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83章 第 83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晃眼,十年光阴从容逝去。

  十年前,扶疏回到早已疮痍的故所,面对被水草围堵的水府,悲痛之下,将之毁了个干净。那座水府包含着族人太多的血泪,原本就不应当存在于此。

  那场充满鲜血的灾劫让她无法在这个空空落落、浑无一丝生气的地方栖息下去,在毁掉水府后,扶疏便离开了回乌河,继而辗转各地,看尽风景,感遍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等着或许已经转世的道川长大,守着这个唯一的信念,继续苟活下去。

  即使扶疏后来也遇到过许多待其友善之人,但她却无法如当初毫无保留地相信道川那般,给予他们中的任何人哪怕一星半点儿的信任,即便是与道川一样面善心慈的和尚。

  在这世上,她只相信道川。

  扶疏每到一个地方,首先去的便是那里的寺庙。纵然进不去,但寺庙于她而,也比任何地方都来得更为亲切,她殷切地期望从那里能走出那个让她无比熟悉之人。

  如果道川当年很快便入得轮回,算起来今年应当已有十岁。

  扶疏寻着一座座寺庙,无论其规模大小,也不管其位于闹市还是深山,她都没日没夜地守在庙外,看着里面的和尚进进出出,云是反复,直到确定这间庙宇内没有道川。

  如此又找了五年,规模甚大的寺庙甚至被她不死心地找了三四遍,最后还是没有找到道川,哪怕与他有半分相似之人,扶疏也未曾见到过。

  难道与道川仅有一世之缘?扶疏不肯信。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扶疏犹如大海捞针地寻找转世的道川。虽经历了无数次的失望,她却始终甘之如饴,不肯放弃。

  寻找道川仿佛已经成为扶疏生命中不可割舍之事,就像覆体之鳞,一旦强行刮下,必将痛彻心扉,经久难愈,而道川比她身上之鳞更为重要。她始终坚守信念,相信终有一日,会在世上某一处,遇见道川。

  苦心人,天不负。或许是扶疏锲而不舍的精神打动了上苍,在一个偶然的时机,到底是遇上久违之人。

  那日,夏炎如火,扶疏走得口干舌燥,再经不住烈日的继续炙烤,拖着几近干涸的身躯,想要寻一处清水以津润身子。奈何走了许久都不见河湖,而一些曾经有水的浅洼也早已被烤干,若是再寻不到水,恐将活活被日头晒成一条干鱼。

  可怜的是,未及找到一滴水,扶疏便已支撑不住,倒在路边一片草丛里,随之化回本身,这是极其危险却又由不得其掌控之事。

  迷迷糊糊中,扶疏惊觉有凉水洒在身上,待得恢复意识时,却不见半个人影,只身下蹚着一大滩水,是谁救了她?

  扶疏捋着身上的水堪堪起身,随即寻了处树荫坐下,休息半晌,方才离去。

  路过一处山下凉亭时,见得亭中的石桌上放有满满一桶清水,扶疏欣喜地跑过去,抄起桶里的木瓢,径自舀起一瓢水往身上泼下,瞬觉舒爽。

  接连舀了几瓢,直到一桶水见底,扶疏才满足地放下木瓢,舒心畅意地坐在凉亭的美人靠上小憩。

  不知过了多久,忽闻一阵水声,扶疏眯眼一看,但见亭里有个黛衣和尚正手持木瓢,自身旁横置着一条扁担的两个木桶里一瓢瓢舀出水,转而倒进石桌上的桶中。

  由于和尚背对于她,故而扶疏瞧不见其面目。

  扶疏自美人靠上起身,立于和尚身后,轻声问道:“敢问师父遁入此间哪座庙里?”

  话音一落,和尚放下手中木瓢,转身合掌,“阿弥陀佛,小僧遁于凌空法寺。”

  和尚转身那瞬,如水墨画就的黛眸猝不及防落在扶疏眼里,直将她惊愣地无法语,已然听不到他所之语。推荐阅读sm..s..

  霎时间,所有心绪一拥而上,望着面前这张再熟悉不过、但此时却略显稚气的面庞,扶疏不禁喜极而泣:“道川,我找了你好久啊道川,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是找到你了。你可还记得我?我是扶疏,扶疏啊!”

  在这一刻,扶疏觉得之前所有的奔波和沮丧,全都值得。

  “施主想必认错了人,小僧法号玄一,并非道川。”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和目善,连温淳的语调都未有一丁点儿的改变。

  扶疏瞬即抹了抹泪,笑着道:“没关系,没关系,那我便唤你玄一。”

  玄一合掌微俯,“施主若无他事,容小僧先行别过,小僧还要挑水回寺里。”

  扶疏猛地摇头,“无事无事,小师父且自去忙。”

  “阿弥陀佛。”玄一说完便挑着两个皆只剩得半桶水的担子往山上走去。

  扶疏目送他离开,喜不自胜的神情定在脸上,看来玄一所在的凌空寺就在这座山上。

  道川,玄一,他果真转世为人,也与她当初料想的一样,这一世,他还是和尚。

  缘分当真是世上最为奇妙的所在,让她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赫然遇到再世的他。

  这一次,她不必再走,她已经找到道川,十五年求索,终得其果。

  可是,她如何才能让道川再次将她带回寺庙?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扶疏尚且没此能耐。难道让她再一次躺在屠刀之下?倘若他迟迟不自卖鱼处路过,那她岂非要日日守着鱼摊?若他会来,那她自然得以实施计划,可万一他一直不来?

  思量之下,扶疏决定先观其而今日程,烟火人间,遁而不离,总会有可施展之处。

  扶疏悄悄地跟在玄一身后,一路尾随他上了山,远远瞧见挑着担子的玄一进入一座不算宏大但也不小的寺庙。

  庙门外横匾上,漆了三个大字:凌空寺。

  寺门处有个看起来同玄一一般大小的小和尚正在洒扫,两人相见时,皆单竖右掌,互相招呼,落掌后,玄一方挑担进入庙门。

  扶疏自敞开的庙门里窥得庙内一景,正中通往大殿的石路中坐着个一人来高的青顶四脚香炉,炉里冒着缕缕白烟。

  玄一自香炉旁走过后,再于大殿外左拐,几步便消失于大殿后,同时也消失在扶疏的视线内。

  转回目光,扶疏压住激动难的情绪,当下决意,明日还在山下凉亭等他。

  凉亭乃下山必经之处,只要玄一下山,准定会自那处行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