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92章 第 92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消说,那个所谓的“有灵之人”,正是鄙甲。

  扶疏所求之事,比沧水仙子与姜赤缇都棘手得多。

  挽丝娘,我也略有耳闻,实在不是我这种连白蚁精都打不过的小妖能收拾得了。

  倒不是说挽丝娘的修为有多么厉害,他们一族靠的不是日积月累的修为,而是“调和阴阳”。

  挽丝,类樗蚕而体莹,食以冰蚕之丝,丝尽则食蚕之躯,雪为其被,冰作其褥,蛰三季而伏,冬出春没,萍踪难索。推荐阅读sm..s..

  成年之时,挽丝之娘者以男子阳刚之身为居,挽丝之郎者以女子阴柔之体为所,占身为主,此乃其“调和阴阳”之道。

  然,被占身之人,死无可死,存不由存,三魂七魄若被执以囚,且与挽丝共系一命,此消则彼亡。将成年之挽丝,冬莅方遍遴其身宿,意之则吐以冰蚕丝作记,待雪销之后遂按丝寻迹,鹊巢鸠占。

  此番肉眼凡胎的清橼无故被挽丝娘缠上,也就不奇怪扶疏为何这般汲汲皇皇地要从寺里出来。倘若挽丝娘先一步将清橼的肉身侵占,叫扶疏杀是不杀?

  想到此处,我背靠桌沿,偏头看向一脸愁容的扶疏,试探地道:“要是真叫挽丝娘先一步下手,你也无须过忧。左不过再花上十数年工夫,等他下一世,就看你是否能下得去手。”

  扶疏顿然将葱指松松擎住的杯盏往桌上一磕,“我可以狠心折断自己的翅膀,却舍不得伤他分毫。在我心里,早已不只是将他当作救命恩人,而是水,鱼若离水,岂有命活?”

  她抬眸望向我,眼里的坚决就像一块沉在水底的巨石,纵然水过万年,它自岿然不动。

  “倘若我当真亲手杀了他,”扶疏垂眸摇头,目光恻然,“即便我仍能如以往那样寻到他的转世,但我心里的这条结,却永远都解不开。”

  显然,我方才所十分多余。不仅没提出切实可行的法子,反倒将气氛搅地甚为沉重,像是在逼迫扶疏去杀掉那个她守了三世,也爱了三世的人。

  或许我不能感同身受,也着实理解不了,对一个三世皆遁入空门、与世缘情爱无关之人,为何执念竟能深刻至此。

  尽管不解,但我尊重扶疏的决定。

  每个人所生所长的境况有别,于处世为人之上自然也不尽相同,甚至大相径庭,有人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有人却闻风而为魑魅之息。

  我正了正身子,为扶疏杯中添满水,问道:“那晚从檀光寺出来后,你是不是去找了挽丝娘?可有觅得踪迹?”

  扶疏颔首道:“我同她交上了手,只是她狡兔三窟,我一时轻敌,一个大意叫她给逃了。”

  我想了想,又问:“可还见着她的同伴?”

  “没有,不过我无法因此断定她是否单行,她跑了之后,我便再寻不出她半点踪迹,这才万不得已来找了你。”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将她找出来?”

  “你可愿帮我?我日后定以命相报。”扶疏眸光灼然,衬得眉间朱砂越发夺目,她定定地看着我,等我作答。

  思虑片晌,我换了个姿势倚在桌旁,眼睛半眯,问出于我而的关键所在:“你为何觉得,我能找到她?”

  “因为此物。”扶疏从衣襟里取出月华冰晶,“那日在寺里,你走近时,我明显感觉到月华冰晶比往常寒凉了几分,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因此,我料想你应赋冰雪之能,不然月华冰晶也不会突然无缘无故地生起变化。”

  我握着雀卵大小的月华冰晶,略略掂玩一番,笑道:“不错,我确有控雪之能。”

  扶疏眼底厉芒隐现,“我虽也有冰雪之力,却微薄如蚁,若那挽丝娘存心要藏,单以我之力,断然是奈何不得她。”

  我接过话:“挽丝常出没于冰雪之下,惯蛰于寒洞之内、白峰之巅。我虽从未亲眼得见,却知如何寻其踪迹。不过,即便一只道法尚浅的挽丝,也不可对其等闲视之。此地出现挽丝,也就意味着或许山下已经有人遭难。此事已不单单是清橼一个人的安危,而是关乎到整个临穹县五千六百余口人的生死存亡。”

  此事的棘手之处便在于,倘使挽丝已经下手收网,它们就等同于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挽丝便犹如得了天令,会更加肆无忌惮地繁衍,后果不堪设想。

  若要连根拔除,必须要连着其居宿之身一并毁去,方得彻除后患,否则遗祸无穷。除此之外,尚无他法。

  “兹事体大,我深知这其中厉害,但我独木难支,分身乏术。若能得千樰一助,我定全力以赴,驱除这祸患。”扶疏神情沈定,语之中尽是对挽丝的痛恨,欲除之而后快。

  虽已定见在胸,但在回答扶疏之前,我仍想一问:“扶疏,你当真是为了清橼,连性命都可以搭上?”

  一抹决然的笑在她粉颊轻挂,瞳心摇曳的光瞬间静止,扶疏淡然开口:“在世上,我本就是孤星一颗,又有何不可?”

  听闻此,我心头猛然一震,如春雷乍响。

  沧水仙子如此,姜赤缇如此,扶疏亦是如此,为了所爱之人,甘愿付出所有,如同对待一份信仰,虔诚得纵使献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那好,你再多休息休息,今夜子时,我们便去沉凰谷。”

  扶疏脸上闪过一丝讶异,旋即站起,“沉凰谷?你是说,挽丝在沉凰谷?”辞气里激动难掩。

  我摇头道:“他们在何处,我不得而知。但是,我有办法让他们来。不过,扶疏,此事虽干系甚大,牵扯甚广,但今晚之行,只有你我二人。我的族人皆无道行,我不会让他们任何一人涉险,还有……”我忽地垂眸,欲又止。

  “但说无妨。”

  “并非大事,只是山下有我两位好友,去沉凰谷之前,我想先去看上一看。”

  “应当的,另外,我还有一事相求。”扶疏薄眉微拢,桃唇浅抿。

  我不假思索,一口答应:“我定尽力而为。”

  扶疏道:“不管今夜发生什么,只要我身未死,可否劳你……将我送回檀光寺?”

  我当即颦眉,“为何此时便说这个?”

  “千樰,答应我。”扶疏目光深深,似乎十分迫切地需要我答应此请。

  首鼠少时,我点点头,“好,送回檀光寺,交到清橼手中。”

  扶疏微拢的娥眉登时一舒,笑如花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