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77章 第 77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鹯一消失便是两日,而在这两日里,除开寝息而外,小鱼几乎片刻也没闲着,不断地练习展翼收翼,现下已能自如地显匿黑翼。手机端sm..

  不过,任凭小鱼极尽所能,仍然无法驭风离地。

  她有想过,索性不管不顾,扑翅跳崖。可临到头时,却又不由得心颤,始终不敢贸然以命相试。

  在小鱼以为消失了两日的鹯不会再回来时,却孰料事与愿违。

  那晚,月朗风清,小鱼正折腾背后那对冥顽不灵的羽翼,一个不经意地抬眸,却见远方月心处,一身玄色衣袍乘风踏月而来。

  也是这一眼,小鱼方知,原来鹯不用双翼,也能飞空。

  皎皎冷月之下,他玄衣清寒,形容卓砾,衣袂翩绝,周身荡佚的风度仿佛他本就属于浩瀚九霄之上,银河揽月之中,而非尘埃浊烟可淬可沾。

  见得他的身影,小鱼心里禁不住七上八下,一来因着愧疚不知该如何面对,二来不晓得他会如何作为来报那一刺之仇。

  直到鹯停降在她的身前,她仍微垂着头,手指暗暗绞着衣衫,掌心已经冒出密密细汗,她被这恍若凝滞的空气憋得难受,遂往后退了一小步,以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怎么,就这么怕我?”鹯的声音无一丝情绪,语气温淡,甚至有些飘忽地难辨虚实。

  若说不怕,那是假,她此时被两条心思纠捩不休,一双乌珠不住地左右移动,整个人分外忷惕,出口之便不甚利索:“对……对不起,我那日并非有意,而是……而是……”她实在说不下去。

  “而是什么?”鹯却抓着话把,不依不饶地逼问。

  事情既已发生,她再躲闪反而显得没有担当,索性幻出一把冰锥,伸到他面前,端起一副就义之势,道:“我虽非君子,但也知有过必悛,有责必担。我既已将你刺伤,你理应还我一刺,我绝无二话。”

  鹯接过冰锥,握在手里把玩,眼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将她好一番端详。

  小鱼被他看得发怵,见他迟迟不动作,她干脆挺直了脊梁,再次示出诚意:“你刺吧,倘若不幸死了,那便是我命途如此,怨不得任何人。”

  鹯停下手里动作,郑重问道:“此话当真?”

  小鱼直视其黝瞳,果决道:“绝无虚。”

  话音刚落,冰锥忽地落地,不歪不斜地刺立在泥里。

  鹯自她身旁迈过,远远甩下一句:“先欠着罢,你要永远记着,你欠我一命。”

  小鱼不禁松了口气,本已做好一命呜呼的打算,未料他竟自这般轻易地放过自己,遂不禁大胆猜测,或许,他打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她的命也未可知。如此说来,倒是她以己度人了。

  清月初高,万顷深波,浮光跃金,那支小小的冰锥在蟾光下闪着异样的星辉,而后渐渐化入土里,润泽青苔。

  翌日,小鱼背着翅膀站在崖边探头探脑、首鼠顾望时,鹯忽地出现在她身后,“你如此是永远也学不会的。”

  小鱼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险些跌落下去,回首之时怒形于色,叱道:“你作何鬼鬼祟祟站在我后面?”

  鹯一笑置之,顾而他:“若你求我,我倒是可以教你。”

  小鱼对他的话置若未闻,继续自顾自换着法儿地试。

  “看来你并不需要我的帮助,算我自作多情,那么你就自己慢慢琢磨罢。”鹯满不在乎地说完后便一振英翅,直冲云霄,掠向天际。

  良例当前,小鱼反复地揣摩鹯的动作,发现他并未一直扑打双翼,而是将其笔直伸展。得此论断,小鱼当即决定葫芦依样。

  一个时辰过去,小鱼却仍旧只会往上蹿,双翼显然未发挥出神技。

  小鱼灰心丧气地坐在石凳上,心里不禁开始后悔,若方才抹开面儿求他赐教,兴许再过几日便能翻飞自如,也不会如这般在黑暗里瞎摸乱跳。

  殊不知,正是这份畏首畏尾才使得她久试却仍不得其道门。

  在她多番试验未果而心劳计绌之时,一日,鹯一把将她抓到高空之上,单刀直入:“我将这对羽翼赠你已近月余,却丝毫没有瞧出你哪怕一丁点儿的长进,这全都归咎于你的畏惧。翅击万里长空,非是跳出来,更非是怕出来的。我今日便好好教你,让你知道如何才叫飞。”

  小鱼被他一通指摘地还不上半句嘴,她像一只刚破壳而出的小鸡似的被他提翼拧着,于高空之上俯瞰下去,叫她好一阵眩晕,而胸腔里那颗颤颤巍巍的心已经疯狂地捣起了砧。

  鹯仿似还嫌不高,又特特往上腾飞数丈,而后未予她只片语的提醒,霍地松爪。

  一刹时,小鱼如高崖飞瀑般陡然下坠,骨寒毛竖之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便是使劲地扑打翅膀,不然此番落下去必死无疑。

  一次未成,鹯又继续将她从云端之上毫不怜惜地扔下去。

  云是反复两日,小鱼逐渐能在空中稳住,不再像一颗石头般直直下落,未有丁点儿受阻。

  终于,苦练一个月之后,小鱼已经能自崖上俯冲而下,也能御风直上,虽不及鹯之一二,但也比寻常飞鸟利落敏捷得多。

  正当她为自己前方的路途拟定方向之时,鹯的一句话骤然将她自高渺云端打入深邃古渊。

  那日,小鱼正为自己刚取得的进步心花怒放时,鹯似乎早已看出她心中所谋,予她郑重其辞地警告:“你永远不可飞离我百里之外,否则,今生今世,无论你去到何处,除非死,我都会将你寻回。”

  此话犹如晴天霹雳打在小鱼的心头,瞬霎烧焦了她唯一的念想以及对他赠羽之恩的那份感激之意。未尝想,他竟是换了个看似自由的方式来囚禁她。

  她岂能忍受被玩弄于股掌之中,幽囚于牢槛之内?她并非玩物,更非囚徒,她有自己想去的地方,有自己向往的生活,像他这种无心无肺、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之徒,又怎会明白?

  权宜之下,小鱼姑且答应于他,心里却已在谋划另一件事。她打定决心,非走不可,谁也休想拦她一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