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97章 第 97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短短一炷香工夫里,我可行何事?

  趋步走到扶疏身旁,我缓缓捉起她手腕,并微微着力往下一压,背对众人,对其使了道眼风,“扶疏,你该浸水了。”

  扶疏眼底精光一闪,细白的臂上银鳞霎现,她往自己手臂瞧了一眼,双眉顿颦,顺着我的话,略提声调:“你不说我都忘了,千樰,此处荒远,我需要盛水之物,无奈我法力不济,变不出东西,你可能帮我幻个盛水的器物?”

  “这有何难?”我指了指谷坡上的树,“我就地取材,给你做个木桶。”

  一直在旁观战、未吭一声的杏儿当即开口:“何必如此麻烦,我阿爹阿娘凭空就能变出一个。”

  我忍不住腹诽这只多嘴多舌的挽丝娘,当即轻呵道:“小孩子懂什么?这个姐姐对自己所用之物挑剔至极,加之近来灵力有损,凭空变出的东西怎会有日日夜夜吸入天地日月、风雷雨电之精华的百年大树好?不懂就别乱说,若是惹了扶疏姐姐不悦,她一旦发起火来,尾巴都能给你烧焦。”

  扶疏随声附和道:“确然如此,还是千樰心思细腻如丝,知我所需。”

  我不禁折服于扶疏的七巧玲珑心,虽与她相识时日尚短,见面不过三次而已,但她却总能很快地猜透我的心思,并且和我配合地天衣无缝,煞有其事。

  杏儿尖着嗓子,似是有意喊大声音:“死到临头还挑三拣四,用什么不是用,最后还不是要死在我阿爹手上。也甭折腾了,就安安静静地等一炷香工夫后束手受死罢。兴许我一高兴,叫阿爹手下留情,给你们留个一丝半缕的魂儿,指不定还能去蹚蹚奈何桥下的水。”

  我立马“呸”了一声,倏地转头,狠狠地瞪她一眼,忿愠道:“年纪不大,嘴巴倒像是抹了□□,怎么没把你毒死?”

  对于我和杏儿无端开启的口舌之战,挽丝王不闻不问,挽丝后则一脸慈爱地看着杏儿,尽展慈母之态。

  难怪杏儿这般骄纵,估摸着这挽丝王和挽丝后在宠女儿上面没少下功夫。

  而方才被寻隐珠及雪练困住的七人,明显巴不得杏儿能三两句话便将我活活说死,好替他们报这一辱之仇。

  杏儿似乎准备不负众望,并且尽心尽力地展现自己深深的荣辱感,扭了扭肥嘟嘟的身子,哼气道:“我的嘴巴抹了□□?难道你的嘴巴抹了蜜糖?蜜蜂怎么没把你蜇死?我一会儿就去捅个马蜂窝,让马蜂蜇烂你那张臭嘴。”

  “你个死孩子,我……”我一时气急,挽了袖子,起腿就要冲向杏儿。

  见状,挽丝王下意识便朝杏儿迈近一步,挽丝后更是气势汹汹地挡在杏儿身前,活似护崽母鸡。

  且不说,我是否真会动手收拾杏儿,光看这二人架势,便像是我必定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一个尚未成年的小挽丝娘过不去。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眼疾手快的扶疏一把薅住我衣角,又抬了抬手臂,银白的鳞片在熹微下闪着淡淡雪光,带出一丝丝别于冬寒的凉意,“千樰,稍后再计较此事,眼下我们还是先过去罢。”

  我捋下袖子,顿首道:“好。”赓即凶神恶煞地指着得意忘形的杏儿,“看在扶疏为你求情的份上,我暂且放你一马。你若再出不逊,我保证一会儿回来要你好看,看你还逞不逞口舌之快。”

  “就那条装模作样、弱不禁风的鱼还替我求情?叫她不用费心费力去浸水了,我一会儿就将她烤来吃,都要上火架子了,何苦做垂死挣扎。难道浸水之后,便能不怕火么?”杏儿一脸的挑衅意味,那神气样子像是在说我一定奈何不了她。

  时间紧迫,我也懒得跟她争持,冷冷甩下一句:“不定谁更怕火。”

