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73章 第 73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正在朦胧之中的小鱼被“噼里啪啦”的冷雨打醒,她睁开眼睛,手上满布的鳞片在雨水的润泽下逐渐消失,嫩白皮肤开始显现。

  穹顶已见回光,大海也已停止颤栗,而手边的青苔则提醒着她仍在崖上,昨夜摇摇欲折的孤崖竟自安存下来。

  小鱼挣扎着半支起,甫一抬首便瞧见崖边梅树下倚树而坐的玄衣男子,原本簇新的衣袍此刻却甚是褴褛,不知遭了何种大难。而他那双明锐的眼睛此时正穿过雨幕,看在她身上。

  小鱼登时颦眉,愠怒斥问:“你这般看我作甚?”

  语罢,鹯却一动不动,连眼皮都不显一丝颤动之迹。

  小鱼稍觉骇然,他莫不是死了?如何死的?死于海震?转念一思,他要是死了,那她是不是就能借用他的遗体作为肉垫,从崖上跳下去?

  如是一想,小鱼不禁心生欢喜,笑颜立显,提裙举步,于他身前半蹲,玉指探入他鼻下,纤风不觉,果然已死。

  小鱼又探身一观崖下,海浪未退,但相比昨夜,此刻的海浪直与涟漪无异,真是天助也。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小鱼费力地搬着鹯魁梧的身躯,将他以面朝下,头朝崖边,平趴于地上。而她则趴在鹯宽壮的背上,施法一点点将鹯的遗体往前挪去。

  下落之际,她猛地幻回鱼身,钻入鹯的衣袍里。

  饶是已经做好十足的准备,小鱼仍不免心生忐忑。只这一下,成功便活,失败便死,全凭天意。

  藏在鹯的衣袍里,小鱼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和鹯正在迅猛下坠。

  然而,当她还在祈求上苍佑怜之时,鹯的遗体却霎时化出一对强劲的羽翼,她也于弹指间滑出衣袍,直直往下坠去。

  不过眨眼,又被一个身形矫健的黑物接住,而这几件事均于她反应过来之前,全数完成。

  待小鱼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趴在鹯的背上,往上腾飞。

  “你你你……怎会是你?”小鱼难以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之事。

  “你以为是谁?”鹯狂傲反问。

  这场景,小鱼并不陌生,就连被甩在地上也如出一辙。

  是以,小鱼的第二次跳海再以失败告终。

  但她这次却生不出半分恼怒,而是满心满怀都惊愕于鹯“死而复生”之异事。

  她方才是否行出差点难以挽回的错事?这一认知让她不敢看他,只深深地垂着头,任凭暴雨打在身上。

  鹯于她身前半蹲下,“我真的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否由铁而铸,竟生得这般僵冷无情。”语气里蕴着尚未发作的怒火,只待火星相触,便将势如爆竹。

  小鱼自知理亏,也不与他辩驳,垂如帘的湿发刚好阻隔他的目光。小鱼碍着面子,既不道歉,也不争个理由,她委实无话可说。

  若一定要论此事起因,也在于他无缘无故地将她掳来,否则她又怎会行出此事。

  小鱼未应声,鹯也没再逼问,二人就这般暗暗对峙,谁也不肯开口。

  良久,鹯蓦地起身,一甩玄袖,负气于她身旁行过,径直走向茅屋。

  “嘭”,带着怒气的关门声落入小鱼耳里,看来鹯这回当真非常生气。

  小鱼坐在雨里,有些不明所以。

  她擅自将他挪动,是不对,但那也是在认为他已无生息的情况之下。倘若他还活着,她怎会这般行事?更且,万一他当真已死,又叫她如何在这孤崖上活下去?

