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

  雨落滴滴答答的下着!

  8岁的树媛,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

  如墨的青丝梳成双髻垂在耳边,穿上穿着的是清新可爱的小学校服,一串银铃系在腰间,步履之间铃声叮当清脆随着手臂而响动。

  望去!

  她宛如粉雕玉彻的瓷娃娃,头发乌黑如墨,眉毛弯弯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明亮,鼻子也很小巧,双唇更是宛如花瓣一样好看。

  她很懂事!

  知道妈妈工作不容易,所以在这细雨朦胧的早上,她要自己去学校上学。

  她的妈妈,也夸奖她长大了。

  也同意了她自己去上学,毕竟学校距离他们的家不远,树媛也只需要走一段路程,就能到接送孩子的车站前。

  她雀跃着,宛如一个小天使。

  她很开心自己能够为妈妈减轻负担,也很开心自己终于长大,可以一个人去上学。

  只不过!

  树媛没有想到,她的妈妈也没有想到,今天将会是他们一家人的噩梦。

  赵豆淳,他已经注意这个小女孩很久了。

  他几乎每天都会站在路边,看着树媛和她的妈妈,欢声笑语中一起去往车站。

  每一次!

  赵豆淳看到树媛那宛如天使的纯洁笑容时,都被激发出了难以抑制的兽性,甚至他可以回想着树媛的笑容,娇躯而打出脱氧核糖核酸。

  从没有一个小女孩,女孩,妇女,能够让他这样。

  哪怕他母亲,也从未让他这么的兴奋。

  而今天!

  赵豆淳终于等到了机会!

  当他站在隐蔽角落,看到树媛单独出来,单独撑着去往车站,他直接就跟随了上去。

  他一路跟着!

  当到达他准备了许久的废弃工厂附近时,赵豆淳动手了。

  凭借着偏僻,又因为下雨而吵杂的气氛。

  他快速的捂住了树媛的嘴巴,并且揽住她的腰部,走过具有目的性准确性的路线,将树媛带到了巷子中延伸到深处的废弃工厂。

  这里他准备了许久的工具!

  还有一张发霉的床!

  这里还有锁链,直接能够锁住树媛四肢的锁链。

  锁住后!

  赵豆淳更是迫不及待,他褪去了自己身上的着装,甚至为了不让树媛叫喊,还将自己带着浓重臭味的里裤塞住了树媛的嘴巴。

  树媛是无比惊恐的!

  她看着自己眼前这个高大,不着一丝的男人,眼神充满着恐惧。

  当赵豆淳向她扑去,树媛疯狂的反抗。

  她用自己的膝盖和手肘,胡乱的顶着。

  赵豆淳恼羞成怒,直接用自己的嘴巴撕咬在了树媛那纯洁无瑕的娇小躯体上。

  肩膀,胸口,还有嘴唇,都被赵豆淳咬下来。

  他放肆的大笑,甚至不断的用淫秽的语表达自己的感觉。

  而那剧烈的疼痛,近乎让树媛晕厥。

  甚至为了满足自己的癖好,将树媛那惊慌到毫无血色的脸按入了他特意在这个拉撒,堆积排泄物的臭积水里。

  以后!

  赵豆淳还用这个姿势,使用自己的东西强行侵入了树媛的体内,直接造成了树媛的器官撕裂,而同时还用皮搋子吸树媛的局部。

  就这样!

  在赵豆淳的兽行中,树媛一直都在昏厥的状态!

  因为皮搋子,她的大小肠从体内流淌出来坏死。

  器官也因为暴力而撕裂。

  眼睛因为感染而变得通红。

  被撕咬的伤口,也不断淌着血液。

  事后!

  赵豆淳还用自己提前在这里准备了许久的冷水,在这寒冷雨天之中,用冰冷的水冲洗树媛的身体,甚至还仔细的清理周围有关他的一切。

  然后!

  就这样不管树媛离开了!

  最终!

  因为学校打电话到树媛家,说树媛没有到学校。

  而后,许多人出去寻找!

  也好在一个流浪汉,他路过这里,想进去避避雨,顺带看看能不能作为今晚的休息地。

  可是!

  当他看到树媛的时候,瞬间就惊恐了。

  树媛已经宛如一个尸体,身上也是凌乱不堪,瑟瑟发抖,有气进,无气出。

  流浪汉一瞬间没有想太多,急忙抱起树媛。

  随后跑到街道,恳求路边的汽车送他们进医院。

  ……

  哗啦!

  一个采光很好的房间!

  一位少女猛然的从床上起身!

  她早就满脸泪花,哪怕遭受那时候的不幸,如今的树媛依旧长得很好看,因为她有一个为她付出一切的家。

  虽然曾经受伤很严重,但10年过去,她不仅仅是身体有所好转,心理也同样。

  可是!

  从赵豆淳出狱开始,她又变得消沉了。

  她的妈妈带着她搬家,为的就是惧怕那个恶魔再次对她造成威胁。

  她这几天一直在做梦!

  做那个让她曾经弱小心灵而恐惧的梦!

  她别过,抬头看了看自己家的楼下,恐惧的感觉让树媛十分的惊慌。

  因为那个男人,在她心理留下创伤的男人。

  此时此刻正站在马路,看着她的家。

  她好恐惧,也好绝望。

  哪怕她们不管的搬家,这个男人的妻子也在一起与卡门搬家,如今他们的家距离树媛的家,仅仅只有5百多米远。

  这个男人!

  哪怕出狱后,也要在精神上折磨树媛。

  让她看见他,让她恐惧他,毕竟被关了10年!

  而他们那边的法律让,也无法禁止赵豆淳出门,更何况他只是站在公共的马路上,并没做什么事情,盯着他的官警也无可奈何。

  “树媛!”

  一个妇女进入了房间,因为她也看到了街道的赵豆淳。

  那个长得丑恶,心理扭曲的男人。

  妇女叫李慧珍,是树媛的母亲。

  “妈妈!我害怕!”

  树媛抱紧了自己的母亲!

  她们好绝望!

  这个男人,宛如恶魔一般,随时好像会对她们动手。

  “不要怕!不要怕!妈妈会一直跟你在一起!”

  李慧珍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做了多少的牺牲和努力,这阵子知道赵豆淳出狱后,她甚至还想过杀了赵豆淳。

  但是!

  那样一来,她会面临法律的惩罚。

  而她女儿,又应该怎么办呢?

  世间,父母都是为了儿女着想。

  可树媛父亲去得早,若是她为母则刚杀了赵豆淳,迎来的将是树媛的无依无靠,她不敢想象那样子,树媛的生活将多么灰暗。

  ——

  (待续……)

  s..book31740183980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极恶直播:午夜十二点,阎王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