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

  经过小琉璃的事情后,离歌已经有大胆的猜测了,华夏所存在的龙脉,估计就是他第二世的尸体形成的。

  就是那个过于无敌,直接躺在原地,命令所有山海怪物攻击9万年,把那群山海怪物都累死大半才终于把他打死的那一世。

  虽然没怎么注意,但他当时躺的位置应该就是华夏所在。

  他的似乎不灭,加上就算他死了,龙躯也有十分恐怖的威严,压根没有多少东西敢靠近,于是应该在于漫长岁月中被掩埋。

  最终慢慢变成一片区域的龙脉!

  庇护着这个区域的气运!

  这或许就是前几天离歌以告阳时,龙脉会回应的原因吧?

  “狗系统,估计我十一世都是在同个世界吧?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的时间节点,不同的区域和类似副本的存在。”

  离歌暗骂了一句系统。

  他以前真的想棺材板一盖一睡不醒,但每次都重生了,过分的是有两世重生成了女性。

  “叮:是系统想的吗?系统也想和宿主赛有那拉,但总是回到你这里,系统也绝望的好伐?”

  “叮:关键是,系统在你这里别提多卑微了好伐?”

  系统委屈的回应离歌,原本本系统很高傲的好伐?

  在你这里直接就从心了,硬都硬不起来,动不动就想卸载本系统,动不动就不想完成任务,动不动就想找个风水宝地直接一觉不醒。

  离歌无视了系统的抱怨。

  一个生物活太久真的是一个悲哀。

  所以他继续看向了敖烈!

  敖烈依旧在痛苦的哀嚎,龙脊背和龙筋对于龙族是十分重要的,若是在还是肉体的时候,失去这个肉体就会直接身亡。

  魂魄虽然不会死,但却能够让敖烈痛不欲生!

  “这阳间,隐地都不管,他们只要有香火便可以,而我们呢?努力为阳间带来风调雨顺,又能够得到什么?”

  “不过区区一丝丝的信仰!”

  “如今!我为了自己,去碰那龙脉又有何错?”

  “我等先辈,都是从龙脉得到进化,从江河小鱼,到正血龙族,那龙脉,是我等的先祖,我借来一用,何须人间那些蝼蚁同意?”

  “华夏如何,与我龙族何干?”

  “他们不是信仰那隐地之中虚伪的神吗?”

  “那就让他们护住他们的华夏!”

  “他们不是排斥妖吗?”

  “那我们便让他们排斥到底!”

  敖烈恶狠狠的开口!

  当时是真的被阻拦了,不然借用龙脉,敖烈不仅可以重塑身躯,甚至可以一飞冲天,突破成类似于祖龙那种存在。

  甚至!

  他的父亲,能够再进一层。

  离歌听着,并没有说话,其实这种事情离歌貌似确实不能说他什么。

  但是,离歌想说一句:我没有你这种不孝子孙!

  “我管你是不是真阎王,还是假阎王……”

  轰!

  不过敖烈没有说完,他整个魂魄直接炸开!

  虽然这种立场思维的事情离歌不能说什么,但现在离歌是阎王,他不容许任何存在质疑他的真假。

  “你的立场,吾不管!”

  “但是,你在生平中残害了多少的生灵?”

  “记得旁边的秋云与秋作吗?秋作,每天靠着自己双手,勤劳善良的将自己女儿带大,而却因为他挡路,你直接撞死了他。”

  “知道你们为什么只配定义成妖吗?”

  “知道为什么哪吒只抽你一条龙吗?”

  “你随着脾气,动不动就催动海啸,暴雨给阳间带去灾难,该死多少百姓!”

  “吾告诉你,长达几千年的时间,共784528条性命。”

  “你随着脾气,胡作非为,吞噬人类童男童女,以童魂炼制龙珠,为了那一颗龙珠,你杀了多少对童男童女?”

  “吾告诉你,长达千年的时间里,共10万对童男童女。”

  “你随着脾气,为了自己动了华夏龙脉,让华夏气运一落千丈,那段时间又间接该死了多少人?”

  “吾告诉你,为了华夏,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种族自由,前前后后共有3500万人之上。”

  “而在近代,因为你的嚣张跋扈,又因为你家破人亡468户,而秋作便是其中之一。”

  在那个年代,虽然孙悟空他们还在,但却都在镇守九幽,而且监灵局也妥协于西方的威胁,不得不停止插手。

  毕竟西方有天国,他们依旧插手,融入在了人间。

  而东方的神,归于隐地,压根不管事。

  “我有何错?这些蝼蚁怎样,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只想被封神,位列封神榜!”

  “龙族!不能一神不存!”

  “你们懂什么?”

  “我们龙族,要超越那群虚伪的神,我们不要继续当妖!”

  敖烈说得十分的激动!

  在他看来,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你,源于龙脉,那这土地便是你的故土,怎与你无关?”

  “还有,你口口声声说那些神虚伪,但你如今却想要成为你口中那群虚伪的神。”

  “在本阎王看来,只要你相信自己是神,做对的事情,那么你便是神!而你在阳间所作所为,却只能配得上妖!”

  “哪怕你被封神,也改不了你就是妖的事实!”

  为何人族没有将孙悟空当妖,因为如今他镇守在九幽。

  妖,神,人,并不是单纯的定义。

  就像阳间,有多少英雄,可以被神话为神,因为他们所作所为都是足够让他们敬佩,他们愿意用那种方式来铭记。

  离歌身为阎王,只有一个立场,那就分出魂魄的罪恶与功德。

  不是以人类的身份,更不是所谓神的身份。

  只要你作恶,那么就得接受惩罚!

  而在一旁,秋云和秋作瑟瑟发抖,因为他们没有想过,敖烈会是这种存在。

  刘奎更是无比心有余悸。

  但此时此刻,他们仿佛都不惧怕敖烈了,因为这里有公正的阎王所在。

  刘奎甚至庆幸!

  他得到了阎王的审判,不然以敖烈这种身份,他一辈子都无法与他作对,他们的层面相差悬殊。

  所以这一刻!

  他笑了,他一直不放弃,仅仅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妻子父亲讨公道,然后见到敖烈伏法。

  哪怕是从地狱看到,也是一样!

  ——

  (待续……)

  s..book31740183607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极恶直播:午夜十二点,阎王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