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大人,有妖气 第127章 第 127 章

小说:将军大人,有妖气 作者:婴城 更新时间:2020-10-24 05:58: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离秋国曾有一名骁勇善战的将军,名为苍夬,少年时便入营为兵。

  在离秋国战乱频发之时,时任暗营高卫长的苍夬,数次带领暗营谍者,深入敌营刺探军情,并带回敌方排兵布阵及进攻的详细战略,为己方作应对之用。

  多场胜战中,由苍夬所领的暗营皆贡献出了准确无误的敌方作战计划,因此让当时领兵的将军对其信任有加,以至军中但凡有需要商议之事,皆少不得苍夬的身影。之后,将军更是将自己唯一的女儿许配给苍夬,可以说给予了苍夬充分的信任。

  而苍夬也未有辜负将军的这份信任,他请缨奔赴沙场,在战场上杀敌凶猛如虎,排兵布阵上亦显示出过人的才能,时常出奇制胜。

  由于他屡战屡胜,人送“幽冥之火”一称,意指苍夬犹如一道来自幽冥的火,刀过之地,无一不生幽幽冥火,与其为敌之人,无一不魂断火中。

  这一传十十传百之,中间难免加了些旁人的臆想,虚虚实实虽无法一一辨出,但也由此可知,苍夬当年的英勇以及离秋国百姓对他至高的崇拜,甚至百姓云“国有苍夬,粮可平海”,足以说明苍夬于战乱中的离秋国百姓而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

  但世人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即苍夬与夫人在共结连理三年之后,得一小儿。

  喜获麟儿本该是欢庆之事,但苍府却被笼上一片愁云。

  只因那小儿出生时便未有啼哭,稳婆将孩子的光臀都打得分不出手印了也没有激起小儿的啼哭之声。

  当时,无人知其因故,直到此儿两岁时,却连“爹娘”这样一个简单的牙语都无法发出,众人便也心知缘由。

  未曾想,那在战场上何等威风的幽冥之火,竟得一哑儿。尽管请了诸多大夫来瞧,甚至连宫里的御医都被皇帝挨个指派了来,却无人能治此儿之症。

  时间一长,随着哑儿越长越大,苍夬和妻子也不再于此事上执着不放。

  而这孩子除开不能说话之外,并无其他症候,脑袋更是聪明绝顶,读书十行俱下,且有过目不忘之异能。学习之速极快,不管是认字还是习武,皆显出过人的天赋。连专程请入府教他念书识字的老先生都不禁啧啧称奇,说是他教书三四十年,还从未见过这般聪慧的稚子,一个生字,只要先生念写过一遍,他便能一笔不落地写出,直教先生连连称道。

  哑儿被苍夬取一驳字,小名爻儿,由苍夬亲自教其习武舞剑。

  苍驳自记事起便喜静,除了父母,从不喜有人过于靠近,便连伺候在侧的丫鬟小厮,也需得离他丈远。加之其从不出府,因而外头的人虽知晓苍夬有一哑儿,但却无人得见,久而久之也就忘记此儿的存在。

  以至于,有人一度以为苍夫人无法孕育,致使苍夬成亲多年仍膝下无儿。于是,便有媒人自发上门说亲。不过,无一例外,皆被苍夬呵斥了出来。

  在拜堂之时,苍夬便立誓,此生只娶一妻,只携一人之手终老。

  而他也无时无刻不在履行着自己当初在花烛前、喜帕外立下的誓,他对妻子之爱,从不为外人道,却显露于点滴里、眉眼间,便是得一哑儿,也甘之如饴,对妻儿宠爱备至。

  苍驳十一岁那年,老将军去世。

  皇帝在举国悲痛之时,立即下旨,将将军一职授予苍夬,命其继续老将军未竟之程。

  而这一纸突如其来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诏书,便让苍夬担起击退敌寇、护家卫国之重任。

  在苍夬无数次浴血沙场之下,大乱渐平,但小乱却如一个个易击溃、难覆灭的蚁穴,没日没夜地啃噬着边关的日月风烟,便连苍夬之妻也不得不随夫披甲上阵。

  夫妻二人同心退敌倒无意间成了一段沙场上的佳话,百姓对苍夬更是崇敬有加,民间有一童谣便唱道:“离秋有猛将,护我老爹娘。狼烟漫边疆,日月败剑光。铁蹄溅红汤,别人断肝肠。归复清平乡,且顾云上苍。”

  苍夬战马名为云迹,童谣中“云上苍”便指驾云迹上战场杀敌的苍夬,而听闻民间童谣的皇帝亦云:“朕得苍卿,吾之幸,吾国之幸!”