  这些年里,不断的遇险又脱险,让她非常清楚,在何种境况下,该施何种手段让自己活下去。而于这万丈孤崖之上,她唯一能想到的便是方才的法子。除此之外,她还有别的出路吗?没有。

  这场豪雨仿佛是某位粗心的仙人无意间碰倒了盛着黄豆的竹筛,满筛黄豆一股脑儿地倾泻而下。

  小鱼仰头望天,任凭豆大的雨珠落入眼中。

  勾月里已蓄满雨水,小鱼腾地自地上站起,沉下水中。

  她不禁在想,那头鹯方才作何装死?她并不十分相信,动静如此之大,他当真半点都察觉不到。

  却为何没阻止她?是在以这种方式让她明白,无论如何她都逃不走吗?苦肉计?这头鹯实在狡猾,想尽千方百计地捉弄她,此番竟不惜装死,果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实在卑鄙。

  洞见症结所在,小鱼适才些微的愧疚感瞬即烟消云散,不禁暗自后怕,险些着了他的道。看来以后须得加倍小心,方得轻舟长驶不覆。

  雨帘垂垂一日,黄昏时终于放晴。遐霄之上,娇云似纱。海天之际,残阳如血。

  小鱼静静地倚坐于崖边的梅树下,侧首遥望将要入海的夕阳,雪白衣衫惹上一层淡淡金辉,遥遥一望,犹如她自身所散,另有一番别样的美。

  凝望绚丽天际,小鱼闲澹的脸上不觉浮起一抹难得的笑嘕。

  “吱呀”,闭了一日的茅扉在此刻打开,而小鱼脸上的笑意也随着这一响于刹那间冰消气化。

  一股无形的气势自身后徐徐压来,令小鱼感到极度不适,下意识想要逃离。

  “你在看什么?”鹯于她身旁立定,眼睛眺望前方,崖下吹来的风刮地他一身簇新的玄袍猎猎作响。

  “观你所观。”小鱼如实回道。

  虚气平心的一问一答,早上跳崖一出恍若只是一场不豫之梦,并未真切发生过。

  鹯负手在背,“你来此也有好几日了,还未问过你的名字,你叫什么?”首发..m..

  “这不重要。”小鱼凝定前方,不喜不嗔。

  “不愿说便罢。”话音一落,他往前一倾,直直垂落,弹指一挥间,一头雄壮的鹯自崖下扶摇直上,朝着落日追去。

  小鱼的目光随着那个踔厉风发的黑影远引延长,她不得不打心底里叹服,他的自信与刚傲并非夜郎自大,而是他的确身怀踔绝之技,才得以成今之傲然。

  只可惜,她运道不佳,偏偏就被他从浩浩渺渺的深海中抓出,随时可能会丧命于他的尖喙利爪之下,且挣脱不得。

  黑影于远方消失不见,小鱼敛回目光,起身立于树下,余晖在垲垲树梢上绘出一副孤寂的画卷,美得不是滋味。

  小鱼又着手予枝予妆,很快,一树水花在夕曛的晖映下熠熠闪光。

  每一朵水花皆有五瓣,大小形相毫无二致,宛若刹那间生出满枝由水晶雕成的永生不谢之花,让见者无不心生爱怜。

  即便是真的水晶雕成,也无人敢把玩一二,只敢静静远观,生怕离得太近,眼前纤尘不染的美景会因自己不经意间一个略重的吐息而刹那破碎。

  小鱼行往石凳坐下,皙手托腮,另一只手则轻轻一挥,一道七色虹霓于她头顶上方横跨孤崖两端。头缓缓枕上横置于石桌的手臂,高崖上无趣的日子让她感觉自己快要风化,在寸尺之地上已寻不出更多的玩乐来消磨时光,也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臂上开始显鳞,小鱼徐徐起身,离开石桌,又回到石槽里。

  落日尚未隐尽之时,鹯去而复返。

  是时,小鱼正探出半个身子,目送最后一丝夕阳。鹯突然闯入视野里,小鱼也没避开,反而一眼不眨地看着他收翼落地。

  在瞧见满树水花时,鹯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继而慢慢走近,伸出手指。

  小鱼本想叫他别碰,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便已经触上一朵水花。

  顷刻间,一树清莹晶亮的水花如泡影般破碎,化作一片水雾,随风扑散,像是阳光下的虹霓那样,光没则消。

  触花之手当即一定,往昔傲然睥睨的鹯,此刻却像一根干枯的木棍似的杵在树下,神情中竟有片刻的不知所措。

  少顷,他垂下手,偏头看向小鱼。

  而小鱼在对上他的目光后,立即滑入水中,她此时完全没心思再幻一树水花。

  眼前忽地飘落几片海藻,小鱼仰头一看,一抹玄色身影一闪而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