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筝这一番三观炸裂的论直接让直播间的观众炸开。

  这到底是怎样的家庭教育才会教出这样的畜生?

  “妈的,我认得这个李筝,他是我们学校的,我一直以为他是女生,而且他在学校也是看起来很有教养的那种。”

  “都是装的,草!而且竟然是个男的!有胸脯,但却是男的!”

  “我也是他学校的,之前有传闻他欺负同学,但学校出来澄清了,只不过现在看来是真的!”

  “啧啧,你们华夏人三观真不行,还是我们大翰国三观好,不管是礼貌,礼仪,还是教育,都好,简单来说,素养很好。”

  “就是就是,华夏的人,教养太垃圾了,这种毁三观的事情,竟然被这个华夏人说的那么理所应当。”

  “放尼玛的狗屁,不要给老子以这个畜生为基准定义我们华夏人。”

  “你们棒子有个鬼子的素养,各种奥运会比赛或者说电竞比赛,你们黑的跟什么一样,一点逼数都没有吗?”

  “你想用这个存在来定义我们吗?真的不好意思,它并不是华夏人,它有东瀛绿卡,我们华夏不承认双国籍的存在。”

  “用一个人来定义我们华夏?更何况这个还不是华夏人,而且按你们的来说,你们那边还不是出了赵豆淳这个畜生?”

  “来来,棒子们,告诉我,你们是不是都像赵豆淳?”

  “我跟你们讲个故事:翰国人都是赵豆淳!”

  “我跟你们讲个故事:翰国人都是赵豆淳!”

  翰国的网友一跳出来,华夏网友立马就怼了回去。

  争论这种东西,自古至今都有。

  甚至可以有一说一,在许多国家,不管国内有多大的仇,一到特殊的时刻,他们立马会放下个人的立场,一起对付侵略者。

  ……

  而离歌!

  此时依旧没有说话!

  他依旧听着李筝那毫无三观的论。

  总归一切!

  那就是他李筝并没有错,错的都是别人。

  别人长得比他好看,就是别人的错,他要毁掉对方。

  别人没钱,他有钱,可以随意的践踏对方。

  他没错,只是对方有错,因为对方穷。

  别人去帮他们家打工,就是他的,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在他眼中,华夏不算人,在他眼中就是一种生物而已,可以虐待,可以肆意妄为,甚至可以吃掉他们。

  “所以……我没有错,没有罪!”

  李筝那漫长,让人觉得毁三观的话终于结束了。

  他此时此刻似乎还沉浸在自己刚才说的话之中。

  他真的是那样认为的,他真的就没有错,一切的错误都是别人的错而已。

  “好一句没有错没有罪!”

  “按你怎么说,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有能力,就可以欺负弱小?”

  离歌看着李筝。

  “嗯,人类也是生物啊,你看那些动物,肉食的动物不是在猎杀那些比他们弱小的动物吗?这些都是父亲教我的!”

  李筝想都不想直接就这样回答了离歌。

  离歌笑了,笑得十分的阴冷!

  这个家伙可才十几岁啊!

  原本离歌以为,为了余鹿凡乱喷,说话不经脑子思考的脑残们已经够脑残了,够毁三观了。

  可是,李筝说的话直接让他颠覆了这种想法。

  现在的孩子大多数三观有问题,不仅仅只是因为父母的原因,有的更多是因为父母没有时间管教。

  毕竟现在的阳间社会压力真的很大。

  一些为人为母的,每天不是在工作路上,就是在工作中,他们很多人都没有仔细的去思考自己孩子的问题。

  而在孩子出错之后,也仅仅只会一味的去谴责他们,去限制他们。

  当然,这有可能是一小部分,也可能是一大部分。

  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够教出这么毁三观的后代。

  那些余鹿凡的粉丝,多数都是十几岁,毁三观的论不理智,这仅仅是因为她们的思维不成熟,或者是因为家庭教育的原因。

  但!

  李筝这种程度已经脱离了这个程度。

  他可以说是没有身为人的一种道德!

  他可以虐杀同类,也可以同类相食,以人血为饮,以人肉为食。

  “传,剪刀地狱守卒,带上工具前来枉死城见本王!”

  “传,油锅地狱守卒,带上锅碗瓢盆等工具,前来枉死城见本王!”

  “传,刀锯地狱守卒,带上所有行刑的工具,前来枉死城见本王!”

  离歌的声音回荡在了整个冥府。

  这三层地狱的领头守卒都听到了,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开始行动起来。

  而李筝十分得疑惑!

  其实他到现在都弄不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毕竟李筝学习的都是东营那边的人话,华夏这边的文化他压根就没有怎么学习过,甚至对于华夏的历史,他一直都以为里面是骗人的。

  很快!

  三层地狱的守卒都带着他们各自层数地狱的工具来到了离歌面前。

  “剪刀地狱守卒叩见阎王爷爷!”

  “油锅地狱守卒叩见阎王爷爷!”

  “刀锯地狱守卒叩见阎王爷爷!”

  他们三个都恭敬的跪在地面,并且对着离歌磕头。

  比起能够出现在阎王殿里面,陪伴在离歌身边的鬼差,他们这些守卒的地位比不起,但也没有任何的怨。

  因为他们都是各司其职,都有各自的任务。

  “本王赋予你们记忆,你们且看看,并且按照这个恶魂做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全部对着它的魂魄做回去!”

  离歌手掌一挥,生死薄里面,李筝被记载的记忆,犯罪的一切记忆全部都涌入了三个守卒的脑内。

  一瞬间!

  他们都相互对视,并且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他们已经自认为在地狱中,他们所对魂魄行刑的招数够残忍,毫无人性,并且足够让那群受罪的魂魄痛苦不堪了。

  可读取了李筝这些记忆的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太菜了。

  他们的手段竟然比不上这个在阳间胡作非为的小屁孩。

  “记住,要将它所做的,全部做回去!”

  “甚至,更为过分也行,也算是让你们更加的明白一切招数,可以对付那些处于地狱中罪孽深重魂魄的招数。”

  离歌淡淡的开口!

  你没错是吧?你没罪是吧?你觉得理所应当是吧?

  那么以尔之道还治尔之身!

  ——

  (待续……)

  作者题外话:看到那些银票的数量没?我知道最近出了很多新书都不错,但是你们票也不能不投给我啊,我现在是每天四更了吧?

  而且这本书说不定明天就没了,所以且看且珍惜吧。

  s..book31740185236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极恶直播:午夜十二点,阎王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