  但,再精途的老马在一片大雾中,亦有不识路之时。

  不管是刺探敌方军情还是纵马驰骋疆场,苍夬皆算得上是一员难得的黠谍骁将。

  正因如此,敌方将苍夬的历年战术及脾性习惯逐一进行深究剖析。他们知道,只要苍夬这堵离秋国最坚实的墙倒下了,他们才有机会反败为胜。为此还专门挑选了本国最精明的谋士和曾与苍夬在战场上刀锋相搏的良将,对苍夬进行不厌其详的分析,最后寻出攻破其法的对策,从而达到知彼。

  在敌方夜以继日的谋划中,一个专门为对付苍夬所设之巧计,逐渐成形,并一点一点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地接近苍夬。

  苍驳十三岁那年,苍夬和妻子行军至离秋国北缘之城商阴,欲一举击退邻国进犯。

  离秋国战史上最著名的商阴之战,由此展开。

  由苍夬所领的风傲军在刚抵达商阴城时,并未有异常之事发生,但当三万风傲军一个不落地全部进入商阴城后,一连串几乎像是从天而降的怪象时不时突袭风傲军,将纪律严明的风傲军一点点打散开来。而在风傲军疲于应对接二连三的怪事之时,敌军忽然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大战由此正式开启。

  这一战,所向披靡的风傲军破天荒节节败退,退至城门时,已然溃不成军。

  离秋国百姓在这场大战中失去了他们的守护神苍将军,而苍夬之妻也在此役中血洒商阴。风傲军三万余人,最后仅剩下不到一百人,其余人皆埋骨于此,未能踏上归乡之路。

  苍夬之死,对于常年遭受战乱侵扰、近几年才有所好转的离秋国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重创,好比一座将要修葺完整的宫殿,突逢震天地动。

  噩耗传开后,离秋国百姓顿时陷入一片惊恐之中,大街小巷皆闻哀声连连。

  而彼时,宫里的情形与外面别无二致。

  从皇宫里流出的消息说是,当时皇帝正在宫里批阅奏折,在十万火急的军报传来后,皇帝手里的御笔瞬间被折断,九五至尊不可置信地望着下面所跪的驿使,接连三问:“苍卿殁了?苍卿,何故殁了?苍卿,岂能殁了?”

  而快马加鞭连夜赶回万聿城的驿使,在悲痛中膝行至皇帝面前,涕泗流涟地继续禀报:“陛下,商阴城……失守了。”

  未曾想,本已好转的战势,因为苍夬的突然战死而急转直下,敌方在攻破商阴城后,当即挥兵南下,继续进攻防守较弱的琵琶城。

  眼看琵琶城即将失守,离秋国最强劲的风傲军又在商阴之战中折损惨重,对势如破竹的敌军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

  而更为糟糕的是,离秋国南边,常年风平浪静的宣国,几乎在商阴城破的同时,对离秋国发起猛烈进攻,似乎多年的卑躬屈膝为的就是囤积下今日北上的力量。

  如此看来,离秋国可以说是腹背受敌,四面楚歌。

  皇帝虽仁,亦爱民如子,却非领兵之才。

  离秋国常年征战的雄将又大多同苍夬一起战死于这场始料未及的商阴之战中,放眼此时的离秋国,委实无一人可挑此大任。

  民乱,君亦乱,整个离秋国一时间犹如被置于烫红的烙铁之上,每个人都被炙烤地滋滋作响,苦不堪。

  这场精心排布的预谋无疑是成功的,是周边小国死中求生之计,稳坐数百年龙椅的离秋国眼看就要覆灭于由一人之死所带来的后果中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朝臣唉声叹气、君主如坐针毡的大殿之上。

  前来之人身量虽薄,负袖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却犹如一座无可撼动的青山,眼角泪意依稀,神情却凛冽胜冰,一纸惊龙呈上,内书:家父苍夬,为国身死,寒骨商阴。国家危难之际,草民苍驳,愿请旨领兵出战。

  若非皇帝及一众大臣亲眼瞧见,或许无人能想到,呈书天子自请担下国之重任的竟是一名约莫十二三岁的青葱少年人。

  如此看来,便觉这少年人口出狂了。

  皇帝自是不敢将干系国家存亡的重担交与一双连血腥都未沾过的白手之上,也只当是少年人双亲俱亡,以至报仇心切,才如此大胆请奏,遂而不忍责罚于他,只唤了近身公公下殿,欲将其请离。

