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106章 第 106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行人气势汹汹地自山下一路呼喝上山,嘴里不停地高呼“斩妖除魔”,心火甚旺,劲头十足。

  他们是要斩何方妖魔?

  纵观整个天穹山,只有两妖一魔,一只是作道士妆扮的猱妖,而另外一只便是我。

  至于封印在寒冰洞的黑风,照一众人行进方向来看,倒也不像。

  如此看来,这些人忽然光顾鲜有人迹的天穹山,约莫是为诛我而来,这却令我甚是费解了。

  我一不曾害人性命,二不曾盗人钱财,三不曾造谣生事,更是时常下山清理白蚁之患。如我这般品行,倘若为人,当属良民,何故要来诛我?

  瞧那猱妖神气十足,又假作道士,若当真如我所猜,此事定与他脱不得干系。

  只是,我并不识得他,平白无故地他有何道理引人来捉我?而同为妖,他又是何故要这般害我?

  虽颇有不甘,但好在我的道行在那猱妖之上,稍后斗起法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况且,我只要不当着人前幻形,又怎能空口无凭便将我定作妖?一只小小猱妖,还奈何不了我。

  一行人来到山顶时,我正阖目倚坐树下。整齐的高呼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含着惊惧和疑惑的窃窃私语。

  “何方妖孽,竟敢在灵山作乱?”这犹如鸭吭的声音不用看也知是那只猱妖在装腔作势。

  许是猱妖在山下的声望较高,他这一句毫无根据的编排竟比仙丹妙药还要管用。

  那些人初见我时本还有些畏惧,听他一吼,突然涨了气势,虽暂且未动真格,但也开始破口痛骂,逞上口舌之利。

  一道:“你这只害人不浅的妖怪,今日有道长在,定要将你打回原形,碎尸万段,看你还敢不敢再出来害人。”

  二道:“道长仁心,但对妖怪,还请道长莫要手下留情,当杀则杀,非要叫她魂飞魄散。”

  三道:“但凡妖怪都要吃人,道长可千万不要让她跑了,不然我们整个县的人都要葬身在她嘴里。”

  四道:“听闻这次捉妖还是县大老爷亲自去请得道长前来,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息,却从未听闻县里出过妖怪,且有灵山相镇,哪里会想到,妖怪竟猖狂至此,连天穹山都敢来。”

  猱妖端得一副道貌岸然,假惺惺地道:“诸位大可不必困扰,区区小妖,不足为患。既然张大人亲邀贫道前来捉妖,贫道自会替诸位了绝此祸害,还灵山一片清净,也还临穹县百姓一个安稳。”

  众人欢声齐呼:“多谢道长。”

  我委实再听不下去,遂缓缓睁眼,慵懒疲怠地看着弹丸之地上紧紧凑凑立在我跟前的二十来人。

  方才喊“斩妖除魔”时,气势吓煞人,现在,我不过睁个眼,一声未吭,却教这些人立马握紧手中战具,往后一缩再缩。

  猱妖倒是镇定,动也未动,仿佛对拿下我胸有成竹,我倒是不知他是从哪里生来的信心。

  在以前,百无聊赖时我没少进梨园,优孟衣冠也认认真真地瞧了好些场,猱妖会做戏,我也不差。

  睁眼片刻,面对合围的众人,我刹做一脸惊诧貌,转而怯生生地往后一移,惊恐万状地盯着众人,声音颤得厉害:“你们……你们是何人?”

  猱妖一挥拂尘,直指于我,作了一副正气凛然之态,高声斥道:“大胆妖物,你别以为化作人样便没人识出你本相,贫道今日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邪不压正。”

  好一个贼喊捉贼,说这话时也不觉臊得慌。

  我单掌支地,故显柔弱之态,不明就里地望着猱妖,“道长说的妖物是哪个?小女子在这山上好半日,并未瞧得妖怪。可是逃到别处去了?道长不妨去别处寻寻。”

  猱妖偏首睐了眼身后诸人,嘴上勾起一抹奸邪之笑,不过一瞬又恢复刚正之态,“妖实属狡猾之辈,最擅障眼之法,大家莫怕。此妖修为已有三千年,不易对付,待贫道作法将其打回原形,让她再也不敢作乱。”

  “道长。”猱妖身后,一膀大腰圆的男人开口道:“这只女妖是不是跟我们昨夜抓的那些妖是一伙儿的?”说话之人衣袍出芒,一看便是上好的料子,腰间挂了块拳头大小的环佩,下缀两粒圆润珍珠,周身贵气逼人。

  猱妖朝我睨视一眼,眼神叵测,“正是,他们皆为穿山甲修炼而成,十分狡猾。”

  闻此胡,一众人当即警惕起来,脸上恐怯瞬间化作忿然之色,那副瞪眼咬牙的模样活像是见了烧家仇人一般。

  而我亦被他此当场惊住,再顾不得再同他矫揉造作,当即传音于这猱妖之耳:“你此何意?”手机端sm..

  猱妖面上霎时露出得逞之笑,传音于我:“何意?哈哈哈哈……”他一通狂笑。

  我当即愤恼交加,呵道:“你所笑又是为何?”

