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94章 第 94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正局促不安时,隐隐传来的打斗声让我再难沉静,紧贴于腰侧的手指勉力一动,当即凝神聚灵,欲以灵力冲破冰蚕丝茧。

  自茧壳里破出的白光忽忽一闪,却只断了些许蚕丝,整体上仍是完好,而我依然被困其中,心下却不禁一赞,冰蚕丝真不愧负有“韧堪玄铁丝”之美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此刻,扶疏那边的状况却是不容乐观。

  在我喘息之时,又听扶疏喊道:“千樰,若我还能活下来,切记先前的约定。”

  我当下大骇,强撑出一点空隙,急声问道:“扶疏,你要做什么?千万别做傻事。”

  少焉,却未等来扶疏的回答。

  突然间,一个不妙的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连忙奋力挣扎,同时大喊:“扶疏,不要,还不到施用月华冰晶的地步,一个不当,你会死的。”

  “来不及了。”扶疏这话方尽,我顿觉茧壳起了变化。

  一直相绕不迭的冰蚕丝似乎刹那停下,随后,伴着丝织品撕裂的声音破空响开,缠绕多层的茧壳当即碎成数块,飞向散开。

  羁系一除,我立即幻出数道雪魄,直搠挽丝眉心,将之击倒在地,当即破其本形。

  青衣男子倏地一掌,拍地而起,啐了一口血,不屑地道:“雕虫小技。”

  “你们,”我伸出手指,朝他们一一划过,“一起上。”

  黄衣女子冷呵道:“大不惭,我们今日就送你去地府报道,看阎王爷肯不肯收你。”

  我嘴角高高一扬,“我求之不得,早想知道地府里面究竟是个什么光景。不过,这可得由你们去看了再来告诉我。”

  豪一放,我雪眸顿凛,四十九颗白色的寻隐珠自我瞳中疾速飞出,绕着六人连成一串,将之锢于珠串之中。

  随着我右手反转之势增大,寻隐珠越收越紧,而六人之间的间隙也逐渐缩小,直至被寻隐珠束成一捆像是紧紧绑住的干柴。

  寻隐珠一缚,凭几人之力,不大费一番功夫,很难挣脱。

  我先将此六人放上一放,转身飞往已经战疲的扶疏。

  跃身同时,手里瞬即飞出两道雪练,将正与扶疏缠斗的两人双双捆住。

  我不甚解气,再祭出第三条雪练,将二人胡乱一匝,又蹲身抓起一把雪,猛地塞入一人嘴里,忿忿道:“我叫你吐丝缠我。”

  “千樰小心。”

  扶疏话落之际,我反手朝后面甩出数朵冰莲,拔高调子威胁:“要是再敢乱吐丝,下一次割的就不是冰蚕丝,而是你们的臭嘴。”

  未被我用雪堵口的水灵女子恶狠狠地盯着我,嘴里叽里呱啦地骂个不停,我一气之下,也照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里胡乱塞入一团被捏得结结实实的雪球,堵上其口。

  “你倒是骂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能,死到临头还不思悔改。”起身之后,发现她仍旧用欲将我千刀万剐的眼神盯着我,我当即钦身,朝她脑门猛戳一指头,威胁道:“你再这般瞪我,信不信我半刻都不让你活。先戳破你眼珠子,再把你大卸八块,最后毁你元神,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我这话并非纯粹只是吓唬,大卸八块虽不至于,但是毁去元神,我却丝毫不介意将此当做分内之事。

  “呜呜呜呜……”女子嘴里咕咕哝哝地冒着声儿,虽不知她到底说的什么,想必绝不会是什么好话。

  扶疏一壁收拾不断涌上的挽丝,一壁喊道:“千樰。”

  挽丝多如蚁群,似极当日与白蚁精一战时的悚然光景,我一壁击杀攻身而来的挽丝,一壁朝扶疏靠近。

  近身后,我立马询问:“扶疏,你没事罢?”

  “我没事,”扶疏面色着急,“挽丝太多了,根本收拾不过来。”

  我一道法击毙扶疏脚旁一只欲逃的挽丝,忽地想起一事,忙问道:“你瞧见杏儿没有?”

  扶疏微微偏头,复又转回,“杏儿是谁?”

  “就是缠上清橼的那只挽丝娘。”

  “没有,我在清橼身上闻到过她的气味,上回交手也是寻着那个气味才将找到她。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她的半丝气味。”

  我心头一震,“什么?难道?”

  一个不好的预感如冷水浇面,我和扶疏当即停下,相视一惊,面面相觑。

  我回首望了眼被寻隐珠和雪练困住的八人,顿足道:“遭了,现在谷里的根本就不是全部的挽丝,说不定……”我不安地看着扶疏。

  扶疏冷声道:“还有一个王?”

  我点点头,而后又摇头,“说不定是两个。”

  突然,肺腑之气霍地提至喉中,我不由猜问:“杏儿此时不在沉凰谷,那么她会在?”

  扶疏惊然一呼:“清橼。”一双眸子霎时写满惊恐。

  我当即否定:“不会的,凭挽丝那点道行,进不去檀光寺。除非清橼自行出寺,否则他们绝无可能直接去寺里抓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扶疏顿时面无颜色,单薄的身子开始发抖,“要是清橼已经出寺了?”

  听,我蓦地旋踵,匆匆两步飞至被缚在寻隐珠里的青衣男子跟前,手握一把冰刃,直逼其左眼,呵问道:“杏儿在哪里?”

  扶疏亦后我一步而来。

  青衣男子忽地一笑,面皮上毫无怯意,似乎有十足的把握及自信我不会杀他。

  “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话尚未尽,我猛地将冰刃搠入他眼珠里,那只清亮的眼睛顿时血涌如瀑。

  “啊!”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几乎要震落树上的积雪,凄厉的余音在四面环山的沉凰谷里久久回绕不息。

  撕心裂肺的一叫后,其余几人皆因此面露惧色。

  收刃之时,我接连抛出几个问题:“说,杏儿是不是去了檀光寺?你们可还有同伙在外面?是不是有挽丝王?他们现在都在哪里?最好别耍花招,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否则你另外那只眼睛也别想保住。”

  青衣男子脖子一挺,摆出一副慷慨就义之态,“你有本事就把我两只眼睛都刺瞎。”

  我哈哈一笑:“好硬的骨头。”双目一转,我抬脚迈至黄衣女子跟前,指着她,以命令式的口吻,道:“他不说,那你来说。”

  黄衣女子面色似冰,眸中杀意从见着我开始便一直未散,冷冷道:“你凭什么觉得,我就会告诉你?”

  我转头看向扶疏,笑道:“扶疏,帮我个忙。”

  扶疏上前两步,毫不迟疑地答应:“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