  而那时的苍驳,面若冰霜,无论公公如何规劝,他始终站在大殿之中,一动不动,似铁了心不达目的不罢休。

  好在皇帝仁德,又念其双亲刚殁,是以,对其抗旨之举不以为忤,自然也未加以责罚。

  大臣之中,有位曾去过将军府、见识过苍驳聪慧的孙尚书,出声对皇帝谏,不妨先听听这少年人对如今战势有何良策后,再予以定夺。

  而皇帝思虑之下,竟当真采纳孙尚书之谏,静坐龙椅上,抬手示意。

  公公当即退至一旁,命人送来笔墨。

  苍驳端坐于大殿之上,白纸铺开,一副离秋国地理图片刻落成,上注城名、山脉以及几条主要河川,连带着南北两国可能进攻的路线都清晰标划,便是这样一张看似简单寻常的地形图,在苍驳的指点手势之下,一步步赢得了皇帝的信服。

  思虑良久,皇帝最终当着满朝重臣之面,不顾众人劝谏,将系着家国存亡的兵符交到这位少年手中,同时也将整个国家的命运随着兵符一并交到了这双稚嫩的手上。

  这枚兵符太重,时年十三岁的苍驳却无半点怯意地将之接入手中。

  因为他,接得起。

  后来发生的事情,无一不在证明着皇帝当时的抉择有多么正确,苍驳年岁虽小,却是个天生的战神,仿佛就是为沙场而生。

  他冷静沉着,用兵如神,运筹帷幄间,局势逐渐扭转,其所行之计,前无古人,招招皆叫敌方摸不着头脑。

  苍驳的排兵布阵,唯有“怪”“狠”二字可概括,就好比一个人在冬日里被一条出洞赏雪的毒蛇咬伤,而在他身旁恰巧生有一株可延缓蛇毒发作的草药,但那人却选择撕掉袍子一刀砍下被蛇咬伤的腿,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个结果。为何弃草药而断腿?其实也就是一个“绝”字。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宜瞻前顾后,更不可感情用事,头脑聪慧固然重要,但手段也需狠厉。

  苍驳深谙其道,行兵布阵之时,绝不给敌方留一条后路,只有掐灭火星,才无可能成燎原之势。

  在苍夬忠魂断于商阴城的第三个月,已经被敌军占领的商阴城又重新归回离秋国的版图之上。

  彼时,举国欢庆,而南边发兵攻打离秋国的邻国也悄无声息地退兵了。

  不过,苍驳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

  他知道,如果在这个关头收兵,两国定会暗中积蓄力量,重振旗鼓,而战事还会没完没了地生起。

  为了杀一儆百,苍驳直接带兵攻下北边苗耒国的都城,让苗耒的国王对离秋国皇帝俯首称臣,而这一日,距离苍夬战死,已近一年。

  作为离秋国的救国英雄,本该接受全民揄扬景仰的苍驳,在婉拒皇帝加官进爵和良田、金银的赏赐后,毅然交还兵符,辞官隐退。

  至于原因,无人得知。至于去向,亦无人清楚。

  世人都说,苍驳原是天上的战神,不忍见百姓备受战火煎熬之苦才下凡救世,待世间一片清平后,便又回归仙班。

  在商阴城内,苍驳的名字出现在各种物什上,小到一块糕点,大到一座石碑,可以说是处处可见,便连牙牙学语的小童被父母所教的开声语都是“苍驳”二字。

  不仅如此,城中百姓还在边境处为苍驳修建了一座战神庙,将其当时遗留下来的一柄残剑封存于庙内,并为其打造了一副金身,日日以香火供奉,供人瞻仰。

  苍驳这一战下来,周边列国无一再敢起兵进犯。而关于苍驳的事迹,更是被百姓传得玄乎其玄,真假难辨。

  由于苍驳常坐帷幄之中,鲜少露面,所以,关于苍驳的面貌,难免被没有亲眼见到过的人们加上诸多美好的想象。

  但据曾见过苍驳一面的人说,其模样随娘亲,而苍驳的娘又是离秋国出了名的美人,所以口口流传中多是赞他“面如粉桃眼载舟,身比青杉唇画彀”,总之,定是一英朗孤俊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