  山坡上,树林里,我和扶疏蔽于树后。

  我一边断树,一边谋划:“扶疏,一会儿你想办法靠近清橼。”说话间,指间蔓出一条一丈来长的水丝,一端系在扶疏腕上,一端则随意垂下,“我待会儿会施法将水丝的另一端系在清橼身上,再伺机将你和清橼收入凝水镜中,最后用天水纱将你们送出沉凰谷。天水纱自会带你们去安全之地,而届时,凝水镜也会自行打开。”

  扶疏谨慎地将水线藏入袖中,再拉下衣袖仔细遮挡,“千樰,你用法器将我们送走,你自己又怎么办?你可还有护身的法器?”

  我浑不在意地摇摇头,强挤出一笑,安慰道:“我只有这两件法器,不过你无须担心,我到时自有法子寻机脱身。而且,挽丝的厉害之处你也知道,我不能放虎归山,否则后患无穷。如果我有那个能耐,必在谷里结果了这个祸端。总之,无论如何,且让我试一试。”

  扶疏面色当即肃然,“不行,你本就是因我而求来帮我的忙,我又如何能置你于险境而不顾?”

  “我可不单单是为了你,我生在天穹山,长在天穹山,山上有我的至亲,山下有我的挚友,即便是为了他们,我也要拼死一搏。”我背靠在树上,望着天穹山的方向,语重心长地道:“扶疏,我这一世,空赋奇灵,从来都是被没有半点道行的族人保护着,时时为我焦心劳思,我却没有为他们做过一件像模像样的事,还总是让阿爹阿娘提心吊胆。挽丝虽只夺人身,但日子一久,难保有一天不会危及我的族人。人不是有一句话叫防患于未然嘛,我一直都觉得,人说的很多话都极有道理,值得我们去探究。但是,他们自己反倒却时常看不透。山下有我唯一的人类朋友,他是待我最好的人,我想要护着他,能护多久便护多久,我能活一百岁,他也能活一百岁,所以啊,我能护他一世呢。”

  我略略偏头,一眼不眨地盯着扶疏眉间朱砂,“扶疏,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

  扶疏神情微动,轻轻颔首,“千樰,你很厉害。如果这次我们都能活下来,我能成为你的朋友吗?”

  “在和你来沉凰谷之前,我已将你视作朋友。以后,你和清橼在檀光寺,而我又能随意出入那里,你看,”我竖起一根手指,朝天顶指去,“连老天都让我们成为朋友。”

  扶疏坚定地点头,“扶疏此生还能得此挚友,是我莫大的荣幸。”

  “若叫我那些损友知道我竟然和一尾漂亮的丹顶鱼成为朋友,他们不定得多羡慕,我嫉妒死他们。”

  扶疏被我一语逗笑。

  被我们当做幌子的浸水木桶早已做好,该交代的业已交代清楚,我笑着道:“既然树都砍了,你也别浪费,好歹进去游一游。”

  “好。”扶疏自眼里取出泫沨珠,放在桶底,甫一离手,珠里便缓缓渗出清水,一层一层没了上来。

  扶疏一个钦身,投入桶中,入水之时已是一尾白鱼。

  我坐在木桶旁,背倚着树,阖眼浅憩,没过一会儿便听得一道稚音扯着嗓子喊道:“三炷香都燃尽了,你们打算在那里躲到何时?要是害怕,便知会一声,我好叫阿爹不让你们死得太惨,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响彻静寂的沉凰谷。

  我猛地自地上站起,忍不住低声暗骂:“该死挽丝娘,就不该长出一张只会胡乱语的嘴来,大放厥词。”

  几乎在我起身的同时,扶疏也从水里跳出,亦面带不悦之色。

  走出树林前,我忽地停住脚步。

  扶疏察觉到我没有跟上,继而也停下来,回身望我,“千樰,怎么了?”

  “扶疏,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如果我有机会下到阴曹地府,一定去求阎王爷,下一世不要再让清橼出家,让他堕入红尘,和你一起堕入红尘。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扶疏神色微动,沉沉点头,“好,我一定不死。千樰,你也要好好活着,保护你的亲人和朋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