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103章 第 103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山顶望下去,整座山一片幽寂,清清淡淡的月光铺满大地,也不知远方那黑暗的尽头,是否有珠华引路。

  山腰处有几星红光乍明乍灭,看样子,山神七子当年设下的结界已经虚弱得再难支撑。

  结界一旦消失,便意味着我们不再有自由自在的日子可过,上山来的人也不会再被结界绕离我们所居之处,安居了数百年的天穹山,将不再安宁。

  一族之人此时正围在我的寝洞外,焦虑地讨论着黑风将出之事。

  七子山神当年留下的这句话,在我降生之后,便犹如一道不可破除的魔咒,锢在每个人的心头。

  二十余年来甚少表露出的胆战心惊,在今夜的山震过后,如滔滔洪水般席卷而来。

  在从山顶走下来的路上,我便已想好应对之策,如今情形,唯有一走可解。

  当然,要走之人里并不包括我,我不会走,也不能走。

  我和见欢并步而行,先我们一步下来的阿哥,此时已被众人合围于中间。

  整族共五十七人,若加上小慈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子,便是五十八人。

  我寝洞外的一小片空地几乎再无多余的立足之处,众人皆七八语地询问情形,阿哥无奈地摇摇头,“未得银杏爷爷允许。”

  此话一出,众人俱神色忧忧,频频发问,猜测纷纷。

  阿哥一时不知该回答谁的问题,同我一样不明内情的阿哥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众人不断的发问。

  而立于边上的阿娘却不住地左瞧右望,似在目寻,当看到我时,阿娘焦炙的神色当即一舒,大声唤道:“女儿。”

  见欢一双愁眉锁眼的爹娘,在听到阿娘的喊声后,瞬间转过头来,紧接着双眼一亮,齐声唤道:“见欢,你跑哪儿去了?”

  “去山顶了。”见欢边应着话,边朝他爹娘走去,刚行出几步,又忽然回头,看向我。

  我冲他一笑,转即移开视线,看向惶惶不安的族人,微微摇头。

  见我摇头不语,才静下片刻功夫的人群又是一阵哗然。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在猜测,却又思之不得,显得焦苦难当。

  小墨一手扶着小慈,一手扒开人群,凑到我身旁。

  小慈一把将我拉到旁边,小声问道:“怎么回事?银杏爷爷为何不许?”小墨亦是一脸疑问地盯着我。

  我反握住小慈的手,“小慈小墨,我们自幼一同长大,你们打小便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话,你们可愿听?”

  小慈和小墨不约而同地猛点头,“听,你说什么我们都听。”

  “那便好,明日一早,阖族离山。”我看向小墨,分外严肃地道:“小墨,你一定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小慈,哪怕她打你骂你,你也要拉紧她的手,不让她离开半步,你可能做到?”

  小墨郑重颔首,扶着小慈的手不由一紧,“小慈是我的妻子,身为丈夫,我合当如此。”

  小慈目光盈盈地望着小墨,小墨亦感受到妻子的心意,伸臂揽住其娇肩,柔柔圈入怀中。二人目光交汇的一刹,我似乎瞧见了漫天飞红的锦花。

  此决定,我未同任何人商榷,即便身为族长的阿爹,我也没有等他自山顶下来,再商议对策。事已至此,为今之计,只有离开,远离是非之地。

  我的族人是照耀我整个生命的太阳,只要他们还在,我便还有家。哪怕最后不能脚踏归途,至少魂有归所。

  我只有一双手,护不了天下人。我也只有一颗心,容不下太多人。我只愿身边人,一世安稳无虞,便已足够。其他的,尽力而为。

  小慈收回凝在小墨眸中的目光,转向我,右手摸上隆起的小腹,笑意加深,“千樰,你不是一直想同人那般,住在四四方方、有砖有瓦的房子里吗?我们离开天穹山后,便寻一处炊烟袅袅之地结居,一族人还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我语气坚定地道:“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叮咛好小慈小墨后,我步入众目之心,轻轻握着阿娘的双手。这双牵着我长大的手一如当初那般温暖柔润,从未变过。

