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筝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身体就直接被绞刑架架住,成了木字的束缚形态。

  第一个体验!

  就是让李筝体验那些被他折磨过的佣人和被贩卖过来的人,他们曾经体会的痛苦。

  “你们要干嘛?你们要干嘛?”

  李筝总感觉不太妙,不安的情绪冒出来。

  因为他看到剪刀地狱的守卒正将一件又一件的工具摆放在搬过来的桌子上。

  它们都有铜锈,甚至还有一些暗红像血液凝固的东西粘在上面,看起来并不怎么锋利。

  事实上!

  这仅仅是守卒故意的而已。

  他故意没有去修整打理,为的就是不那么锋利,因为这样切割可以给魂魄带来更加痛苦的过程,太锋利一下子就过去了,那有什么乐趣可呢?

  首先!

  守卒拿起一把铜刀,同刀的刀刃上面满是锯齿,锋口也看起来不锋利。

  她眯着眼睛看着李筝,露出了月牙般的微笑。

  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李筝。

  李筝瞪大眼睛,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四肢被束缚,压根就没办法行动。

  “你要干嘛?你要干嘛?”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李筝慌乱了,因为这个守卒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他在折磨别人的那种笑容。

  露出的月牙笑容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邪恶嗜血,还有一些些的病态。

  “多谢你教给我们那么多非人道的记忆,这样地狱的惩罚可以增加许多的流程了。”

  “作为感谢,我会好好让你享受的!”

  守卒用自己的舌头舔舐自己的嘴唇。

  紧接着将手中的刀往李筝得脸庞靠近,这一瞬间,他仿佛知道了这个人要干嘛,这个人是要把他的脸给毁掉吗?

  就像他曾经毁掉别人的脸一样。

  “不要!不要!这是我引以为傲的脸,这是一张连神都要肌嫉妒的脸,我的美貌不能被破坏!”

  “滚开!滚开!”

  “你嫉妒我的脸吗?”

  李筝瞳孔中,守卒握着的刀刃越来越近!

  紧接着直接就在她脸庞划下!

  那一瞬间先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自己能够感觉脸部被划开,就像肉分离产生了裂口那种感觉一样。

  紧接着!

  才是剧烈的疼痛!

  “你个贱人!贱人!你不能毁我脸!”

  “你不能嫉妒我……”

  李筝到现在都认为眼前这个人是嫉妒他的容貌。

  真的是可悲啊!

  而守卒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慢慢的切着。

  每一横,每一竖,每一撇,都是宛如放慢的动作一般,甚至李筝能够感觉到刀尖划过他魂魄脸部肉体下的骨头。

  一刀!

  两刀!

  三刀!

  接连不断!

  而李筝丝毫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瞪大眼睛,泪花奔涌出来!

  噗嗤!

  行刑的守卒突然黛眉一皱,因为李筝竟然张嘴咬住了她行动的手臂,紧接着撕咬挣扯,竟然硬生生的将守卒的肉咬下来。

  “咕噜!”

  “可恶的贱人!可恶啊!”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我要把你挫骨扬灰,我要把你全部吃进肚子里。”

  李筝嘶吼,他的伤口并没有恢复,这是因为离歌限制了她魂魄的恢复,毕竟行刑为主就是要他体验曾经他自己所做的一切。

  “区区罪魂!竟然敢反抗!”

  这位女性的守卒也瞪大了自己的眼眸,里面充满着血丝,面目也变得狰狞无比。

  她手臂的伤口一瞬间就恢复。

  紧接着,她将手中的刀具直接扔回桌面。

  拿起一根铜棒子,她张开手涌出了青色的火焰,火焰灼烧在铜棒之上,很快就将铁棒给烧得通红,甚至还有一些铜浆水滴落在地面,发出滋滋声。

  “卧槽!这个李筝还真是个狼人啊!竟然直接咬下剪刀地狱小姐姐的肉?”

  “关键是他咬了之后竟然还把肉给吞了。”

  “看起来好残忍,也好可怜,脸庞被割了十几刀,看起来已经面目全非了,红肉都外翻了!”

  “去尼玛的好残忍,去尼玛的好可怜,装圣母就不要看阎王爷爷的直播。”

  “就是你没听刚才说他跟阎王爷爷做过什么?他可是对一些婴儿做过这种事,也对他的同学做过这种事。”

  “我去,这又粗又长的铜棒子,守卒小姐姐要干嘛?”

  “守卒在线玩棒棒?”

  “靠!竟然烧通红了,都滴落浆水了,难道这是……”

  “虽然你没说完全,但是我已经想到了,我是不是不对劲?”

  “没事,我也想到了,毕竟这个畜生不如的家伙刚才说过,他也用烧红的铁棒对他的女佣做过一些事情。”

  “这进去,是直接灼熟了吧?”

  “卧槽,又拿一根起来?同样烧红了,这是要双管齐下的吗?”

  观众们已经完全想到了这位守卒小姐姐要做什么了。

  甚至有的已经眼睛紧贴屏幕,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而有一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直接就捂脸不敢看。

  就是未成年的网友,李筝的身体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大概只能方便说哪个部位是哪个部位!

  “这……你要……你要对我做那个?”

  “不要……不要,求求你……”

  “我错了,我不应该咬你,求求你……”

  这一瞬间!

  李筝也恐惧了,语气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和理所应当,他喜欢这样对那些身材比他好,前凸后翘的佣人,但却不喜欢被这样对待。

  那可是烧红到会滴落红浆水的铜棒啊!

  能够把任何东西烫熟的铜棒啊!

  而守卒小姐姐则是先看了看离歌的位置。

  离歌只是端坐在哪里,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示意她做,因为这次行刑为的就是让李筝尝受自己之前对待着别人的手段。

  而一般来说!

  冥府的守卒是不会对魂魄做这么过分的事情,最多就是让同为罪魂等魂魄去对他们那些地方进行侵入而已。

  守卒不是那种存在,他们只是行刑,是手段上的扭曲,而不是心理上的扭曲。

  “哼!现在恐惧?晚了!”

  “袭击冥府鬼差之罪,就用你魂魄的疼痛来偿还。”

  得到离歌再次肯定,守卒小姐姐嘴巴咧开,笑得像小丑得笑容,十分的夸张,眼睛也瞪得老大。

  如果说刚才的守卒小姐姐是非常漂亮的小姐姐。

  那么现在守卒的外貌就像邪恶的存在。

  ——

  (待续……)

  s..book317401852369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极恶直播:午夜十二点,阎王断罪');;