  “莫非你还不知,你那几十个同族,皆成了我……不……皆成了他们腹中之物?那场面,你是没有亲眼瞧见,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心惊呐。几十只穿山甲,被活活剥皮抽筋,炖成肉汤。鄙人盛情难却,也小小地尝了一碗。”猱妖脸上笑意不由加深,意犹未尽地道:“汤鲜肉美,足足炖了两个时辰,每一团肉都烂糊糊的,入口即化,回味无穷啊。”

  他兀自说的高兴,我的怒火亦于他说话间由一点火星轰然烧成映天之红,十指在土里越扣越紧,每一个指缝里都塞满了湿泥。

  当他咂嘴舔唇时,我再难忍住,不管不顾地吼出了声:“够了,你要再敢胡乱语,信不信我马上要了你的命。”

  此话一出,猱妖身后之人几乎同时后退两步,嘴里不停地叫嚷着:“妖怪要杀人了,妖怪要杀人了……”

  其中有胆大的,反应片刻后,立即扛起贴着黄符的大刀,扬刀就要向我砍来。

  猱妖抬手一挡,疾厉色地道:“且慢,此妖道行高深,非一般刀器可以制服,比昨夜那群妖难降得多。”说话间,从袖中抽出一道画有朱砂的黄符,拂尘当空一扫,偏头道:“尔等速速退后,贫道要作法收妖了。”

  出招之前,猱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忽然折声道:“给你看个东西,看你认得不认得。”

  话音刚落,一块黑片自他袖中蓦地飞出,落在我身前。

  我俯身一看,当场怒气攻心,那块黑片不是别的,正是穿山甲身上的鳞甲,上面还紧紧粘着一丝鲜血已干的红肉。

  我低垂着头,两眼死死盯着那片不知是从谁身上割下的鳞甲,胸中之火越烧越旺,焦炙着我身上每一寸皮肉,十指骤然收紧,一粒名为仇恨的种子在心中发芽,生根,像藤蔓一样满世界疯长。

  猱妖犹自说着:“昨晚的临穹县可真是热闹,男女老少都出来捉妖,也得亏我把你的那些族人一个不落地赶回县里,否则还上不了这一出精彩的好戏。全县的人都围在菜市口,架了五口大锅炖肉。那些手无寸铁的穿山甲,被一片一片地拔鳞,又一块一块地切成肉团,惨叫声,凄厉至极,闻者生怜。更可怜的是,身上鳞片剥完之时,竟还活着,惨不忍睹。你面前这片,是我专程为你留的,其余的,都被人拿去入药了。而且,你可知,你们身上的鳞片现在有多么珍贵?这都要归功于我,我可是大功臣,你得对我感恩戴德。”

  一场血腥残暴的屠杀被他说得是云淡风轻,出口的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把淬毒的锋刃,一刀一刀地在我身上划下无数道深可见骨的口子。而所有的伤痕累加在一起,都抵不过心上那道,那才是我的致命之伤。

  我的族人,我一想到他们被虐杀的惨状,仿佛耳边已经响起他们痛苦而又无奈的悲鸣。但那时,我却在山上安稳睡觉。

  本以为,离开天穹山是对他们的保护,殊不知,却是我亲手将他们送进了地狱。

  我缓缓抬头,望着猱妖,望着他身后的二十来人。我知道,他在逼我,逼我出手。

  阿爹时常叫我遇事先忍,阿爹,我忍了,我已经用尽力气去忍了,但是我忍不住了,我当真忍不住了,我只想杀了他们,剁了这些伤害你们的豺狼虎豹。

  我们究竟何错之有,以至于要用这般残忍至极的手法将我们赶尽杀绝?

  猱妖擒着黄符,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对身后的人说道:“诸位,这只穿山甲的肉可比昨晚那些灵妙得多,吃上一块,百病皆消,益寿延年。”

  说完这话,猱妖身后缩头缩脑之人登时兴奋起来,面面相视后,二十余双脚齐齐迈上前,半围着猱妖。

  近猱妖左侧之人,手握斧斨,一张黝黑的削脸凑到猱妖面旁,喜不自胜地道:“道长,是不是砍了那棵树,我们就能获得吃了可长生不老的玄根?”那人说话时还不忘看向银杏树,目光贪婪。

  而其余人,要么同他一样,盯着银杏树垂涎欲滴,要么引颈侧耳,似在等猱妖证实。

  猱妖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诸人瞬间喜形于色,跃跃欲试。

  我倾身挡在银杏树前,敌视这一伙图谋不轨之人,仰头发出几声凄厉狂笑。

  众人皆因我突如其来的转变而骇愕纷呈,欲往后退的二十几双脚在猱妖的抬手示意下又稳了下来,几十双眼睛犹如一把把沉重的锁链铐在我身上。

  此时,我已怒堪雷霆,横眉指着众人,发了疯似地吼道:“你们说我是妖,一口一声斩妖除魔,我看最应该斩的就是你们这些嗜血成性、穷凶极恶的魔。我是妖又如何?我从未害过半条人命,而你们却听信谗,害我族类。”又怒指猱妖,“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所谓降妖除魔的道士,自己就是一只妖,一只坏透了的妖。”

  话犹未完,人群中立马跳出个手擒短刀、布衣书生模样的人,指着我鼻子发难:“是妖怪都要害人,妖魔哪有善类?你说道长是妖,你有何证据?道长帮我们降服妖怪,保护我们,怎会是妖?你以为我们会听你的信口雌黄?”

  有人打头,自然有人跟随,紧接着,所有人皆纷纷跳出来指责我,呵骂声一时间充斥着原本安静的山顶。而在他们瞧不见的地方,猱妖露出极尽挑衅且得意洋洋的一笑。

  “如何?染了墨的纸,你以为还洗得白?我劝你乖乖伏诛,不然我保证山下那剩下的十几只穿山甲会死得更惨。”猱妖传音威胁于我。

  被愤怒侵占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念,我面容当即一僵,“你是黑风?”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