巴不得你快点去死,被雷击也好,被箭射也罢,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狠话如狂风暴雨般打下,而鹯却不以为意地一笑,“你果然很恨我。”

  “我无暇,亦无心作你寻乐之资,莫来招惹。”小鱼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便兀自走开,沉在水底,自抚惊悸。

  适才一坠,深惧入心,一种从未有过的慌乱令之如同置身于茫茫大漠之中,感到由内而外的窒息。

  小鱼认为,这头鹯已经一意孤行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既然他这般直情径行,那便无须与之浪费唇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