  看向族人,我温温淡淡地道:“明日一早,阖族离山。”

  不出意料,众人皆目瞪口呆地望着我,蹙眉低思,似在逐字解析我话里之意。

  而被围于中间的几位老长辈却面不改色,似乎早已料到。

  我虽不是族长,但由于身赋奇灵,又是雪眸,所以在族中声望也不算低。只是因着年龄不大,自出生后便一直被族人护在山上,倒养出一副喜爱玩耍的心性。不过,但凡牵扯到族里大事,我却半点都不含糊。

  “千樰……”阿哥唤了我一声,欲又止。

  “阿娘,阿哥,不管今后去往哪里,只要一家人还在一起,就是最好。至于黑风,七子山神当年都未能将他除去,何况我们。黑风出来,不过早晚之事,寒冰洞关不了他永久。我们留在山上,只是当先成为他的手下亡魂罢了,不起任何作用。至于我,即便我不去找他,他也会来找我,水来土掩,总归有法子应付。”未及阿哥作出反应,我忽地拔高调子,朝众人说道:“今夜之事,大家权当梦一场,还有两三个时辰便要天亮,回去拾掇拾掇物什,天一亮,我们便陆续出发,分成五拨,离开天穹山,到临穹县东南外的梅林汇合。”

  一语落下,众人似还在梦中沉迷,恍恍惚惚地散去。大家好像猜到了什么,又好像一无所知,未有反驳之声,只是三五人相携,讨论着离去。

  片刻前,还将我的寝洞围得滴水不漏的五十来人,此时只剩下六七人。其中有两人一身大红喜服,但其身上的喜庆之色却与之阴郁的面色对比鲜明,我连忙出声唤住二人:“昔邪,若谷。”惋惜道:“你们的婚事,恐怕要延后了。”

  昔邪和若谷相视一眼,昔邪转过头,笑对我,“千樰姐姐不必为我二人之事操心。”

  我笑着摆摆手,“时辰不早了,回去罢。小慈小墨,你们也一道回去罢。阿娘阿哥,你们也是,还有见欢,”我停了一下,才道:“见欢也回去罢。”

  昔邪和若谷把臂而去,两道红影渐渐消失于黑暗深处,小慈和小墨亦随后离开。

  阿哥也心事重重地和阿嫂、侄儿一同离开,唯阿娘和见欢仍旧留在原地。

  我将不舍离开的阿娘往前一推,撒娇道:“阿娘,你的乖女儿打小便最听你的话。女儿如今已经长大,那么阿娘是不是偶尔也听听女儿的话呢?”

  阿娘虽非绝世美人,但也风姿清雅,三千发丝黑胜墨,一双凤眼携柳轻舞,恰如杨柳风柔。

  曾听闻,阿爹当年花了极大的心思才终于俘获阿娘的芳心。夫妻多年,有时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明晓对方心意,无须过多语相释。

  阿爹这会儿还在山顶,阿娘朝那个方向望了望,又看向我,面带愁虑地道:“娘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始终稳不下来。”

  “阿娘切莫多想,先回去好生将息一番,明日之事,便留待明日来解罢。”说完,我又将阿娘往前轻推,阿娘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去。

  眼下,便只剩见欢未走。

  我趋步走到他跟前,“见欢,你怎么不走?”

  迟疑片刻,见欢语带商量地道:“明天,你跟我们一起走罢。”

  我不假思索地应下:“好。”

  见欢眸光一闪,一脸的不可置信,“当真?”

  我扑哧一笑,颔首道:“当真。”

  “那好,明日我便留在最后,和你一起走。”

  “好,但是,”我伸手指向前面,“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立刻回去,闷头睡觉。”

  见欢走后,我倚在洞口,望着月色渐淡的黑暗深处,心绪逐渐缥缈。

  更新最快s..s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